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梧桐】唐恭陵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8:24:05
无破坏:无 阅读:2388发表时间:2015-11-04 04:39:40    一   每遇名冢皇陵,似乎潜意识中总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所吸引,不由自主地便要前往拜谒凭吊。作为一芥草民,我心中总有一种天然的卑微心理,对于名人墓、英雄冢和皇帝陵,常常怀有敬仰之情。这不仅仅是一种心理崇拜,还有一种对于死者的敬畏,更有一种对于中国墓葬文化的好奇。   自然,这些陵墓,气势非凡,与众不同。且不说以山作陵的唐高宗和武则天合葬的乾陵,即使他们早夭的儿子李弘的“太子冢”,也是积土成山。还有那些名人英雄的墓园、碑林和金碧辉煌的殿堂等,当然也要比那些汲汲无名的荒冢、墓丘和坟茔,要高大奢华许多。   其实,关于陵墓的叫法,现在似乎已经没有多大的区别,但在我国古代,却要遵循严格的尊卑体制。中国是礼仪之邦,几千年来自然形成了一整套相对完备的礼仪规范,并不断沿袭、完善,几乎涵盖了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墓葬文化体制自然也囿于其中。同为埋葬死者的地方,因为死者的身份不同,自然也有明显的区别。   中国人上古时期的丧葬观念,是建“墓”,“凡掘塘穴葬棺木,盖土与堆平,不植树者称墓”。正如《说文》中“墓,丘也”,《广雅》中“墓,冢也”,《周礼.墓大夫》中“冢茔之地”等。后来,墓穴积土成堆,变成“坟”。正如《礼记?檀弓上》所言的“古也墓而不坟”,说的就是这个意思。至于“冢”,如《说文》里的解释,“冢者,高坟也。”而“丘”,即堆在坟上的封土,《周礼》中“以爵等为封丘之度,与其树数”,只有王公级别的才能与之相匹配。   墓的最高级别,当然就是“山陵”了。《水经注》中说到“秦名天子冢曰山,汉曰陵,故通曰山陵矣。”《诗?小雅》中“陵,如山如阜,如冈如陵”,陵的本义是高大的山丘,后来就变成了皇家坟冢的专用名词,变化的过程就是越堆越高,越堆越大,最后就成了山。在中国古代,也只有帝王才可以把自己的坟墓变成一座山陵,不但地面上堆积如山,还有许多附属的高大建筑物,而且地下还修建有富丽堂皇的寝宫。   通常的情况是,陵是留给帝王的,比如:河南巩义的“七帝八陵”,北京昌平的明十三陵,陕西乾县的乾陵等;丘和冢是留给皇亲国戚王公大臣、王侯将相的,比如:河南偃师的太子冢等;而园和林,是留给圣人英雄的,比如山东曲阜的孔林,河南洛阳的关林、范园和白园等;只有坟墓,是留给一般老百姓的,汲汲无名地散落在荒山野岭之中。   现在的情况似乎更简单了一些,坟、冢、丘、林的界限已不再那么严格,划定一个区域,建一座公墓或陵园,不分等级,不论贵贱,不管身份,统统化作一缕青烟,尘归尘,土归土。   二   皇陵作为一种文化符号,所体现出来的文化内涵,浓缩了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礼制、文化思想和审美理念。虽然历代统治者和它的王朝烟消云散,但这些残存的遗迹所展现出来的文化内涵江苏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仍在,它们通过隐秘的风水理念,将个人的生与死融入天地山川,把现实世界和精神世界相互渗透交融。   相信灵魂不死,相信来世,似乎是每一个中国人心灵深处的秘密,而历代皇帝似乎更要迷信于此,这也许就是他们生前大力营造陵墓的精神动力。而皇陵的建制,不同的朝代也各不相同。   早期著名的三陵——黄帝陵、太昊陵和大禹陵等,后世的修造远远大于当时的形制。而迄今发现的周朝王陵,虽然地下有大量的奴隶殉葬和车、马等随葬,地面并无明显的标志。只有春秋战国时期的王陵,才开始形成巨大的江西专治羊羔疯的专科医院坟丘,并划设固定的陵区。最引人瞩目的当属秦始皇陵了,地面封土巍峨,城垣环拥,石刻林立,气势雄伟;地下装饰奢华,奇珍异宝,不计其数。这种“事死如事生”的墓葬形制,作为一个样板,为后世奠定了根基,并不断发扬广大。汉代的陵邑,就是于帝王陵墓旁边建造城邑。而唐代更是将陵墓建筑推上一个高潮。唐代皇陵多因山而筑,气势雄伟,陵山前长长的神道两旁排列着石人、石兽、碑刻、华表、阙楼等,肃穆庄严。为了满足帝王谒陵的需要,又在陵园内设立用来祭享的上宫,同时陵外设置斋戒、驻跸用的下宫。陵区内还置有诸王、公主、嫔妃,乃至宰相、功臣、大将、命官等的陪葬墓。其后,宋、明、清的皇陵建筑布局和形制基本上沿袭了唐皇陵的特点。比如河南巩义的宋陵、北京昌平的明十三陵,和河北遵化的清东陵、易县的清西陵等,只不过建筑规模越来越宏大,建筑技术越来越娴熟,雕饰风格越来越华丽,一座座陵墓俨然一座座天然的历史博物馆。   其实,对于这些高大巍峨的陵墓,我没有一丝一毫的羡慕。他们活着时已经享受了荣华富贵,死了也不甘寂寞,守着一座座空旷的陵寝,不但孤寂,而且招摇,很容易成为盗墓贼觊觎的目标。譬如我等,倘然死后能有方寸土穴得以安身,还有一抔黄土覆盖,也就含笑九泉了。倘若数百年后,还能偶尔被子孙们记起,更可以心满意足了。   三   唐恭陵(孝敬皇帝陵),位于偃师市缑氏乡滹沱村西南景山白云峰之巅,当地称作太子冢。这种叫法更合乎当时的礼制,因为李弘生前还只是一个太子的身份。据新旧唐书记载:   李弘,字宣慈,生前为太子,上元二年(675年)不幸暴死,诏赠谥为“孝敬皇帝”,时年24岁。葬于缑氏景山,庙号“恭陵”,“制度尽用天子礼”。   至于李弘的“冢”何以被僭越为“陵”,我不知道是源于武则天对儿子早逝的悲痛,还是源于她“鸩杀”太子后的愧疚,毕竟历史的漫漫黄沙掩藏了太多太多解不开的谜团。   虽然这位太子“仁孝闻于四海”,但在历史上似乎并没有留下什么可圈可点的事迹。好多次,我经过唐恭陵旁边,都是擦身而过。站在公路边随意地张望几眼,一座高大的土冢寂寂地堆积于繁茂的玉米地当中,虽然有青灰色的石雕、石刻等探头探脑,却依然挡不住土丘的荒凉和寂寞。   最初对于太子冢的兴趣则是源于二十多年发生在这里的震惊一时的盗墓事件,不法分子炸开恭陵灵台东北角的哀皇后的寝陵墓道,从一个壁龛中盗出文物60余件。那些被追缴的文物多为釉陶器和彩绘陶俑,色彩鲜艳,艺术精湛,形态各异,惟妙惟肖,自然要价值连城。我曾经在电视屏幕上看到过这些被追回的珍贵文物:男俑头戴幞头,身着翻领紧身窄袖长衣,足蹬黑色尖头靴,深目高鼻,满脸胡须,似为胡人;女俑面庞清秀而丰润,头束高髻,上穿圆开领紧身窄袖短衣,下曳蓝色长裙,帔帛搭于肩后,内裹方领紧身短襦,酥胸半露,双手拱于胸下,身段轻盈婀娜,风韵卓绝;男装女俑头戴黑色幞头,发髻垂于脑后,身着翻领大衣,腰束彩带,足穿黑靴,双手做牵绳状;还有那骑在马上的击鼓俑和吹奏俑,击鼓,吹奏,如闻其声。偏居一隅的娘娘冢里竟然埋葬着如此多的珍宝,若与唐恭陵的墓葬品相比,不过是九牛一毛。这里,无异更是一座庞大的唐代艺术宝库。这里,修建的时间可能要早于乾陵;这里,有河南仅存的一组盛唐陵墓石刻;这里,是考察唐陵规制的重要依据;这里,也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后来,我再路过这里,便有要进去看看的念头。但忽然感觉又有些唐突,不如哪天专程拜谒,心无旁鹜,静心领略。如果这样来去匆匆,走马观花,反倒亵渎了这座历史博物馆的庄严和神圣。   这年暑假,便有了一次绝好的机会。一个清爽的早晨,我和几个朋友驱车来到偃师市缑氏镇,沿着一条乡间公路,我们来到位于一片苍翠农田之中的恭陵神阙前。看那恭陵如山丘一样亘卧于绿原之上,平地突兀,气势非凡。   这里原有神墙护围,后来坍塌,现在的围墙是在原来四周神墙的基础上建立起来,但四角的门阙和角楼建筑已不复存在,只有南面修建有神门,门前相隔十米左右,左右两边各站立一只威武的雄狮守护着。其余的神门外土阙尚存,坐狮犹在。那些坐狮高两米有余,踞坐于三层方形石座上,默然蹲踞在旷野之中。   进入南门,靠右是一道宽阔平整的神道。神道两侧自南向北,依次排列着望柱一对、天马一对、翁仲三对,东西相排,左右相对。这些石雕石刻,规模宏大,气势雄伟,雕刻精美,形象生动,神态逼真。其中东排第一二翁仲之间,有唐高宗李治御笔的“孝敬皇帝睿德记”石碑,风雨沧桑,苍苔斑斑,隐约可见“西山之药不救东岱之魂,吹汤之医莫返逝天之命”,失子之痛漫漶于岁月之上。还有一块无字碑,据说为武则天所立,一字不存,是她无话可说,无言以对?还是故意留白,是非功过任自由后人评说?   走在绿树掩映的石碑、石刻和石像生前,我以欣赏的心情谒拜这些忠诚的守护者。经过千百年的风剥雨蚀,它们依然保存完好,那些栩栩如生的造型,那些惟妙惟肖的神态,那些镌刻的文字,那些雕镂龙风花草图案,那些精湛细致的工艺,无不值得我们细细品读,赏鉴。遥望薄雾迷蒙的万安山采石场,仿佛看到无数的能工巧匠点石成金,赋予冰硬的石头以灵动的艺术生命。他们雕刻的是生活,是岁月,更是对未来的向往。   经过长长的神道,我们来到了一座巍峨的山陵前,这就是李弘的灵台。灵台东西长163米,南北宽147米,高22米。封土呈覆斗形,布满了荆榛灌木。沿着正面的台阶,我们缓步登上山陵。陵上平坦,大约有一个足球场大小,杂草丛生,在灿烂的阳光下摇曳。   站在灵台之上,再看那陵园的东北角有一锥形土冢,荒草掩映,俗称“娘娘冢”,就是太子妃的陵寝。那里就是当年盗墓贼光顾的地方。李弘死后第二年,太子妃饮恨而终,九年后追谥“哀皇后”。她在为谁而哀?是为不明不白死去的夫君?还是为自己凄惨的命运?那里的绿荫丛中隐约传来杜鹃的啼鸣,一声声哀怨而凄迷。   陵园四周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土丘十余处,有些系陪葬的坟茔,有些则是当年的门阙和角楼的遗址。原来四围的神墙中部各置神门,以喻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灵守护。但现在那些神阙早已不复存在,只有庄严的石狮子还忠实在守候在那里。   恭陵布局严整,形制尽享天子之礼。但诡异的是,本应在墓道正前方的神道和石碑,却偏居右侧。父亲给儿子立碑,不合礼制,这块石碑竖立在墓陵的右侧,尚有情可原;而意味着皇帝升天之路的神道,却也偏倚右侧,皇陵龙穴,正南正北,来不得半点纰漏,这样的差错想必也是故意的吧。忽然想起方圆百姓有“生不登基,死不正位”的说法,大概缘自于此。   四   这里埋葬着一个早夭的太子,也埋藏着许多与他关联的历史故事。   李弘生在帝王家,不知是他的幸运,还是他的不幸。关于唐朝,关于武则天,有太多的故事,这里暂且不说。而围绕太子李弘的故事,为这里笼罩了厚重的历史面纱。李弘4岁立为太子,8岁第一次监国,21岁纳太子妃,23岁走完了短暂的一生。   李弘的死是蹊跷的。我们看到了太多的宫廷阴谋,而围绕一代女皇武则天的争斗更是血雨腥风。武则天战胜对手王皇后而被册封,子凭母贵,李弘取代太子李忠自然顺理成章。武则天因为李弘而升迁,李弘又因武则天的升迁而变化,他的命运自然也掌握在武则天的手中。在许多历史文献中,将太子李弘的猝死归咎于武则天。比如:《新唐书?孝明皇帝》载:李弘“从幸合壁宫,遇鸩薨”,而《新唐书?高宗本纪》中说得更明白:“天后杀太子”。《本世纪?第三》“上元二年四月己亥,天后杀皇太子。”又如《列传.第三》“上元二年,从幸合璧宫,遇鸩薨,年二十四。”   权力可以使人疯狂,黄袍自古血染成,同室操戈,骨肉残杀,在中国皇室家族中实在是屡见不鲜。我更多的相信李弘是被她母亲亲手除掉的。这样有悖人伦的事情,发生在权力欲旺盛的武则天身上,当然不足为怪。李弘之前,她为上位曾亲手扼杀了女儿并嫁祸于人,李弘之后,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儿?她再一次杀掉了羁绊自己登基的太子李贤。年轻有为的李弘,是她通往权力巅峰的绊脚石,她自然是要毫不留情地清除掉的。   历史是残酷的,真相也许让人感觉更残酷。权利犹如春药,使人利令智昏,丧心病狂。当今,那些利欲熏心的,那些蝇营狗苟的贪污腐化的官员,他们何尝不与那个疯狂的女人同属一丘之貉?   我站在恭陵封土上,环顾周围绿树掩中的那些村落,西为众大臣迎候李弘灵柩的“等王村”,东为御林军驻扎的“营防口”,还有嫔妃们居住的“西宫邸、中宫邸”等,恍惚中我仿佛看到黑鸦鸦的一大片人群,那些大臣和嫔妃同情而又无奈地看着这个早逝的太子。也许,他们心里有和我一样的想法,奈何生在帝王家,来生还是做一世平民更安稳一些。   李弘的早夭,十堰治癫痫的费用让懦弱的高宗万分悲痛,诏令天下“(李弘)慈惠爱亲曰孝,死不忘君曰敬,谥为孝敬皇帝,并以“天子之礼”厚葬于偃师景山。他还亲自为其制“睿德纪文”,书于石上,立在陵前。他这种破天荒的举措,不知道是想安顿李弘冤死的魂灵?还是想以这种方式表现对武则天强势的抗争?而武则天同样“心缠积悼,痛结深慈”。那又是一种怎样的悲痛?那又是一种怎样的忏悔?在权利和亲情的抉择中,那又是怎样的一种无奈?   孝出于内心,敬出于礼,而恭形于表。以我们今天的眼光来看,恭、孝、敬这三个字用在一个早逝的太子身上,似乎在隐晦地表达着一种无可奈何的抗争,还有一种言不由衷的责备。今天,我们自然无法揣度李治和武则天当时的心理,但这三个字的含义却无法遮掩夫妻之间、母子之间深深的积怨。李弘的胞弟李贤曾经写过一首《黄台瓜辞》:   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   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   三摘犹尚可,四摘抱蔓归。   我不知道他们的母亲武则天读后什么样的心情,但可以肯定的是,唐高宗咸亨二年,武则天同李治封禅嵩山途经偃师缑氏永庆寺,曾经写下《宿永庆寺》:   秋风寂寞秋云轻,缑氏山头月正明。   帝子西飞仙驭远,不知何处夜吹笙。   中秋月圆,母亲遥望儿子高大的陵墓,哪该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五   墓葬,浓缩了中国的封建礼制,并与神秘的风水理念融合在一起,将个人的现实世界和精神世界融入天地山川之中。“仰观天象,俯察地理,中参人和”,人们试图通过好的风水以实现“生死轮回”,无疑是一种理想上的寄托。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中国风水学所追求的最终目的,就是追求人与自然的平衡。正如皇陵前的华盖阁道,上应天文,以实现天人合一的最高理想。   恭陵不同于昭陵、乾陵等“依山为陵”的陵墓规则,而是在平地上用红褐色土夯筑灵台“号墓为陵”。但这里南望嵩岳,北枕伊洛,山环水抱,藏风聚气,无异是一块风水宝地。曹植《洛神赋》中有:   ……余从京城,言归东藩,背伊阙,越过轩辕通谷,陵景山。日既西倾,车殆马烦。尔乃税驾乎蘅皋,秣驷乎芝田,容与乎阳林,流眄乎洛川……   千百年前,“步彼景山,松柏丸丸。”那时的景山苍松翠柏,郁郁葱葱。虽然历经一千余年的地貌变迁,但依然岗峦起伏,山川秀美,风景如画。   四周静悄悄的,时光仿佛融化在夏日午后的静寂中。我走在浓浓的绿荫当中,身边就是阳光直射的神道,白花花的,仿佛生死两界,阴阳分明。我不知道李弘的灵魂轮回到了何处,更不知道那些散落在附近的无数坟茔墓冢中的灵魂,他们是否也沾濡了恭陵龙穴的光泽。生为有情天,死为无情地。其实,来到这个世界走一遭,只要活着时爱生活、爱自然、爱生命,就已经足够了;死了,化作一抷黄土,无欲无求,何处黄土不埋人?只是,能如此勘破生死,向死而生的又能有几人?   感慨万千。蓦然想起唐寅的《桃花庵歌》中的一句诗: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共 586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5)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