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江南家】陌上寒烟遮浅绿,然是初春一蓑雨(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12:31

回忆再美好也只是曾经,守护是我们彼此的约定。

——题记

一、开辟鸿蒙

在江南,我一共破格提拔过两个人。一个是颜夕溪,一个是陌然。结果,一个成了我的未婚妻,另一个成了现任江南社长。

第一次接触陌然,大约是在去年年底的时候,我代表江南烟雨社团和辉坛文学网、中国散文苑联合举办短文学征文,中国散文苑的负责人就是陌然。那时候,散文苑并没有实际的网络发表平台,说白了就是一个文学交流群。

因为联合征文,彼此接触比较频繁,三个平台的负责人中,赤炼追风年龄最小,虽是辉坛文学网的执行站长,却谦逊有礼,文质彬彬。陌然年龄最长,说话做事却透露出一股子凌厉之风,将年轻的张扬,领导者的霸气,表现得淋漓尽致。

后来曾听女友颜夕溪说起,陌然和她一起主编过一本书,叫《散文精选典藏》。让我开始觉得这个年轻活力又霸气张扬的小伙子有两把刷子,不可轻看。而之后因为江南而延伸出来一路起伏跌宕的故事,则似乎更有着几分传奇的味道。

二、大隐之世

其实我在搞联合征文之前,就已经有隐退的想法了。很多人误以为我之所以退出江南,是因为慕容凌云的另立门户,也有人认为我的隐退是因为得力助手绛颦与江南的若即若离,其实都不是,又或者说,都是。

我常常说的一句话,是“我在最好的时光里,遇见了最美的江南”。我亲眼目睹过江南的盛世繁荣,也陪伴江南坚守过风雨飘摇,见证过家的温暖,文字的温馨,也体验过信任与背叛,坚持与放弃……2014年的江南体系,可以说是我一手建立起来的。一路走来,江南,早已融进了我的生命中,一路的坎坎坷坷,太多的回想不尽,太多的不堪回想,或许,仅仅只是因为累了,所以想到要放下一切,转身离开。

而颦儿性情的反复无常和凌云的事或许只是给了我一个可以顺理成章逃离的借口。慕容凌云的事情大抵是这样的:当时慕容凌云在江南任写手部长,一天晚上,凌云找到我说因为家里房子要装修,无法上网,向我请假两个月,并承诺家里房子装修好了就回江南,虽然我有规定管理层社团骨干请假需要提前安排好后续工作才予批准,但见他真的有事也就准了。凌云又说他请假时间长,名字挂在社团界面不好看,让我给下了,当时我没同意,但是他说了一堆不舍江南的话,让我无法拒绝,只好依了他,将他的名字从江南暂时拿掉了。可谁知没到两天,他就集结了一批人成立了一个新社团(就是现在的“文字留香”),这让我很不高兴。倒并不是我不准他另立门户,好说好散的气度我有,但我受不了欺骗与背叛。

那时颦儿正在跟江南玩失踪,所以我退隐江南的想法,第一个告诉的是颜夕溪。她当时很意外,劝我不要离开,但是我决定了的事情,很难改变。当时慕容凌云走的时候,带走了江南的一大批作者,加上我又有退隐的意思,颜夕溪一着急,就把自己文学圈子里的那些文友都拉到江南来了,这其中,就有陌然一个。

三、临危受命

我当时决定退隐,最担心的其实也是江南以后的路该怎么走。我承认管理人我自有我的一套理论,但带新人,则远远及不上秋梧飘絮。江南在任所有骨干,都是在江南有一定资历,也都能镇得住人的,但是论起统筹全局,运筹谋算,似乎总是差了那么一点儿。

也许在我给他们灌输的潜意识里,江南是个家,一个可以发文交流的家,尽心维护就行了。所以他们并不知道,真正要想打理好社团,有很多自己憎恶甚至是不屑于去做的事,都要去经历。更要与各种人打交道,喜欢的,不喜欢的,不能轻易闹情绪,有不高兴也不可在人前表现,“自信阳光”背后的悲伤痛苦没有人可以去分享,只能独自一个人扛……在这之前,这些我都尽量一力承担,不让这些俗务影响到江南文学家园的纯粹。或许是因为对家人们保护太好了,所以当我决定退出,江南需要另外一个精神领袖站出来的时候,一时竟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所以我最初的打算,是哪里天涯、嫣然盼晨曦、风轩、指间年华和翎雨组成江南的管理核心团队,遇事不决可以商量着办,这五人保证社团的正常运转。并多次联系鬼无影,小鬼也表示三月份会回归。

看似悬着的心可以放下来了,接下来我只需要安心隐退就可以。但隐隐之中总有些放不下心,毕竟这是自己尽心维护多年的家,没有一个敢于担当,领导能力出众的掌舵人,总感觉还是不踏实。

而在这时候,我发现了陌然。

他的江山注册网名叫陌然然,当时在江南担任编辑,但是编辑量几乎都是别人帮着完成的,文集中也差不多是一片绿,没有几篇精品。很多人不解,我当初怎么会看上他,并舍得把自己苦心经营了好几年、自己视若生命一般的江南交给这样一个进江山不久的外行人呢?

因为联合征文的缘故,其实我和陌然也有过不短的接触了。他能和颜夕溪单靠网络上的虚拟平台成功主编一本实体书,足见其有一定的担当和魄力;而单靠一个网络交流群就能网罗这么一大批写手,并能将短文学征文办得有声有色,足见其领导才能。

然而当初我决定启用陌然的时候,就连引陌然进江南的颜夕溪都觉得不可思议。“他太懒了,他的编辑量都是别人帮着完成的”。女友跟我说。但我自信看人的眼光不会错,而我也知道,中国散文苑缺少一个发表平台,江南正好有这样一个平台,如果能把此人引进江南,成为我的接班人,那么江南相当于引进了一大批写手新军,绝对如虎添翼。何况我看中的是陌然的领导才能,并不是他能编辑多少文章。(就比如我自己在江南就没有挂编辑权限)

所以我有了这个想法以后,就找到了陌然,与陌然的交流很愉快也很顺利,于是接下来就面临着两个问题,一是怎样让陌然尽快上手,二是怎样让陌然的领导能力凸显出来,让他能尽快服众。

那时年关将近,既是为了与江南交接彻底,也为了短文学征文有头有尾,我便在江南多耽了一个月,一方面手把手教会陌然社团管理的程序和注意点,另一方面把一些重要的东西整理成教程贴以备查看。

然而这段时期陌然的表现,实在有些让人失望。

四、存亡之秋

为了让陌然顺利接手江南,我顶住了很大压力。首先是如何对江南一众老人交代,本来已经交接完毕,新的社团管理核心团队也已经安排好,忽然弄来一个谁都不认识的毛头小子担任新社长,任谁都有点接受不了。

就连后来我把陌然引进社长群,宣布正式退出的时候,都有好几个社团的社长找我,说我一退出,江南就要完蛋了。我只是笑着告诉他们,要相信陌然,多支持江南,江南不会垮,仍然会是那个江南。

江南的家人们毕竟通情达理,知道我是为江南好,也都表示支持陌然的工作。我当时的想法是,陌然虽有管理才能,但毕竟年轻,资历浅,对江山社团模式不了解,所以我又指派了几个元老级的骨干辅佐左右,可以镇住他的锋芒毕露,并把与陌然交好的樱水寒由写手部长提拔到社长助理,以便陌然的工作顺利展开。新老结合,既有老江南的底蕴,也有新社长带来的活力,必定能散发出强大的光芒。

然而想象太过于美好,事实却并非如此。陌然将他管理QQ群的一套理论带到了社团里,而他的这套理论,与我以“家”治理社团的理念相悖,因此与江南人闹出不少不愉快。

这件事怪不得任何人,真要怪,只能怪我考虑事情不周。新的决策者,肯定会有自己新的想法,陌然想要放开手脚去做,不可能一个人独立支撑,而想法提出来,因为与以往江南人固有的理念背道而驰,因此遭到的往往都是否定。站在陌然的角度,肯定会想,会不会是这些老人不信任我?怎么我说什么他们都反对?于是乎,陌然想要做成任何一件事,只能依靠自己从散文苑带来的那一批人,这一无心举动,却不知在老人心里又会产生别样的情绪:小侯让我们信任你,我们给你提意见你不采纳就算了,现在社团里的事也不找我们商量了,是想架空我们吗?

负面情绪一产生,就是一种恶性循环。首先是嫣然盼晨曦退群(被我劝回来了),然后是姐夫哪里天涯出走系统(也被我劝回来了),紧接着,陌然在社长群爆出“江南愿意用三个编辑换荷塘一个编辑”的荒唐言论,直接引发指间年华,风轩和重庆霜儿等一众骨干的全部离去。

那段时间,几乎天天有江南家人来找我诉委屈,眼看着我苦心经营起来的江南“家”的氛围短短一个月不到,转眼风流云散。心痛之余,我甚至想,难道我真的错看了陌然?他并不是能带领江南重新崛起的掌舵人?

甚至一度,我都有重新回去整顿江南的冲动。

但我还是忍住了,第一是我确实下不了决心真的回归,第二也是决定给陌然一个机会。

我好不容易稳定住了家人们的情绪,并跟小鬼(鬼无影)说,我会给陌然三个月的时间,如果江南在他手上实在弄不起来的话,我会考虑重新站出来。

社团骨干全员撤离,江南几乎成为一座空城,我知道,江南想要翻身,真的很难,私下里我又为陌然担起了心,陌然,能够承载得起我对他的期望吗?

五、起落浮沉

陌然到底还是让我失望了。然而江南却没有让我失望。

幸亏当初的无心之举找到了樱水寒,我当初把樱水寒引进江南的时候,并没有料想得到她会是江南最危急存亡时候的关键救命稻草,挺身而出,忙前忙后,可以说,没有樱水寒,就没有2015年的江南,樱水寒绝对算是江南的大功臣。

在人前露面的是樱水寒,而作为执行社长的陌然这时候却几乎看不到人,而是躲在幕后指挥别人干活。即便是有什么未交接清楚的事项要找我,他自己都不出面,而是让樱水寒或者颜夕溪来找我。我甚至生出一个可怕的念头,我一向引以为傲的看人的本事难道这次真的走了眼,陌然真的是个一遇到挫折就就只会逃避的人?

那段时间我和颜夕溪谈论最多的话题总是江南,谈到最后都是无奈和叹气,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挫败感,我跟颜夕溪说,陌然要是有樱水寒一半那么上心,凭他的能力,江南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2015年第一季度,江南不出意外的掉落到了第六名。然而还能保住前八,总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虽然陌然躲在幕后不出面,但新江南人坚韧不拔的拼搏努力,以及归零的心态还是让我看到了希望。

加上原来退出的一批老江南人自己组建的新社团“平凡世界”也开始在江山崭露头角,我也就不必再为家人们的归属去路发费心力,终于在经历了大风大浪之后,迎来了短暂的平静。

六、初露峥嵘

陌然真正让我刮目相看,最早是在6月份。因为梧桐社团莫名其妙的退步,江南名次前进了一名,又因为江南一次“怀旧”征文莫名其妙的火了,江南精品一下子提升上去了,这也许给了陌然很大的信心,这段时间终于可以看到陌然在社团里忙碌的身影。

陌然QQ群管理模式移植到管理社团上失败后,应该是总结过了,于是把辉坛文学网的管理模式优化整合,加上自己的想法后借鉴过来。这种方式可以说在江山的任何社团,都是吃力不讨好的,但对于陌然,却是再适合不过,并在他手上产生了神奇的化学反应。

所以这段时间甚至接下来的几个月,都能看到江南不论是对于编辑的福利,还是征文的奖励,都有着不菲的现金奖励,而这些钱,都是陌然自掏腰包的。如果不是对江南上心了,把江南当成家了,怎肯这般倾情付出?

而陌然一旦全身心投入,带来的另一个好处是江南写手质量的提高。之前我曾对陌然说,江南的编辑界面太难看了,点开文集一片蓝,一篇精品都没有,怎么能服众?应当培养编辑的精品意识。可惜那时候陌然没听进去。前面我就说过,陌然管理写手群很有一套,所以他一旦认起真来,江南的编辑也好,写手也罢,能力都上了一个台阶,对于发文量、精品量的提升,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陌然给江南带来的另一个贡献是精品文集。他把去年和颜夕溪主编《散文精选典藏》的成功经验搬到江南,组织了一大批爱好文学的作者集结出书,一方面吸引了不少外来作者,另一方面也巩固了江南的人心,更具有相当的纪念意义。虽然此项活动目前还在进行中,但相信问题不大。

有付出就必有回报,上天是公平的,所以这样的江南,相信无论取得什么样的好成绩,都不会有人觉得震惊。

七、王者之气

然而我还是震惊了。

前几天颜夕溪跟我说,这个季度江南有可能会是第二,一时间百感交集,久久没有说话。不是无话可说,而是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记得我跟秋梧飘絮聊天时说过,在江山,最大的遗憾,就是江南没能在我手上回到第一。秋梧飘絮说,第一是放在心里的,你觉得她是第一,她就是。我倒不是一定要去争这些虚名,而是从自己手上失去的东西,不能亲自拿回来,到底心有不甘。

因此陡然得知江南第二了,瞬间有一种王者归来的畅快与激动。江南,多久没有站在一线社团向人们展示自己的风采了?江南人,又有多久没有如此团结的在一起欢声笑语了?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个风雨蹒跚中走来的七年老人,在一群年轻的新军手里,终于焕发出了属于自己的第二春。

治疗癫痫用苯巴比妥有效吗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是什么治疗癫痫病多少钱够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