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晓荷·遇见】谆谆怀望回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8:33:07
   郭获务优步款款地从召越寨的村街走过,角隅闲情的人们刹时投去诧异的目光。   获务就是召越寨的人,世代生活在这处土地上。设若本村的居民不从村街走过,那才是咄咄奇事呢?原因似乎在于这个村人是获务。但获务神态举止并无异常之处,也无荒诞之处。其素颜朴仪,步履优游且闲致地从村子走过。可村子的老人大多就是这个步调,原因似乎还在于这个村人是获务,一个财富夥巨,却又吝啬刻板,物质充盈却生活陋朴的特别的召越寨的人。现今年迈,步履些许蹒跚的获务谦形谨仪且颇带喜庆的口吻和人们招呼着,寒暄着。村人即亦热情地畅言相对。是的,原本彼此并没有不和睦之处。   但对村人来说,尤甚闲情且喜热闹的召越寨村人,获务还是个能激发起热烈话题的人,起码在印象中是最多的。当然亦包括获务家的事,仿佛有许多秘密。并非获务家拒绝别人来访,确实对邻人也挺热情的,和召越寨的每户人家与邻人的待客之道并无多大区别。也并非获务家的每一个人不与邻人接近,确实与邻人也挺言行随和的,和召越寨的每一户人家与邻人们的融洽关系没有多大区别。况基本的一点,和召越寨别的富贵者不同,获务家并没有因与邻人们财富的巨大悬殊形成有形的或无形的隔离关系,其依旧简朴,随和。但问题是获务及家人并不谈论其家的事,而其家的点滴又那么特别,这才是人们关心的话题之处。   尽管如此,人们还是认为获务家总是隔阂的,虽然仅限于人们的认为。也就是说,获务家的人与事,召越寨闲情的人们感兴趣却总是知之甚少。   但无疑地,获务确实是精明的,干练的。其小瞳仁显得特别炯炯光亮,扑闪着,总像不停拔动的算盘,似乎总是在盘算着什么。获务虽为人刻薄,吝啬,但召越寨现在的人们整体安康富裕,经济上并无多少牵连的地方,倒也少些纠葛。但获务也绝非全然地刻板,偶尔也和邻人们闲聊几句的,中年时代是其财富有较大增长的时候,老年则是其心情畅快的时候,便主动和邻人们及熟识的村人们说说笑笑的,这几乎成了邻居们判定获务性情好坏的标准。当然,这也是直观且确切的标准。非直观且确切的标准则是其财富还在逐步较大累积的时候,当然,这是人们私下猜测的。   最近几年获务似乎很少和邻人们有过多少言语,也更少在村里面走动,多的则是在村头村外转悠。难道其这么长的时间无心情畅快的时候?从获务对待邻人们的态度中可如此判断么?当然无法从获务紧锁眉头或愁面苦颜等特征判断心情状态,因其圆润光硕的脸庞所能表达的喜怒面相确实微弱。闲情的邻人们言及唯一可观察的是那双不停晃动的小眼瞳仁,仍旧扑闪个不停。但有人笑着说多了份茫然,有人立即反驳说并非如此,而是增快了算计的节奏。或说算计的事情实在复杂,实在难有定论。   获务禀性是坚定的,此生如斯。其目标坚定能有什么可茫然的呢?可现在又盘算着什么呢?财富么?没有人同意这样的观点,尽管人们皆深知获务爱财如命。这倒更引起了人们的好奇,便热情高涨地猜测着,从所观察到的点滴论证着自己的看法。   当然,这样的纷纷言论总是在偏隅或非公开场合进行的,和议论召越寨的任何人与事并没有多少区别。尽管所涉及的对象是获务,巨富却又吝啬,当然可供消遣的话题特别多。但还是将全部的闲言碎语局限在角隅,并没有散布在公开的场合。   其实大家还是尊重获务的,即使仅限于创造财富方面。毕竟,获务凭辛勤劳动积累了巨额财富,除了吝啬与刻薄之类属个人品德方面外,和人们并没有多少矛盾,相处还挺融洽的。毕竟,获务还是帮过邻人们很多小忙的。更何况,和所有的召越寨老人们一样,获务也还是卸下多少功禄争利的心机,不知不觉间随年岁的增加也添了几许宽容和处世的和颜悦达。再有,和召越寨的老人们一样,获务也多了一份体态的衰弱和步履的蹒跚。尤甚的,获务和召越寨的老人们一样在村外的开阔地带安静地于夕阳下散步的时候,即使闲情的人们亦感触到生命的某种无可奈何,尽管其依旧与村里的人们很少言语。   然而,今天还是与往有别的,获务明显喜颜尽显的举止还是让别人远远地都能感觉到。这次不再局限于与邻人和熟识的村民,还有能唤出名字的,还有不常谋面的,获务主动且热情地招呼起来,询问对方的小孩几岁了,或有近期什么喜庆的事件。人们笑口回应着,善意且略带愕然的心理打量起获务今天的情态。这样的情态获务不仅印象中一生少有,近几年更是无着。但人们却也能一下子猜中获务今天欢颜的理由,其实连猜这样的念头不待人们在脑海滑过,获务就会更另神采飞扬地说道:   “我家照抒这几天就回来了,我也多少年没有好好瞧瞧他了,他好多年都没有回家看看了……”   村人们听了获务这几句话,骤然心里一惊,顷刻间都不如何再回应了。稍定神只要明白对方是获务,却也不十分地诧异。随即还是不免要思量,真不知这是几句人生凄凉的表述,还是亲情薄寡的写照。但获务是高兴的,就当作一件高兴的事情吧。人们面容尽管喜庆相对,不免还是迟疑,只怕言语不当,让生性多疑的获务误会了。但获务的目光凝视着,仿佛某种等待,人们也便软声说道:“是呀,那可是很好的事了。”   “是的,儿子再忙也得回家看看呀!”或者这么笑口说道。   人们的言语是轻微的,模糊的,尽量赖柔缓或喜庆的口吻说出。但人们离却后还是扭过头来回望夕阳下的获务。心里本就忐忑的人们这时不免庆幸缜密心窍的获务此时没有觉察到别人闪烁其词的言语。但获务此刻还是把这样的回应当作吉言来看,似乎逾甚喜出望外了。   人们还是不由得嘀咕着缜细心计的获务是否真的疏忽了别人言辞的涵义。当然,使人们更加疑惑的是,一生唯利自己,淡漠别人的获务为何对别人家的些许碎屑的小事知晓的还相当仔细,仅限于这一回么?   也许就在此时此刻,村人们对获务还是颇具好感的,哪怕仅限于这一回。这不,就有村人说,获务本和村里别的老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吝啬,爱财多一些而已,可这毕竟只是个人无涉好坏的行为。获务并没有施舍别人的义务,凭本领或劳动创造财富才是永远的道理呀!   正是炎热盛夏的季节。   郭照妍依例归抵娘家看望父母亲。委实隔三差五经常回来的,本就遂情顺时之事,尤其这一次,确也没有觉知有什么迥异处,但今天情况看起来并非全凭自己的主观见识作判定了。这不,刚进村口,人们便笑言甚于往常地与照妍提及了她的父亲。有说她这次来得晚些的,有说做儿女定要理解的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更有年长者笑言诉语她要孝敬父亲的。照妍亦笑语爽声与村人们闲聊着,寒暄着。可心里怎不纳闷,然而明显地感觉到人们的神采实为亲切之谊。稍稍思忖,大抵因为自己一直和村人们关系融洽和睦,应当就如此的。自己若这么狐疑,难道要冤枉邻人们的殷殷之情吧!这倒令自己责怪自己了。   快抵家门,照妍心底勿可诧愕还是由不得自己。逢着的村人皆如此。但分明不同的,村人们的感情倾向全偏靠于父亲,在自己印象里出乎意料地这一遭!难道由于早已出嫁离开了召越寨,村人们将自己当作外人了么?可往常绝无这般情形。确实明白无误地,父亲在村人们言语间的声誉从向来很差,关系颇为疏远。村人们很少谈及父亲,尤其好的方面,今天怎就不同了呢?难道父亲做了使村人们受益的大事,顷刻间改变了看法?没有呀!如果有,自己怎能不知晓?况且,现今富裕的召越寨的人们对秉承恩惠的识见与受幸福的涵义早已和很久很久以前不同了。   父亲并未在家,往常很少出门的。当照妍兴冲冲地踏进庭院的时候,恍然醒觉了一般。堂前屋后拾掇得整洁齐致,但确非与平日有多么迥异之别的纯粹焕然一新般简单。每由自己摆置的什物此番惬当井然,很长时间荒废的园畦整饬得错落有致,清新弥现。幽深庭院凭空加了几分恬谧的气息,却有喜庆的装饰与祥和的布置,油然增添几分明锐的光泽。高风拂动荫翳半院的苍茂老树的枝桠震颤轻舞,鸟鸣呖呖,激荡起迷离的共鸣音细细切切,具备穿透梦影的真实踪痕,不仅纯真的童年记忆,不仅美好的韶龄记忆,连贯一致的构成永恒的合家融融亲情氛围。这可不是在梦境合肥去哪找癫痫医院比较靠谱里郅为美好的思绪萦绕?最为重要的,还有慈祥的父亲和疼爱的母亲。照妍情绪枨触不已,环顾屋落,没有搜寻到双亲的形迹,翘望长天,大抵已知晓父亲到什么地方去了。   父亲的身影就在这儿,伫立于村东口的拨业河畔。旁侧即纵横向远的通衢长途,弟弟多年前从这儿去了远方,告别了依依惜叹的家人。岁月迁流,父亲盼归的影像静静地定格于此。照妍的情绪触及而伤感,长望前方父亲的形象,在自己湿润的眼际里模糊了。深爱父亲从幼至今,幸福的亲缘笃情相随。参差命幸女儿身,自己很理解父亲埋葬胸底最隐秘的衷曲。   注视着父亲,贴心近身,脚步汲汲然。可不知怎的,顷刻间前方父亲的形象越发惝怳难辨了,这是牵着幼女的手嬉戏正健而谡谡之躯的父亲,还是现今蹒跚举步却默默念叨儿女幸福的父亲。那是在别人眼里吝啬而倔强的父亲,还是在自己心中永远笃爱情深的父亲。从不愿凭什么威严的、慈蔼的、辛勤的、古板的、宽容的这般内容来框定父亲的涵义,皆归于简单而愚陋了。父亲就是自己心中一个亲缘縻牵的形象,纯粹的情感形象,含义丰富,内容复杂。似乎成为另一个自己的形象。更不是伟大的形象,依恋的形象,那是限定的狭隘情感,丰满的生命纯真化了。   自己和父亲,原本就是茫茫尘世普通的生命。那么,从不将父亲摆放在浑然完美的位置,可以满足儿女们的多少愿望,无论感情的慰藉,心理的层次,还是精神状态的方面。对父亲的认知唯限于包含在家庭之中的亲缘连接,无涉于事业,禀受与尘世的诸多物事。这就是自己其理解父亲称谓的确切含义,也是自己做为女儿的真实想法。那么弟弟呢?何尝不也深受着弟弟,有许多话儿欲讲,但无论怎样,爱在生命之间是平等的,因平等而尊重,绝不会强迫爱与被爱,也强迫不了,更不愿意。   抬头来,正对父亲回首顾望的殷殷目光。照妍能深切地感受到父亲动荡起伏的心境,虽然其表情看起来是平静的,平静地向作为女儿的自己问起了孩子和丈夫的情况。同往常一样,照妍轻轻地回答一切都好,父亲不要操心,事实也是如此的。当然,照妍明白,父亲的这番话此时此刻正縻系他胸中的衷肠万千。   “你说,远方的照抒这次真的要回来了么?”郑州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   “父亲呀,所语及的远方不仅指千山万水的路程相阻断,也是感情上的隔阂真难逾越吗?邈遥距离,父亲在心理上真的要作这样的判断么?因某种误解而产生对儿子爱的偏差,导致心理沟通的沮遏而认为其对自己的亲情疏远,况且还无法挽回么?又说儿子真的要回来,父亲无法肯定的是什么呀?回来是肯定的,所在意的是亲情縻系的心灵是否即连接于一起了。但勿许忽略的,父亲没有做错什么,照抒也没有做错什么。当然,这都有一个共同的前题条件,也就是在家庭氛围所涵覆的范畴之内,再者也必须单就亲情而言。出了这个范畴谈及亲情没有意义,当然亦凭对错去衡量了。照抒与父亲,皆属尘世里两个为事为业而实现各自理想与价值的平等生命。”   “不被理解固然双方皆与对错之论无涉,但我怎能不期望亲情深深融汇于衷。多年来,生命的缺憾与亲情的失落总袭裹着迟暮之身,疲惫的心境很想得到欣慰之安,无疑成为自己最为萦绕随现于梦的。”   照妍思绪延展,注视着眼前熙攘的通衢,又转身环顾身后不远处高树长林掩映的召越寨,笑了笑,又摇摇头,瞭望辽阔的原野。   “铸造生命的奡强,身体力行,始终成为执著的精神理念,这也使父亲获得了物事上的成功。更将此禀性延展到照抒身上,在父亲看来,这是珍贵的爱之传承,也是丰沛的精神财富。最后结果却是矛盾的,勿可避免地造成亲情的伤害。”   “常常在脑海里出现强迫照抒时其痛楚的眼神,我心酸不已。疼爱孩子,使其刻苦塑就本身的能动力量,造就现实生活的需要。昔日我选择于此。疼爱孩子,也使其依天成禀受选择合适的生命轨迹,保护心灵免受不必要的伤害。现在我选择于此。”   “当照抒没有事业成功的时候,疼爱之,使其刻苦塑就本身的能动力量,造就现实生活的需要。当照抒事业成功的时候,疼爱之,也使其依天成禀受选择合适的生命轨迹,保护心灵免受不必要的伤害。两厢皆有酸楚之处。然而确确切切地,能感受到父亲痛苦的心灵远甚于孩子。其实父亲和孩子在亲情上从来就是紧密相连的一个整体世界,为什么要截然分开呢?也就是说,矛盾的不在如果选择,而在于为什么父亲将自己放在与孩子对立的一面?”   “现在,当我深深困疚的时候才明白,在亲情方面,如果作珍贵于衷的认定,灵魂的相贴与神魂的依偎远比现实选择的正确与错误重要。能同生命历程永恒相縻系的唯亲情而已,其外皆为奢华之浮梦。” 治疗男性癫痫最好的方法 共 897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