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丁香杯】守望长白山(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4:38:51

一万个人去长白山就有一万种感受,这是它的魅力,而真正吸引我的是那久违的情结。因为它离我是如此的近,却又那么远。从我的家乡通化只需要一夜的路程便可到达,这是它的近;而当我已是而立之年才终于踏上这片土地,这是它的远。地域的近与时间的远,在无形之中酝酿成似曾相识的缘分,似前世的情人,藕断丝连,难以割舍。

今生去寻你,还清那欠下的情债。

下火车,出站台,未见人影,先闻其声。嘈杂的声音混在一起,前呼后拥的挤进耳朵,热情得真有些让人受宠若惊,可是经过仔细辨听,那一声声关于“长白山——”的呼唤,听得真真切切,只觉得神清气爽,一夜的奔波疲惫瞬间被赶走了,心脏也跳动的越发畅快。那些人呼啦啦围拢过来,像灵巧的麻雀发现了丰满的稻谷堆,纷纷攘攘聚集在一起,你争我夺去拉扯着搬拿旅客手里的行李箱,原来他们是那些用自己的私家车接送旅客到达山脚下的售票中心的司机。谈好价钱,临时凑够人数,坐上车,开始出发,瞬间感觉到,长白山离我真的近了,就在眼前,等待我用温柔的目光掀开她神秘的面纱。

穿过慵懒的小镇,昨儿刚下过小雨,阳光是清澈的,开满了野花的田间,蜜蜂抖动着打湿了的翅膀,在晶莹剔透的花蕊中,忙碌着,似乎总有采不完的花粉,空气也蜜一样的香甜了。轻轻摇下车窗,风调皮的吹进来,温柔的亲吻着脸,时而在眉宇间,时而又在耳后,头发随着风逆着前进的方向飘,把手伸出去,摊开掌心,凉凉的,像握着和田玉;柔柔的,像缠绕着锦缎丝绸;润润的,像捧起了少女娇羞欲滴的脸。把身体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感觉自己生出了翅膀,不是白色的,也不是蓝色的,更不是红色的,什么颜色都不是,而是透明的,我变成了一只透明的蝴蝶,从车窗飞了出去,落在满是桃儿、杏儿、梨儿的枝头上,又贴着地面在草丛间飞舞,我看着其它的蝴蝶嬉戏,它们却无法看到我,从我的身体穿过,或停在我的面前,透过我的翅膀望着远方的景色。飞累了,我就不再颤动翅膀,任凭风把我随便带到哪一个地方,自由自在的流浪,在睡梦里,蝴蝶变成了庄周,庄周变成了我,我变成了风。

突然,原本平稳行驶的汽车紧急刹停,我的身体开始有了温度,长出了血肉筋骨,从透明的风又变回了我。抱怨着用手搓了搓惺忪的睡眼,眼前的事物渐渐清晰起来。“快看,快看,看那儿!”随行的人难以掩饰内心的兴奋,用手比划着示意让我往路旁的草丛里看。

一只银色的狐狸从茂密的丛林里闯出来,警惕地转动着小巧而聚光的眼睛,全身毛色鲜活,似乎每一根都是有生命,在阳光下闪动着华丽的光泽,身段优雅,四肢匀称,竖起来的两只耳朵,辨听着周围的一切声音,还不时用尖翘的鼻子,去嗅空气里的气味,扇面一样散开的,蓬松、柔软的尾巴拖在身后,轻盈地跳跃,显得更加充满灵性生动,难免有几分传神的妩媚,让人心生爱怜之情。一眨眼,就站在不远处的石堆旁,不远不近的距离,始终隔着一层神秘的窗纱,风起风止间,撩动着心湖,清澈的目光柔情地望向这里,一转身,立刻消失在脱离世俗的密林深处,那燃烧着的如同火焰般的尾巴,是留给我们的难以忘怀的最后一幕画面。

它们在这里多久了?还会继续世世代代守着这里么?那是它们赖以生存的神圣的家园,与人类毫不相关,我们的足迹到此为止。

我见过许多地方的树,有苍茫沙海里的胡杨,有寒风冰雪间的白桦,有黄土窑洞外的白杨。而当我走在在长白山的原始森林中时,难以抑制内心的欢腾与悦动,这是怎样震撼的情景,不置身其中根本无法想象,因为只有当心灵与自然相融合的时候,才是真正的物我两忘,天人合一。

“芳树垂绿叶,青云自逶迤。四时更代谢,日月递参差。”山川总是这样的相似,不同的就是每个人的心境,把自己的情感带入其中,草木鱼虫,云雨星月,就都有了与你一样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的阅历,所有的风物就成了你的专属和唯一了,为你而生,因你而灭。

树类繁杂,令我倾心只这一种,那就是“美人松”。偌大一个长白山脉,南到辽宁大连岛,北到大兴安岭,却只有这一、二片美人松树林,分布在白河一带,实为遗憾。为何这般少?为何只生长于此?堪称一谜,无人能解答。

从北坡登山,沿着公路两旁,一群群,一片片的美人松,引得人们翘首观望如痴如醉,伸展着臂枝把我们拥入怀抱,突然风起,那些身材秀逸的窈窕淑女,穿着色彩斑斓的衣妆翩翩起舞,哪一个君子不想求之呢?轻轻抚摸着薄片剥离的树干,那是她的心跳么?我附耳倾听,她在千年之前与许诺我的誓言,如今的我经历了百千万劫的轮回如约而至。仰起头,挺直了身姿拔地而起耸入云端,椭圆如伞的树冠,为我遮风挡雨,那是她心疼着我呢!我再不肯走了,多想在你的身旁长成与你一样的一棵树啊,伸出修长的枝条,用我苍劲的臂膀拥抱着你的妩媚,陪伴着你在这茫茫林海之中,任凭四季更替,青翠如初,哪怕在严冬,纷纷大雪落满了周围,白皑皑的世界里也不会显得那么孤单寂寞了,在红妆的映衬下,另有一番风趣。看!那不正是我们用坚韧不屈的傲骨迎着风雪么?坚守住这片土地,因为我们是长白松,万物生灵得以生息的无尽之源,滋润着温泉瀑布、山花天地、奇峰异石。

山路崎岖,越野车的轮胎紧咬着悬崖的边缘盘旋而上,司机每天不知道要跑多少趟,每一个转弯,每一个险处,都熟记于心,车速并没有减缓反而加足马力,甩得我们左倾右倒前仰后合,一声声尖叫潮水般灌满了车厢,生怕随时会侧翻,惊出一身冷汗。突然与一块界碑擦身而过,上面凿刻着墨色浸染的三个字“黑风口”。这是在不老峰东侧尾端和观景台中间,峭壁之上的“凹”形缺口,狂风呼啸,飞砂走石,游人根本站不起来,只能匍匐着爬到风口,透过风口便可饱览长白瀑布的全貌,惊叹之余,这险峰之上的无限风光更是难以忘怀。多年以后,当我有幸读到已故作家,关东诗魂朱雷先生的《北方图腾》,里面有一句诗正是描写黑风口:“像一万头黑熊在怒吼。”这气势让我浑身发抖,热泪盈眶,这是一位诗人用生命在呐喊,用灵魂守卫着精神的土地。

当我们刚一从车里走出,寒风便磨成了无数的钢针直刺骨髓,举目远眺,天高云淡,置身于巅峰之上,再狭小的心也会变得如同大海一样广阔无垠,似有万滚波涛在胸怀中翻腾,涌起一排排浪冲击岸边的礁石!山脚下的人们如蚁虫汇聚,星星点点,缓慢移步。天边的鹰隼振翅飞翔,眼看着落在一座山峰上,不一会儿又箭一样射出去,抖几下翅膀便不再动,凭借着气流的波浪滑向远方了。

在北坡行走的每一步都必须小心谨慎,风大且急,不紧握着两边的铁链是无法站稳的,都说“不到长城非好汉”,而登上长白山顶看不到天池,那才是最大的遗憾。在这里人们只能沿着白头峰与其它山峰夹着的一条窄缝去观望,海拔甚高,天气多变阴晴不定,有的人运气好,没有云雨途经,那天池就明晃晃映在眼前;后上来的人运气差些,云雨突降,霎时间烟雾弥漫,朦朦胧胧里再寻不见它的身影,只能猜想着它的面貌,厚厚的乌云,棉被一样捂得严严实实,根本不知道何时才能放晴,虽不甘心,却无法继续等待,无奈长叹一声,失望而归了。

南坡的静谧与北坡的险峻截然不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去南坡的路上,在两旁的丛林里,有许多人在平整的空地上支起了帐篷宿营,短的暂住几日,多则数月有余。摄影、隐居、探险、写作,各有各的爱好,各有各的目的,在他们眼里处处都是创作的素材,而在大自然的心里,万事万物都是它的代表作。

沿着平缓的台阶拾级而上,走累了停一停,或往远处看,或往近瞧,处处都画着风景,让人目不暇接。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了山顶的平台上,抚摸着中朝界碑,一步跨过,便出了国境,人们都争先欲试。

哎呀!眼前豁然一闪,仿佛之前久在暗室幽居,突然挚友到访,根本来不及更衣沐浴,迫不及待掀开门帘迎接,才发现外面,绿油油的芳草已长了这么高,美艳艳的野花也开了这么多,忙碌碌的春燕又飞回了巢,一切都是崭新的,鲜活的!长白山天池毫不掩饰她的美,展现地一览无余,无论是极目远眺,还是俯首凝视,每一处都尽收眼底,谁又是第一个亲吻她的人呢?我从心里开始嫉妒。而这突如其来的风景,哪怕在心里有过千万遍的描摹,也抵不上身临其境地望一眼。这莫非就是那九天碧宵里的瑶池,倒像是贾宝玉丢弃的通灵宝玉,让它从哪里来,回哪里去,褪去了打磨雕刻的痕迹和岁月的汗渍包浆,又重新包裹上山石的外衣,这才是最自然的返璞归真,何必守着这肉体凡胎,空空荡荡的皮囊呢?

正如篆刻微雕大师崔忠昌先生,从1997年未开始到2003年5月历经五年半两千多个日日夜夜将一百二十回版本一百零七万五千余字的《红楼梦》全部微刻在精选的63块长的山石上,还其《石头记》的本来面目。这些年里,究竟有多少次行走在长白山的路途中?他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记得踩在脚下的鞋磨破了一双又一双,只是为了最纯真的探寻——为了探寻创作的源泉,他用脚步丈量着长白山的脊梁;为了探寻持之以恒的执着,他把自己坐成了山峰,看风起云涌,日出日落,更为了探寻一方上乘的石料,遍访民间,然后扛在双肩,每走一步都很吃力,但是最踏实。有一次,文艺沙龙聚会,回忆起往事来,我们都多吃了几杯酒,忠昌老师如数家珍地讲起了那些年的经历,在长白山中的奇闻异事,以及周围的风土人情,他说:“我的根在那里,心就像野山参所开的花结的种,非得那片土地不可,别的地方是长不出来的。”又喝了一口酒,继续说道:“把长白山的魂魄刻在了石头上,它就有了生命,会哭会笑,有喜有悲,会在夜里陪着你,像母亲在嘘寒问暖,为你披一件棉衣;也会在白天围在你的身边,像孩子在玩闹嬉戏;更会在孤独的时候与你对饮,像与老友在促膝长谈,淡忘了时间。”在他的眼里所有的石头都没有区别,或大或小,或圆或方,唯一要做的就是根据其自身独有的特点,保留最本质的原始形态,去掉多余的地方,美就自然而然的显现出来,并不是他创造出了每一方石刻作品,而是用透明的心境发现了美的存在。如果那些大千世界里的人,能像石头一样那该有多好,该棱角分明就个性十足活出自我,何必磨得圆滑,看似八面玲珑,到最后还不是邯郸学步丢了本心。

我有一方印章,崔忠昌先生赠与我的,上面刻着我的《风露饮》,极小的几行字,需用高倍的放大镜才能看得清楚笔画,我问他:“这么小的字,刻的时候怎么才能看见刀锋下的一笔一划呢?”他说:“用意念”。我才恍然大悟,他早已经把自己的心刻进了长白石里,守望着天池里的水,不仅流淌成了图们江,松花江和鸭绿江,更是他奔流不息的艺术源泉。

有些地方,去过之后,就回不来了,身体虽然踏上归途,心化成云幻作雨,像思念粘着一个人,即使不在身边,却比谁都近。

旅行中的人每到一个地方,总会想着要带点什么回去留作纪念,我也捡起了几块火山石放进口袋。这时,我抬头看见在围栏外面的山坡上,一个身穿迷彩服的士兵,静静地坐在野草间,不知名的小花围绕着他,沉思者的雕塑一样,用手拖着下巴,目光如炬凝视着远方,我的心潮开始澎湃,愿是他脚下的一株草或是一朵花,默默地陪伴着他,还有他用无限美好的青春守望着的土地。我拿出相机,按下快门,把他画进我记忆的相册里,珍藏起来。然后,我把那些拾进我衣兜里的火山石小心翼翼地拿出来,又放回原处,我不需要带走任何东西了,因为我已经把自己留在了长白山。

是谁在守望着长白山?还是长白山在等待谁?此时,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

长期服用拉莫三嗪对身休有哪些副作用陕西治疗羊角风效果最好的医院是哪家山东哪有癫痫病专科医院小儿癫痫患者常年吃托吡酯会不会影响智力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