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柳岸•收获】欲私奔的日子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55:18
灵花眯缝着眼坐在南墙底下,边看着天空的飞鸟,惬意幸福地笑,边伸开懒散的手脚,张开嘴,做了个哈欠的动作。好久没有这样的心情了,五年还是八年了,或许还不止。其实这里的一切都好,她没有感到哪点不满意,唯一令她伤心破碎的,恐怕就是她下嫁的这个“不争气”的男人了!   尽管这里有着她太多太多的回忆,尽管这里留下她青春烂漫时的足印,但她不会再为这一切所动了,也不会为这个男人掏心撕肺了。既然她的柔弱换不来他的挚情,何必再枉废精力、年华,以致于枉废她的人生呢?   她手心紧紧攥着一张车票,是远去的车票。想到麦收后就要结束这种“万劫不复”的日子,她嘴角露出了很久不曾出现过的甜蜜和微笑。雨后了,清新的空气伴着泥土的芳香,直侵入她的鼻孔和肺腑。不远处,孩童在嬉闹,老人在闲聊,中年男女扛着锄头、铁锨等农具预备春耕。   河里的冰雪融化了,冷冻的土地也该酥软了,万物复苏的季节,想必她婚姻的新好兆头来临了吧!放眼望去,鸟儿在啼鸣,树叶起舞,这一副美妙的春意盎然的景致对于她来说是何等的心旷神怡啊!她只顾想她的心思,连她的老公俊走到家门口了,她也毫无察觉。   “干嘛呢?长着眼睛出气啊!饭做好没有?”俊满脸的风尘,两只小眼睛特像偷食的老鼠。手里夹着烟,一副吊儿郎当的姿势不说,走路还摇摇摆摆像企鹅!   这不,他的臭脾气又来了,未进门就急不可耐朝灵花吼:“我说你惯下毛病了,见我回来还不赶快起身?”   灵花不但纹丝未动,而且还轻蔑地看着俊那张叫嚣且自傲的脸庞!过了好一会,她才抬起头,慢吞吞说:“饭在锅里,自个端吧!”   俊顿时大声追问了句:“啥?你说啥,让我端?”心里却只犯嘀咕:豹子借给她胆了,她竟然敢对他这副语气!灵花脸上很平静,她不知道俊是装,还是真没听见,于是再重复一句,“我吃过了,锅里是给你剩的!”心里却真想骂他:活在世上只知道吃,和猪又有什么两样!   俊大概看出了她的不乐意,但还是不理会她的情绪,接着吼叫:“要你干什么?你这懒婆娘,不早早凉好等人,放在锅里成心不让人吃啊!”他一步一回首走着,怨声四下散发:还是你吃剩的?这日子你还过不过了?他气极败坏的样子冲击着灵花的大脑。   灵花撇了他一眼,那意思很明白:也不看看几点了?按照她以往的惯语,也准会反驳:给“人家”干活,还用吃自家的饭啊!她说的人家俊非常清楚,是好几年前他看上的女人。他这几天都在女人家挖树,除过回家吃饭、夜半睡觉,其他时间他都和那个女人黏糊在一起。   俊有点底气不足,他很怕灵花再讥笑讽刺她,这么想着,他就不由瞅了瞅她。这刻的她却一点没有计较的意思。是啊,灵花的心房有了另一个男人的存在呗,至于和这个浑男人浪费唾沫!当然这是俊所不知道的。要是他知道了,以他的烈火爆性,还不得弄残弄死她,以及她心爱的“他”!      二   灵花只能是忍耐加等待,只能是盼星望月、只能等到时机成熟,逃之夭夭!也只能置自己于死地而后生!   俊这副丑陋的嘴脸她早受够,且受了这么些年。她真服气自己的韧性。如今,她要走了,好歹都和这个男人没有关系了,何必在意多受一次?就算受十次八次她这阵也甘心情愿,毕竟生命里有过美好的过往,痛苦也罢,无望也好,她都要一一带走了!一切的一切将随着她的离去永不再现!   她看着面前这个不拿自己当回事的男人,微笑瞬间转变成嘲笑。她的神情也是不屑一顾,这是前所未有过的。哼,你再厉害、再压迫你老婆,你老婆也会出轨!怎么,你不是很能吓唬她的么?以为她会怕得要命?就算胆小懦弱,也不会死在你手里,更不会为你死!她笨傻吗?还是不敢反驳他?都不是,是她不想说出来而已。说出来也未必有意义。婚前对俊的表白不是最好的例子吗?瞧瞧,正是因为自己的一念之差而落得此境,她怎能重复悲剧呢?   俊一怔,被灵花的表情弄得根本不能接受,随即迈进门的脚也退了出来:“你想‘造反’、想咋地,明说?叫你伺候我吃饭,你没听见还是耳朵聋了?”   灵花盯着他,没有起身,也没有顶撞。俊更来劲了:“说你几句就这副态度,给谁‘脸色’看呢?”他发泄着内心的不满,把她的怪异也称为“脸色”。   灵花鼻子哼了一句,然后蛮不在乎撇了他一眼,转过身,又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   好像俊说的话与她无关。但是只那一眼,只那一个小小的动作,俊就感到莫名的窝火!更令他纳闷的是,她还是眯缝着眼睛,坐在椅子上,继续欣赏她的“风景”。她以前可不是这般“德行”,今个抽哪根筋了?他迷惑不解,正要发问,肚子却饿晕得咕咕叫。吃饭要紧,晚上回来和她算账!暂且饶了她,看她能“张狂发威”到何时!本来是他自己张狂发威,他却一鼓脑摊赖在她身上!   俊的嘟囔和怨气灵花都拾掇到脑海,他自私霸占的思想她再心知肚明不过了。可她受不了他这副杀人喊救命的口气,以为她弱智脑残,抑或把她当三岁孩童那般对待?要是和他过下去,她无可反击,也或许会持续逆来顺受。可以后她不会了。她懒得理睬他,他也没有机会再欺负她。她有那个亲爱的男人疼她,怜她呢!想到几个月后,他们就要远走高飞,灵花的心几乎要跳出胸膛。   面前这个负心又不珍惜她的男人,这个娶她给她承诺却没付诸实际行动的男人,她马上就要抛弃他了,他还有什么可神气的?想不到吧,今日的他还能遭遇到这样的下场。他不是很能成吗?让他也尝一尝他老婆被人家男人拥的滋味!   不到半个小时,她就看着他灰溜溜地夺门而逃。她仰天大笑,笑过之后,她告别她的“风景”,提起椅子向回走去。一进门,房间一片狼藉:桌子上的碗筷胡乱放着,菜渣掉了一地,他换下的脏衣服横七竖八堆在沙发。烟头、烟灰、烟盒随地一扔,电视机开着,被子拉开,床上的土坷垃一块一块,他的本来面目就是如此!不修边幅,把自己弄得狼狈不说,还不在乎她的“劳动成果”。她可是一大清早就把地拖得油光发亮,还把房间打扫的一尘不染!   他早养成习惯了,谁叫她这个老婆兼保姆这么好强争胜处处爱整洁呢!墙上,挂着她们两个结婚时的照片。她那时很小鸟依人,头靠在俊的肩膀上,面露羞涩。而俊双臂揽住她的腰,葡萄大的眼睛情意绵绵对着她绯红的双颊。这会,一个像是赖皮,一个也像泼妇,灵花痴笑一声,实在看不顺眼,就以最快的速度撕下来,且三下五除二扔进了垃圾桶!      三   房内,有俊余留的烟味,有他刚才品茶后弥漫的芬芳。灵花颓坐在床上,没有心情打扫了。就是在这张床上,失恋后的她把身心第一次交给这个男人。她还记得俊的信誓旦旦:老婆,能娶到你是我的福分,我会好好爱你,也会疼你一生一世!她娇情地躺在他怀里,问那里爱她?他拍着胸脯,说心里爱啊!她又刨根问底,问爱她的什么?他说爱她的坦诚和单纯啊!她没有流泪,却感动的一塌糊涂。这以后,为他生,为他死的概念就在她心里萌发了。   可俊压根不是灵花想象中的那样负责任的男人,婚后不久,他的缺点就暴露无遗。光是赌博就让人气不过,一般白天休息,晚上召集人马,每睁开眼睛,还要吃饭,不分白昼。起先,灵花不答应,后来,俊羞辱谩骂,拳打脚踢,她这才领略到了“男人”真正的“厉害”!可她太过于幼稚,总以为错在自己,所以自责地加以改正,并企图用她的满腔热情唤回他失意的心。   无数次她都不计前嫌,原谅他了;无数次,他也表明态度说他不对,还保证不再“犯病”。她们一次次地和好,接着吵闹,吵闹后再以性生活修复裂痕。就这样,一次次地原谅,一次次地乞求,一次次地修复,最终导致他们的婚姻成了恶性循环,也导致他们的思想走向极端。   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赌输后的俊脸胀脖子粗。灵花小心翼翼打好洗脸水,递过毛巾。他一把甩开,骂她是灾星,不然自己怎会输到底?她劝他回头是岸,甚至给他跪下了,且跪下语无伦次地乞求他。乞求他为了她和孩子,金盆洗手,悔过自新吧!   俊非但不听,还砸碎了房间的东西,并在灵花肉体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疤痕和印记!灵花也恼怒地谩骂了,还和他撕扯着,并破口扬言离婚!俊居然冷笑着,说他不爱灵花也不会离婚的,还有就是灵花要是提离婚,先杀了她全家!   灵花自知不是他的对手,不论是哪点,都不是他的下家。就这俊还不解恨,并去找别的女人宣泄苦闷!灵花不哭也不闹,没有跳河也没有上吊,她对这个男人彻骨绝望死心了!人们不是说七年之痒,十年之痛吗?她给自己身体涂药的同时,竟心存侥幸,给她们的婚姻制定了十年的期限。并下定决心,如果十年里她的努力挽救不了她们的感情,那么十年后,夜半十二点钟声响,就是她离家出走的时日!   临近十年了,她到今天才发现要改变他,难于登天!她是多么的渺小啊,渺小得如蚂蚁一般不自量力!十年间,她失去了青春靓丽的容颜;十年间,她自欺欺人,背负多么美丽的谎言;十年间,爱她的那个男人还在苦苦等待,而她白了头发,双手枯瘦,身伤心伤一齐袭击光临!   她说过十年后的十二点准时离开,再有三个月就到了她指定的日期。看来她们的婚姻彻底没有希望了。俊依然是那副面孔:狗改不了吃屎!家仍旧空荡荡,俊,对她还是那般心不在焉。灵花不得不计划着:先把家里打扫好,再把行礼收拾好,还有就是带走孩子。这一切她都在悄悄进行,她深知俊的脾性,倒不是她怕他,而是她麻木了,对他没有了知觉,也没有力气和他纠缠不清。谈不上怕不怕他。他爱怎地就怎地,她不想管他了,或许他从不属于她。主要的是她和他没有了过多的语言,至于性生活,早已可有可无。   都到如此地步了,还有什么留恋不舍的呢?走吧,走吧,不要心存幻想了。他对她那么狠心,难道自己不可以以牙还牙,早日争取幸福吗?再说是他负她在前,她负他于后哪!      四   她突然想起,俊的毛衣袖口开了,一个冬天,他都那样穿着,她没有缝补,就那样不闻不问,且装作若无其事。   好歹夫妻一场,反正也是最后一次了,免费服务一回吧!她找出毛衣和线,预备晚接好。不迭地打扫屋子,整理房间,孩子放学后,天已黑。她突然想起,自己好久都没这么温柔如水了,昔日的她,慈眉善目,平和软绵,这刻,怎变得像恶魔和巫婆似的?她手指轻盈地舞动着,也一针一针认真织,孩子则坐在身边帮忙绕线团。   电话响了,是她殷切期望的男人。她一把抓过,激动地问他怎么还不休息?   他说睡不着。她说她也是。   他问准备好了么?她回答一切准备就绪。   他听后不作声了,她一声接一声喂!喂!在吗?   半晌他才吞吞吐吐说,在!   她问怎么了?是不是打了退堂鼓?   他说不是。   她担心了,问他干嘛啊,这是?都到这节骨眼了,他该不会犹豫不决吧?她疑惑加猜测。   他终于鼓起勇气问,你真能割舍孩子的爸爸么?   她斩钉截铁说能!   他接着问,那他呢,能割舍你们娘俩吗?   她无法回答了。她只晓得她再也不能和那个死鬼过活一分一秒,并没有想过那个死鬼对她的感情。还有死鬼每天不沾家的边,也不怎么呵护她,让她作定论的话,死鬼没有她们娘俩照样活的有滋味!   我们再输一次行不?和他商量、和他摊牌,说不定事情有转机,好吗?他乞求的声音传来。   天啊,不会有错吧,十年了,要有转机早有了,何至于等到今天?他要是良心发现,除非太阳从夜半出来!她愤怒至极。为他的自作聪明。   别自信,给他一次机会,也是给我们一次,如果这次我们输得一败涂地,那么我们立刻转向走人,永远不要回来!他诚恳的请求令她感到万分不安。   别在折磨我了,要是你不带我也可以,我和孩子走!我绝不勉强你的。但请你不要拿他说事,好么?再和他生活一天的话我会崩溃,知道不知道,我在家是怎样的煎熬?度日如年啊,我算是经受了。告诉你,莫不是为孩子,若不是你的车票诱惑我,我早已悄然死去!她无心织毛衣了,她双手紧握电话,仿佛紧握她的命运。   千万别多想,我只是建议,相信我是真心爱你,好吗?能让你幸福,无论这个人是谁,我都无怨。再说,我老婆和孩子没错,还有年迈的父母,我觉得没充足的理由撂下这一大堆人事……他几乎是痛哭涕零给她说这番话了。听得出电话那端的他比她还要紧张,忧虑几分。   我不会再相信你,决定的事情我也不会改变!她挂断电话,竟出了一身冷汗。   孩子歪着脑袋问她:妈妈,我们去哪里?   她抚摸着孩子的小脸蛋,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去天边,远离这里的人和事情,再也不要回来!   孩子看着她,“哇”得哭出了声,摇头并说着不……   武汉治疗癫痫哪家是专科医院洛阳能治好癫痫的好医院在哪郑州癫痫病的医院怎样安徽癫痫治疗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