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荷塘】老床(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8:14:01

300多年前,也就是乾隆皇帝自封“十全老人”的时期,富庶的苏州一大户人家里,在一个鸡飞狗跳的早晨,一群木匠、漆匠、雕刻匠站在一堆金丝楠木前沉思,如何将这些木材变为一张漂亮的床?连丫环们都换上了节日的盛妆,孩子们和狗在木堆上不停跳跃着,旁边厨房的肉香,诱使狗和小孩一起吐着舌头,又很快地收回去,偶尔又乖巧地站在长长花廊下,他们终于要见到一张床的诞生了。

就是这张床,在80年前深秋的旁晚,一位高大彪悍的苏北大汉头戴礼貌、帽插红花、身穿长袍马褂,一位美丽、温柔的姑娘头压盖头,一身红衣,一双当时尤为美的象征的三寸金莲,穿着鸳鸯戏水的红鞋,在新郎的搀引下更显弱柳扶风。在金鸟西沉之时,完成了夫妻对拜、进入洞房千古不变的婚礼仪式。新郎、新娘并肩坐在床上,接受众人对他们的新婚祝福。从此,他们的酸甜苦辣,都留在了金丝楠木的每一个波纹里。这对新婚的夫妇,就是我的爷爷、奶奶,爷爷奶奶在这张床上先后生育了五男三女。

这张床太大,长2.2米,宽1.8米,四周有雕刻精美的围子,中间有各种图案的顶子,床的外侧两边有长60cm的屏风,床板是黑色,用桐油加糯米石灰做腻子,散发着淡淡的桐油香,刻有山川河岳、日月星辰、百年好合的精美图案。爷爷一辈子叫它“顶子床”,奶奶一辈子叫它“八床”。至于为什么他俩一辈子谁也没有说服谁,这张床怎么到我家,连我爷爷都不知道。

最困难的时期,全家只有一条被子。铺的是芦苇花编成的垫子,大家都横着睡。爷爷奶奶睡在床的两头,叔姑在中间,我奶奶最多只能用点被角,漫长冬夜就这样煎熬过来。大姑得了伤寒,好多人都劝把尚有一口气的大姑给扔了。我奶奶硬是把大姑抱在怀里,用被子包好,坐在床上捂了三天三夜。大姑意奇迹般地活了过来,如今大姑也是四世同堂了。一家人不停地劳作生育、吃饭、做梦、干活,哭声加笑声、笑声伴哭声循环往复着,累了以后就争着躺到床上休息。姑姑们本是床的主人,出嫁反而成了床的客人,我妈妈和婶子从四面八方走到床前,反而成了床的主人。她们生儿育女、锄地拔草、生火做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用她们的青春、汗水、心血浇灌着古老家族的沿袭。在我的血液里,流淌着她们的血液;在我的叹息中,有她们的忧愁,在我的快乐中,有她们的欢笑……

文革那年,我父母还是在这张床上,完成看他们的人生婚礼。据说,我父母的婚礼很是新潮。上午还在生产队劳动,下午就领取结婚证。在新郎新娘高呼:“敬祝伟大领袖、伟大导师、伟大舵手毛主席万寿无疆”的呼声中,完成属于那个时代的婚礼。家中依然连第二天吃的粮食都没有,只有这张床为父母的婚礼祝福。

我母亲生我们兄弟五人,我母亲用这张床的时间最长。可能是爷爷重男轻女的观念太强吧,我爷爷宁愿自己冬天睡在锅灶放草的地方,也把床给我父母,婶子们都是新婚满月后就睡到土坯垒的炕上,而我母亲却独享很长时间,我们兄弟几个都睡到有5、6岁。五个小子一起在床上尿床,确也是一大景观,母亲推干就湿。长期的营养不良、休息不好,即使在生我们做月子期间,和别人一样吃地瓜干。晚年,母亲总是遗憾地说:“生你们兄弟五人,坐五次月子没有吃过有10斤馓子、五斤糖,连一根老母鸡毛都没有吃过……”而爷爷奶奶高兴无比,脸笑得像挑花一样,特别是看到我们兄弟尿床后,更是喜不拢嘴,一边把床板搬到外面去晒,一边高兴地说:“塌尿龙,没孬种。”我们家的五小龙能把东海龙王漂起来,那才是本事呢。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们五兄弟相继离开家乡,有的当兵提干,有的进入高校读书,后来分别在不同的地方娶妻生子。我对这张床的感情也淡淡地远去。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却对这张老床的思念日日俱增……

奶奶去世后,爷爷不到任何子女家去过,独自一人守着老床。我一次打电话给爷爷要他到大城市看一看,他倔强地说:“我走了,那个人谁陪呀?我睡在这张床上,就感觉那个人睡在我旁边。那个人爱干净,屋前屋后不能有一颗杂草,不然她嫌我。”我羡慕爷爷奶奶的爱情,更想念那张老床。我曾向我的五兄弟建议,春节期间,我们五兄弟和爷爷在一起横着睡这张床过一夜,可是这个愿望一直都未能实现。

转眼间,我那研究生毕业的儿子也到了谈婚论嫁时候,上星期天,亲家一家三口和我们一家去看望爷爷,亲家母自豪地说:“我可真幸福,都50岁的人了,还给人家做孙女,此乃人生一大幸事啊!”爷爷对亲家母说:“孩子,把你的宝贝女儿配给我曾孙,你就放心啰,如果这小子对媳妇不好,我就打他老子,我不可能去打孙子,一代管一代。现在生活好了,但孩子们不能忘本,现在的好日子是以前苦日子熬出来的。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你们现在结婚都是新式的,我这辈子,除了这张床外什么都没有……”

亲家母动情地说:“爷爷,明年我们两宝贝结婚,婚礼就在爷爷两间小屋里,爷爷您的床让给您曾孙做婚床。这张床上养育了这么多的人,定是爱情的吉物,必定能保佑两个宝贝天长地久、儿孙满床。到时还要麻烦爷爷,证婚人非您莫属!”爷爷笑了,脸上皱纹都挤到一起,像屋前的野菊花,连声说:“好好,我曾孙的婚礼,就按照我当年婚礼的仪式举行……”

亲家母又自豪地说:“爷爷,我以考古学教授的身份跟您说,这张床的一块床板足够在二线城市买一套120平方的房子,这可是一张金床啊!”

金床,我怎么不知道,原来我的家族从未贫困过。香山邦的木匠们无法预知是他们的聪慧,为300多年后贡献这一张金床,缕缕清香中,有他们的血汗,这汗水穿越了300年乃至更远……

我坐在床边上,就这么想着,就这么看着,看到窗外浮动的落日,霞光照在爷爷穿越世纪的身躯上,显得格外的神圣积淀,旁边儿子和儿媳正十指相扣、相依相偎……

癫痫吃左乙要吃多久昆明微创手术治疗癫痫的效果大吗保定癫痫医院哪家好?

相关美文阅读: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