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墨香】情圣元稹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49:10
摘要: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这首悼亡诗是元稹写给亡妻韦丛的。从诗里看,表达着元稹对韦丛的深深眷恋之情,用情之深恐怕在中国的文学史上无人能及。这首诗在当时传唱于大江南北,流传于后世也经久不衰。历朝历代曾迷倒了多少痴情的女子,都把元稹的形象作为自己追求的对象。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这首悼亡诗是元稹写给亡妻韦丛的。从诗里看,表达着元稹对韦丛的深深眷恋之情,用情之深恐怕在中国的文学史上无人能及。这首诗在当时传唱于大江南北,流传于后世也经久不衰。历朝历代曾迷倒了多少痴情的女子,都把元稹的形象作为自己追求的对象。   但元稹本人真的就像自己诗里所形容的那样忠情吗?诗里表达的感情真的就是表达的对亡妻韦丛的感情吗?一切都不尽然!   我一直称元稹为情圣,这二字用在他的身上一点都不过分!   元稹,字徽之,河南人,八岁丧父,家境贫寒。韦丛并不是元稹的初恋情人,他的真正初恋情人是崔莺莺。元稹曾作《莺莺传》,在这部作品里,元稹虚构了一个张生的形象,这张生的形象其实就是元稹本人。在作品的开始元稹是这么介绍自己的,“性温茂,美风容,内秉坚孤,非礼不可入。”元稹把自己形容的如此完美,仪表堂堂,且桀骜不群,元稹是一个很自信的男人,这份自信以至于让元稹成为魔兽,多少女子都毁在他的魔掌里!也许每个男人都对自己的初恋情人情有独钟,在后期的一些作品里可以看出元稹一直深爱着崔莺莺,为她创作了《春别》,《鱼中素》,《刘阮妻二首》等思念之作,描写莺莺的花容月貌,以及二人曾经的唧唧我我。但爱归爱,元稹在崔莺莺的身上并没有兑现自己的承诺,而是为了依附权贵,选择了韦丛。既然始乱终弃,元稹应该对自己的背叛深深自责才对,但元稹并没有这么做,而是推卸责任,甚至污蔑崔莺莺,而将自己脱身于事外。在《莺莺传》的最后,元稹借张生之口这么说:“大凡天下之尤物也,不妖其身,必妖其人。”将莺莺污蔑为尤物,还跟她与妲己,褒姒等祸国殃民的红颜祸水相比,可见元稹虽称自己为性情中人,但其本人却是一内心狭窄的小人。多年以后莺莺已嫁做人妇,元稹思及与莺莺之情,又探之,但莺莺已看透元稹的本性,于是潜赋一章:“自从消瘦减容光,万转千回懒下床。不为旁人差不起,为郎憔悴却羞郎。”为元稹的负情而日益憔悴,憔悴的样子却羞于再面见自己曾经的如意郎君。这莺莺的悲剧还不算是悲剧,这悲剧在元稹的生命里才刚刚开始。   元稹出身贫寒,却在事业道路上走了一条捷径,那就是抛弃了自己真正爱的女人,而选择了韦丛。韦丛是韦夏卿之女,韦夏卿当时任京兆尹,权倾一时。韦丛于贞元十八年(注:也有记载称是贞元十九年)嫁给元稹,元稹也因自己攀附官门,事业一路青云直上。二人婚后感情甚笃,我们本不应该怀疑元稹与韦丛的感情,但从元稹后面的人生来看,这份感情还真的就不怎么真,也许元稹是碍于泰山大人的权势而与韦丛虚情假意。但只可惜红颜薄命,元和四年,韦丛不幸病逝,时年仅仅二十七岁。元稹悲痛欲绝,作了大量的悼亡诗,他曾在《三遣悲怀》里写道:“唯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表示自己不再婚娶,以报答韦丛之恩情。但元稹真的做到了吗?没有,韦丛死后不到两年,即纳安仙嫔为妾,安死后,又纳婓淑。由此看,元稹无论在生命里还是生活里,根本离不开女人。他对韦丛的旦旦誓言也全是假的。他不爱韦丛,他对韦丛的爱也源于他对韦夏卿权势的爱。元稹生命里一直留有崔莺莺的影子,只有对深爱的人才会从心底发出这么感人肺腑的诗篇,所以怀疑元稹对莺莺的情转嫁到了韦丛身上写成这篇流传千古感人肺腑的《离思》一点都不为过。或许元稹这么悲痛,是做给岳父韦夏卿看,又或是念给普天下的人听,让世人知道自己是多么专情!但却是一个十足的伪君子!   自古才子多情,文人多风流,唐朝又是中国历史上性最为开放的年代,所以文人学士便成了风月场上的得意缰马,元稹,杜牧,白居易等上流人士是这群缰马的领军人物。元稹虽然把自己描写的那么道貌岸然,但对性生活是相当不检点的。   在元稹的人生女人之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人物,虽然在元稹的生命里没有令其波澜壮阔,但是因为元稹的虚情、滥情却将这女子害的终身未嫁,这人就是唐代极其有名的女诗人薛涛。   薛涛生于唐代宗大历五年,一生命运极其坎坷,一生受尽达官的凌辱,文人的玩弄。父亲死于战场,母亲抑郁而死,自己孤苦伶仃。父亲生前的好友李推官见其可怜,将其收养。但这义父可不是君子,而是一个崇上媚下,为己利而不择手段之人。公元785年,西川节度使韦皋镇守巴蜀,李推官为了攀附韦皋,竟将薛涛作为礼物送于韦皋。韦皋为了能让薛涛光明正大地陪侍自己,将薛涛加入乐籍,成为一名营妓。此后韦皋将薛涛作为自己的尤物,自己玩弄不说,还将她作为自己官场同僚的陪侍品。当年刘禹锡路过成都,薛涛侍客,薛涛作一首“水国蒹葭夜有霜,月寒山色共苍苍。谁言千里自今夕,离梦杳如关塞长。”刘禹锡对薛涛大加赞赏,薛涛也因此而声名远播。不久之后,元稹被任命为东川节度使,韦皋盛情款待,薛涛自在席间陪酒。元稹的《离思》早已路人皆知,薛涛更是佩服元稹的才气跟对亡妻的“忠情”,对元稹的好感自然倍增,二人谈论诗文,薛涛顿感元稹是自己人生难得一知己。于是便偷偷私会于元稹,二人谈古论今,吟诗作赋,鱼水交欢,如胶似漆。几个月的夫妻恩爱之后,元稹感觉逗留太久,便承诺自己一到越州便来接她,为她除籍,做自己永远的女人,之后便匆匆离去。但元稹并没有把对薛涛的承诺放在心上,只是把她作为自己打发寂寞的一个过客而已,人走后,也就把薛涛抛到了九霄云外,或许在相处的这几个月里,元稹早玩够了薛涛的身子,腻了薛涛,他要继续寻找自己的新猎物。可怜薛涛竟将元稹的旦旦誓言信以为真,一直为元稹的这份情而守候着。薛涛跟元稹的偷情被韦皋发现后,一怒之下将薛涛发配松洲战乱之地,可怜一弱小女子受尽疾苦,而此时的元稹正在越州风花雪月,夜夜妓馆。贞元五年,薛涛辗转回到成都,仍念念不忘与元稹的恩爱,写了一首《怀人》。但时过境迁,薛涛渐渐明白元稹不会再回来,自己只是元稹打发寂寞的玩物,看破红尘的她终身未嫁,专心作诗,留给后世大量的诗篇,明人杨慎赞其曰:“文采风流,为士女行中独步。”在薛涛这里,元稹为了取悦于薛涛,而信口承诺,用情之滥,实让人汗颜!   元稹不仅是见利忘色之人,更是一个见色忘义之人。   元稹到达越州之后,夜夜妓馆,但元稹自感自己是高尚之徒,早就厌了这些烟花之地的风尘女子。于是色猎之心陡起,这身受其害的就是刘采春。刘采春是江苏淮安人,自幼父母双亡,被迫坠落入风尘。但刘采春清高的性格本就不属于这烟花之地,一次投江自尽,被一乐师救起,于是便嫁给乐师,从此隐姓埋名。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无独有偶,刘采春的消息偏偏落到了元稹的耳朵里,元稹贪女色更工于心计,于是借为宫中挑选乐师之事,将刘丈夫选走,之后派人将刘采春请到了府衙之中,好生招待,说是慕其才气,相逢恨晚,交流诗文。刘采春早就仰慕元稹才气,也以为元稹能写出这么义重情长的《离思》,其人也必定是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但刘采春看走了眼,席间二人吟诗作赋,交流诗文,元稹借酒意数次挑逗刘采春,刘采春羞极欲起身离去,人面兽心的元稹竟然强行为其解衣宽带,成就云雨之欢。刘采春虽出身烟花,但性情刚烈,一时感觉羞愧,留下绝命诗一首,悬梁自尽。刘采春的诗也是很有影响力的,名气虽不及薛涛,但她的《啰唝曲》也一直被广为传唱。      西宁治癫痫病最好武汉治疗癫痫的公立医院哈尔滨哪里治疗癫痫病更靠谱武汉哪家医院能够彻底治好羊羔疯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