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荷塘】丈夫是“腰间的小火炉”(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0:16:59

婚姻,就是两个人搭伙过日子,柴米油盐酱醋茶……婚姻,是相爱的两个人在生活中相互取暖,平平淡淡才是真。

——题记

(一)

记得读高中时,我的班主任汤老师在地理课上讲到巴西国家的著名城市“里约热内卢”时,为了便于记忆,说里约热内卢就是巴西这个国家“腰里揣着的小火炉”。现在,我把它用来比喻我的丈夫恰如其分。

我和他都是从农村考学出来,靠知识改变命运的,大学毕业后都工作在县城,他从事美术教育,我搞媒体工作。我和他从相识到结婚,没有任何浪漫可言。那时,我刚刚结束一场不太愉快的初恋,只想着以后只要有人真心真意地爱我,但得有一点学历,我就嫁给他。于是,他闯进我的生活。他很普通,个头不高,长得也不帅,就像一座家乡的山,矮墩墩的,总是憨厚地笑着。记不清是谁说过的了,还相信爱情吗?你爱的不是你的,你不爱的,偏偏不请自来。在被人们普遍认为该结婚的年龄,我的婚姻不请自来,稀里糊涂地让他牵着鼻子走进了婚姻,或者说是他用自行车把我驮进了婚姻更为确切。曾经看过一部电视剧《先婚后爱》,我和他其实就属于先结婚后恋爱。

也不知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盯”上我的,自我一毕业在报社上班,他就骑着一辆崭新的“凤凰牌”自行车,拿着一大卷画作,每天不请自到地来找摄影记者吴姐,说是要求她给画作拍照。吴姐那时是个37岁的大姑娘,还没处对象呢,和我一起住独身宿舍。大概吴姐看出他“醉翁之意不在酒”了,一再拖着不办,他就每天来我们单位或宿舍“泡蘑菇”,而且风雨无阻。

记得那年10月20日,正是周日,天阴而寒凉。我在宿舍洗完了衣服,正想去报社写稿子,迎面看见他推着自行车笑吟吟地走了过来,问我去做什么,我说去写稿子,他说休息日写什么稿子啊,跟我一起出去玩吧。我迟疑着不知该说什么,他极温柔地用近乎央求的眼神看着我。那时,我像一粒流沙一样,从首都北京读书回来飘到县城,心理落差很大,举目无亲,孤独无助,好像很久没有人这样关心过我了,我的内心在那一刻,荡漾起不可名状的涟漪,于是点头,上了他的自行车。我跟着他逛了大半天,逛遍了县城东西南北门,直感觉世界太小。

也许是因为某种夙缘,我和他最终走到了一起。当时,我的家人都不太同意,尤其是我姐姐,总说一朵花插到牛粪上了什么的,还有我的同学听说他在追我,说他瘌蛤蟆想吃天鹅肉,等他真正追到我了,又说他有艳福,总之认为他不如我。

我和他是高中时的校友,他是我的下届同学。没想到,我们却是有缘有份,这让我想起了一段往事:那是我读高中的时候,一次,我去地理教研室找汤老师有事,可是汤老师不在,只有他坐在那里聚精会神地画素描。当时他是地理课代表,所以汤老师对他厚爱一层,晚上把自己的办公室腾给他作画。他大概觉得我很入画,很客气地请我坐下来,说要给我画速写,我大大方方地坐下,随手拿过汤老师办公桌上的一本书翻看着。作画过程中,他每画一笔都要看我一眼,这让我很不好意思,找了个借口,也不知道他画没画完,就逃也似地跑出了汤老师的办公室。我和他结婚以后,他告诉我,我是他的第一个模特,也是最后一个模特。

(二)

我和他白手起家,从结婚第一天起,就已背上了债务包袱。在我们辽西,年轻人结婚,都由男方家庭操办,要给女方彩礼,可是他家非常贫困,只给了我二百元,相当于农村家庭买一只猪仔。我好像什么都没有准备好,甚至还没有彻底爱上他,就已经领了证,大有一种要嫁不出去的样子,我有点后悔,总觉得自己有点草率。我在懊悔之中度过日日夜夜,尤其他不在家时,我常常抹眼泪,觉得自己不够爱,为什么偏偏就和他走到了一起?至今我和他生活了二十多年,儿子已大学毕业,可有时当我早上醒来看他打着呼噜睡在我的身边,还是不明白我们之间没说过那个字,为什么就成了夫妻?而他又是那么的平庸。

真的不知时间都去哪儿了,我好像从来没有好好端详过他,我们的鬓角就已经有了白发,去理发店的次数越来越多。他说,以后不染发了,爱啥样就啥样吧,我说好吧,我不嫌弃你。人到了怀旧的年龄,总会像过电影一样想起过去的事。想起我和他共同度过的苦辣酸甜,我告诉自己,不管怎样,一定要且行且珍惜。

俗话说,穷则思变。想起当初,因为清贫,我和他都有着很强烈的改变现状的意识。他曾经办了停薪留职“南征北战”,撇下幼小的儿子和弱不禁风的我,北上内蒙古,南下广东,试图通过自身的专长一脚踢出一桶金。

记得1997年3月的一天,他背上行囊,去往广东。当他悲壮地走出家门时,儿子还在外面玩,我喊住儿子,告诉他爸爸要走了,可儿子还是头也不抬地摆弄着一只刚刚捕获的蚂蚁。而这时,我的眼泪早已夺眶而出。眼看着他拐过住宅楼,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我意识到他不让我送他是因为怕彼此心里难过。几个月下来,他在那里吃了好多苦,因为水土不服,他的身上长了疹,戒掉了烟酒。我在家里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孩子,心里总觉得没有主心骨,有时还要应对不怀好意的男人。正值香港回归之际,我给他打电话说,你回来吧,咱不挣那钱行不?他急三火四地回到了家,连离家时带去的皮包都落在了那里。

他是个从来不怕吃苦的人,为了改变家庭状况,寒暑假里,他骑着自行车下乡,给商家做广告牌匾,我也通过在工作中相识的朋友为他联系装修装潢业务,我们有着共同的奋斗目标,夫妻感情与日俱增;他是个知疼知热的人,由于搞文字工作,我常常打夜战,早上起不来,做早餐的事就由他主动承担。由于下乡颠簸上了火,我不知何时患上了咽炎,一到晚上,容易口干咳嗽。这时不管他睡得多香,只要听见我咳嗽,他就会一骨碌爬起,倒一杯开水送到我的跟前。因为住一楼,也因为生儿子的时候腰肌劳损,一到冬季,我的腰部就会隐隐作痛,腿脚冰凉,晚上钻进被窝很难入睡。这时,他就会很体贴地靠近我,用体温为我煨热腰和脚,等腰部以下暖和过来了,我才会渐渐进入梦乡。时至今日,我们俩结婚二十多年了,只要我说腿部发凉,他还会像过去那样照顾我。正如大学时一位叫裴斐的老教授说的,他和他的老伴之所以终生相守,不弃不离,是因为习惯了。

这些年来,我确实习惯了和他共同生活。他虽然相貌平平,但性格开朗,说话幽默,常常因为一句话,让我笑得前仰后合。有一次,他参加教师专业课考试,其中有一道填空题,问世界三大男高音歌唱家是谁,这道题的正确答案,应该是帕瓦罗蒂、多明戈、卡雷拉斯,可是他只知道帕瓦罗蒂,另外两个怎么也想不起来了。看着两位监考老师在他眼前晃悠,他灵机一动,就把他们的名字填了上去。回到家里,他把白天考试的事讲给我听,逗得我“哈哈”大笑,笑得好旋岔气。

他在家时总是谈笑风生,一旦不在家,我就感觉空落落的,甚至感到百无聊赖,有时还会想起一些不愉快的事,想着想着竟至落下泪来。他了解到我的心思,晚上不管多晚,哪怕是下着瓢泼大雨,也要想方设法赶回家。一次,他上晚课下班时正赶上下大雨,我给他打传呼说,实在回不来就在学校找地方住吧。可是,他还是回来了。听到门铃响,我立刻开门,见他一手提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换下来的衣裤和鞋,穿着运动衣,光着脚丫,像落汤鸡一样站在门外,雨水还在一滴一滴地从头发和身上往下滴。看到他这种滑稽样,我“哈哈”大笑。原来,他就是这样光着脚丫骑着摩托车回来的。此刻,我又一次感觉到了他的可爱。

(三)

2002年,对我们这个小家庭来说,是个特殊的年份。9月里,我的工作有了变动,被调到另一个媒体单位,还挂上了“长”。虽然这是个很小的“官”,还有不少人竞争过,所以很珍惜。可是,接踵而至的变故,冲淡了我们的欢欣。先是家里被盗,可恶的小偷把家里一些被认为值点钱的东西席卷而去,连电话机都没有留下。紧接着,他出了车祸。

我平日连作梦都没曾想到,像车祸这样的倒霉事会发生在我家。那时,我像个支柱一样,用自己柔弱的肩膀,支撑起这个本不宽裕又多灾多难的家。

那是2002年11月16日晚,半夜时分,外面刮着寒风。我和儿子刚刚睡着,家里的座机急促地响起,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他向我报告了这个坏消息。我撂下电话,倒吸了一口凉气,浑身感到异常地冷,冷得直发抖。我撇下熟睡中的儿子,急匆匆地跑到大街上。

原来,他是为了帮助他的一个同学办事出的车祸。当我手忙脚乱地赶到医院,一上楼口,就听到他的同学正在捶胸顿足地哭,嘴里不停地重复着一句话:“我可咋向嫂子交待啊?……”我的心一下子揪紧了,把事情想像得很糟糕,眼泪“唰”地流到腮边。有人把我带到外科处置室,医生正在缝治他额头上的伤口,只见他闭着眼睛仰面躺在病床上,整个前胸都是血,像血葫芦一样。我以为他不行了,放声痛哭。我的哭声唤醒了他,只听他说:“我媳妇来了?”就像平日里他听到我开门回家时欣喜地说了一句“你回来了?”发现他还活着,我松了一口气。经医生诊断,他的右腿膝盖以下胫骨、腓骨骨折,需要手术。

手术在第二天进行,我叫来了农村的亲属。我呢,一会儿跑交警队,一会儿去找车主交涉,还要和医护人员探讨最佳治疗方案,一夜间,整个人瘦得像林黛玉患了“相思病”似的,成了刀条脸。在平常,我是个最不愿意求人、为难别人的人,此刻遇到这种事,再怕麻烦也不行了。办事过程中,我也遇到不少好人和坏人,知道了该感激谁该痛恨谁。

人有时是脆弱的,磨难总在不经意间发生。当医生把他从手术室推出时,我刚刚从交警队返回。见他脸色苍白地躺在推车上,紧闭着双眼,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所有在场的人都很难受。这场车祸,是因为车主所雇夜班司机超速行驶造成的。当时,他和他的同学走在路上,他靠马路牙子一侧行走,车上有人要下车,就撞个正着。当时,他被撞飞到车顶上,又掉到马路边线以里,就因为这,给定了个20%的责任,车主承担80%。听说车主托了人,根子还很硬,我们只有自认倒霉。

就这样,他在医院足足住了四个多月,花掉2万多元钱。因为车主打赖,治疗费用很难到位,如同挤牙膏,最后连牙膏也挤不出来了,我们又搭上一些钱。后来,我和他商量决定出院。办出院手续前,我找医生做了个X光片,结果发现骨折部位非但没有接上,还开了缝儿。我和他为此都很悲伤,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没有办法,我们只好去内蒙古通辽市一家有名的整骨医院治疗。同一个部位做第二次手术,让他受尽了煎熬,医生从他的胯骨上用锤子敲下一块活骨,刮开陈旧性骨折部位,把活骨填充进去,打上钢板,再箍上石膏,直到大腿根处。那时,正在闹“非典”,通辽市已经发现一例,他在那里只住二十多天就出院了。

这场车祸中,他大小做了三次手术,好像那些肉不是长在他身上的,任凭医生用手术刀在他的皮肉上划来划去,他却从来不喊疼,即使麻醉药过了劲儿,他也咬紧牙关,没在我面前喊过疼。那一刻,我感觉他是真正的硬汉子,我决心不管怎样,我一定要照顾好他,即使他以后落下残疾,也要像简.爱爱罗切斯特那样爱他,一直到我们老得掉牙,走不动路时,还要互相搀扶着走向夕阳。

(四)

从内蒙古回来以后,我一边上班,一边照顾他,让他支在我的肩膀上练走路,这时我整个人就成了他的另一条腿。由于车主不愿赔偿,我找法院打官司,直到2004年春才得以解决,他的腿也恢复了正常。经历了车祸,我们看淡了很多事,知道了应该怎样更好地去珍惜生命,只感觉平平安安地活着就好。

车祸的记忆,随着时光的流逝越来越淡了。人的欲望总是无止境的,因为人总善于对比。眼看身边有人官升一级,一茬一茬地总有新人走在我的前面,我很不平衡,心里不服气,想争一争。可是靠工资过日子的我们,总感觉底气不足,只好一次次地错过。回到家里,我开始有了牢骚,内心里拿他和别人比,埋怨他太平庸,太不要求上进,更埋怨他作为丈夫,在仕途上不能很好地支持我。错过之后,我选择了淡定,于是拼命地写作,拼命地看书,总算与文学结了缘。

一开始,他并不理解我,说我搞写作不务正业,误入歧途。我们之间产生了分歧,好几次因此生气吵架。有一次,他喝醉酒回到家,看我头也不抬地上网写东西,粗声大气地问我为什么不理他,我说我写东西还忙不过来呢,哪有时间看你醉醺醺的样子,你以为好看吗?这句话更激怒了他,他几乎是喊着对我说话:“你嫌我普通,嫌我钱少,不能支持你当官是吗?好,你现在就去找有权有势的人过日子去!”他的这些话,像一盆又一盆凉水一样泼在我的头上,伤透了我的心,突然想起有人说过的那些俗语:女人做得好,不如嫁得好;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我一次次地责问自己:是不是我嫁错了?很后悔自己当初的草率,甚至想到了离婚。

于是,他和我平心静气地谈了一次,他说:“如果你喜欢写作,我支持你,如果你想在仕途上发展自己,我也支持你,我没有别的追求,就是要让孩子老婆过得幸福,为此我当牛做马也愿意,因为我在意你,可是我能力有限,别苛求我,好吗?”我有些被触动,唉,算了吧,也许是我高估了自己和他的能力。他虽然很平庸,但是他已经很努力了,我为什么要强求他、强求自己呢?

其实,文学与美术是不分家的。每当我写完一篇文章,常常读给他听,每次他都听得很认真,然后拿出修改意见供我参考。他说,一篇文章就像一幅美术作品,看起来必须要美,文学和美术一样,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才是艺术作品。也许因为他是搞美术的,很懂得制造浪漫,我和他第一次出去约会的日子、三八节和我的生日,他总是牢记在心,回家时,他常常带回一样小礼物给我,一双袜子或一副钥匙链,总能让我心里温暖如初。

著名诗人流沙河曾经给他的妻子写了一首诗《十爱》,诗中写道:

爱你为我而丢掉饭碗

爱你为我而甘当贱民

爱你冬夜偎热我冰冷的脚

爱你夏夜扇凉我汗浃的身

……

我的丈夫虽然很平庸,但他何尝不是这样爱我的?人,需要放弃一些东西,到了该放弃的时候,也需要珍惜一些东西,在应该珍惜的时候。假如别人都厌弃了我,只要我的丈夫还把我当作掌心里的宝,他就是我“腰间的小火炉”,那么我就是幸福的,因为至少我是被爱着的……

常见的继发性癫痫病病因南宁癫痫医院排行辽宁那个治疗癫痫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