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流年】两株黄葛树(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26:20

办公室外,有个颇宽敞的院坝。院坝里,有两株黄葛树。

几百年,这里一直是县衙所在。衙门前,叫衙门口;衙门口所在的街,是衙墙街。今天,旧县衙的房舍早无踪影,但布局还依稀可见:从街沿登十多步石梯,进入院坝;两株黄葛树高高大大,一左一右对称站立;院坝尽头,一幢办公楼,大约矗在县衙门升堂问事的旧址;其后,有一栋八九层的职工宿舍,或许由县太爷所居院落改建而成;办公楼的左右,各有一栋三四层的职工宿舍,旧时这里应该分布着师爷、衙役的住房。

唯一保存完整的旧物,是两株黄葛树。说是旧物,也不尽然。黄葛树年年生长,岁岁不同。虽走过了许许多多旧时光,但早已不是从前模样。今天瞻视到的,肯定不是古人之所见。我欲描述的这两株,应该也不是曾经的那两株。时光,在黄葛树粗壮的树干、夭矫的枝叶上留下岁月的印痕,一天一天的积累,把黄葛树装扮得虬曲沧桑。我想透过时光看回去,黄葛树的青春在我目力不及的远方,起舞跳踉;我举起望远镜,黄葛树依然在我看不见的远方,抿嘴窃笑。凝聚在黄葛树上的光阴,虽然存在,但谁也无法探究清楚。再深邃的目光,也无法追上正在消逝的时光。

两株黄葛树枝繁叶茂,一左一右荫蔽着院坝,即使是盛夏,院坝也阴凉阴凉。但一左一右的两株黄葛树,却有不同的姿态气度。左边的,粗壮威猛,仿佛一把完全撑开的伞,枝桠横向旁逸,伸过中分院坝的步道,侵入右边。右边的,苗条高挑,若一把半撑着倒置的伞,枝桠斜斜向上生长,将身姿收束在自己的领地,谦逊温柔地让出一片天地,让左边的尽情伸展。看树干,右边只左边的三分之二,便想:莫非,这两株黄葛树不是挛生,甚至有辈份的悬差?与人一样,树也应该有伦常。

或许,它们是兄弟。右边的是哥,左边的是弟。哥哥大度谦让,谨记父母教导,凡事惯着弟弟。好吃的,让弟弟先吃;好玩的,送给弟弟玩,只要弟弟开心高兴,它便欢喜。天长日久,弟弟渐渐养成强势霸道的习性,以为一切都是当然,于是,吆三吼四,吃香喝辣,全然不把哥哥放在眼里,恣肆放荡成身强体壮的一柄巨伞。或许,它们是父子甚至祖孙。左边的是长辈,右边的是晚辈。本是一起栽种的孪生兄弟,但一株不幸夭折,栽种者从活着的一株身上取下一条枝,插在夭折那株的原地。后辈拼命追赶,也长不过前辈。院坝的空间,早让先人旁逸的枝桠占领大半,后来者怎好意思与祖先争抢,于是便斜斜地让着向上生长。没想到,这一让让出了意外收获,它竟然高高地越过了先辈的头顶,可以看到高楼之外的远方。远方的山水田园,远方的房舍炊烟,远方的鸡鸣狗吠,是比院坝更美的人间烟火。有时,谦逊不止是美德,而是无心的机巧。大自然看似懵懂,其实也有律法。它不会一味纵容迁就霸道的野蛮生长,而会于不经意间给谦让者更和煦温暖的阳光,使它们生长出另一番常人难及的景象。

不知是谁,在什么时候栽下了这两株黄葛树,但他肯定是位古人,是有地位、在县衙里一言九鼎的古人。那么,他应该是一位县太爷了。县太爷,多七品。七品芝麻官,是旧时行政管理的最末端,是国民真正能够接触到的“父母官”和“青天大老爷”。他外放到此,见县衙院坝虽有花草树木,却花草零落,树木小巧,突生奇想:栽点黄葛树吧!他见过好多古老的黄葛树,几百年长生不死的黄葛树既有保佑仕途长进的寓意,遮天蔽日的浓荫又是皇恩浩荡的象征,中秋团圆夜风清月明时,坐在树下对酒当歌,还能生人生几何之感,多好。要栽,就要栽两株,两株才对称。对称,就是方正。方正,是为官之要,是做人之本。想到做到,说栽就栽,他从官俸里挤出银两,购置两株刚刚成荫的黄葛树,延请农人移栽至县衙院坝。两株黄葛树在县衙的院坝里扎下根,越长越大,越长越壮,历经几百年岁月,长成了今天的模样。几百年前,一位县令的偶然动念,决定了这两株黄葛树的命运,成就了今日小城一道美丽的风景。

第一次见这两株黄葛树,是多年前的盛夏。之所以对初遇记忆深刻,是因为当所有树木都绿叶满树时,这两株黄葛树却在落叶。那天,暴烈的阳光炙烤着大地,路边的野草被晒得蔫垂着头,树却葱茏苍翠绿盈盈的。麻雀不愿捕捉昆虫,鸣蝉躲在树荫里东一声西一声地叫唤:太热了,太热了。我急匆匆地走过院坝去新单位报到,一心想着如何面对这份新的工作。几片黄黄的树叶飘飞落下,擦着我的肩膀飘至院坝,我才注意到左边的那株黄葛树在不该落叶的时候正在落叶。我想:或许它得了绝症,正在死去;临死的树,才会在不该落叶的季节落叶。到新单位上班十多天,这株黄葛树的叶便落尽了。我还未来得及惋惜哀怜,它却早在树枝上冒出星星点点的嫩黄叶蕾,很快便一片片伸展开来。原来,它不是病了,而是在换叶。一个多月后,当它一树新绿浓荫遍布时,右边的那株黄葛树又开始落叶。这次,我不担心了,我看着它的旧叶一天天黄黄地落,看着他的新叶一天天绿绿地长。历经几次风雨,两株黄葛树重新在阳光下泛起绿光,在炙风里舞出绿意。从此,这两株黄葛树便奇异地矗立在我的日子里:初春,所有的树都发芽展叶,它不为所动安安静静;盛夏,所有的树都绿意满身,它却慢慢落叶换叶;深秋,所有的树叶都苍黄得无法悬在树枝,它却旺盛地茂密着深绿着;隆冬,所有的树都裸在寒风里,它却擎起满枝的绿叶,抵抗着北方的凛冽。

父亲说:黄葛树什么时候栽种,就什么时候换叶。

黄葛树有自己独特的生命。勿庸讳言,世间一切包括这两株黄葛树,都要遵从天道。天道,是大自然的律法,是不可言说却无处不在的生命规律。在我们小城,天道就是春夏秋冬四季轮回,就是春生、夏长、秋收、冬藏的节令规范。只有遵循这些规律,才能得到岁月的眷顾,在风吹雨打霜冻雪凌里存活下来,成长为有用之材。但黄葛树却窥见了天道不及的一道狭窄缝隙,并在这道只它窥见的缝隙里追求自己的生命律动,按照自己的意愿生长出一片自己的天地。面对黄葛树选择的生命轮回,我不得不感叹黄葛树生命的奇特:凭一己之力打破小城的四季轮回、节令规范,萧瑟里,凛冽中,在办公室外的院坝里撑起一片深绿,绿满眼,绿满心,绿满小城。

黄葛树最为独特处,是有自己的记忆,记得被人栽种的日子。那天,或许春和景明熏风温煦,或许阳光暴烈炙风横扫,或许秋高气爽白云悠悠,或许朔风凛冽冰雪满天。黄葛树是被动的,它无法选择自己被栽种入土的时间;但黄葛树也是主动的,它会将无法自己选择的栽种时间牢牢记在心里,深深刻在身上,咀嚼着一年一换叶,纪念自己的一岁一成长。有时,黄葛树的记忆是短暂的,移栽一次,它就会忘记上一次栽种的日子。更多的时候,黄葛树的记忆是永恒的,只要不再移栽,它就能将自己栽种的日子永远记住,永不忘记。每年,它用换掉旧叶、长出新绿的方式纪念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日子,不断提醒自己从父母身体分离的瞬间,不断强化自己独立成长的岁月。几百年来,办公室外院坝里的两株黄葛树,在年复一年的不断提醒、强化里,从树娃娃长成了树父亲树爷爷树祖祖,它们的子孙不停在小城空旷处落脚、生根、成长,成家立业,自成风景。

院坝里的两株黄葛树高大茂盛得遮天蔽日,有旁逸的枝叶在我办公室外探头探脑。站在窗边,伸手摘下一片宽大厚实的叶,静静观摹,细细玩味,它的绿意,它的湿润,慢慢从叶脉渗出,浸过我的手,从我的手掌弥漫开,洇染起满屋的绿。我摘下的叶,肯定是今年新长的;但它所依附的枝,却应是古旧的。如此粗壮的枝,肯定历时久远,早就成型。多年前,曾祖受县长汪承烈之邀编撰县志,应该曾经到过这院落;每成一卷都要送给县长审鉴,这院落曾祖应该常来。果如此,曾祖的目光肯定注视过这两株黄葛树,这两株黄葛树肯定也见过曾祖清癯的身影。只可惜,黄葛树的记忆太自我,不可能记住那位儒雅的读书人。退一万步,即使黄葛树的记忆会旁及其他,我也无法深入它的记忆,寻到曾祖的丰采。

我常常站在办公室的窗前,凝望这两株黄葛树。看了这株,再看那株,看了左边,再看右边。两株黄葛树端庄地站在院坝里,粗壮的树干,夭矫的枝叶,不为我的目光所动。黄葛树的生命自我、悠长、充实,活在自己的设计里;我的生命却短暂而虚空,为世俗所困、为利禄所诱,孜孜矻矻,蝇营狗苟,哪有什么自我。我一年一年地凝望,两株黄葛树仿佛年年都是旧模样,而我却渐渐地皱了额头,白了鬓角,昏了眼睑,如左边那株黄葛树上那条垂死的枝桠,正在慢慢腐烂,要不了多久就会轰然断裂,重归尘地。

天津中医院治疗癫痫太原的癫痫病医院那个专业哈尔滨市最专业的治疗羊角风医院在哪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