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家园】当时只道是寻常(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8:13:23

十四 当时只道是寻常

自从流浪以后,我似乎悟出了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必须发奋求学。我终于从私塾出来考上了县一中,因为县城很快解放了,我复学又读了一个初一。我在娘的照料下,上了四年初中,最后终于奔出川城,考上了武汉重点高中。

我读到高二时,寒假回家,父亲正患霍乱。此时祖父己上了年纪,正值“万顺花粮行”的尾声; 当时,母亲和妹妹早已皈依佛门。父亲躺在病榻上已是虚脱无力,他郑重喊我至床前,要我坐在他身边,煞有介事、心事重重地对我说:“儿子,你已成年,我这次一病不起,恐难支撑。有件事是你母亲曾作的主,就是福大恒(川城东街一绸布店,由大姑妈做的媒。)那门婚事。如今你母亲心归佛门,为父必须代为了之 。”父亲语重心长 。

“如今我在求学,不宜谈及此事 。”我若无其事地回答 。

“不是要你现在完婚,是你得认了这门亲事才好,都是大户人家的面子。”父亲晓之以理。

“我从未见过人家,怎能冒然认亲? ”我与父辩理。

“今天为父不是要你上门去见一见吗?”父亲探起身直白对我说。

“我如今还在读书,此去何意,岂不荒唐?”我将父扶躺下去,“你好好养病,以后再说。”

“胡说!你母亲拿了人家的‘八字’,又有你姑妈跟你做的媒酌在先,大人大事;再说生意场上我与你那岳父已是至交 ,经常来往,何谓荒唐? ”父亲已有愠色 。

“我不好意思去!”情不由衷 。

父亲见我有点松口,又欠身半起地对我好言以劝:“那有什么不好意思,门当户对; 再说人家大家闺秀,掌上明珠,也在读书,不是配不上你!”

“都在读书,都还小,搞什么谈婚论嫁 ?”觉得父亲不宜论及此事 。

“读书归读书,男婚女嫁,人之常情,天经地义!”父亲执意力争。

“我不想去!”干脆拒绝 。

父亲一时龃龉,眼湿心凉,无奈无力地躺下去,呻吟一声: “唉 ---- ! 长叹息以掩涕兮,哀吾生之多艰! ”

我一听他念这诗,不觉对父亲笑了:“堂堂文人,别把屈原诗乱用唷! 人家忧国忧民是哀民生,您有什么好哀的呀 ? ”

“你母弃我而去,留憾于我,哀心兮永伤。...... 心之忧矣,其毒大苦! ......”父亲性情中人,一时动真情,老泪纵横,我当时见了,亦于心不忍 。

“好了,好了呀 ! 别在那里吟诗唱赋、长嘘短叹啊! 我去一下就是了; 但不是去订什么婚,算是拜个年吧! ”

当时已是春节正月初四了,此行是去拜年相亲 ,还是揭开初恋的面纱? 当时只道是寻常。

父亲见我应允去见他的至交亲家,眼里反射出异样的光,精神也抖擞起来,急忙将娘喊至床前,吩咐打理儿子的非凡出行。

父亲和娘商量得很周密,特意去叫了毛家堤下篾器店李炳山的女儿腊梅姑娘,因她和福大恒那叫彩云姑娘是情同姐妹的同班同学。于是腊梅从娘手里接过烟酒、茶点引我去东城门。

那条路我很熟,出大门过石桥,左拐有一座木桥,此时桥下结了薄薄的冰 。我们不走正街进正门,那福大恒绸布店有一侧门就开在这巷子内。我指使腊梅从侧门进去,别穿那门面大堂张扬。殊不知腊梅姑

娘十分精灵。她上午得信早己通报了彩云和她父母。我跟随腊梅从侧门刚进屋,便听得那屋里有喜气的喊叫声:“姑爷来了! ”

我被领进堂屋,前面便是临街铺面,大堂后被一排花玻璃木雕门严严实实地隔开,通向后堂屋中间隔一天井,天井正中放有一口不小的荷缸。前面柜台上生意的喧哗,后面几乎是听不到的。堂屋两边摆有八仙太师椅,正中是长条几案,古瓷花瓶内插一长长的鸡毛掸子;正中悬挂一幅寿星水墨画,屋正中一张红木方方桌,这就是彩云的家。

接待我的是彩云的兄长,比我长两岁,相貌斯文,脸面白皙,眉间一颗黑痣。见我时,满脸温笑,随意拉拉手便说:“坐!”

“伯父、伯母呢?”我扫视四周 。

“他们忙,一会儿就来。”兄长沏茶过来。

寒喧间,我发现穿堂甬道里有人头晃动,且有叽叽小议声。我知是初见姑爷的稀奇。不一会儿,有两位大嫂模样的女人,陪着一位体态富腴的大妈走了出来,兄长站了起来说 :“妈,彩云呢? ”

我随即站起来欠身施礼:“伯母好,给您拜个迟年! ”

“嗨嗨,三天年己过完了,来了就好。快坐!”大妈瞅着我满面慈祥的笑容:“彩云在她房里陪腊梅 ,嗨,不好意思 !”

随后,大妈退到后屋去了,任那两位大嫂挑逗说笑,后来我才知这是叔伯婶母。

不一会儿,桌上己摆了春盒卤碟。这是一种很精美的木雕食盒,每层两盘,拼在桌上,那卤汁清香飘拂,溢满鼻官,顿觉满屋生辉,这老屋一时有了生机,融融氤氲,我心里顿生惶感。年龄不大的我,竟遇如此贵宾相待,真有点受宠若惊;更惊人的是还不知那彩云何等长相,如何迎面? 不觉心怦怦然。

开席时,竟只兄长与我两人,而且我被置上座。兄长还举杯向我敬了酒,礼数己到,兄长便喊话了:“端饭上来!”

我尚在抹去嘴角上的酒水,只觉有人从后面递过一碗饭,朝我面前一搁,飞也似地走了。

“一点礼貌也没有 ! 都十六、七岁的人了!”兄长不好意思对我笑笑。

我原以为是大婶们端饭来,听兄长这么一说,我顿从酒雾中觉察到了,待我再回头,连人影也未看到; 只见腊梅姑娘靠在那边厢房门口咧嘴朝我直是笑。心想,这下算白来此一趟,回去如何向父亲交待是愿意不愿意?

饭后茶余,天色己近黄昏,吊挂灯笼里的烛全点亮了,不知谁提来一汽灯,悬挂在堂屋正中,四周雪亮一片。此时,我见一微胖长者,从前面和一先生模样的人,边说边走进了堂屋,兄长忙站起: “爹 ,这是 ...... ”

“知道 ,你们谈 ,我有点事! ”大伯扫视了我一眼问道:“你父亲的病好些吗? ”

“好多了! 家父向您问好!”我躬身亲候 。

“好,好! 你们谈。”笑了笑便和那先生转到账房里去了。

这时,伯母和一位婶婶从后屋出来了,我见腊梅从厢房里走出,向我挤挤眼,转向伯母说:“伯妈,我先回去了! ”

“嗨嗨,改天来玩啊!”伯母不挽留她,看来腊梅是常来常往的,也不拘泥。腊梅走了,那婶婶朝我笑盈盈地: “急了吧,来,跟我来! ”

我迟疑地望着伯母,伯母挥手示意、笑吐一字:“去!”

( 待 续 )

癫痫病有被治愈的可能吗太原治癫痫最好的专科医院佳木斯治癫痫的医院在哪治疗癫痫病专科

相关美文阅读: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