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笔尖】白云,为什么流泪(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4:37:05

巧云走了,她走得太突然,太急促,就像一群伙伴正玩得开心惬意、兴致十足,就在花正香、酒正浓之际,主角却突然不见了,留下一轮冷冷残月照着满园的苍凉和寂寞。

巧云在的日子,她带给我们的是真诚,是信任,是阳光下的欢声笑语,她这么突然一走,我们才意识到她的离去,让洛南直至商洛文坛少了一位多么优秀的伙伴。生命中最珍爱的朋友就像阳光、空气、和水一样,她在我们中间时,一切都显得天长地久司空见惯,可一旦突然离去,我们才意识到,巧云的存在对热爱她的朋友是多么地珍贵可亲。

巧云的离去,对热爱她的朋友是一种巨大的痛。噩耗传来,我再不敢碰她的诗句,不敢再看她的照片,再不忍心再去回忆那灾难从天而降的惨状。甚至一回忆起共同走过的岁月,一听到别人提起她的名字也会泣不成声、热泪长流。巧云早已成为热爱她的朋友生命的一部分,她的离去对我们来说就像天缺一角,就像鸟儿少了一个翅膀,吉他断了琴弦,夜空中里从此失去了星星月亮一样。

朋友相聚的时候她总把快乐阳光的一面留给别人,文友在一起时,纵情率性,酒酣高歌,言语间海阔天空,肆意张扬,有时不免口出狂言,粗鄙俗气起来常常会让在座的淑女雅士都觉得难为情,而坐在角落里的巧云,却是那样不急不躁、不温不火地在倾听别人说话---那一双专注有神、极富灵性的黑眼睛总让人联想到一只乖巧的鹿静静呆在那儿。偶尔说话也是画龙点睛式的,轻松幽默的表述,寥寥数语就攫住话题的要害。巧云是善良的,也是心细如发的,无论心中蕴藏着怎样的风雷闪电、激流狂澜、艰辛磨难,只要和朋友在一起,她从来都是轻声细语、和颜悦色,好像声音一大就会惊动别人,冲撞别人,从来没有见过她声嘶力竭,出语伤人,也没听过她去抱怨谁,议论谁,她总以感恩和包容之心去呵护善待周围每一个人。

今年开春以来,她却一反常态,总说自己心里烦,像喝了煤油似的堵得慌,原来说她一直为孩子招考工作的事犯愁,说着说着,她就用拳头锤打自己的胸口,我不禁在想她脆弱的心脏此刻在承受着怎样的压力---巧云饱受的精神压力让我联想到《文摘》报上:一棵长在石崖夹缝里的南瓜,那层层挤压,密密实实的纤维组织坚硬得唯有利斧才能劈开。后来听朋友说孩子招教考试顺利通过,我想巧云这下苦日子该熬到头该松一口气了。有好几次,几位朋友相邀,到仓颉园上的盘山公路散步闲聊。一贯守口如瓶的巧云,突然讲起她刚参加工作时,和学校校长之间的事,年轻气盛、自尊敏感的她怎么也看不惯校长那冠冕堂皇背后的小动作小伎俩,我也是第一次发现看似和蔼谦逊的巧云,内心却是那样的要强,在她心灵里有一亩田、一个梦、一泓秋水、一块岛屿、一个星座,那是属于她生命神圣的领地,是不容他人插足和冒犯的。听她讲和学生在一起的快乐情景:一群小鸟在翠绿的山林里自由自在地快乐成长,面对一张白纸似的刚入学的学生,如何让一滴水变成一条小溪一个海洋,如何让一粒种子一片绿芽化为一片绿荫一片参天森林……原来在巧云那娇巧的身躯里面蕴藏着那样博大的爱心。就在她离世前一周的一个晚上,文友档云打电话说:有位诗人邀请你一起聊天,我直觉里一下就明白了,她说的诗人就是巧云,一向谦逊谦卑、善解人意的巧云总是那样客气,她总怕去麻烦人打扰人,可惜那天下午我正和几个同学在宴席上高升五奎酒杯交酌,最后一次见面聚谈的机会就这样失去了。

巧云用太阳般的温暖和爱心在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有朋友自远方来,她总要跑前跑后,嘘寒问暖,极尽地主之盛情。一家小酒馆,几叠小菜、一瓶小酒,一杯淡茶让客人温暖如家其乐融融。每次朋友小聚或外出采风,她的背包塞的满满当当:水果、饮料、小食品应有尽有,她总想把自己的爱和温暖像切水果一样分给每一位相聚的朋友。今年丹风组织的“桃花节采风”活动,我们一行五人由作协主席刘剑锋先生率团参加,返回至转盘时,一起就餐,我已经买过单,可巧云硬是把钱塞到我口袋,我回绝拉扯时,一向性格平和、客客气气的她突然变得很凶很生气,看她那蛮不讲理,“一夫挡关,万夫莫开”的架势,我只好俯首称臣。

第一次认识巧云还是在商州参加首界商洛诗歌协会的会场,成员名单上署名:洛南教育局赵巧云。心想:赵巧云是谁啊,一看履历,43岁的人了,怎么突然就想起了写诗,带着好奇,我仔细看了看她,一张椭圆形的脸,一双从容淡定炯炯有神的黑眼睛那样专注、好奇地静观察着周围世界——下意识里,我觉得她就像松林间一只机灵活泼、顽皮有趣的小松鼠,这么想着,一看见她,我脑袋里一会儿是巧云一会儿是小松鼠,那种滑稽可爱的模样,逗得我直想偷着乐。后来读了她的《马蹄莲》,那水晶一样清新、洁净、透明的文字,让我联想起被雨水冲洗过的鹅卵石。今年到桃花谷采风,当我们真的走在那点点繁星的鹅卵石铺就的曲径通幽小路时---我和同行的作家何慧娟、徐晓蔚逗趣说:“您们瞧瞧,这多像巧云女士写在大地上的诗句”。在巧云离开我们的日子,我总在想,一个多么才情横溢的诗人,刚才还在鹅卵石路上活蹦乱跳,多开心多好玩,怎么突然间连个招呼也不打,撇下我们就走了。这样的半途而废,与其说是伤心,是无理,而更多的是悲愤。

或许我们都太粗心了,只看好她那充满灵性和诗意的文字,忽视了她在文字深处流露出对尘世生活的无限眷恋与怀念,忽视了她那埋在文字云层深处的谶语:“清明前后,一些逝去的人,总不断地,在我的梦里活过来”(《又到清明》);“只是近来,总想到这个黑衣女魔,想到她,一股寒气瞬间就会击垮我”(《关于死亡》);“那时,我已作古,北方漫山让人艳羡的白皮松,伟岸得像一袭白衣的神隐,居高不语,痴情的鹭鸟,每天盘旋在村子上空,替我,守护我再也无法守护的河流、田亩(《五十年以后》)。当我们真正读懂那来自非人间的喃喃细语时,这才如梦初醒:我们被她诗里美妙华美的句子给蒙蔽了、欺骗了,原来她早就流露出对故乡山河的深情眷恋,流露出对亲人的惜别嘱咐——“我愿将自己埋葬在四周高高的山上,守望平静的家园”,“五十年后,当我再生于故乡的河岸”。巧云,亲爱的姊妹,你也太狠心太自私了,就在人们刚刚认识你的价值,刚刚喜欢和您在一起时,您却悄然离开了我们,您的那些精美的诗句从此随着一股风,随着一朵朵白云,随着花开花落,随着日月星辰在天地间,在热爱诗的人心中像种子一样播撒成荫蔚然成林,或许你会说:“我早已将我的诗句化为西边的云彩”。

今夜,让我为您燃起一柱香,袅袅白云里,我看到了您心爱的马蹄兰,您心爱的故乡,看到您最心爱的人们……您曾教诲我如何识别“三叶草”、“六叶草”,看到我手中的“六叶草”,您惊喜地说:这可是奇缺的品种,遇见他的人从此好运就会祥云笼罩。巧云,我知道您脑袋里有很多很多精彩有趣的事情要告诉我们,可此刻,当我耸耳恭听时,您怎么悄然无声。巧云,您去了哪里,在生命这个充满无常,充满变数的捉迷藏游戏里,此刻,您躲在哪个角落……

巧云,您走了,临行前让我为您说几句话吧:

“流云”,正像她的笔名所说的,化做一片云朵离开了我们。天缺一角:湄底大桥那个残缺的护栏---成了亲人胸口一道撕开的伤口,成了埋在心头的活火山,只要一想起,我的心就像雪崩飞崩、海潮汹涌,就像走在尖刀利刃上,那种痛、那种揪心,不堪不堪,不忍不忍…如果说昔日有曹孟德过断桥而腹痛,那么从此眉底桥就成了过往亲人的椎心之痛。一向内秀幽默、空灵隽逸、才情横溢的“一朵流云”“一朵浪花”怎么遽然间,天上掉下一把利斧、一块陨石,生命的乐曲就戛然而止了……“不该有的噩耗,不该有的伤心泪水,还是在疯牛一样肆虐的达摩克利斯剑坠落的那一刻:一块晶莹的玉破碎了”。

凝视天穹,热泪一点点一点点……,我听到一个声音:“莫要哭泣,亲爱的朋友,想我的时候,就看看天上的点点繁星、朵朵白云——我在天上看着您们”。

癫痫发作对人体有多大伤害受惊吓后眼直四肢僵是癫痫吗服用吃卡马西平片要需要注意什么太原治疗癫痫病贵吗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