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冯子豪长篇小说阴谋第二十八章一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05-28 18:27:23

三人进了休息大厅,厅里十分幽暗,只有电视机的亮光能给人一丝希望,关振东有种窒息的感觉。他跟在杨春的后面,绕过穿梭的小姐群,在大厅后面的一间小屋里,找到了萧萧。关振东发现这位叫萧萧的姑娘长得很清秀,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的年龄。关振东心里清楚,这位萧萧姑娘肯定不是他要找的那位,而是同名的另位。于是他带着疑问问:“你叫萧萧,子虚人”

姑娘看了看眼前这位身材结实的汉子,迟疑了一下,点点头,表示肯定回答。从姑娘眼角的泪痕看,这姑娘受了不少委屈。关振东在想:不管是不是,先救人再说,就是不是,救人也没错,况且她也是子虚人哪。想到这里,关振东问杨春:“杨兄,这里有几位叫萧萧的姑娘”

杨春先是楞了一下,接着非常生气地说:“就这一位,几乎把我的饭碗砸了,您还要几位”

陈达扯了下关振东的衣角,关振东不再多说,他同陈达带着萧萧,辞别了杨春,上了晨晨的出租车。

“你是萧萧”晨晨睁大眼睛看着她说,“不对吧,萧萧应该比你大多了。”

“回去再说。”关振东扫了晨晨一眼。

晨晨会意不说话了。

“咱们上哪儿去”陈达问。

“我也不知道去哪儿,不如先回我的住处。”关振东说。

“回宾馆带着她方便吗”晨晨说,“到我家去吧,我家住在城边,属铜山县。”

“我哪里都不去,我要回家!几位好心的叔叔,能送我回家吗”萧萧突然开了口。

“回家现在吗”关振东说,“不如先回宾馆,洗个澡,休息休息再回家。”

“你能送我回家吗”萧萧用怀疑眼光看着关振东。

“能,我一定送你回家,因为我们就是来找你癫痫病人不能吃含钾高的食物吗的。”关振东肯定地回答。

“找我我不是您要找的萧萧,因为我不叫萧萧。”“萧萧”突然说。

“你不叫萧萧碧海晴天还有第二个萧萧吗”关振东问。

“没有了,就一个萧萧,那是个大姐姐,她被人救走好长时间了。前不久有位客人,看中了萧萧姐,要救她。他给杨春很多钱,让杨春看住她。鸡头知道了,就把萧萧姐偷偷带走,听说半路又被人劫走。杨春为了不得罪客人,就让我顶替她。其实我的名字叫凤娇,我不是子虚人,我的家在矿上,我姥姥家在子虚。”姑娘说着话,眼泪已在眼圈上。“杨春答应给我钱的,可事过了,他又变了卦。要不是这位陈大叔,说不定我也被鸡头带走了。”

“原来是这样。”关振东听了点点头。

经过商讨后,他们还是回到了云龙宾馆。晨晨急着要回去,关振东也不再留她,又给她五百元钱作为辛苦费,并建议她不要再做小姐,做点正经生意,晨晨千恩万谢地走了。陈达没有走,而是同关振东住了一个房间。关振东给凤娇单开了癫痫病人发作时房间,让她洗了澡,给她买了身新衣服。晚上关振东问凤娇,你说你姥姥在子虚市,是哪个县,哪个镇,他们姓什么叫什么。

凤娇说他姥姥是乌有县花庄镇的,具体叫什么,她也说不清,只听母亲说,自己从来没去过。关振东觉得凤娇的眼神动作有些熟悉,像是在哪儿见过,只是一时想不起。

第二天凤娇要走,关振东要送她,凤娇说什么不让,关振东拗不过她,只好同意。

送走凤娇,关振东同陈达商议,下一步如何去找真正的萧萧。从凤娇嘴里,他们知道真正的萧萧被人救走了,这事杨春应该知道,关兰州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哪家好振东决定明天再去找杨春。陈达不同意,他说明天他要去医院看他的干女儿,后天再说。关振东有些着急,但着急也没用,在这里他要找人只能依靠陈达,所以他只好答应陈达一起去看。

他们选在一个晴朗的上午,关振东买了些礼品,陈达也不客气,两人搭了辆出租车,奔了徐淮四院。他们来到住院部大楼,在三楼316病房,关振东见到了陈达的干女儿。陈达的干女儿名叫凤娇,看上去有三十多岁,人长得很漂亮,一头长发,但面容很憔册亨县哪个医院治癫痫悴。见了陈达就要起床,陈达忙摇手说:“孩子,别动!你看我带谁来了”

凤娇把目光移向关振东,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这位哥哥是谁呀”凤娇喃喃地说。

“怎么叫哥哥,应该叫叔叔。”陈达说。

关振东一听说她叫“凤娇”,马上联想到刚刚送走的凤娇,心里已明白了七八分。

“你叫凤娇吗你应该叫萧萧才对吧。”关振东试探着问。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是……”“凤娇”一脸的疑惑。

“不错,她就是你要找的萧萧。”陈达笑着说。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关振东这才恍然大悟,“你就是暗中救她,把她俩调换的那位客人”

“你只说对了一半。”陈达说,“那客人不是我,而是个山西人。他并不是真心救她,而是要把她带走继续出卖肉体,帮他们挣钱。鸡头识破山西人的计划后,在一个风雨交加的黑夜里,想偷偷地把萧萧转移走。由于他们路不熟,迷了路,赶到火车站时,正巧被我碰上,我也是正好路过,把萧萧救了。那时的萧萧已昏迷不醒,送到医院后,发现她不但有妇科病,而且有性病,我便让医生给她治疗,从她嘴里知道了她的遭遇。你就是不来,我也会到子虚市去找你。现在好了,你来了,我就不必去了,就把她交给你了。估计她的病好的差不多了。”

“他俩为什么要调换名字呢”关振东问。

“这是杨春的恶作剧。他为了挣钱,为了不得罪鸡头,同时也是为了成全山西那位客人,才把她俩调换的。”陈达说。

关振东听了,真是喜从天降。他又询问了萧萧几个问题,知道她的确是王晓文的女友后,便向萧萧说明了来意。萧萧知道关振东是特意来救她的时候,已是泪流满面。关振东急着回去,因为古怀史还等着他的消息,陈达这里事已办妥,也要回上海,由于各自的工作,都不敢在此耽搁时间。分别前,关振东握着陈达的手说:“陈兄,再一次感谢你!希望您有空能到子虚去,让我尽回地主之宜。”

陈达笑哈哈地说:“兄弟,我确实脱不开身,如果有什么困难可到上海找我,我会义不容辞地帮你。”

说罢,两人洒泪而别。有《浣溪沙》为证:

握手临期话别难,山林景物正阑珊,壮怀寂寞客衣单。

旅次愁来魂欲断,邮亭宿处铗空单,独恋长夜苦漫漫。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