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紫色围巾民间故事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06-10 22:12:16

她叫殷雪,是我班新来的插班生。从刚进班的一刻起她就已经显得与众不同。精巧的面庞却白的出奇,似乎脸下没有血液在流动,接着是一头黑色的长发与她白皙的脸庞是那样格格不入,长长的刘海让人看不清她的双眼。最后便是她一直围着的紫色围巾,那条围巾似乎是那样的——‘紫’。

与以前的插班生一样,殷雪被直接送到了最后一排的角落,当她从我身边走过时,一股浓郁的茉莉花香扑面而来,但是这香味却又让人很不舒服。我看着殷雪轻轻地走过,轻轻地坐下,轻轻地拿出书,轻轻地,轻轻地……这一瞬间好像全世界的声音都因她的到来而消散了,而我也好像变成了她寂静世界里的一粒灰尘。看着她静静地坐在那里,我心中莫名的泛起一阵酥麻,貌似我已经喜欢上了这个‘轻轻地’女孩。

一整天,我都在偷偷地观望她,可每次回头,发现她只是静静地坐在那望着窗外,即便是下课时的噪杂也没有打破她角落里的那份寂静。而教室内也没有人去和她说话,好像都没人感觉到她的存在,除了我!

我抑制住狂跳的心,强装着镇静,生怕别人看透我的心思。“殷雪?是叫殷雪吧?呵呵,我叫张若名,你好啊!”我生硬的同她打了个招呼,可她却依旧盯着窗外。我觉得整个脸都在冒火,她的反应确实太出乎我的意料了,我不甘心,又开口说:“打扰到你了吗?呵呵,我只是想和你认识一下。”她还是望着窗外。躁动的心使我产生了莫名的不安,额头也不知何时布满了冷汗。我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忽然,殷雪的头动了一下,她这突然地动作反而吓得我浑身一颤,额上本就摇摇欲坠的汗珠,此时也沿着面颊滑落下来。我紧紧盯着殷雪,只见她的头一点点的转向身后的我,可她的身子却依旧朝着窗外!当她的头完全癫痫疾病症状都有哪些转向我时已经和身体扭成了不可思议的角度,而她围着的紫色围巾也在这个过程中变得更‘紫’了,似乎在这围巾下正向外溢着鲜血!面对这出乎意料的一幕,使我心里最后一道防线也彻底崩塌了,充满内心的是恐惧与厌恶。只见殷雪生硬的张开嘴:“张…若…名吗?”她的声音犹如刺骨的寒风一直刺透我的心脏,我望着她发出了撕二七区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心裂肺的尖叫……

我猛的张开眼,只见讲台上老师正喊着我的名字:“张若名!叫你这么多遍才睁眼,睡死得了!”老师刚要继续骂我,无奈下课铃声响了。老师恶狠狠地看着我:“放学后上办公室找我!”我沮丧的点了点头,用手擦了下满是汗水的前额。我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望去,只见墙角空无一人。我的神经再次紧绷起来,急忙询问同桌:“插班生呢?”“插班生?什么插班生?你做梦了吧,根本没有啊!”同桌惊讶的说。“什么!!”我低着头,脑中反复回想刚才的事,不安的心与零碎的梦让我分不清现实与梦境。“哈哈…哈哈哈!”同桌突然大笑起来“你,你笑什么?”我被同桌的笑彻底弄懵了“哈哈哈,我看你真是快睡死了,怎么什么都忘了,哈哈…”同桌笑的前仰后合,而我却只能呆呆的望着他“骗你呢!殷雪请假走了。我看你刚睡醒就找人家小姑娘逗逗你啦,哈哈…”“死去吧你!”我狠狠的瞪了同桌一眼,故作生气的起身离开了。我虽然嘴上那么说,但也着实松了口气。走过殷雪的座位,依旧能闻到淡淡的茉莉花香……

进入中秋了,天黑的很早。太阳早已跌入地平线,余辉也被城市的高楼所遮蔽。路灯已经亮了,道上的行人也变得稀疏了。

竟然因为一次睡觉被老师教育了一个小时,我的心情糟透了。我孤零零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任凭路灯将我的影子一遍一遍拉长又拉短。路旁的槐树早已掉光了叶子,光秃秃的枝干被映照在地上好像一个个张牙舞爪的怪物,在秋风中摇摆窜动。一阵寒意袭身,我又提了提拉链,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我的家离学校并不远,出银川洛灵武市看猪婆疯医院哪家好了校门转过一个十字路口再走不远就到了。我走到路口心情才稍稍舒缓了些,现在只有家的温暖才能让我摆脱浑身的不适。急于回家的我紧紧盯着对面红亮的交通灯,巴不得直接冲过去。忽然吹过一阵大风,我不禁打了个冷战。我的视线稍稍下移,发现路灯下站着一个女孩,那黑亮的头发、白皙的面庞,还有那条紫色围巾…“殷雪!天都黑了,她一个人站在那干什么,她不是请假走了吗?”我的心再次狂跳起来,一方面是由于对殷雪的爱慕但更多的是由于那个可怕的梦。已经变绿的交通灯没有给我更多的思考时间,我只能一步步向马路对面走去。

“绿灯都亮了,她为什么还站在那?”不安的心绪渐渐占了上风。与我的紧张不同,殷雪则显得那样平静,只是始终盯着路口。我慢慢来到殷雪身边,熟悉的茉莉花香再次飘进我的鼻子,刺激着我的神经。我鼓起勇气说:“嗨,殷雪,好巧!在这碰见你,你可能不认识我吧,我是…”还没等我说完,殷雪便打断我的话冷冷的说:“上课睡觉那个吧。”殷雪始终盯着十字路口。“啊,呵呵,其实我平时不是那样的。”我挠了挠头尴尬的说。殷雪没有回答我而是依旧盯着前方,殷雪的举动使我更加紧张了,我故作镇静地问:“你不是请假走了吗?在这…”“我在等人。”殷雪又打断了我,似乎她知道我要说什么。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殷雪接着说:“天不早了,快回家吧。”虽然是句建议但听起来这却更像是一句命令,殷雪冰冷的声音比这寒风还刺骨。我看了眼仍然盯着十字路口的的殷雪说:“哦,那明天见啦!”我冲她挥了挥手。可她却只顾盯着前方并没有在意我的告别。我见状只好离开了。我的周围似乎还弥漫着茉莉花香,背后渐行渐远的殷雪仍使我脊背发凉,好像殷雪就跟在我的身后。我不敢回头,因为我害怕遇到梦中的场景。我跑了起来,想尽快摆脱这该死的阴冷,当然还有那茉莉花香。

殷雪的到来和她那奇怪的行为让我变得敏感起来,以至于一向胆大的我甚至有些畏惧电梯内的寂静了。随着电梯门的缓缓打开,我也终于到家了。刚进屋,便看见妈妈正和刘姨说着什么,看她们那神态可不像在说笑。妈妈听到关门声才停止了谈话:“不用说了,先吃饭吧。老师给我打过电话了。”我本想解释什么,但听到妈妈这样说便只想先填饱肚子了。

我刚从厨房里走出来便看到刘姨正穿外套呢。妈妈冲着满嘴是油的我说:“若名,你也穿衣服去送送你刘姨”刘姨赶忙说:“不用麻烦了,家又不远。”我拿了张纸巾擦了下嘴,说:“没事,我正好吃完饭出走走。”刘姨只好点了点头。我随手拿了件外套就往门口走,妈妈递给我顶帽子和条围巾说:“多穿点,晚上凉。”我无奈只好接过帽子围巾,尽管我不愿意把自己打扮成‘装在套子里的人’。

刚走出楼道,我便赶忙提了提围巾开始认同妈妈的话了。刘姨看着我的样子,笑了:“呵呵,知道冷啦!”我点了点头,不情愿的把嘴从围巾中露出来说:“嗯,确实挺冷的。对了,刘姨,你刚才和我妈聊什么呢?”刘姨也往下拉了拉帽子说:“女人在一起瞎聊呗。你回来的时候我们正说到一场车祸……”

刘姨讲了一路,一直说到马路边上。女人一旦找到了一个话题便很难停下来,刘姨当然也是女人。她不情愿的说:“哎,我还没说完呢。不过,大概就是这些了。你就送到这吧,我过道就到家了,你也早点回去吧。”说完便冲我摆了摆手,回家去了。可我现在关注的不是这些,而是刘姨诉说中的那个围着围巾死去的女孩,和大多数人一样,我当然也想到了她。可我脑中挥之不去的是她清纯美丽的外表,虽然冰冷,但甜甜的茉莉花香却可融化一切。我实在无法将自己喜欢的女孩与一个无聊的恶梦和一场不相关的车祸联系起来。我下意识的望向远处的十字路口,借着路灯昏黄的光,透过夜间的薄雾,在那交通灯下,好像正站着个人。

我环视了下寂静黑龙江癫痫医院正规吗的马路与街道,看了眼已经走过三圈的手表。我无法相信仍站在交通灯下的仅仅是个过路人。她的名字又浮现在眼前,我知道我必须要走过去,尽管黑暗与薄雾已使我十分不安。

风好像又大了几分,穿梭在树的枝干间发出一声声‘怪叫’。我顶着凉风一步步向前走着,围巾在背后被风肆意的扯动着。也许是由于不安,使我感到周围是那样的静,好像整个世界都凝固了,而我好似一把刀,正一点点的切开薄雾。我始终低着头走,直到我认为可以看清前方那个人为止。

风中不知何时开始充溢着茉莉花香。我停下了脚步,慢慢的抬起头来,呈现在眼前的竟然是,竟然是一条条的斑马线!过度的恐惧使我失去了距离感,可是——殷雪呢?既然我已经走到了路口,殷雪呢?!突然,一阵冰冷从背后爬上我的肩头:“又是你。”尽管有了心理准备,可我还是吓得大叫了一声,跳到了一旁。殷雪依旧盯着路口,我深深的吸了几口气说:“我才吃完饭,出,出来走走。这么晚了,你还在等,等人?”路灯将我的影子藏到了脚旁,看着殷雪空荡荡的脚下,我的双腿已经无法支撑我的身体了。我又向后退了一步,紧紧抓着一旁的路灯。我盯着殷雪,头上已经渗出了冷汗,冷风一吹使我颤抖的更加厉害了。殷雪开口说:“嗯,等人。你…”突然,殷雪停住了讲话,开始慢慢的转向我。我扶着路灯的手抓的更紧了,指尖甚至不时的传来一阵阵的刺痛。殷雪看着我,准确的说是盯看着我的围巾说:“多么漂亮的围巾,多么漂亮的蓝色,和我的一样…”殷雪边说边举起了围巾,但好像她注意到了自己的‘紫’色围巾。她盯着围巾,白皙的脸开始变得扭曲,双手紧握着围巾不住的颤抖,眼中充满着愤怒。“我,我的送你吧。”我用另一只手将围巾递到她眼前。殷雪的脸又回到了刚才的模样。她接过围巾愣了几秒,随后嘴角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开始一圈圈散开她的围巾。随着围巾的一圈圈脱落,空气中的茉莉花香又变得让人很不舒服,似乎可以闻到一点腐臭的气息。

我盯着殷雪的脖子,看着她扯下最后一圈围巾。我的胃部开始急剧的抽动,我用手掐住脖子来克制即将而来的呕吐。殷雪血肉模糊,皮开肉绽的脖子使我十分恶心。一股股的黑血与外翻的皮肤,殷雪的脖子只剩一层皮连着了!殷雪并未在意这一切,将我蓝色的围巾一圈一圈围到脖子上。蓝色的围巾遇到红色的血水正渐渐变成紫色。戴好后,殷雪抬头望向了战战兢兢的我,转身向黑夜深处走去。路旁的树依旧被风吹得摇来晃去,殷雪长长的黑发与渐渐变紫的围巾直直的悬在身旁。她拿着那条还在滴血的‘紫’色围巾消失在了夜色中。

黎明带着淡淡的微笑稍稍打开了夜色,好像一个睡眼惺忪的卖俏的女人在几道厚厚的床帏中间露出了她的笑脸。我拉开窗帘,在温暖的阳光下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转身向门外走去。已经好多天没见过殷雪了,学校里老师只是说她请假了。回家的路上也没有了那茉莉花香,似乎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妈妈正在客厅看着新闻,我径直走向了桌子上的包子。周末的清晨是最惬意的。忽然耳边传来一条有关车祸的新闻,我放下手中的东西,来到了电视前。“肇事司机昨夜车祸身亡?怎么那么巧?”我心中不断地推敲这则新闻。画面上,轿车撞到了路旁的大树,司机已经不在车内。车头瘪了一大块,玻璃碎了一地,车旁有一大滩的血迹,还有一个破碎的黑框眼镜,应该是司机的吧。“不应该啊?”我抬头又看了眼车祸现场,果然在车后不起眼的地方,正掉落着一条紫色围巾!

我抓了件衣服便急忙跑出家门,身后留下了一脸迷惑的妈妈。

我匆匆忙忙的跑到路口,什么也没有。车辆依旧井然有序的行驶着,路上只有一些晨练的人。我双手扶膝,大口的喘着粗气。“难道我想错了?”正当我疑惑时。我再次嗅到了那熟悉的茉莉花香。我慢慢的抬起头,殷雪正站在路对面冲着我笑。那笑容是那么柔和,白皙的脸上泛着可爱的红晕,脖子上的蓝色围巾正和她的黑发一起在风中轻轻摆动。

太阳渐渐升高,将温暖的阳光穿过林立的高楼照在殷雪身上,拉出一条长长的影子。殷雪带着醉人的微笑向我走来。我站在那里看着美丽的她,沉浸在醉人的茉莉花香中。“五米,四米”我看着殷雪一步步走近“三米,两米…”我已经准备伸出手去迎接殷雪了。突然,一辆货车呼啸而过“咣!”。我看着近在眼前的殷雪被车撞了出去,殷红的鲜血溅到了我的脸上,身上,茉莉花香不在了……

我愣在那里,双手静止在去牵殷雪的那一刻。周围的人簇拥到了十多米外的殷雪周围。我转过头,从人缝中看到殷雪静静地躺在地上,嘴中一股股的向外涌着鲜血。她望着我,眼角充溢着泪水与血。我闭上了双眼蹲到了地上,不想再去看殷雪的样子。

我多想去牵牵殷雪的手,可我不能。我起身走向那个停在不远处的大货车。我来到车前,擦了擦已经快流到眼睛里的血,伸手打开了车门。车内空无一人,只是在驾驶座上放着一个破碎的黑框眼镜……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美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