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家园】云之上,雾之下(散文游记)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7:40:02

回来几天了,想尽快将它原原本本地记录下来,可又想去粗取精,抽出它动人的魂魄,便似有若无地思量着,不肯轻易动笔。可我知道,这样的踌躇不决并非妙事,没准就会错过了。倘若错过,种种难以消解的遗憾怕是会雪上加霜的。所以,现在我依然在为没有错过这次随父兄携孩儿们去远游的机会,而庆幸不已。

第一天

飞机自咸阳机场起飞半小时后,可可同学开始打盹,我立刻要求与她调换位置,迫不及待地靠近舷窗。飞机已飞上云宵,窗外大朵大朵的白云,在纤尘不染的蔚蓝底色上慵懒闲适地或伫立或游走,似羊群,像巨龟,形态各异,栩栩如生,不知出自哪位神仙的妙手。奇怪的是,当无须再用仰望的姿态观赏云天,人依然会本能地极目远望,只不过角度变成了俯视,试图穿过云层间隙一窥人间真貌。这时候,人间仿佛也是极有诱惑力的所在。当若有若无的山岭现出一片青灰,星罗棋布的田野河流升腾着袅袅烟气,再想象一下其间正发生着无数看不清道不明的人事与情思,谁说人间不“天堂”呢?如此便可明白七仙女为何会思春下凡,天宫再美却比不得人间的变幻莫测,同处青春期的仙家原与凡胎无异,对新鲜刺激感的诱惑力竟是一样无力抵抗。

说到青春期,那是段眼热心跳人人必经的岁月,彼时正值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我曾将多少分泌旺盛的荷尔蒙,奉献给了令人热血沸腾的港剧港片和那些至今在记忆里依然熠熠生辉的港星们。因而,一直以来,香港对我来说是个既陌生又熟悉,既梦境又真实,既遥不可及又近在咫尺的地方,直到进入它,一切开始渐渐清晰起来。

我们从深圳湾出境又入境,然后坐上机场大巴,只用了短短几十分钟的时间就跨越了现实的距离。然而,心境却是跟随着脚步的丈量一点点靠拢和转换的。以至于刚走下机场大巴,老哥问我对香港的第一印象时,我只吐出了一个字——“萌”。事实上,眼前这个城市只有西安十分之一的面积,却拥有接近于西安九成的人口。可想而知,这些个狭窄又繁华的街道两旁,一栋栋建筑不得不鳞次栉比,方寸不让,乍看杂乱无章,细究之下又紧凑有序、错落有致,还有脚下那一块块布满岁月痕迹的地砖,每个路口像植物般竖立的陈旧街牌,漂亮繁体字的店铺门头一块接着一块,路边圆头圆脑呆萌萌的垃圾箱和消防栓,衣着时尚脸色疲惫且目光冷漠的吸烟男女……凡此种种,基本颠覆了我早前对这个城市抱有的“高大上”幻想,这应该算是此行最大的收获了——颠覆以及重新认知。

第二天

先从铜锣湾说起吧,因为这是我们到达香港的第一站,也是几天来游玩的据点。我们下塌在位于铜锣湾告士打道的柏宁柏尔曼酒店,初来乍到费了些周折才找到它,后来我才知道,它所在的位置实在很便利。出酒店侧门向右拐是地铁站,向左拐过个小路口就是维多利亚公园,住下的第二天,在大家都还未晨起时,我溜达到了那里。目测维多利亚公园面积并不大,可能因为我没有走遍,进的也是侧门,门口有个分类详细的垃圾回收箱比门牌都显眼,回收种类包括废纸、塑料、金属和旧衣服。从花坛边几只闲散的灰鸽子开始,这里展现出与地铁站完全不同的悠闲氛围,水池边有中老年人在玩制作精良的航模,慢跑道上疾走和慢跑的大多是中青年人,中间的绿地上还有个别打太极的老人……比起西安,这里晨练的人太少了,但也算是我在香港见到老年人最多的地方。

显然,这个城市不太适合老年人居住,随处可见步履匆匆的青年人,而饭店服务员竟然大多由形容瘦削干练的中年人担当。有次在地铁上准备给一位老妇人让座,竟被婉拒。她少说也有七十来岁的样子,面容疲惫但神情漠然,一上车就极自尊地站在门边,并不向车厢内挪动,到站后又很快不着痕迹地消失于人群之中。不由猜想,她到底是不知道倚老卖老,还是不屑于倚老卖老呢?按说礼节是人与人之间最美的距离,但包括那位老妇人在内的大多香港市民身上却体现出,距离是人与人之间最合适的礼节。

第三天

一开始,每看到竖立的街牌路标,我会习惯性将这些地名跟记忆中的港片港剧牵扯到一起。比如遍地白领丽人的“中环”,“兰桂坊”夜店里的情事,在“尖沙咀”奔跑厮杀着的江湖儿女,“油麻地”警署内外的神勇阿sir,巨星个唱必开于“红磡”,而小马哥潇洒身影也曾出没于“铜锣湾”……实际上,当足迹真的到达了这些地方,也就明白了那些梦境和现实的距离,好比脚踩大地望向云端和飞于云上俯瞰人间一样,距离没有变,但角度可以调整。

不过,登上太平山顶的那晚着实有些遗憾。我们在山下排了1个多小时的队,都没意识到那不是个适合登顶观景的好天气,一心只想大年初一取个“步步登高”与“太平之巅”的好意头。终于坐上了具有百年悠久历史的山顶缆车,车厢内基本满员,等我们挤上车也只有站位了,车体几乎呈45度角被牵拉向山顶,幸亏车厢地板设计成了防滑的波浪形,即使车体倾斜角度很大时,也不至于站立不稳。当登上山顶凌霄阁俯瞰港岛时,我们傻了,一则山顶的风不是一般得大,气温也是骤然下降的势头;二则,港岛全景、夜景什么的不是没有,但却深藏于一片大雾笼罩之中,朦胧晦涩。勉强逗留了十来分钟,老爸首个辙离,我们也陆续经不住烈风摧残而败下阵来。没想到赶往缆车站准备下山时,局面愈加严峻。彼时空中大雾弥漫、大风呼啸也就罢了,等待乘缆车下山的队伍竟比上山时更为庞大,呈蛇型蜿蜒向前,颇有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势头,我等加入其中,顶着雾挟风、风带雨的恶劣天气,一边紧咬牙关一边苦中作乐地缓慢向前蠕动。可可同学问我下次有机会是否还来,答曰:“来,必须是天气晴好的日子再来。”

第四天

可惜直到我们离开,香江仍然阴晴未定,始终被笼罩于薄雾之下。原本要去海洋馆的计划,也因为前一天吃了排队的苦头而被取消。不过,我们很快又体验了另一种有着百年悠久历史的交通工具——天星小轮。知道它,最早是通过小说改编的好莱坞电影《苏丝黄的世界》,美丽的香港女子苏丝黄和深情的英国画家之间的爱情故事,就是从天星小轮上开始的。所有的文艺青年,都会执意去追溯或缅怀某种莫名其妙的情结。本人虽乃文艺中年,小情结什么的已不值一提,可还是非常乐于去感受一番人生最美在偶遇的别样情怀。

我们从湾仔码头登船前往尖沙咀,上半身白色,下半身墨绿色的小轮看似貌不惊人,一行随着人流直接进入船舱第一层,内部有磨损的木质地板、同色调的木质座椅,和小轮的外形一样古朴、厚重,散发出一种自然而然的岁月感。船舱里的乘客很少,估计大多是慕名而来的游客,零星分坐在靠窗的座位旁,没有类似苏丝黄的女子或英国画家的男子,这是当然的。开船了,敞开的木质窗户边能听到轰鸣的马达声,海风拂面,维多利亚港的风景如幕布般缓缓移动变换。时间已至傍晚,海面颇为平静而暮霭沉沉却为其凭添了沧桑与奇幻的色彩,还记得我当时伸出窗外拍照的手异常紧张,怕相机意外滑落又怕这光景稍纵即逝。然旅程仍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后来才听说每艘小轮都有它自己的名字,却不知我们所乘坐的那艘叫什么,让我略感遗憾。

出了尖沙咀天星码头,正巧赶上维港一年一度的贺岁烟花汇演,最佳的观赏地点早已被席地而坐的游人占据,我们绕过香港文化中心和星光大道,加入陆陆续续潮涌而至的人流,交通已开始实行管制,不时可看到路边停靠的警车和三五成群的警察。步行了约1小时后,终于在一处天桥下找到了观景点,虽然方位不佳,但眼见跃入空中的礼花准时8点绽放,紧跟着一朵接一朵,一幕又幕地闪耀不息,不知不觉仰视到人眼胀脖子酸。直待在最后一片热烈欢庆的熠熠之光中,我方才想起传个微视给留守家中的劳工看看,没等视频打开,烟花已在高潮中戛然而止,周围人群爆发出一片喝彩与掌声,唯有我手握手机,呆若木鸡,再一次品味起白驹过隙的无限滋味。

第五天

因时间关系,不得不提前结束旅程,我和小蜗起了大早,从酒店乘“的士”赶往深圳湾,踏上归程。小蜗一路打盹,我则透过车窗一路观景。心里装着满满的留恋,恋旅途的所见所闻所感,恋家人共聚的温暖和美,也恋着从自己活腻的地方飞到别人活腻的地方,原是这般的潇洒快活。

再次坐到飞回西安的舷窗旁,大朵大朵的白云悠游依旧,美妙如初,它们盖住了下面世界的面目,而我一点也不担心,因为总有破云而出的时候。云上雾下,世界何止一面。

哈尔滨治癫痫病正规的医院是哪家呢卡马西平有什么功效儿童癫痫的病因主要有那些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