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百味】行走山崖间(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3:16:32

分不清楚的现实与梦境

我在悬崖间行走,幽深的山谷,望不到底。

崖壁的缝隙间,仅可容下我的双脚和身体,稍稍一动,就会跌落深渊。

风魔鬼般呼号而来,几乎要把我推向悬崖深处。我的脚和腿开始不停地颤抖,越颤抖就越接近崖边,一只脚有一半悬在了半空,身体使劲向山体倾斜,手攫住身边一棵并不粗壮的摇摇晃晃的树。

我吓得闭着眼睛,手心早已被汗液浸湿。巨大的漫无边际的惶恐,如翻滚的浪涛迅速涌向胸中。砰,砰,砰,万籁俱寂中,可以听到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在悬崖间回荡。心简直要炸裂开了,血液一下涌向头部,一团火一样烧着我。啊--我惊恐地大声叫喊着。

有段时间,我会做梦,梦到自己被一种神秘的力量带入这样的绝境。

在梦中的濒死边缘,突然被惊醒。然后,庆幸只是梦。我不是个爱做梦的人,可在那段日子,几乎天天做梦,而且噩梦占据了大半。

一样是悬崖边,一样是行至令人胆颤的悬崖峭壁上,我匍匐着,跪在碎石上,浑身颤栗着,小心地攀爬,缓慢挪动身体,不敢向后看。眼前的这块石头离上面那块太远了,我够不着,而且几乎是完全垂直,两块石头中间是一些盖着枯树叶的松软的土,脚若踩上去,定会滑下来。此时,我头晕目眩,不知所措。我再次尝试着迈了迈腿,还是够不着,惶惶不安中,紧紧抓住地上的一丛灌木,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多想让自己也像树和草那样,脚下生根,牢牢抓住山体。

依然是梦么?不,我知道,这一次,是我把自己真实的双脚,迈进了迷离的梦境。端午假期,跟随内丘“纵情山水”户外俱乐部去爬山,走原始的野路。路线是,九女峰——嶂石岩——杏峪,将近十八公里行程,不走回头路。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攀爬过程中,那些重叠显现的类似境像,让我于恍惚间,居然分不清究竟哪个是梦境、哪个是现实。

“别怕,站起来,抓住我的手。”群管理员李辉大哥伸出手,把我拽上去,身后还有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个头不高、长得很清瘦的大姐,尽力向上托我。几次遇到类似的情况,都会被随时伸出的有力的手扶上一把、推上一把。有我爱人和朋友,有群主大哥、管理员小崔,还有几个根本不认识也叫不上名字的兄弟姐妹。

是梦吗?不是梦,那是真实的手,是温暖的手,是梦中遇不见的手。

在真正的梦中,几乎从来没人解救自己,歇斯底里地大声呼喊根本无济于事。而得救的唯一途径,是于惊吓中从梦里醒来。醒后,第一时刻却是惶惑中不知是梦抑或是醒。打开灯,看看身边,方知是梦,却依然惊魂未定。

按照弗洛伊德关于梦的解析理论,我们梦境的形成是由于我们在睡眠中精神状态依然存在,但入睡后这种精神状态开始削弱,这时,其他隐藏我们心中的精神意念开始入侵,它们可能是我们平时生活中的某些强烈意愿或者其他心理活动,在梦中,占据了我们精神的主导。

时常梦见自己处于悬崖边上,大抵与现实中受到某种挫折或遭遇某种困境抑或受到某种惊吓有关,尽管清醒时依然保持相对冷静的状态,可内心是充满焦虑的,是彷徨不安的,迷惘间,找不到合适的出路。甚至有时候,即使不在梦里,也会自行将一些事情预设出非常糟糕的结局,做出杞人忧天的举动。似乎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过类似经历。

我在想,若这次爬山也和我往常一样,到达顶峰后沿原路返回,途中走不动或觉无趣也无碍,可随时退回,那么我还能完成这样接近自身极限的挑战吗?在让人毛骨悚然的境地,恐高症的我还会咬牙坚持到底吗?若非有人在关键时刻拉我一把,仅凭自己能完成如此艰难的行程吗?这些问题时时萦绕着我,我给出的答案应该是不确定的。

路,逶迤着,若隐若现地在前方延展着,满地青草似发出星星点点的光。绿荫掩映下的小路,犹如疾驰的列车呼啸着通向远方。

或许正是因为没有退路,才让眼前本来模糊的路变得更加明晰,更加通达;或许正是因为没有退路,才让看似不可能的一切成为了可能。某些时候,利刃般的绝境,的确可以劈开人的斗志与潜能。大胆应对生活中一切挑战,在不断突围中,能更真切地触摸到沉甸甸的生命,感知它的色彩和温度。何况,于路上,还能随时遇见赏心悦目的风景。

举目四望,太行山脉连绵起伏,宛若一道天然屏障,立于云端,俯视着山下的大地与苍生。天空那么辽远,几只鸟儿悠闲地从这棵树上,扑棱一下就飞向了另一棵树。鸟或许是树的语言,代替沉默的老树,说了很多它们之间才能听懂的言语,我们不便惊扰。

山野清幽,花香袅袅,山上的樱桃正红,让人垂涎。摘下一颗,入口很甜。

是现实还是梦境?一时间,我又无法辨识了。也许根本没必要弄清楚。梦境和现实之间,似乎存在一条隐秘的通道。

一天之中,我们经历了风雨雷电交加,阴晴变幻莫测,险象迭生又处处美景。大自然是一帧立体画,以视觉方式,再现了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这次艰辛跋涉,“纵情山水”,于我来说,意义绝非仅在山水之间。

一场意志无法松动的旅行

“我们走在人生的路上,遇到的事情是无数的,其中多数非自己所能选择”,周国平在《内在的从容》一书中这样写道。

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带有偶然性。降生在哪个家庭,家境如何,也带有一定偶然性。可从我们一出生,便注定无法重新选择。正如这次户外登山旅行,当你选择了开始攀爬,就等于选择了义无反顾,这个富有激情和冒险精神的团队,从不走回头路。

必须向前走。我们谁也无法成为自己舞台上的配角,更不可置身事外,当一个永远的逃避者。

回忆起那段日子,那时候,在某些瞬间,真的想逃。那些可怕的境遇兀然出现在我生命中,世界突然暗了下来,暗下来的世界,让人几乎看不到方向。命运扼住了我的咽喉,我难以喘息。心如刀绞,神情恍惚间,恸哭着质问上苍:人世间芸芸众生,为什么非得是我?为什么必须把噩运降临到我的家庭,我的亲人身上?为什么一定让我和我的亲人来承受这一切的苦痛?

很长一段时间,我真的想不明白,也打不开这个心结。因为之前,上苍算是厚爱我的,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突然间就由爱转为如此无情。

可我慢慢发现,悲伤河流并非只从我的门前经过。

浮动的人群,黯然神伤的表情,楼道里的窃窃私语,喑哑的哭声,穿行在走廊里的手术车,疾步如飞的医生和护士,一排排刺鼻的明晃晃的药水,冰冷坚硬、铁青着脸的器械,还有,收费处的验钞机任劳任怨,几乎不停歇地工作着。这些画面,一度常常像电影镜头一样,错乱嘈杂地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我低声问自己,为什么是这些人?为什么他们和我的亲人一样在承受着苦和痛?可我回答不了。我同样回答不了的还有:承受苦痛的,为什么就应该不是这些人?为什么就应该不是我和我的亲人?不是我们,又应该是哪些人?哪些人是必须也应该受苦的?有标签吗?即使有标签,大概也是上苍随意贴上的吧。而且上苍总是把各种痛苦标签,在不同时刻,贴给不同的人。每个人,一生中,大抵都逃脱不了。

我们不得不把人生的一切缺憾随同人生一起接受下来。没有痛苦,人或许只能有卑微的幸福。史铁生告诉我们,“人生就是与困境周旋。”想到这些,内心稍稍得以平复和安慰,也更坦然了。人生的气候中,怎会只有温暖与晴天?

风在山野中吹过,一片叶子从树上落下,飘到我身旁。我捡起那片早逝的落叶,把它安放到一块山石之上。或许,一阵风再起的时候,它又会开始凌空舞蹈,旋转,翻飞,划出道道优美的弧线,然后,继续飘落,或落于山涧,或依然落于地上,慢慢地被时间暗藏。这就是一片叶子的宿命。下一个飘落的,不知是眼前这些油绿发亮、密密匝匝的树叶中的哪一片。

刚才还十分灿烂的阳光,突然间收敛了光芒,阴云一层层堆积起来,天色渐渐变暗,雨点打在头顶浓密的枝叶上,还好,雨不算大,浓阴成了天然的雨伞,护着我们。山雨就是这样,调皮任性,毫无征兆地,说来就来。我们正暗自庆幸,雨不算太大不影响行程的时候,一声惊雷,震天动地,似要划破天宇。紧接着,又是声声雷鸣。我开始害怕,生怕雷劈断了头顶上的哪根枝干,生怕雨会越下越大,将我们困在山上。然而,怕是没用的,豆大的雨点真的一时间密集起来,排兵布阵,汹涌而来,还以冰雹为利器,噼里啪啦,打在雨伞上。这时,雨伞根本不能把雨水完全挡住,衣服很快被冷雨淋湿了多半,我被冻得瑟瑟发抖。

大雨中,前方的路开始变得模糊起来,我停下脚步,大脑一片空白。朋友说,往前走吧!是的,不能停下,如果雨真的越下越大,停留时间越长,或许越存在危险。继续前行,或许可以找到一个能避雨的更安全的地方。在雨中行走,虽觉无助和困顿,可还是该庆幸,这段路恰恰是人工铺设的规则的台阶。真不敢想象,若是处于之前走过的那种几乎与地面垂直的、无路的坡崖上,我将面临着怎样的惶恐与惊悸。

十分钟后,走到一个相对平缓之地,看到了一个用塑料罩顶的大草棚,一对夫妻在那里经营着简单的小吃和山货生意。棚下站满了我们的人,真幸运,这简直是上天赐予我们的避雨之地!一时间,竟十分欣喜。没过多久,雨点变小,渐渐停了下来。

我想,有时候上苍可能故意用开玩笑或试探的方式,给我们出出难题,考验我们一下,然后又会生出怜悯之心。既然我们已经出生,宇宙间某种精神本质便要以我们为例,来证明它的存在和伟大,万物的生存才不会因为其偶然性而失去价值,精神之火也才能显现出它的光明来。

群管理员告诉我们,离终点差不多还有一个小时的路程,胜利在望,我长长舒了口气。背上行囊,继续赶路,百感交集又幸福地赶路。

我们是自然之子

在山崖的林间行走,灌满耳朵的是清脆的鸟鸣,是风吹树叶的沙沙吟唱,是犹如小夜曲般细腻丰富而有质感的花香,是脚踩在上一个深秋时节飞落的枯黄而柔软的叶子上,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林子如此寂静,寂静得只能听到这些大自然的声音,与时光发出的滴答滴答声之间的合鸣。

浓密的原始森林挡住了阳光和云,隔开了我与地面的距离,我蚂蚁般,在山崖的峭壁缝隙里游移。被勇敢的探路者、开拓者踩出一条近似山路的山路,狭且险,仅容一人,我沿着那些足迹,作为一名虔诚的追随者,前行。仿佛从一个世界中来,正通往另一个神秘又未知的世界里。

此时,我觉得自己与大山间的一块碎石、一根草或者一片树叶、一滴山泉并无大异。我用自己的身体无限贴近山体,倾听着大山的呼吸,那就是我的呼吸。我用手抓一把黑褐色的细土,细得可以融进我的血液里。我的心瞬间就被掏空了,只剩下空旷和寂静,早与树林、大山融为一体,变成这幽深夏季的一部分,血脉相通,无法割裂。这时的我,才是最真实的我,明达的我,鲜活的我,无我的我,那个于浊流中几近迷失、几近麻木的肉身重新被荡涤了一番,变得通透清澈,清风看了也欢喜,雨花沾了也欣悦。

峰回路转间,被林子遮蔽住的天空与阳光又出现了。深沟险壑,层层山峦,在天际间一一打开,进入视野,向我们展示着太行的厚重和瑰奇。遥望九女峰,她们以不同的姿态,挺立着,于云霄处,安静地守候着岁月,千万年来,身处峰巅,却宠辱不惊。我们朝向那边仰望着,大声呼喊。

攀爬,行走。在无比寥廓又近乎悲壮的九小时攀爬与行走中,每个人似乎都是一名壮怀激烈的勇士,决绝、果敢、坚毅。在这场豪无退路的旅途中,奔赴,抵达,又奔赴。五百四十分钟,从九女峰到嶂石岩再到杏峪,我们用脚步丈量着一座山峰与另一座山峰之间的距离,也丈量着一场惊心动魄与一场亢奋喜悦之间的距离。我虽不是豪杰,但亦有仰天长啸的愿望,一吐胸中积郁的块垒,让生锈的心重新锃亮,让自己不再僵滞和困顿。

天空中,有大朵大朵飘来的云,阳光穿过厚厚的云层,把其中的一朵渲染成金黄色的、半透明的、梦幻般、若江南如诗的锦缎。突然间想到,法国作家勒克莱齐奥在书中曾这样写过:“我们望见的这片天空,这片拥有太阳和繁星的天空,正是我们的祖先曾经望见的,也是我们的孩子将要望见的。对于天空而言,我们既是老人,又是孩子。”难道不是这样吗?我们每个人从天空与太阳身上获取的,从未比任何人少过一丝一毫。我们时常得到大自然的馈赠与恩赐,可我们不知满足,常常恣肆地从大自然身上攫取、攫取再攫取。

我们必须承认,我们是大自然的孩子。在这空茫又寂静的大自然里,我们被大山敞开的怀抱,接纳着,包容着,哺育着。融入其中,我们的灵魂才更加安然稳妥。在这里,我聆听到自己内心深处发出的最真实的声音,我明白了自己的生命究竟需要什么。我会时刻提醒自己保持一颗原始简朴又善良丰富的心。我们不断追求着高科技、高速率,以牺牲坏境为代价,大踏步地迈向现代文明,可我们真的能远离和忘记养育我们的大自然吗?人迹所至,尤其人烟密集之处,总能看到她的伤痕,她流着血,也流着泪,我们不可以再伤害她。在追求繁荣的路上,我们要想想自己的来历和出世的故乡。我不知道,我们若有一天真的失去了故乡,将身归何处。

此时,腿已开始疼痛,近乎麻木和僵直,可我依然欣慰,今天自己可以成为一个自然、心灵与命运之间的秘密探访者和阅读者。

西安哪的医院可以治疗癫痫病?成年人癫痫病是怎么发生的呢郑州市专治羊角风哪家医院好手术治疗癫痫要注意哪些细节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