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星月】张大妈的幸福生活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32:07
说起张大妈,有许多故事,故事还得从头说起。张大妈,生在杨家村,在家排行老三,上有哥哥姐姐,下有弟弟妹妹,用她自己的话说,自己是在中间挑担的。这样的的排行,注定了她在家的地位是很低的,人都说大的娇,小的惯,中间的讨人厌。她就是处在这样的地位,农村的女孩子没有小名,姐姐叫大嫚,她就叫二嫚,妹妹叫三嫚。上学的时候才给她起了个大名,叫杨兰香。杨兰香在家好吃的吃不着,有弟弟妹妹,好穿的穿不上,有哥哥姐姐。哥哥姐姐穿小了的衣服,就给了她。每年眼眼巴巴地盼望过年,过年能有新衣服穿,可是每到过年,妈妈都给哥哥姐姐做新衣服,没有她的份。哥哥姐姐的衣服,妈妈给她改一下就成了她的新衣服。小的时候她不挑,只要有衣服穿就行了,穿上妈妈给改的衣服还很高兴。私下里妈妈说,这小二嫚,真是傻,破衣服穿上还那么高兴。家里谁来带点桃酥,饼干什么的,杨兰香一口也吃不着,都到了弟弟妹妹的嘴里。这杨兰香也不挑,能吃饱肚子就行,好吃的给弟弟妹妹也是应该的。时间长了,谁也不把她当回事。家里有什么活,像喂猪,喂鸡,烧火,这类事情,妈妈不叫姐姐,不叫妹妹单单叫她。每次她都干得很有劲,姐姐身子单薄,用妈妈的话说,不能干太多的活,哥哥是男孩子不能干家务活,弟弟妹妹小,这些活就得她来干。杨兰香没有什么异议,干就干,也不费什么。   渐渐地杨兰香长大了,她自己觉得自己在家是最不受人待见的,爹不亲,妈不爱。感到委屈,姐姐上学了,哥哥上学了,自己在家带弟弟妹妹,还得干家务活。看着姐姐哥哥,背着书包上学放学,穿得整整齐齐,自己穿得破破烂烂的,整天跟在弟弟妹妹的身边,管着他们的吃喝拉撒,心里感到有点不平衡。有邻居爱逗她说,二嫚,你是捡来的,爹妈都不疼你,你姐姐哥哥,弟弟妹妹才是亲生的。刚开始的时候她不相信,说的次数多了真有点相信了。有一次去姥姥家,悄悄地问姥姥姥姥:”我是捡来的吗?“姥姥一脸严肃地问:“谁跟你说的?你是你爹妈亲生的。”   “我才不信呢,亲生的,能这样对我,不给我新衣服穿,也不给我好吃的,还不让我上学。”姥姥瞅着她半天没说话,把她搂在怀里说:“我的乖乖,受委屈了,这还不是穷闹的?你爹妈生了这么些孩子,哪能顾得过来啊,就委屈你了。”杨兰香听姥姥这么说,有点懂,又有点不明白,只要是爹妈亲生的就行了。别的也不在乎了,穿旧衣服,就穿旧衣服,吃什么也无所谓,能吃饱肚子就行,有时候肚子都吃不饱。杨兰香老老实实呆在家里给爹妈当帮手,做力所能及的事。后来还是舅舅看不过去了,逼着爹妈送她去上学。   九岁的杨兰香上学了,眼前展开了新的天地。那么多同学,还有喜欢她的老师。杨兰香在家照顾弟弟妹妹习惯了,上了学也喜欢照顾同学,爱帮老师做些自己能做的事。老师喜欢她,同学也喜欢她,她也聪明,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还特别爱唱歌,声音清亮甜美,老师同学都喜欢听她唱歌。杨兰香虽然穿着破旧的衣服,肚子还经常饿,可是在学校里她却过得很开心。小学五年级毕业升初中,杨兰香考了全公社第一,老师高兴地说,杨兰香是个人才,将来一定有出息。可是爹妈却犯了愁,哥哥姐姐都在上中学,弟弟妹妹也上小学了,家里没有钱供那么多学生。爹妈跟杨兰香商量,哥哥是长子,不能不上学,姐姐身子弱,不上学也干不了庄稼活,弟弟妹妹小,不上学能干啥?杨兰香十四了,能听懂爹妈的话,说来说去,还是不想让自己上学了。杨兰香没说话,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忍了半天没忍住,眼泪吧嗒吧嗒地流了下来。哭了很久,杨兰香用黯哑的嗓音说:“爹,妈,我不上学了,我回家干活,让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上学。”妈一看杨兰香这么懂事,不由得也留下了眼泪:“闺女,委屈你了,都怪爹妈没本事。”杨兰香看妈妈这么难受,自己反而不哭了,给妈妈擦着眼泪说:“妈,我不委屈,我在家干活。”   杨兰香结束了自己的学生生涯,回到了家帮爹妈干活,学校的老师舍不得她,到家里找了几次,每次杨兰香都躲了出去,悄悄地在外边流眼泪。她是多么舍不得离开学校,多么喜欢上学呀。可是爹妈供不起,没办法。老师找不到她,只好作罢,只在心里替她感到可惜。杨兰香刚十四岁,去生产队干活太小了,生产队长就给她安排了喂猪的活,每天在生产队的养猪场里喂养大猪,小猪,老母猪。养猪场就在学校的前边,杨兰香喂完猪,就悄悄地站在养猪场的后边听学校里学生的读书声,听见上课下课的铃声心里还是那么激动。她的心里还是向往着上学。她把自己的课本都保留着,妈想给她撕了糊墙,她说什么也不让,那是她唯一的,上过学的念想,她怎么能舍得呢?每天晚上看着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在油灯下写作业,听他们说学校的事,杨兰香觉得很开心,不能上学,听听也是好的。有时候真想开口让哥哥姐姐教自己初中的知识,可是看着哥哥姐姐各自那么认真地学习到半夜,又不好意思开口。只好悄悄地去看他们的课本,刚开始的时候还能看懂,后来就看不懂了,她只好放弃了继续学习的念头。   杨兰香一心一意地在生产队劳动了,十六岁就成了挣男劳力工分的女孩子,村里人提起来都啧啧赞叹。看这小嫚,个头不高,身子也不怎么壮实,干起活来怎么那么有劲头,跟男人一样推小车,挖大粪,什么活挣工分多干什么活,真能吃苦。十六岁的杨兰香心里憋着一股劲,上不了学,干活就要干好了,不能让人说不是。性子那么好强的杨兰香,在生产队,干了一年活。让队里的男女老少都服气,评壮劳力的工分谁都没有异议。人家的活在那里摆着呢,谁不服气,比比去。那年的新年妈给杨兰香做了一套新衣服,那是她长到十六岁第一套新衣服,杨兰香舍不得穿,过完年就放在箱子里,等出门的时候穿。平时就穿姐姐的旧衣服,补丁摞补丁,杨兰香每天干活天一黑就睡着了,顾不得收拾打扮自己。每天破衣烂衫的,反正跟自己同龄的小姐妹都差不多,也不觉得有什么。生产队的活累,再累杨兰香也爱在休息的时候给队里的老少爷们唱歌,她的歌声让那些劳累的人们感到愉快,队里的人都喜欢听她唱歌,每天的休息时间都爱让她唱一嗓子,杨兰香也不推辞大大方方地就唱了起来。杨兰香唱歌的时候特别投入,亮亮堂堂的嗓门,弯溜溜的双眼,红润润的嘴唇,黑亮亮的短发,健壮的身体,好一个乡村美少女。大家伙常常听她唱歌,听得入神,忘记了干活,惹得队长大喊大叫地说:“干活了,干活了。”以后休息的时候,杨兰香唱上一曲就不再唱了,怕队长不高兴,队长有时候看她不唱了,意犹未尽,说:“杨兰香再唱一首,再唱一首。”队里的人也跟着起哄,杨兰香大大方方地再唱上一首。杨兰香的歌声给大家伙带来了欢乐,驱走了疲累。   杨兰香在生产队干活,帮爹妈撑起了家,哥哥去当兵了,姐姐中学毕业在村小学当上了老师。杨兰香还是在每天早出晚归的干活,姐姐到了年龄找了个老师结婚了,哥哥当兵退伍也结婚成家了。弟弟妹妹也都长大了。杨兰香的婚事一直搁着,不是没有人提亲,像杨兰香这样的人,长得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虽然破衣烂衫也掩不住天生丽质,劳动又是一把好手。那说媒的都快踏破门槛了。可是爹一直不同意,不是这个人长得不好,就是那个家庭不好,反正横挑鼻子竖挑眼,没有一个能入他的眼。这样一直到了杨兰香二十五了还没有合适的结婚对象。在农村二十五已经算是大龄青年了,跟杨兰香同龄的小姐们都有孩子了。杨兰香急了,还能一辈子呆在娘家门上,当老姑娘?   再又一次媒人上门介绍张家庄的张桂发的时候,自己出面答应了。爹说什么都不同意,说张家儿子多,日子穷,嫁过去没有好日子过。死活拦着不让跟张桂发见面。说:“二嫚,你听爹的话,爹给你找个好人家,咱不去跳穷门,过穷日子。”杨兰香不听爹的劝说,跟张桂发见了面,看那小伙子浓眉大眼,身材壮实,很可她的心,再一说话,还能说到一块去。张桂发,在家排行是也老三,爹不亲,妈不爱的,很有共同语言。杨兰香自己做主,就是他,穷就穷,是个火坑也要跳。爹是死活不同意,杨兰香是非张贵发不嫁。爹气火了,说:“你想男人想疯了,是个男人你就嫁,你嫁吧,嫁过去过一辈子穷日子,到时候别怨我。”杨兰香也火了说:“我给你们这些年干了多少活,挣了多少工分,好吃的吃不着,好穿的穿不上,学你们也不让我上。给你们当了这么些挣钱的机器,也该让我自由了。”爹说:“好,我给你自由,你嫁吧,我一分钱都不给你。”杨兰香冷笑一声:“我乐意,是穷,是富,我认了,我就是要饭吃,也绝不上你的门。”“好,这是你自己说的,以后可别后悔。”妈在一旁一句话也插不上只是在那里哭,看着父女俩把话说绝了,她急得团团转,也没办法劝,爷俩谁都听不进去她的话。   杨兰香跟张桂发结婚了,爹真的一分钱都没给她,妈悄悄地给她做了被子,买了几件日常用品,哥哥姐姐给她十几块钱,要强的杨兰香说什么也不要。说:“俺俩都有手有脚,也不懒不馋,俺就不信,日子能过不好。”哥哥姐姐看她这么犟,只好把钱又收回来。杨兰香拿着妈给做的新被子和几件日用品自己走到了张家庄,跟张贵发结婚了。   结婚以后杨兰香才知道,自己找的这家人家有多穷,简直穷到了骨头里。张桂发在家是老三,上面两个哥哥下面两个弟弟,哥哥结婚分家另过,弟弟还小都在上学。家里盖的新房都给了他的哥哥,到了张贵发结婚只剩下两间老旧的破房。低矮的茅草房,下雨漏雨,刮风透风。东边的一间屋子垒着锅灶,北墙用泥胚搭了一个土台子,上面放碗筷,饭菜,底下放粮食。西边的屋子盘着一个土炕,紧挨着炕是一个破旧的桌子,桌子的北边是一个旧式的大柜,所有的家当就是这些。杨兰香从一个穷家嫁到另一个更穷的家,她没有后悔,过日子的心气特别足。穷不怕,只要自己好好干活,多挣工分,还怕日子过不好。俩人都身强力壮,这就是本钱哪。   杨兰香是年底结的婚,农村人喜欢在年底结婚,结完婚剩下的东西过年就够了,不用置办年货了,婚也结了,年也过了,一举两得。六七十年代的时候过完年就开始干活了,那时候新媳妇都是结婚过了一百天才下地干活,杨兰香没有像别的新媳妇一样等过了一百天再出门干活,她过完年就跟丈夫张桂发一起出去干活了。年轻力壮的两个年轻人,活又重,饭量大,吃得多,婆婆家还有俩个小叔子,一个十四五岁,一个十六七岁,也正是能吃的时候,公公婆婆也都不老,饭量也挺大,一家人一天能吃两锅玉米面饼子,再加一锅地瓜干。公公婆婆看这样吃法,粮食那够吃啊,不行,日子不能这么过。就想着分家,分家在农村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不过像老张家媳妇过门还不到两个月就分家的,还是第一家。村里人都议论纷纷,杨兰香倒没有提出异议,分就分吧,早晚的事。   哈尔滨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癫痫病的诊断是怎么决定的青少年癫痫病因黑龙江癫痫哪里能看好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