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流年】谷子(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24:39

这里是鲁中地区一个组群城市的边缘山区,典型的丘陵地貌,连绵的群山,一峰连着一峰,一片绿连着一片绿。夏与秋的山坡上、山坳里,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田里,玉米、高粱自然是主角,而那些巴掌大小、土质稀薄的田里,却尽数是随风起舞的谷子。

只是因为谷子是产量不高的单季作物,它就一定要耐得住贫瘠和干旱才行,因为山区土地本来就不多,人们自然不舍得用土质肥厚的田来种谷子。但谷子碾成的小米,却极有营养,极有味道,所以,大山里的人家还是都会拿出一片薄地,种上几分田的谷子。

谷子是要追着春天的脚步下种的。谷雨前后,正是播种谷子的时候。种子播下半个月左右,嫩绿的禾苗破土而出,好奇般向空中伸展一下身躯,然后向着太阳,捋着阳光,赶着春天即将离去的身影摆出了稚嫩的舞姿,谷子一生的舞蹈生涯,就在这春夏之交的风里开始了最初的习练。这时,阳光有多温暖,禾苗就有多朝气,这些起初和草一样的幼苗,仔细地扎根,分蘖,拔节,像风一样,顶着季节的悸动使劲往上窜。

跟着夏天的流火,谷子一路疯长着。夏尾时节,一夜的花开花败,传粉授粉,一些情窦初开的小小秘密,在月光下的睡意朦胧中悄悄地进行。及至醒来,半人高的谷子发现自己和同伴们已悄然开始了羞涩而快活的孕穗,这是谷子的青春期,是谷子一生中最美丽诱人的时光。这个时节,谷子的纤柔美丽总是那么令人挂念,倘若一阵暴雨或一阵狂风袭来,谷子青春的舞步会飘飘忽忽、踉踉跄跄,修长的茎叶不时地左扑右跌,弯曲起立,谷子要竭尽全力,跳着这支生命的交响舞。最后,谷子大口喘息着,却还是会柔韧地站直了腰身,甩落晶莹的泪珠和汗珠,梳理一下散乱的发,再一次精心孕育起萌发的果穗,体验并享受着激情与阳光碰撞交融的快意与憧憬……

等到惬意而调皮的秋风赶来赶去,扯去了谷子头上最后一丝绿绦,谷子的穗便慢慢成熟了。此时,谷子的心也渐渐成熟了,谷子便向着土地,开始垂下饱满而谦卑的头颅。那长长的、密密匝匝的谷穗,沉甸甸、黄澄澄的,成熟了的心境,是一种幸福,谷子互相温情地撕磨着,微吁着,它们总会宽恕那些蹦来蹦去的蚱蜢,还有那几只飞来飞去的麻雀。土地和光阴给了它这么美的果穗和体验,谷子愿意分一些给麻雀们,给蚱蜢们。谷子不愿意蔑视那些饥肠辘辘的生命,也不屑于无谓的斤斤计较,它们宁愿把那些个起不了多大作用的稻草人看做是一个美丽的童话,它们只愿好好把握住这短暂的童话般的时光——那些童话般的稻草人,那些童话般的喜悦和静美,还有那些童话般的梦……

在阳光和风雨里舞蹈了一生,收割的日子,悄无声息,终于还是来临了,这是谷子的生命终结,也是谷子静待的生命夙愿。这茬谷子离了土地,让疲惫的土地好好养息,才会有下一茬的谷子更加茁壮的成长,谷子懂得这些,谷子的收割,是痛楚而幸福的,和谷子舞蹈的一生一样。

山里人总要选一个金灿灿的日子,收割丰收的谷穗和喜悦,而谷穗里碾出的金灿灿的小米,可是山里人地地道道的金贵细粮。

习惯了艰辛日子的山里人,将金贵的小米当做是滋养身魂的粮食,祖祖辈辈,也将小米的做法发挥到了及至。熬粥、蒸金米饭,摊小米煎饼,还可以做粘糕、小米窝头,还可以和玉米、豆子、小枣等东西混合,做出各种色彩、各种形状的吃食,每一样,都极美味可口,那可是山里人不可多得的点心呢。

小米还是山里人最为推崇的一种女人坐月子的滋补食粮。农家灶火上,慢慢熬出的小米粥,浓稠粘滑,撒上红糖,更是香甜怡人,无论是产后补养,还是催奶,红糖小米粥,都是月子里的女人不可或缺的一种食物。小米,滋养了一代又一代山里人的筋骨与血脉,也涵养了一代又一代山里人的秉性与情怀。男儿如山,女儿如花,山里人的血管里躺着谷子的精魂,骨骼里埋着谷子的韧性,一代代,无论有多艰难,都会踏着先辈踏出的山间小路不停地行走,行走在岁月的山里,山外……

如今,大山里长大了的孩子喜欢远行,远行的孩子会时常怀念大山,怀念山里的谷子,怀念母亲用柴火熬出的浓浓的小米粥。他们还记得大山里那些生活的苦乐,那些走过的山路和田埂,那些憨态可掬的稻草人和摇曳在风中的谷子。他们还记得,一年年靠几棵果子树、柿子树、花椒树为生计的山里人,打下了小米,却不舍得享用这金米的香甜,把几袋子的米,一年的守望与期盼,背着,推着,送到集上卖了,这卖小米的钱,变成了山里人灶台上的油和盐,也偶尔会变成山里孩子身上的一件衣裳,或手里的一本连环画、几块糖果。他们也还记得,母亲常常会提起,自己或哪一个弟弟妹妹出生时,母亲由于营养不良,没有奶水,她就是用小米汤和小米粥一点点将孩子喂大,却也长成了一个茁壮的人。母亲常说,小米,养人啊!

山里人知道,那些远行的山里孩子也知道,人其实高不过一棵庄稼,比如这谷子。谷子住在田里,瘠薄的,窄小的,山坡上,洼地里,高高低低,远远近近,连沙土参半的老河滩上都是谷子纤细的身影,但谷子就敢于,也甘于脚踏贫瘠或窄小的土地,头顶阴霾或干旱的天。谷子自自然然,大大方方,生长时昂首向天,成熟时低头看地,它们不惧怕,不抱怨,不炫耀,不辜负,谷子的日子,一年一年,一代一代,有滋有味,悠悠远远。

远行的孩子会时常回去,看看母亲,看看大山,看看谷子。平日里,脚步匆匆,疲惫地行走于远方,月亮圆了的时候,他们时常会躺在高楼里软软的床上,或是工棚里凌乱的草席上,或是校舍里简陋的木板上,等待,一个暖暖的梦……

梦里,母亲已是熬好了一锅热热的小米粥,粘稠香浓的粥,浮了一层油一般的米脂,母亲一碗碗舀上,迈着细碎的步,说着细碎的话语……接过瓷碗,温热的香里,又粘又稠的心思,几近融化……

梦里那碗浓浓的热粥,又一次,让远行的孩子温暖地流泪。想家,想大山,想大山里的谷子,也想起离别时父亲的话,人,无论走多远,飞多高,都应该像一棵谷子那样活着。

治疗癫痫病的药物有哪些长春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效果强继发性癫痫病遗传因素是什么?哈尔滨癫痫治疗好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