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留香】一条孤单了很久的长椅(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08:30

机缘巧合,离开五年后,在这个无法预约的冬日,我又来到毕业后执教过六年的这所乡村中学。

这所中学不算小,但很偏僻,不仅离县城远,而且通往城里的车很少,一天一班。

进入校园,眼前一亮:教学楼、实验楼、室内体育馆、学生宿舍全是新盖的大楼,连大门和保安室都是新盖的,昔日破旧的踪影早已没落在往日的风尘里。

校园正中四块月牙形的大草坪绿油油的,像一朵绿色的大花柔和地铺在安静的地面;中心花圃里的色块层次分明。校园的视野很宽阔,花红树绿竹青,金桂守着自己高高枝头的最后几朵花,固执地散发着特有的浓郁香味,一排六棵的银杏树正在初冬里演绎着黄色的蝴蝶梦——好美!

沿着那一条新铺的水泥路往前走,穿过一片翠绿浓密的竹林,尽头的围墙里,是一座旧教工宿舍楼,依然住满教师。

树,还是那些常年翠色的树;路,还是那条心仪的小石子路;房子,还是那幢三层楼的旧房子;长椅,还是那条浅蓝色的木椅……一切依旧在那道浅灰色的围墙内,依旧在两排高大的松柏间影影绰绰。冬日的太阳,透过那浓密的针形叶片,依然照得人暖暖的惬意。真好,一切依旧!一切依旧?真的么?

好像,好像,有些什么是不一样的。我疑惑地想:究竟有些什么是不一样的呢?

记忆的荧屏不断地放大快速地搜索——到底,到底哪里不一样了呢?

静,一种让人有些不舒服的寂静弥漫在这冬日午后的暖阳里!

落座在这条失了色的长椅上,手指轻轻地摩挲着木质椅背,一阵不必用心就可以感受到的暖意传到手心,暖暖的,暖暖的。

沿着这份真实的暖意走到心里的,是搁浅在昨日的那些暖色记忆。

这是校园里一个单独的院落,院子里唯一的建筑就是一幢三层楼的教工宿舍,宿舍楼里住着连我家在内,共二十四户人。

楼前,是一条秀气雅致的小石子路,小石子路的一边种了几块草坪,葱绿葱绿的;另一边是两排高高大大的常年翠绿的松柏,树与树之间的空地上,常常令人惊喜地开出一些不知名的娇艳玲珑的野花,在给人喜悦的同时也给人生机勃勃的美好,即便冬季亦是如此。

我到这所学校那年初冬的一个周末,教工宿舍两排松柏中间的空地上,贸然地多了一张圆圆的青色的石桌,还有四粒和石桌同色同材质的精巧石凳。那张小小的青石桌,携带了太多的内涵。它来,热闹来了,快乐来了,原本空荡荡的记忆扉页开始落下青春的笔迹——那是一道舒心时光的快乐柴门,吱吱呀呀简简单单地唱在乡间。

隔不几天,不知何人,搬来一条淡蓝色的长长木椅。从那个初冬开始,这条淡蓝色的长椅就一直守候在光阴里,看人来人往,花开花落。

那块原本跟现今一般寂静落寞的小空地,因为这几个简单“新成员”的到来,变得异常热闹,热闹异常。

那些日子里的事,发生在冬日晴天的每个中午。那时,住在这幢宿舍楼里的人,不分男女,不管老少,不用谁招呼,也不用任何人召集,中午的时光总是不约而同地聚在这里,说的说,笑的笑,玩的玩,闹的闹——大家谈古论今地侃大山、谈时事、聊家常,哄笑声此起彼伏。

偶然爆发“哇”的大叫声,总让在场的所有人回头的回头,侧目的侧目,目光齐齐地集中到那一张青石桌上。原来是青石桌上只为取乐而打的“红五”,有人的“红五”“坐飞机”了,甚至“双飞”,都是要降级的。

最不寂寞的自是那张青石桌了,那里是打牌的专属地。打牌的人,从不分尊卑男女老幼,谁先到谁上桌,有时六人,有时八人。围观打牌的人永远比上桌打牌的人多得多。那一处,嗓门最大最粗的永远不是坐在桌上打牌的人,笑得最大声最灿烂的,肯定是那些四处游走,看了这个人的牌,再去教另一个人的人。被看的人若是赢了则罢,若是输给了对家,一定会起哄“驱赶”那些看牌后,再教人打牌的人,那些人也不怕,脸上一点不好意思的影子都没有。其实又有谁需要那份不好意思呢?不过是图个热闹好玩有趣罢了。

孩子这时也总来凑热闹:有的拿着花花绿绿的书,拉着爸爸妈妈的手耍赖;有的从家里搬出高脚凳,在暖阳下写作业,大家恶作剧似的答案,总让那些成绩平平的孩子不知如何在作业本上下笔;有的拿出象棋围棋,缠着大人陪他下;有的穿上溜冰鞋,在人最多的一小块水泥地上,泥鳅似的钻来钻去;更小一点的,骑上自己的小自行车在众人面前晃来晃去;最小的那一批正在学走路,使命地推着自己的学步车,在小石子路上摇摇晃晃地艰难前行……

那时的我,总是扮演着很多角色,哪里缺人我就在哪里:有时是看着那些还在学步的孩子,有时陪下棋的孩子下棋,有时教孩子写作业,有时和溜冰的孩子在人群里乱钻,偶尔会被点名代替打牌——我想,我的牌技不好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我爱笑。

那时的我,不用说看书,不用说和孩子逗趣,就算面对一缕阳光一朵花开都忍不住笑。笑声灿烂又极富感染力,很少有人能在我的笑声里忍住不笑的。

在那些冬日的暖阳里,总少不了热情的人家,他们拿出家里好吃的来凑热闹,好吃的一来,踩着它的脚后跟来得更多是热闹和笑声。

聊着天的、陪着孩子的、讲着笑话的、打着牌的、织着毛衣的、还有那些永远不会安静下来的孩子、甚至端着饭碗吃饭的,都不约而同的停下来,想要“抢”到那些好吃的零食。其实,谁都知道,无论谁家,只要拿出来吃的零食,一定是够量的,不用“抢”也会有,可是,大家就喜欢这样热闹地“抢”着。这时,没有顾忌,没有不好意思,一份肆无忌惮的和谐与融洽就在“一家人”里随意、亲切地弥漫散播。

原本,我是那群人里唯一不好意思“抢”零食的人,总是等好心的哥哥姐姐替我“抢”了来,同时接受他们大声的责备:看你,面对那么多听课的人,你不会不好意思,在这些人面前倒是忸怩了。于是,我也日渐地“皮厚”起来。还记得我第一次怯怯地出手“抢”零食时,四周没有安静下来,掌声却轰然响起,我的脸“腾”地一阵热浪上涌,迎接我“热脸”的是比平时更高的笑浪。

那时午间的阳光里,一阵又一阵暖心的笑声、快乐的叫喊声在冬日穿过松柏,飞上天空,传得很远很远。那声浪足以挽留匆匆而过的行人脚步,他们或驻足或莞尔一笑,洒下一路的羡慕再慢慢走远。

偶尔,哪一家的午饭做迟了,心急的主妇是一定会端着饭碗赶来,生怕错过那一场热闹。

约摸午饭后一个小时的时间,大家带着满足开心的笑,慢悠悠地挪动回家午休的步子,一路走一路咂舌回味,期待着明天的那份和谐热闹与快乐。

一年又一年的冬日,那张青石桌总是忙碌的,那四粒圆圆的石凳已经被常来的人们,坐成锃亮锃亮的青色;那条长长的蓝色木椅,走过风吹雨淋的日月,早已斑斑驳驳尽失了原有的色彩。

记忆里,我就这样在这里快乐地跨过六年的时光,同时在一日日地销蚀的还有愉悦。年轻快乐的我,哪里知道,有一天,这里的快乐会走远,只剩下那条斑驳的长椅;哪里知道,那条走过经年斑斑驳驳尽失了原有色彩的木质长椅,有一天会孤零零地遗失在时光里;又哪里知道,和他们的美好相遇,等在那里的终是一场离别……

后来,进了城,日子里唯一缺的就是这份由衷的快乐。这条长椅便常常在眼前晃动,在记忆里回荡……

轻轻地轻轻地倚靠在这条不知孤单了多久的长椅上,思绪还滞留在那份暖心的快乐里。有人从我面前匆匆走过,是一张陌生的面孔,年纪比我大。疑惑间,我忍不住对他微微一笑,他的脸上勉强扯出一丝暗含些许尴尬的笑容。

我像对自己又像对他,轻言道:“我也曾是这里的老师。”

他平静地看我一眼,停了停他的脚步,淡淡地说了句:“在这里当过老师的人,很多,走的也多。”

我颇为不甘地说:“我一毕业就分在这里,呆了六年才走的,按说,我应该认识你呀?可是……”

“我认识你,你是一中的。你不认识我的,前年我才从二中来这里支教,带了一届初一的孩子,他们舍不得我走,我就留了下来,想带完他们初三再回城。”

不知何故,我心里“蓬”地升起一团火,暖烘烘的,在冬日的午后灼灼地燃烧起来。那条孤单的长椅或许曾在风霜雪雨中寂寞过,但是它也在光阴里热闹快乐过,接下来的日子,它也许会拥有更多的精彩。我自顾自地沉思着。

“如果,你没事,我,走了。”那个二中来支教的老师说。

我对他再次笑了笑,挥了挥手,意思是“再见!”

看着他有些落寞的背影,我想大声地喊过去:我也是来支教的,来接那个受了公伤老师的班。但是,我没有大声地喊过去,他终归是会知道的。就像这条孤单了很久的长椅,落寞地呆在时光,从来没有试图去诠释什么,但我知道,我懂!

静,依旧弥漫在这个冬日的午后,但是,不是有暖阳么?摩挲着暖暖的椅背,不是依然有暖意袭来?

苏州有哪些能治癫痫病的医院郑州癫痫医院好吗卡马西平治疗癫痫疾病有用吗癫痫病怎么治疗有效果

相关美文阅读: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