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东北】一位在北大荒生活九年的干部子弟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3:26:40
破坏: 阅读:641发表时间:2019-05-09 10:07:12
摘要:在我的心目中树立起一个高大的形象,一个高级干部的孩子,因为文革父母的问题被下乡,一呆就是九年,人生有几个九年,他就这样过来了。我几乎没有听到他的牢骚和埋怨,我也没有听到他高喊的口号,只见他默默地工作,他是一个值得我尊敬的战友。


   列车上,少华对我说
   2010年夏,我们京津战友一行十二人回访河北队。结束了在哈尔滨的暂留,我们坐上了发往二龙山屯的列车,火车驶出哈尔滨车站,少华来到我的座位上,我们进行畅聊。在连队时候,我们曾经风雨征程度过4年多时间,从没有机会聊天,这次少华把我当成老大哥,打开了话匣子。
   我对少华素来尊重,原因如下:1没有干部子弟架子;2人品好,老实,厚道,不惹事生非;3做事做人都很认真,不多言少语,服从领导,让干啥就干啥,默默无闻;4为人表率,身先士卒。后来回城当上了公司党委书记,这是必然的。办知青大型展览时,他积极主动奉献自己,尽力而为。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他向我讲述了在河北队的生涯以及我离开河北队之后的他。
   他说,你知道吗?文革开始后,厄运就波及到武汉中际医院好吗我们家。我老革命的爸爸,初中没毕业就弃学从戎,从河南随地下党老师奔赴延安参加革命,突然被戴上“黑帮、反革命”的帽子。我老革命的妈妈,十二岁随兄长从陕北米脂来到延安参加革命队伍,也被定罪为“投机分子”。一夜之间我们几个革命家庭的后代变成“小狗崽子”,遭白眼,受歧视,被恐吓,招来精神折磨,皮肉之苦,只能逆来顺受。
   他说,在我幼小的心灵和稚嫩的肩膀上,承受着政治歧视和接受改造的双重压力,无法改变,无力抗争……。我加入红卫兵都没有资格。只是因“本人思想表现尚好,积极要求上进”而通过政审,以“可以教育好的子女”的身份,经批准来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后来的事情你也清楚:1969年夏来到河北队,1970年初兵团组建,进行整党建团工作,我们一起被批准为二十五连第一批团员,继而当选第一届团支部委员。那时刘宝珍是副指导员,专任团支部书记,郭大姐任副支书,你是宣传委员,我任文体委员,还有闫战友任组织委员。
   是的。他说得对,我想起了。
   少华自1969年到1977年,伴随着黑龙江兵团的诞生和解体,共九个年头耕耘在河北队,是元老级人物,在我们战友中他下乡时间最长,我很敬佩他。人生最美好的时候,在河北队度过了,贡献给了白桦林和黑土地。
   他说,1970年7月,指导员派我去参加四营“四好连队”工作组,完成任务返回二十五连,提拔我任畜牧排副排长。任上我学习骑马、赶车、防疫、打针,配种、接生,劁猪育肥,割茸加工,呵呵,什么活儿都接触了。组织马号环境整治,试验猪号发酵饲料,改建猪号保温猪舍……
   他告诉我,1972年是推荐选送知青上工农兵大学生的第一年,同时困退,病退,转插,当兵,曲线招工各种返城方式,在知青中引起了极大的思想波动,我陷入了对个人前途命运的深深思考……面对现实,只有继续着春播,夏锄,秋收,冬藏,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屯垦生活。
   他说,一九七三年三月,咱六团抽调近三千名老职工支援六师——建三江。咱们连队你们一排全部调走,在连队影响很大。这次波动从三月份折腾到六郑州看癫痫病正规医院在哪?月份才算基本消停儿。然后,连长指导员找我谈话,让我离开了工作了三年的畜牧排,调到重新整编的农工男一排。由副排长提任正排长,从此开始了承担起新的繁重的担子。
   “你知道吗?后来的河北队变了大样子,和你在时大不相同了:一九七四年春暖花开季节,二十五连领导班子又调整了,原指导员调到团部,新调来陈指导员。这年春夏秋季劳动正常,工作按部就班。到了冬季就有了变化,以往拥挤喧啸的知青大宿舍,因大量回城知青的离去,宽畅许多,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之间两排阻隔的木栅栏,已无法挡住男女知青的情感交流,一对对秘密交往谈恋爱搞对象的情侣纷纷由地下转向公开,互串宿舍搭伙做饭成为大宿舍的一景,即便是从大食堂打回饭菜,也是‘各家’自己开饭。仍癫痫病的中医治疗然‘单身族’的男女知青们,谁也不当‘电灯泡’,知趣地集中到无情场视觉冲击天津癫痫治疗医院排名的地方,侃山群聊,山南海北,海阔天空;打扑克,记积分,喝冰水,脸贴条,谁输了就到小卖部买水果罐头请客……“
   “1975年的“春节”除夕,留在连里过年的京津沪哈双的各地知青,或在大宿舍,或去老职工家,按地域划归,都男女搭配,一群一伙的热热闹闹地包饺子过年,从大食堂买回面粉和肉馅,刷干净头脚共用的大脸盆,从小卖部买回果酒.冻梨.猪肉罐头,有存货的战友毫不吝涩的贡献出家里寄来的香肠.腊肉.食品.糖果,围坐在炕上,吃着热气腾腾的饺子,喝着香甜美味的果酒,干杯连里自酿的白酒,就着丰盛可口的菜肴,乐呀,疯呀,唱呀,闹呀!高了,醉了,骂了,哭了……”
   “1975年是到二十五连的第七个年头。这年春播后,二十五连建制又从二营回归四营领导,分管机务排的刘副连长提任二十五连连长。此时我调到营部宣传队。七月下旬,马副教召集宣传队开会,宣布四营宣传队撤消,整建制划归二十二连。马副教指出两个去向任我选择:一、随营部宣传队去二十二连;二是哪来哪去还回二十五连。于是我表态要求回二十五连。”
   “回到二十五连我仍回一排当排长,带着一排男劳力跟车、运粮、扛包、扬场,投入紧张的麦收战役,享受着粮食大丰收的收获喜悦!1976年,父病危,我回京照料,秋天回连队在食堂、鹿队等地值夜班,等待重新安排工作,大约两周后,指导员先后三次找我谈话,分配我去二十五连学校当老师。1977年,是我在河北队生活的第九个年头。这年一月,中央决定撤销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建制,六团恢复农场建制,改名为“黑龙江省二龙山农场”,隶属于黑龙江省农场管理总局北安管理局。我们这些屯垦戌边的兵团战士,无声无息地变成了农场职工。”
   “我一边寻找回城的路,一边坚守教师的岗位。我接过二年级班,带他们升入三年级,既然站在三尺讲台上,就要爱学生,不能误人子弟,由于我的虚心求教,勤勉努力,本班学生的学习成绩均衡上升,得到了校长和老师同仁们的充分认可,在校长组织的各年级班主任教学观摩活动中,我带的班被排在第一个。这年十月底,我向校长推荐了在畜牧排马号的王战友(双鸭山知青),接替我的班主任工作,直到11月12日,我站在三尺讲台上,为学生上了最后一节课,课后我向学生致意‘同学们再见!’‘老一一师一一好!老师再见!’,起立回敬的孩子们个个眼中闪烁着泪花,我被眼前的一幕感动了,喉头哽噎着半天一句话也讲不出来……”
   我们断断续续地闲聊,持续了10多个小时,直到列车进到北安站。
   少华,在我的心目中树立起一个高大的形象,一个高级干部的孩子,因为文革父母的问题被下乡,一呆就是九年,人生有几个九年,他就这样过来了。我几乎没有听到他的牢骚和埋怨,我也没有听到他高喊的口号,只见他默默地工作,他是一个值得我尊敬的战友。该准备下车了,二龙山屯到了。我们两个军垦老兵携手走下列车,开始省亲之旅。
  

共 263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