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湘韵】绝处逢生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4:24:22
西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好的方法有哪些最近,老荀越来越闹心。   一清早,大太阳就不慌不忙地从东往西晃。好不容易晃到了头顶,毒毒地挂在那里,竟然停了。   已经连续十多天没进货了。老荀每天只是懒散地坐在自己的“套马杆酒专卖店”门口,羡慕地看着市场另一头的“三碗不过岗酒专卖店”门口人来人往。白花花的银子呀,本来已经闻着他的酒味走来了,他似乎也闻到了这些酒鬼们手中的纸币那奇特的味道。可就在一眨眼间,也不知怎么了,眼见着酒桶和钱就拐了个弯,走进了肥头大耳的武二郎的店里头,让老荀心里头恨恨地痒。   其实,武二郎在开店前,跟老荀的关系还是不错的。这家伙也是个酒鬼,没事儿就喜欢喝两盅,平时没少在老荀的店里里打酒。赶上休息的时候,就到老荀的店里坐一坐,抽鼻子一闻,就知道是不是进了好酒。赶上打酒的人多的时候,武二郎还帮着打个酒、算个账啥的。没人的时候,两人就铺开棋盘,杀他个昏天黑地。   有一回,正赶上老荀刚刚进酒。这家伙打开缸就尝了一口,然后笑眯眯地盯着老荀问:“老家伙,我每次从你这里买回家的酒,怎么不是这个味儿。老实交代,你是不是一缸酒兑了两缸水?”老荀生气地说:“滚他妈蛋,这是我新代理的酒,当然你原来没喝过,装什么大半蒜,滚”。   说归说,武二郎并未向别人瞎咋呼。该到老荀这里买酒,还是照来不误。   武二郎这个名字,是他在开专卖店前,为了配合“三碗不过岗专卖店“的宣传,才给自己脸上贴金,起了这么一个威武的名字。按他的形象看,活脱脱的一个武大郎,胖乎乎的一脸福相,横宽竖窄。他原本有个很秀气的名字——武文澜。可除了填表、看病时还有一点用处外,其他的时候就只有静静地躺在户口本里的份儿了。武二郎开业那天,答谢大家伙的酒席上,镇中学退休在家的赵老师敬酒时调侃武二郎:“你这外号、形象和户口本里的原名,整个一成语”,大家忙问是什么成语。赵老师大着舌头、红着脸,含混不铜陵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清地说:“风马牛不相及吗!”大家一阵哄堂大笑。   荀和苟这两个姓氏,买卖人大多分不清。念到名字的人,往往想当然地说成老苟。年轻时老荀还急赤白脸地纠正,岁数大了,老荀也就失去了兴趣,别人愿意怎么叫就怎么叫吧,叫老荀显得生疏,叫老苟还显得挺有人缘的。买卖人,不就靠大家捧场发财吗!   说起来,这几年靠着卖酒,老荀还是没少挣钱的。这里处于矿区的边缘,周围的平房里都是父一辈子一辈的矿工,混了今天没明天,大都愿意喝两口,也就成全了卖酒的老荀。煤棚变平房,平房变二层小楼,全是这一桶一桶的酒攒下的。老酒鬼二孬子说得好:“老狗你个王八羔子,没有我们这些老哥们赞助你,你小子想翻身,做梦吧。欠你两顿酒钱怎么了。就是白喝你两顿酒,你也得供着。”   说句心里话,干了这么多年,老荀也有点累了。别的不说,就说这工商的、税务的、质监局的、街道的,哪一个来老荀不得笑脸相迎,好话说尽,走时还不能空手。逢年过节还得请人家吃顿“便饭”,意思意思,哪一回不得让老荀心疼好几天。还有那些混混无赖,打酒欠钱不给的,哪一个不让人头疼。原来没有人竞争的时候,老荀还寻思孩子都大了,也不用自己再贴补了,差不多就歇手了呢。想当初武二郎心血来潮,想开店向他征求意见的时候,他还鼓励了他一番。可真到了人家买卖兴隆,他这里门可罗雀的时候,他又受不了了。没想到这些老酒鬼们这么势利,也不管酒的质量,武二郎只是稍微便宜了一点,便都弃旧图新去了。怎么能让人不气愤呢?   原来买卖好的时候,老荀在家是万事不操心的。回家饭桌摆好,小酒烫上,滋喽一口。想在想起来,是多么惬意的事呀。现在可倒好,买卖不好,老伴也来了脾气。回到家让他干这干那。稍有怨言,老伴的大嗓门就喊了起来:“一天没事闲得×痒,回家还不干点活,想累死谁呀?”一应待遇全部取消,连衣服都要自己洗了。   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地耗着,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眼看着一天卖个三五斤酒,再这样下去,连自己都要陪进去了。没有买卖,你又不能硬把人家拽过来。最近就连老酒鬼们看见他,都远远地绕道走,好像和他说两句话能掉二两肉似的,让老荀的心凉了又凉。   老荀是个戏迷,没事儿的时候爱听个四郎克痫系列临床应用药理特点及用法探母、武家坡、赤桑镇什么的。听熟了,一些唱段张口就来。没买卖,老荀就坐在门口眯缝着眼睛听京戏。这一武汉看羊角风去哪家医院好打开,不知怎么就赶上了文昭关:“我好比哀哀长空雁,我好比龙游在浅沙滩,我好比鱼儿吞了钩线,我好比波浪中失舵的舟船,思来想去我的肝肠断,今夜晚怎能够盼到明天”。听着马长礼那苍凉而幽怨的唱词,让老荀的心重重地疼了一下。嗨,何必呢?伍子胥都有一夜白头的时候,人挣钱都有个限数吧,也许这辈子已经挣够了。人又何必跟命挣呢?该放手时就放手吧。   这一天,老荀就是在文昭关的余韵中,盘算着如何结束自己的买卖。临近傍晚,老荀并不愿意回家。   就是不干了,也要先把这些存货抖落干净了。“奶奶的,老子不兑水的时候,你们谁也没说我一个好。今天不干了,老子就让你们尝一尝什么是兑水的酒”。边嘀咕边干,很快,老荀就把每一个酒缸兑了一半多的水。并找出落满了灰尘的几张大红纸,倒了半碗臭哄哄的墨水,连夜写成了两张告示。   第二天,老荀早早来到了店里。夹着两张红纸,分别将告示贴在了市场的两头。站在告示下面,老荀自己又将告示内容低声念了一遍:“各位乡邻酒友,本店由于经营不善,现准备停业。为答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厚爱,现对库中所存白酒半价销售,老顾客每五斤再送一斤。最后一次,望大家多买多存。套马杆酒专营店。”看着告示上规规矩矩的颜体字,老荀不禁对自己的书法和文采啧啧了两声。   回到店里,老荀最后一次将店里打扫得干干净净,打开了收音机,摇头晃脑地听了起来。   六点多钟,市场开始上人了。市场两头的告示下时不时地聚起一堆人。   接着,就有老客三三两两地到店里来一探究竟,问一问怎么回事儿。有的还掀开酒缸盖儿闻一闻,然后掏钱开始买酒。有的回家去取酒桶。   市场就这么点个小地方,很快大家就都传遍了。这一天,三三两两的客人让老荀一天都没闲着。临近关门的时候,有的酒缸已经所剩不多了。关上门,老荀赶紧给送酒的老洪打电话。   这一回,轮到武二郎的“三碗不过岗酒专卖店”门前冷冷清清了。期间也有人怀疑地问老荀:“你怎么存了这么多酒,光卖也卖不完”,老荀嘿嘿一笑:“干了这么多年买卖,大家对我不薄。老了也没什么事儿干,剩下的时间就赔本赚吆喝吧。”   又过了一个多月,一天回家,老荀看到武二郎的门口贴出了“本店停业”的告示。老荀的心里不知怎么就紧了一下。   一切也就又恢复到了两个多月前的样子…… 共 257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