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柳岸•春】字典里的父爱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42:06
摘要:在我的书架上摆放着一本老掉牙的大字典,每当翻开那皱巴已发毛的页面,浓浓的父爱就从里面漫溢出来。    一   在我的书架上,摆着一本已老掉牙的《中华大字典》。每当看到这本字典,我就感到左臂隐隐作痛,那段刻骨铭心的记忆,也一股脑儿涌向心头。   我们家族中,爷爷满腹经纶,父亲也断文识字,嗜书如命。在我的五个姊妹中,因我继承了喜欢读书的嗜好,所以父亲对我疼爱有加。   十岁那年,我读四年级,已经会做很多事。纺棉花,做布鞋都是我的拿手本事。但是,我的最爱还是读书,家里的书,只要能读懂,我都捧着读得有滋有味。可那时,家里的存书大部分是古典文言文,都是老字,好多字不认识。只有在父亲讲过相关章节的故事后,我才能马马虎虎,读个似懂非懂。   一次,我看见老师有本字典,非常实用,喜欢得不得了,回到家便缠着父亲给买一本。然而,家里的经济捉襟见肘,父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可为了满足我的要求,父亲从山上砍了杉板,让我每天上学背一捆,到学校附近的收购站去换钱。并鼓励我说:“只要每天去换钱,就有攒够钱的时候,就能实现你的愿望。”   冬天的早晨,我背着一捆杉板,吃力地走在上学的路上,脚上穿的是自己做的赶时髦的塑料底鞋。随着脚步的移动,发出“啪哒啪哒”的声音,自己觉得格外好听。未曾想,当走到笔陡的石板坡上时,脚下打了滑。因右手扶着杉板,左手本能地向身后一撑,我只感觉胳膊肘向外一扭,立刻是钻心的痛。我顾不得掉下山崖的杉板,手捂胳膊哭着向学校赶去。   等我被送回家,母亲脱掉我的棉衣袖子,看着变得红肿的手臂,埋怨我臭美死犟,大冬天的非要穿皮底鞋。父亲看着我红肿的左臂肘子,用手轻轻地一按,我立刻疼得眼泪哗哗地流下来。父亲心疼得一个劲地自责,说自己没有尽好父亲的责任,女儿受伤都怨自己。   父亲立马带我去乡村土医生家就医,路上他轻声说:“大妞,你是因为要买书而受的伤,这个愿望爸爸一定帮你实现。”   我记得,父亲在土医生家,双手托着我的左臂,对人家说:“老哥,你慢点,娃疼得受不了。”   那医生用手先慢慢按摩,最后用力一抻,那一瞬间钻心的疼痛后,我睁开了眼睛。医生告诉父亲,骨折了,是斜着断的,现已接好。我听了这话,似乎也真没有那么疼了。   第二天,父亲从乡里开会回来,像变戏法似地把一本厚厚的《中华大字典》,放到我的面前。母亲告诉我,父亲是用给他买上衣布料的钱给我买了字典。我看着父亲已破烂不堪的上衣眼睛湿润了。      二   养伤的日子里,我依然非要上学不可,父亲只好依着我。书包里背着那本沉甸甸的字典,想找机会让老师教我查字典。也许是动得太多了,半月过去了,左臂肿得更厉害了,整条胳膊青紫,棉衣袖子里都装不下了。伴着隐隐的疼痛,我整夜辗转反侧。父母愁得睡不着觉,吃不下饭。后来,打听到大姨村里有个土医生会揉捏接骨,父亲又带我去求医了。   可不知怎么了,我一看到那个有着一双小眼睛,一撮山羊胡子的土医生,就从心里产生了莫名的恐惧。我躲到父亲身后,死活不肯过来,不管山羊胡怎么说,我就是不让看。在父亲抓住我,抱到怀里的那一刻,我看到父亲眼角溢出了泪水。我不再挣扎,但浑身颤抖不敢睁眼睛。山羊胡诊断后说,骨头没对好,得重新接。父亲与山羊胡合计,先打麻药再揉捏,我依在父亲的怀里,把左臂伸了出来。父亲贴住我耳朵说:“有爸爸在,大妞不怕,胳膊好了爸爸教你查字典。”   麻药是从胳膊上打进去的,我尽管把脸转过去了,可还是感觉到,针头在肿胀的左臂上扎了几针。一会儿整个胳膊麻木了,山羊胡开始行医。父亲紧紧地抱住我的腰,我的右手也被人控制,山羊胡开始一手托住我的左臂,一手做拉直折回的动作,我疼痛得几乎背过气去。   等山羊胡再次强向拉平再折回时,我本能地一脚蹬向他。我不知使了多大劲,山羊胡后退好几步,差点摔倒。有人便摁住了我的腿,整个人被死死控制,山羊胡抖动着胡须,我也听不清他倒底说了什么,等他再一次动手,我已疼得昏了过去……   醒过来时,我已睡在大姨家的土炕上,头顶亮着昏暗的灯光,父亲坐在炕沿上焦急地看着我。仔细看我的左臂,这哪里还是我的玉美人般的手臂呀?那肘部竟隆起来一个刺眼的大包,臂弯成了弧形,手背肿成面包,五个指头被虚胖的手掌掩了进去,手臂没有了任何知觉。我整夜无眠,父亲坐在身旁,含着泪水扶着左臂,守了我一夜。   等到天大亮,我的五个手指头都耷拉着小脑袋,依然没任何知觉。父亲急匆匆地去亲戚家借钱,拿上钱,便到县医院住院治疗。离家时,我没忘把字典放进书包里。到医院一拍片,连医生都惊呆了:左臂骨头被活生生拉断,不仅骨头错位两公分,而且韧带也受伤严重。   医生说,如果不及时治疗,左臂将彻底残疾。此时,我已经哭不出声音了。   父亲流着眼泪,恳求医生说:“请想想办法,一定要把孩子的左臂治好,她还小啊!”   最终,医生推荐到解州骨科医院治疗。      三   火车站台上,稀稀拉拉地站着几个人。寒风刮在脸上,像刀割一样。我第一次走出大山,第一次坐火车,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没有一丁点儿欣赏外面世界的心情,坐在车厢里,望着受伤的左臂发呆。   父亲买来面包哄我高兴,但我咬在嘴里却怎么也咽不下去。父亲又掏出字典问:“大妞,你知道这本书为什么叫字典吗?”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   父亲把字典的定义、来历、用法等,一一讲给我听。   听着父亲娓娓动听地讲述,我竟然忘了左臂的疼痛。   在医院骨科门诊,两位穿白大褂的大夫,看了片子,问了情况。他们告诉父亲,孩子的伤很严重,骨头伤是小事,筋伤是大事,已伤到神经。若手术,骨头能接好,但孩子得吃很大的苦头。那筋和韧带不好接,人为破坏严重,手术风险很大,手术与保守治疗任由你们决定。   父亲带的钱不多,医院住不起,只好住在附近小旅馆里。天寒地冻,晚上能把人冻成冰块,父亲把他的棉大衣盖在我身上。我看到父亲,黯然神伤地把没有烟沫的烟袋嘴衔在嘴里,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一向开朗活泼的我,一整天都没有说一句话。晚上钻进被窝里,心疼与怨恨淹没了伤疼。我心疼我的左臂,我怨恨岁月的艰难无情。   父亲见我睡不着,坐在我身边,拿出那本字典,耐心教我用部首查字法查字典。他以一个字为例,边说边示范。我因为喜欢,对学习非常有灵性,爸爸一点就通。我还打破砂锅问到底,没有部首怎么办?一字俩部首怎么办?里外都是部首怎么办?那夜,我学会了这种查字典的方法。父亲望着我,眼睛里又涌出了泪水。   白天除了按时到医院贴膏药,吃药消炎,观察治疗,剩下的时间,我和父亲就待在旅馆里。在这个冰窖般一桌一炕的天地里,父亲还教会了我四角号码查字法。他先让我记住了一首笔画号码对照歌:“横一垂二三点捺,叉四插五方框六。七角八八九是小,点下有横变零头。”然后,翻开字典,一步一步地教。那度日如年的日子,因有了这温馨的事做,减少了许多苦闷与不悦!在那就医的八天时间里,父亲瘦了一大圈,胡子也长了老长,和以前简直判若两人。   那天,父亲去医院拿药回来,脸色特别难看。可父亲神态坚定地对我说:“大妞,假如你的左臂真坏了,你脑子好使,将来做个读书人,你读到哪儿,爸爸就供你上到哪儿,好不好?”从父亲的话语里,我听懂了我的左臂治不好了。我想到了今后一只手头发不能绑了,连裤子都不能系了,于是歇斯底里地哭起来:“不要,不要,我不要读书了,我要我的胳膊!”说着把那本字典从桌子上推了下去,桌子旁洗脸盆里有水,字典掉到水里!   父亲从水里捞出字典,上面滴着水,找不到擦的东西,他揭起衣襟擦了起来。我不管不顾爬在桌子上嚎啕大哭……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父亲把那本变得皱巴巴的字典放回到桌子上,等我抬起头来,父亲嘴里衔着没烟沬的烟嘴,坐在炕沿上像一尊塑像一动不动,我扑到父亲的怀里泪雨滂沱,父亲低头给我擦眼泪,他的眼泪也一滴滴落在我脸上……   我已不记得是怎么回家的,只记得母亲在家里心焦,从山里走出来打听消息,在路上遇到了我们。她似笑似哭地流着泪说:“这些天啊,我不知道在路上接了你们多少回,等了你们多少回。”   一回到家,父亲怕我一只手查字典不方便,又引起伤心,所以把字典偷偷藏了起来。      四   我的左臂越疗越伤,已变得面目全非,展不直弯不回,手指头没知觉。从医院回来时医生说,好好锻炼,也许有好的希望。我拼命地吃药,拼命地用右手按摩。有人说吃了鸡蛋皮长骨头,我把全庄家家户户的鸡蛋皮收集起来,咬不烂伸着脖子也要咽下去。终于有一天,我感觉手指头好像有了知觉。我用右手扶着左手表演给父母看,多少天来,我第一次看到父亲脸上有了笑容。   父亲依然没有放弃对我伤臂的治疗,他对自己盲目求医,给心爱的女儿造成的伤害愧疚不已,但又不肯这样坐以待毙。他又打听到一位神医,听说他的偏方能起死回生。父亲固执地决定再努力一次,他说死马也得当活马医,只要有一线希望就不能放弃。   那位医生姓马,住在深山老林里,父亲带着我,沿着板涧河逆流而上百十里。寒冬腊月,滴水成冰,百里路要过七十二次河,河上有些连搭石都没有,还好水不深河上结了冰。父亲怕我鞋湿或滑倒,每一次过河他总是蹲下,让我爬到他的背上。有一处河面,既宽又没有搭石,等父亲小心翼翼走到河中间时,只听见“咔嚓”一声,冰面破碎,父亲双脚掉到冰河里,棉裤湿了一大节。从河里出来,我看到父亲的布鞋全湿透了。   我哭了起来,好害怕父亲的脚被冻伤,他可是有风湿性关节炎呀!可父亲却淡淡地一笑说:“孩子,走在路上脚上血液循环,不会冻着的。人生中会遇到很多坎,要学会面对,勇敢地往前走。”   山高路长,父亲边走边给我讲《三国演义》中的故事。他讲的华佗给关羽刮骨疗毒的故事,深深地震憾了我。同时,我也被父亲的良苦用心,深深地感动了。这一次踏进医生的门,我不再躲避,自己坐到马医生对面,勇敢地伸出了左臂。   只见这位马医生,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高高的鼻梁下,一张宽阔的嘴紧紧地抿着,一双大手先在自己的衣服里暖和了一会,才在我的伤臂上摸了摸,我顿时感到心里暖暖的。他让我把右臂衣服脱掉,一双手臂一齐放到他面前的棉垫子上。审视了一会儿,他才说:“小姑娘,你的左手臂不养好太可惜了!我能治好你的手臂,不过你得好好吃药好好锻练,才能好起来!”   马医生拿起毛笔,开了一个方子:“鸽鹰腿节骨一双,活人骨和未过满月的奶妈的奶水为药引。在新鲜瓦片上煎熬烤干捣碎,用温开水冲服。”   父亲看了药方,面露难色但神态坚定地说:“马医生就用我的骨头吧!”   我一听父亲要用自己的骨头给女儿治伤,眼泪又一次流成了河。   马医生笑着拉过我的手,用剪刀剪下了我的指甲说,这不就是活人骨嘛!   父亲笑了,我也笑了!但我两腮挂满了泪珠。   父亲找鸽鹰腿节骨这一药材,也花了不少心思和力气。他在山崖下蹲守了好多天一无所获。有一天,他听说后山一猎手捉住了一只鸽鹰,父亲就用自家养的公鸡换了回来,他亲自动手,严格按医生的要求熬制了药,然后一勺一勺喂我喝了下去。   也许马医生真是神医,真是华佗转世,他的偏方真能起死回生,也许是父亲爱女的行动感动了上苍。一个月后,我的左臂除了肘关节处有点突出外,其它的看不出什么了,手能正常活动了,但手指还不是那么灵活。   父亲把藏起来的字典拿了出来,我第一次用双手捧着字典,眼泪又浸满眼眶。父亲为了让我锻炼手指,不管多累,每晚给我写出十个生字,让我用两种方法去查字典。   煤油灯下,我一遍遍地翻着字典,感觉翻书的声音比音乐还好听,有时没字可查了,就用左手一页页翻着数页码。   半年过去了,我查字典认字无数,我的左手变得比右手还有力气还灵活。而那本字典也被我翻得几乎走了形。所幸的是这次大难之后,我不但更喜欢读书,爱上了写作,还懂得了在学习生活中,没有过不去的坎,面对挫折不言弃才能走出困境!   几十年过去了,那本字典还摆在我的书架上,每当翻开那皱巴已发毛的页面,浓浓的父爱就从里面漫溢出来,就有一股前进的力量在心中涌动……  江苏癫痫病哪里治得好湖北治疗癫痫病的正规医院在哪郑州癫痫病的饮食治疗方法哈尔滨癫痫病是怎么形成的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