【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春秋】冬葬(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2:48:53

从来不曾觉得冬天寒冷,但是这个冬天却显得格外寒冷。

清晨从温暖的被窝中起来,透过窗户望去,上海的天空披着一层厚厚的白衣,分不清这是雾霾还是雾。远远地望去,整个上海被淹没在这个“白”当中。好似上海所有一切都嫁给了这“白”,而“白”毫无顾忌地给所有的一切披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霜一样,行走在雾非雾花非花的路上,会让人不自觉地让人缩紧了衣服。

街道两旁那枯黄的梧桐叶在北风中摇摇欲坠,仿佛忍受不了寒冬的折磨,就要与它的梧桐树母亲分离一样。慢慢坠下的枯黄的梧桐叶毫无意外地掉落在冰冷的地面。北风呼啸而过,卷起一堆饱经沧桑的树叶远远而去。

我并没有意识到这所有一切好似一场已经预谋好的一个阴谋,一个隐藏在冬天里的天大阴谋,一个冰冷的阴谋。

上午11:03分,一个本是十分平常的时间,却因为一个电话的到来,成为我一生都会铭记的一个时间。

“喂,什么事啊?”电话里我有些漫不经心地说。

“婆婆走了。”电话里大姐的声音嘶哑且哽咽,显然还在哭泣着。

“啪!”紧握在耳旁的手机突然掉在了地上,刚才漫不经心的我听到大姐说的话后,好像晴天霹雳一样久久没有缓过神来。“婆婆一直好好地怎么就会走了。”与其说听到说“婆婆走了”的话,不如我更想听到大姐是想要骗我回家的一个善意谎言。大姐的声音从掉在地上的手机上传来。我蹲在地上,用那已经在发抖的手捡起手机重新放在耳旁。

为了不让大姐听到我哭泣的声音,我赶紧挂断电话,无力地瘫坐在地上,强忍着不让泪水流下来,可泪水不受我的控制,还是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冰冷的泪水从滚烫的脸颊中滑过,这一刻,我才知道,泪水原来可以是痛的,是苦的。过往的记忆如同潮水般不断地涌现在眼前。婆婆走了,最后一面我都没有见到。哭久了也哭累了,我快速地收拾好简单的一点东西准备回家。但我没有去打理自己,因为害怕看到自己憔悴的模样。

我背着包,顾不上吃午饭,直接坐着地铁来到虹桥火车站。焦急的我在候车室里来回地走着,期盼着快点检票快点上车。检票上车后我看着手机地图,时不时地看看到哪了。六个小时的车程简直就是一种煎熬,一种漫长的内心煎熬。列车到达汉口火车时,一种家的感觉油然而生。

晚上11点的风带着刺骨的痛,这里有着熟悉的街道,有着熟悉的乡村小道,却又有着深刻的刺骨的痛。从霓虹到寂静无声,好似穿越了一条从没有没有走过的而又带着一丝熟悉的但又陌生的道路。丁点的雨滴毫无征兆地滴落下来。雨水开始丁点丁点地落下,几分钟后,老天似乎更加的伤感,泪水快速而又密集地滴落下来。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这会雨下得并不怎么大,而我却愣在了门口久久没有进去。我害怕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

白色的灯光铺满着整个房间,一进门就看到四五个人坐在桌上打牌。看到这样的情景,我已经明白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一走进房间里面,爷爷已经坐在了婆婆遗体的旁边默默地伤心着。只是我依旧不相信婆婆已经走了,觉得仿佛这所有一切都发生在梦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婆婆遗体前的。跪在遗体前,我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白布无情地盖在婆婆那瘦小的冰冷的身体上。掀开白布,我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婆婆冰冷的脸,真希望婆婆能醒来看一看我。

婆婆走了,走的是那样的突然。当我赶回家时,看到的却是婆婆那冰冷的遗体、慈祥的遗容。脑海里一直存留着小时候的记忆,与婆婆一起生活的记忆。

婆婆走了,走了,在她人生的第九十个春秋。

爷爷的眼睛是红的,我没有见到爷爷哭,但在我回来之前,爷爷一定是哭过的,他满是皱纹的脸上挂着丝丝泪痕。我的腿已经没有多大感觉,站起来时颤颤巍巍。

婆婆的去世对我们来说是一场伤悲的打击。

第二天早晨,天下起了雨,仿佛这一切都是上天提前安排好了的。我早早地就来到了婆婆的遗体旁,坐在椅上,看着婆婆那一动不动的遗体。眼泪又忍不住地流了出来。

晚上,二姐回来了。直接奔向婆婆的遗体前,双膝重重地跪在了遗体前,眼泪直接流出来,从她的脸颊滴落到地上。我害怕见到二姐哭泣的样子,走出了房间。

外面的雨依旧在下,房间里的哭声由内而外传到了外面,传到了下雨的冬天。

25号的天空格外晴朗,阳光照射。温暖的阳光下我依旧觉得寒冷。身上的孝衣在冬日里显得格外的明显。婆婆的遗体前已经跪满了人。我笔直地跪在人群的后面,一边流泪一边透过人群的间隙看着婆婆那消瘦的遗体。哭声在房里回荡宛如冬天里的哀伤之曲催人泪下。看到包角的人来了,眼泪便更加肆无忌惮地快速地顺着脸颊滴落到地上。跪在前面的亲人在魔力的作用下哭着,想尽力阻止着包角抬走婆婆的遗体。

“让我们再多看一会,就再多看一会儿。”

长大以后,这是我第一次这样放声大哭。豆大的眼泪如同光速掉落在干燥的地上。这一次婆婆真的走了,伴随着大家的哭声,离去。

祠堂里,眼睁睁地看着婆婆冰冷的遗体被放入冰冷的冰棺中,我们却又无能为力,只能放任泪水自流。婆婆被放进冰冠后,爷爷、奶奶和大姐他们趴在冰棺上大声地哭泣着。盖在冰棺上的毛毯险些被拉了下来。

26号一大早,丧曲早早地吹响,在丧曲的伴随下载着婆婆冰棺的遗体被送到了车上。当车到达殡仪馆时,我的眼圈又泛起了红润。婆婆的遗体将要在这里火化。跟随着婆婆的遗体走到火化间里,眼睁睁地看着婆婆的遗体被推进熔炉里。婆婆真的走了,陪伴着我二十多年的婆婆走了。

返程的路上,我的脑子里浮现的画面是那么的不真切,就是这样的不真切才可以让我的心安静下来。

直到婆婆的骨灰被掩埋在黄土下,我都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回到上海的头几天里,我都不能够相信婆婆真的走了。

这个冬天里所发生的事,如梦一般每每环绕在脑海里。寒冬笼罩的范围充满了寒冷,原本不冷的冬天,变得冷了起来。原本寒冷的冬天,变得更加的寒冷。

站在阳台上,看着天空中婆婆那慈祥的笑脸……

注释:

婆婆:指爷爷的母亲。我们当地叫婆婆。

包角:就是把婆婆遗体送到祠堂的人。当地的叫法。

小孩手脚抽搐怎么回事北京哪家医院癫痫看的好北京的权威癫痫病医院癫痫病吃什么药最有效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