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柳岸·回忆】大奶奶(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24:09

一、

这一天对我而言尤其欣喜雀跃。因为我可以穿着从小美那里借来的新衣服去吃糕了。

不管是去参加婚礼还是丧事,或者去喝满月酒,在我们老家一律叫“吃糕”。因为这些婚丧嫁娶的大事上,酒席间总有一份油糕作为各类菜品的高潮。酒肉已一桌狼藉,人们的筷子也慢下来。这时候,负责上菜的精干后生或干练媳妇们,一声“吃糕哇”,一盘金灿灿的糜子油炸糕就上来了。一桌人你让我我让你,你和我分一个,我给你夹一块,再蘸上白糖,作为对这场酒席的甜蜜总结。

而我这次吃糕,是因为我大奶奶死了。吃糕是一件充满仪式感的事情,即使是丧事,并不一定要悲悲戚戚,尤其是老年人去世。吃糕的人要打扮齐整,有的要专门做一身新衣服。我妈觉得专门做一身素衣服不值当,但还是给我借了一身新衣服,淡蓝色的,漂亮又素净。

因为刚上一年级,我可以跟着我妈提前几天坐上拖拉机,来到大奶奶唯一的女儿,我的表姑姑家。

二、

大奶奶是父亲的伯母。好像叫桂花,不知道姓什么。

父亲二十三岁便父母双亡了,因此我们都没有见过所谓的爷爷奶奶。但从我们出生,院子里就有这么一个老人,我们叫大奶奶。她嘴巴扁扁的,脸盘大大的,和其他很多老人一样,慈眉善目。

哥哥记得大奶奶教他唱儿歌,唱的是:

蘑菇蘑菇疙奶奶,你从哪儿生出来,八宝罗汉拾回来,花花巧女煎出来。老混人吃上不惹贼(zai),善友们吃上坐莲台。

具体是什么意思搞不清,但仿佛和佛教有关。

我记得大奶奶给我们讲终南山的故事:

妞儿妞儿不要哭,大奶奶给你道歇个终南山的故事……不要哭不要哭,再哭终南山的老和尚就来引你走。

故事的具体内容我完全忘记了,印象她讲的终南山是仙境,那里云雾缭绕,住着一个老人。

三、

大奶奶是烈属。

那时候村里每家门上都有一个红色的国徽一般的牌子,上面写着“光荣户”。只有个别有不光彩事情的人家才没有。对于民风淳朴,安贫乐道的神山村,所谓不光彩的事情,也无非就是超生。比如隔壁的小芳家,因为有三个孩子,就没有光荣户的牌子。但我家有两块牌子,“光荣户”和“光荣烈属”。

因此我放学回家看到自家大门,总要高兴几分。

我问我妈,大奶奶那时候计划生育吗,怎么表姑姑是独生女啊?我妈说,你大奶奶原来有两个儿子,个个都很精干聪明。老大做生意的,老二是带兵打仗的,就是后来全死了。两个儿子都有媳妇了,老大都有儿子了,结果自己病死不说,儿子也病死了。二儿子去当兵,说是在部队当上连长了,后来打仗死了。两个媳妇也都改嫁了。

我觉得我的大奶奶实在是太可怜了。

冬天大奶奶去姑姑家过冬。于是每年春节,我们全家都要去看大奶奶,给大奶奶和姑姑拜年。

不是初四就是初五,大奶奶早已经等着我们了。炕头最里面的一个瓦罐,是大奶奶专属的吃食罐。她照例取出珍藏的点心,或者是一个麻花,或者是一块蛋糕,颤颤地给我们吃。最后两年她不能再回来住,我们夏天也去看她一回。

天很热,大奶奶穿一个红洋布缝的夹袄,露出她的胳膊和肩膀。我去扯她胳膊上的皮,软软的,可以扯得老长。她不疼,也不恼,和我们一起扯,还笑。我们的亲奶奶去世的早,没有见过,和一个老人可以如此亲近,也只有大奶奶了。

四、

九十四岁,大奶奶起居不能自理了,就彻底住到了姑姑家不再回来。那时候我哥七八岁,我四五岁已经能记事。我哥一天半夜哭醒了,哭得越来越伤心。

爸妈摇醒了问他梦见啥了,问来问去,他说:

梦到大奶奶了!

梦到大奶奶死了!

梦见大奶奶爬在村边的煤灰堆上!

梦见大奶奶没地方去,可怜的很。

我听见他梦里大奶奶那么可怜,在旁边也想哭。

妈笑着给他解释,说大奶奶好好的,在姑姑家住着呢。

我哥很生气,说为啥不住在咱们家,又不满意地说,你们要把大奶奶接回来!

大奶奶不过是父亲的伯母,并不是母亲,自然和我们的奶奶不同。但我哥那时候还不懂的这种区别,只是觉得从小在院子里住,就是自己家的人。

我妈给我们说不清,只高兴地说,娃娃梦到大奶奶死了,是给老人增寿呢,也是娃想大奶奶了。于是不久带我们去看了一次大奶奶,顺便告诉了她增寿的好消息。

大奶奶后来果然活了九十六岁。

大奶奶去世后,我和哥哥渐渐长大了,春节可以代表父母去给表姑姑拜年。我上初中的时候,可以一个人骑自行车很久,带着母亲安排的吃食,去看望已经年老的姑姑。姑姑不会生养,领养了一个儿子。儿子对她很好,对我爸就像亲舅舅一般。每年也要来看我爸我妈。

我妈临走交代我去了要守礼节,帮姑姑干活。姑姑却不用,她满脸都是笑,安排我去哥哥嫂嫂的新房看电视,她给我做饭。姑姑没有兄弟姐妹,过年过节应该是孤单的。她看我来了很激动,总要把我这个小孩子当贵客待,给我包饺子,或者给我烙油饼,还要打开商店里买来的鱼罐头、桔子罐头、火腿肠,让我吃。

离开的时候,姑姑总是给我十元压岁钱,那时候压岁钱都是三块五块,但姑姑总是很大方地给我十元钱。然后反复叮嘱我,明年一定再来看姑姑。

五、

大奶奶晚年住到我家的院子里,是个故事。

据说父亲的大伯在世的时候,生意做得很大。虽然因为时代的变革,生意破落了,但颇有一些积蓄。生意人精明,儿子和孙子都没了,两口子眼看自己后继无人,又担心自己千古之后留下房产便宜了兄弟侄子,就提前把属于自己的那份房产都卖了,带着积蓄和家当借住到了外面。这是乡亲们讲的。

谁知不久父亲的大伯丢下老伴儿先去世了。按照村里的风俗,没有儿子,侄子要代替儿子守灵,父亲便陪着大奶奶安葬了大爷。那年父亲十八岁。

谁知不久,大奶奶借住的房子要拆了建新房。一时没了住处的大奶奶失去了主张。这时,父母双亡的父亲已经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盖了五间崭新的大瓦房,刚迎娶了我妈。他就去请大奶奶说:“大大,咱回咱院子住吧。”

大奶奶听了高兴得什么似的,很快就搬了回来。带了她的几个包袱和简单的被褥。

街坊们对父亲让大奶奶住回来很是赞赏,但话又说回来:“你让老人回来住倒是对,好后生!但你娘要是再世,绝对不答应。当时你们破衣烂衫,湿脚打片,他们锦衣玉食,还故意眼气你们了……”

父亲打断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据说大奶奶和大爷阔的时候,一家人三天三夜想不出不好活的事儿。村里人都知道。家里的红烧肉吃不了馊了都要倒进茅坑里,半夜口渴了,起来随手就能吃到西瓜。那可是所谓的旧社会啊。可大爷大奶奶从来没有给同住一个院子的兄弟和侄儿们吃过一口。这是后来听街坊门说的。那时候我爷买卖破产了,不久得了精神病,我伯父考上了大学却上不起,是几个亲戚资助的。但我大爷无动于衷,避之唯恐不及。

大奶奶就在我父亲盖的新房子里,从八十四岁住到九十四岁,直到临终前两年,起卧不便,长期住到了表姑姑家。这十年,担水搬粮等事,总要父亲做。父亲很高兴,常说大奶奶住回来,我们一家人不闷。

我还清楚地记得父亲在十八岁给大爷作为孝子守灵送葬之后,再次作为孝子给大奶奶守灵。那是个腊月天,父亲拄着一根木头棍子,叫孝子棍,跪在大奶奶的棺材前。他的哭声一点都不大,还没有来烧一份纸就走的村里的女人哭得响亮,只是呜呜咽咽着。母亲也悄悄说,看你爸,不会哭。我偷偷观察父亲会不会大哭。只看到父亲的鼻涕留下来,很长。天又冷,像是马上要结冰。

很多人觉得父亲对大奶奶不错,大奶奶以前积攒有银元的,父亲总该能沾点光。父亲不止一次地对人解释:没有,没见过人家的东西。

父亲这么说的时候,是笑着的,好像是说别人的事情。

母亲第一次看到银元,很是好奇,故意拿来让父亲看,逗弄他说:“你爹娘死得早,家里也穷,我知道。但你让你大大住咱们新房,人家也没有给你一个,看都没有让你看过。几次她出门,把一包袱东西给我保管,我从外面摸了,就是这样子,硬硬的。”

父亲当时正躺在炕上看电视,报以轻描淡写的调侃:“狗日的,我凭啥得人家的银元,人家有闺女了。”

海南有哪些专治癫痫的医院昆明癫痫病医院治疗费用湖北那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