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流云】舌尖上的野菜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4:03:27
摘要:数十年前,野菜是农村生活不可或缺的元素,丰富着农家的餐桌,充实着农人的肠胃,与乡村同生共长,和农家难舍难分,为人类的生存繁衍做出过巨大贡献。 在我小时候,剜野菜与割青草一样,是农家孩子必不可少的活儿。记得每年春天,当大地还“草色遥看近却无”时,田野里、渠沟边、小路旁,便有野菜迫不及待地伸出柔嫩的小手,向人们打招呼了!从这时起,我们小孩们在上学之余,总是挎上竹筐子,带上小镰刀,到野外寻找野菜,然后装满筐子带回家交给母亲。母亲或拌、或蒸、或炒、或煮,当日的饭桌便充满诱惑,家里的羊、兔等也能跟着改善一下生活。那时,剜野菜本来都是各家小女孩的任务和强项,但由于我没有姐妹,生活又少不了野菜,只好“反串”,却也无意中从小学会了识别家乡的各种野菜。   当今,带“野”字的食物倍受青睐,珍稀难求,野菜也不例外。但在经历过贫困的人们看来,今人喜爱野菜,更多的是大鱼大肉吃多了,换个口味吃个稀罕,图个清淡,属于物以稀为贵;而在数十年前,野菜却是农村生活不可或缺的元素,丰富着农家的餐桌,充实着农人的肠胃,与乡村同生共长,和农家难舍难分。   春天发芽最早的野菜是苦菜,菜如其名,味道极苦,却是每年大自然给人们的第一份馈赠。刚从地上冒出的苦菜无比娇嫩,细根或叶片极易断裂,然后流出粘粘的白浆,惹人怜惜疼爱,因此剜的时候要特别小心,尽量连带一段菜根整棵剜出。苦菜的吃法最省事,用水洗净后,连根带叶蘸着自家做的黄豆面酱生吃,苦丝丝儿的苦菜与甜丝丝儿的面酱交织融合,妙趣无穷,有“春天第一鲜”之说,大人们都会吃得津津有味,不亦乐乎。农村对吃苦菜还有说法,认为吃不了苦菜的孩子则受不了苦,长大后不会有多大出息,因而孩子们也从小便以能吃苦菜为荣。忘不了幼时屡屡皱着眉头“享受”这道“美味”,在大人的赞扬声中极力忍受那份苦劲儿,直到慢慢习惯并喜欢上。   春天万物复苏,为剜野菜、吃野菜的大好时节,各种野菜相继登场,轮番出现于家中餐桌,特色不同,吃法各异:“曲曲芽”与苦菜相似,长得略大,苦味稍差,也适合生吃,但名气和受欢迎程度远不及苦菜;“灰菜”长得翠绿无比,亭亭玉立,形色都招人喜爱,但恰如其名,吃时总有一种灰尘粘牙的感觉,似乎永远洗不干净,由于口味清香,特别适合做菜包子;“野苋菜”绿中带红,像化了淡妆的美女,味道清香,烙馅饼时不输春韭,只是生长极快,青春易老,采摘的时间很短,吃不了几天;倒是如今在饺子、馄饨界名声极高的“荠菜”,当时却备受冷落,因为那时农家缺肉少油难得吃顿饺子,荠菜的优势便无从发挥,大多沦为家兔等畜禽的食物。   野菜季节性强,多数到了夏天便变菜为柴,无法食用,但也有适合夏秋采食的,“马齿苋”和“七七菜”便是其中的佼佼者。“马齿苋”是人们最熟悉的野菜之一,乡村处处都能见到它蓬勃的身影,雨后更会铺天盖地冒出,并且永远保持水灵灵的鲜嫩,好似永远取之不尽。“马齿苋”虽然味道略酸,但凉拌时口感极好,且相传有防治痢疾的功效,因而很受农家喜爱,登上饭桌的频率极高。“七七菜”(又名荠荠菜)叶片长满锯齿状的软刺,外形丑陋,剜菜和择菜时都会扎手,但却不可貌相,与豆糊一起熬制“小豆腐”时,胜过任何野菜和蔬菜,成为“小豆腐”当之无愧的首选配菜,似乎就是专为这道农家名吃而生。记得我参军后每次回乡,只要是夏秋季节,“七七菜”小豆腐便是我向家里索要的食物之一,屡吃不厌,为此不惜跟着母亲或嫂子踏遍田野寻找这种野菜。值得庆幸的是,“七七菜”天生命贱,根长可达一米多,深入地下,因而不怕干旱,什么年景都有它成群的影子。   野菜除了当菜吃,再就是与粮食一起,做成野菜窝头、野菜饼子等。我清楚地记得,由于野菜掺入其中,原先硬梆梆的地瓜面窝窝头不仅变得松软,而且多了野菜的清香,顿时变得容易入口下咽,家里更是因此节省了粮食,可谓一举两得。还有一种做法是做“扒拉子”,即把生野菜拌上面粉,加上点盐和葱花,再滴上几滴油,放笼屉里蒸上几十分钟食用。这种做法虽然简单,但却最能保持野菜的原始香味,记得每次笼屉一打开,浓浓的香味随着腾腾的热气急速上升弥漫,顿时充满房间,令人馋涎欲滴,成为那时饭桌上少有的美餐。如今,“扒拉子”已成为许多地方的一道招牌美食。   野菜虽然姓“野”,但多数并不生于荒野,而是长在农田,这可能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当时的农田很少施药,肥力明显好于荒野,加之野菜根深叶茂生命力强,因而总是喜欢与庄稼相伴而生,遍布于田间。由于庄稼长大后便不再惧怕野菜、野草的侵扰,因而适时长出的野菜便能得到农人的宽容,有机会与庄稼相安共存。如春天的麦田,总有苦菜、荠菜、灰菜、棚子菜等相伴;夏秋的地瓜地、玉米地,则是“马齿苋”、“七七菜”等野菜的主要生长场所。农田收获粮食,也收获野菜,显示了大自然的慷慨与仁厚,也使农家对野菜心怀感激与敬畏。那时无论大人小孩,都懂得对野菜手下留情,“剜”而不“拔”,留下菜根,使其再生。   对于贫困年代的农人来说,野菜称得上是第二食粮,对生活乃至生存的重要性可想而知。但尽管如此,那时的人们并不贪婪,不是将野菜据为己有,而是乐于与乡邻分享,即使发现别人到自家的自留地里剜野菜,也不会生气或阻止。如果有谁发现哪片荒野或农田里野菜多,都会及时告诉左邻右舍;哪家剜回来的野菜多了,也会分一些给邻居,特别是没有子女的老人。要是谁家做了一锅“小豆腐”,通常都会装上两碗送给要好的邻居,有的干脆就叫过来一起吃,因为那时虽然野菜不缺,但黄豆金贵,各家吃顿“小豆腐”也非易事。在我的印象中,家中饭桌上时常会有邻居送来的“小豆腐”,自己熬制时也总是送一些给邻居。邻居之间你来我往,使野菜中掺入了浓浓的乡情,味道更香,悠久地飘荡在乡村的上空。   昔日饥前釜里烹,今时饱后碟中盛。年丰岁歉都难忘,送炭添花俱是情。野菜不仅丰富过我们的生活,更为人类的生存繁衍做出过巨大贡献,值得我们尊敬。时至今日,当人们温饱之后又想起它的时候,却发现很多野菜在田间已无踪影,在荒野亦难寻觅,有的依靠种植才得以存续,凭借稀少方显得珍贵,怎能不令人遗憾? 成年人癫痫病要吃什么药治疗湖北癫痫的专科医院武汉小儿癫痫怎么治别把癫痫的早期症状不当回事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