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荷塘“夏日风情”征文】村前的池塘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6:30:16
破坏: 阅读:725<治疗癫痫费用/font>发表时间:2017-06-01 09:37:41
摘要:夏季的傍晚,“男人滩”里的男人与“女人滩”里的女人各洗各的澡,谁也不惊扰谁,安静得如同夏天的暮色,共同构成了家乡夏季暮色里一道优美的风俗画。


   村前的池塘是“L”型的,在“L”的怀里形成了一方浅滩,因为这个地方少有人来,这里便就成了村民养的鸭子的乐园。鸭子们的嬉戏、恋爱、食宿,都在这里进行,于是也就难免要在这里下蛋,谁下的,很难说清楚,村民们于是就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盟约,隔一段时间,几个女人就相约一起去拾鸭蛋,拾回来后,按照各家鸭子的数量平均分配,从来没有人为几个鸭蛋而起过纷争。
   这个浅滩之所以很少有人来,是因为“L”怀抱的那方土地没有种庄稼,全是林木,树下长着很多荆棘或灌木,荆棘或灌木丛下有很多小动物,其中就有不少蛇,加上根本就没有路可走,所以村民就很少到这里来,于是,村民就连同这块没有种庄稼的土地一起叫做“鸭滩”了。
   鸭滩却是我们这些小孩子们的乐园。
   暮春的时节,几个小伙伴相约,从家里拿来斧头镰刀,有一人在前边拿着一根长棍扑打来驱赶可能有的毒蛇,经过商议,大家一致认同某一个地方最适合我们玩耍,于是大家一起奋斗,披荆斩棘,开拓出一片足够大的空间,再用锹、锨之类最常见的农家工具将地块铲平。这样,这儿就是我们一个整夏天最常来的地方了。在这里玩,在这里乐,甚至作业也是在这里完成的。
   鸭滩上可玩的太多了,可以爬树,可以掏鸟窝,可以编迷彩帽。扯下一些树枝,连同树叶,先编好一个圆圈,然后横七竖八地把上面织起来,戴在头上,耀武扬威地挎上自制木手枪就可以打仗了。
   在鸭滩上还有一个常玩的游戏——逮昆虫,我们常逮的昆虫有两种:金壳郎和老水牛。
   金壳郎与屎壳郎是不是近亲,我不太清楚,但我可以肯定的金壳郎不是屎壳郎,因为金壳郎生活在树上,而屎壳郎生活在陆地上。金壳郎靠嘴把树皮供开,然后吸吮里面的树汁。它也不是什么树汁都去吸,很挑剔的,它只吸柘树的树汁。柘树浑身都长着刺,是一种介于乔木和灌木之间的树种,不是很低矮,但也不需要攀爬。金壳郎盯上柘树之后,一旦拱破树皮,它便不顾一切地吸允,此时发现它,伸手就可以拿来,非常容易。
   金壳郎的好玩之处在于,把它逮到后用一个扁扁的草棒从后面插在它的脖子上。它的脖子有一个硬壳盖着,正好可以插一个草棒,然后放开它,拿着草棒的另一端,它就会“嗡嗡”地煽动翅膀飞起来,但因有草棒控制,它飞不走的。它感觉好像自己自由了,于是就拼命地飞,它翅膀煽动的声音很好听,于是,小伙伴就相互比赛,看谁的金壳郎飞的时间最长,飞的声音最好听。
   老水牛这种昆虫最喜欢的是柳树,夏天特别多,到柳树旁就可以逮到。逮到后,在它的腿上拴上一根细棉绳,放开让它飞,像个小风筝。有时候,一不小心,武汉儿童羊羔疯哪里治疗好丢了绳子,它就带着绳子飞跑了,我们就一起在下面跟着追,谁追到是谁的。
   那时候,我们玩一些小动物会被大人训斥的,但玩这两种昆虫,大人从来不训斥。当时很纳闷,后来知道,这两种昆虫都是害虫。
  
   二
   村前的池塘两端自然形成了的两个浅滩,这两个浅滩被村民分别叫做“男人滩”和“女人滩”,为什么这样叫呢?这里面是有故事呢。
   夏天一到,村民到地里去干活,天特别热的时候,别说干活了,就是到地里一站,通身是汗。但农活是不能不干的,地里的庄稼在那里等着呢。劳作归来,衣服上的汗渍一层又一层,拿到手里都不带打软的。很多村民干脆就不穿上衣,任由汗水流淌,很多汗渍就凝结在皮肤上了,往身上一摸都能摸出一手的盐粒来。男人晚上劳作归来,迎着即将落山的夕阳是一定要洗把澡的,洗去满身的汗渍,也洗去满心的疲惫。在哪里洗?按照老一辈传下来的习惯,就到村塘的西头浅滩上去洗。
   村民又有“好扎堆”的习惯,洗澡也是一样。每天到太阳半拉子埋入地平线天地间变得一片朦胧的时候,便是村民们扎堆洗澡的好时候。村民三三两两一撮一撮地聚过来,来享受扎堆洗澡的欢乐。
   来到浅滩的岸边衣服一脱,一个个像下饺子似的坠入水中,稳重一些的是蹚,年轻一些的是扑,孩子们一律都是蹦了。到了水中,孩子们追逐、嬉戏、打闹,用小郑州看癫痫病去哪好?手推出一大波水,推到对方的头上去,对方躲闪不及,就会被灌得满口的塘水,呛得咳嗽不断,得手的家伙就会笑得嘎嘎响;年轻些的四脚八叉地学狗刨,学不好一点就会沉下去,泛上来时,“噗噗”地吐着不小心灌进嘴里的塘水;稳重的大人站在水中,一边搓洗着沾满汗渍的衣服,一边用衣服当毛巾擦拭身上的汗垢,一边是拉着关于庄稼长势的呱……
   这个过程一般需要半个时辰,呼啦啦的水响,嘎嘎叫的笑声,噗腾腾的狗刨声,粗嗓门高调门的拉呱声,组合成了一首欢乐曲,响彻在村头田野的暮色里,响彻在晚霞亮星相会的夜空中……
   在这个过程中,这块地方,女人是严禁进入的,没有明文规定,但女人们却是严格遵守的。
   在这里扎堆洗澡的都是男人,所以叫“男人滩”,至于“男人滩”是什么时间开始的,谁也不知道,反正自古就这样传下来了。
   解放前,我们村的女人们洗澡是在家里进行的。关上门,打上一盆水,用毛巾擦洗。解放后,政府组织了妇救会,妇救会会长,一个中年妇女,大大咧咧的人,做事说话像个男人。有一天,她领着几个同样个性的女人来到“L”型大塘的另一端,也到塘里的浅滩去洗澡。有这样的一个开始,到那里去洗澡的人就越来越多了。一开始都是性别感认同不强的中年妇女,到后来,羞怯一些大姑娘小媳妇也都放开了手脚跟着来了,所以那里就叫做“女人滩”了。妇救会长的故事是听来的,真假与否,不得而知;“女人滩”里的女人是如何洗澡更是不可得知,所以也就没有更多故事可说。
   傍晚,“男人滩”里的男人与“女人滩”里的女人各洗各的澡,谁也不惊扰谁,共同构成了家乡暮色里一道优美的风俗画……

共 218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