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笔尖】拾柴禾(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2:56:57

拾柴禾

土地刚被平整过,厚实地展示着墒情。蓝天象幽静的湖水一般深邃,闲适地飘浮着几朵白云。阵阵凉风吹过来,杨树叶、柳树叶、槐树叶一片一片地悄无声息地落下来,在树林的周围堆积了厚厚的一层。不时有农人在忙于焚烧秸杆,随着篝火的跳动,秋意如晨雾般弥漫着整个淮北平原……

公共汽车在老斑鸠咕咕的叫声中停了下来,我和妻子朝岳母家走去。乡里乡亲的热情地打着招呼,问是不是回来帮助家里种麦。妻子愉快地应答着,我则和他们交换着黄山牌卷烟,搭讪中,双脚已迈进了岳母家的过道大门。

妻子咋晚上睡得不是很好。她没有象往常一样约几个网友斗地主,而是很早就洗脚上床。她象烙馍一样在锅里两面翻着,弄得我也只好起来打开电视关注金融风暴。“你怎么了”?我关切地问她。

“没什么,霜降过了吧”。她若有所思,答非所问。到底怎么了吗?没什么,我想俺娘了,明天是双休日,回去看看吧。

岳父下地干活去了,岳母在灶屋里一把锅前头一把锅后头忙碌着。妻子放下手包熟练地坐在灶前烧火。娘两个叙着家常里短。我小时候最怕烧火,一到奶奶叫我烧火,我就故意把灶堂里填得满满的,灶屋里立刻被烟气笼罩,熏得人只流眼泪,气得奶奶只好把我赶出去……

灶屋里飘出油煎鸡块的香味,已是晌午了,岳父还没有从地里回来。岳母是封建社会过来的人,岳父不回家她死活不肯开饭。岳父虽然六七十岁了,还是男壮劳力!

妻子拍打着身上的锅灰,从墙上取下一把笆子,又挎着一只竹编筐,朝堂屋后面的树林走去。走进树林,只见地上满是半青和干枯的树叶、树枝。妻子挥动着笆子,前腿屈弯,后腿使劲,一笆子一笆子搂起树叶来。这树林似乎好久没人来过了,这树叶也好象年久月深了,只一支烟的功夫,妻子就搂了满满一大筐。她象一个熟练的产业工人,流水作业似的搂柴、装筐、运回,周而复始,头上沁出了细细的汗珠……

我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妻子在每次开始搂柴禾之前,总是用笆子先在地上划一个大圈子。噢,我明白了,这是她小时候养成的习惯。小的时候,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时家家户户都缺柴烧。农家儿童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拾柴禾。淮北平原上常见几个小伙伴一起拿着笆子挎着柳筐到处捡柴。发现目标,大家先用笆子划一个大圈,意谓我的势力范围,然后开始打扫战场……

现在谁还拾柴禾呢?仅收割后的秸杆就烧不完。何况煤球、煤气、电气、太阳能已在农村普及,只有我岳母这样会过日子的老人还舍不得几千年留下的传统。年轻人收完小麦、玉米、大豆,干脆把秸杆在地里一堆一烧去球!弄得北京奥运会前俺们县长到处扑火净化空气,县长成了消防队长!

原来妻子这次回来就是拾柴禾的。提起往事,她欲语泪先流:那个时候地里那有这么多这么好的柴禾啊,我今天算了过了拾柴禾的瘾了!

妻子终于还了她的捡柴情债。双手、脸上、脖子里满是灰尘和汗水。衣衫不整,已经恢复了当年的村姑模样。只是她回眸嫣然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还依稀看见城里人的影子……

绿色家园

那不经意间跌入双目的绿啊,那团团迎着微风招展的绿啊,那引人入胜的绿啊!

今天立秋的公共汽车的平稳加速一下子把连续十五天的高温烫人天气远远地抛在城市的林立高楼间。似乎炎热夏天的霓虹还在天际闪烁,但挺立高大的白杨好象穿过前窗玻璃直透你的心怀,不容你想象,树干上高举着的绿,伸向远方的绿,成排成行的绿,风起于叶片脉络上带着丝丝凉意的绿,田野里几无杂色的纯绿,伴随着天地的拓展,让你心无杂念,全身心投入到平原远近高低层次分明的绿景中!

深绿蕴藏着成熟,浅绿跳跃着活泼。墨绿饱含着深沉,淡绿张扬着个性。河水的浓绿,玉米杆叶的摇晃的绿,花生藤错杂的绿,芝麻节节听响的绿,豆子刚结荚的绿,西瓜的花绿,如同层次分明的油画,倒映在平原的一望无际的原野中。

很久没有在立秋这天回到季节交替的平原。平原在经过长夏苦夏的烘烤以后,随着时令的到来变得色彩丰富而又主色突出。白色的鸟掠过水面,燕子在枝叶间穿梭,村庄藏在水雾之中,一家人听任凉爽的自然风从广袤的平原吹进车窗,不是空调机器风呵!

从舒畅的绿意中到达了家乡小镇。看望了有二寸长寿眉的老人,在鸡行、鱼行、家具店、饭店、成衣铺间穿行,左手一条闪着金色的鲤鱼,右手是二瓶经典贡酒,扶老携幼,来到岳父家中。一路上少不了如时空穿梭般的成行的十来丈高的伸向远方的成行的白扬,长出嫩穗的玉米青纱帐,密密的树林叫着扑扑飞的家雀,小河水波浮着青草,蜷缩的猫儿,未到庄里,黑狗黄狗汪汪地吠起来!

农家小院里慢跑几只老母鸡。杀鸡烹鱼,剥蒜择菜。趁机到后园凉风。伏蝉有节奏地发出使周围更寂静的声音,老黄牛甩着尾巴舔食着麦草。我沿着砂礓小路去看村民曾经拦网捉鲫的鱼塘,不料几只狗窜到跟前,只好跟着一群捉知了的儿童回到老宅。豆大的雨点砸在满院铺满青砖的积水上,使我看到了久违的雨泡。

打着啤酒嗝儿坐在原木檩上等车回城。在白杨环抱的村庄附近,一道小龙似的闪电沿青纱而上,消失在水墨浓重的天空里。等不到公共汽车,却看到夫妻骑的大马力摩托、姑嫂驾驭的轻骑、老头老婆开的电瓶三轮。有一个乡村佳丽我印象特别深:她穿着时尚的T恤衫,腿上紧绷牛仔裤,脚下却是一双绣花带袢布鞋!

同事宏和玲驾私家车到乡村度假,捎带我们回县城。欢声笑语从青色的高等级公路向绿色的田园缓缓飘扬。

那柔软的绿啊,那柔情的绿啊,那柔和的绿啊!

那醉人的绿啊,那静谧的绿啊,那热烈的绿啊!

那从故乡家园父老乡亲双手里肩膀上细心呵护起来的绿啊!

车过春野

因为我们去分局的工作并不紧,也并不重要,似乎是可有可无的,所以多了一份看车窗外的兴致。城里一年四季现在都是绿的,然而那绿分明含有人工合成的意思,正如大棚里的反季节的蔬菜,有些使人起腻。所以在城里呆久了,有些不知有春,无论四季。车一出城,那自然的绿就扑面而来了。成行的白杨一团一团地在四月的天气里舒畅地招展,不知什么时候叶子已宽大得如少年的手掌,树干一如白色的底蕴,反衬出树梢欢快的青意。灰白色的水泥路面看上去分外洁净。路两旁油菜花已经开始谢了,只有不肯告辞这盎然生机的,还努力伸展着鹅黄色的朵儿。麦子已经起身了,不能称之为麦苗,近处看已经有浅浅的麦芒,远处看却铺成一片,似柔软的织毡。显然矗立在原野里的,是农民新盖的小楼,白色的瓷砖看上去并不耀眼。

然而有雨滴打在玻璃上的声音。很快就飘散起若有若无的小雨。原野多了这天水,反而更似薄粉淡墨,景物俞发清亮起来。在田园与村庄的汇合处,薄薄的雾汽成了一层飘浮下来的云,一动不动地悬在那里。车子拐入乡间小路,路却被相交织的枝柯覆在下面。池塘里鸭子冒雨游着,间或看见一二个人披着雨衣在春钓。路面不大好,又是雨天,司机小心地慢慢驾驶着。这时就可以看见两旁的红砖房里,二三个农人坐在板凳上抽烟,屋里有点暗,烟火一明一暗地。他们似乎在想什么,似乎什么也不想。

前面有两辆自行车在骑着。那穿红夹克的是一乡村姑娘,那穿白运动服的是一青春小伙子。我们看见一会儿红夹克跑在前面,一会儿白衣服蹿在前面。看起来两个人并不相识,又猜测他们是邻村却并不相熟。那小伙子有意向前搭话,姑娘却故作高傲地躲闪到一旁。

风景杂说

没有读过万卷书,却成天想着行万里路。

人到郁闷的时候,有出去散散心之说。在我却不能,我必须在有平常心才有愉快的旅途。我不能想象人在忧郁的时候能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所以每次出去旅行的时候,我总是尽量调整好心态。如同阅读一本经年典籍,如同欣赏唐诗宋词,理想的阅读心情是无忧无虑,非喜非悲。

最理想的当然是自费游。徐霞客司马迁都是自费游。能想到哪里就到哪里,想玩什么就玩什么。累了休息一会儿,饿了品尝当地的特产及风味。然而现在的情况是自费游花费太大,有点负担不起,比如到北京,我们两人省吃俭用四天花了五千多。而参加旅行社三千搞定。所以哪一种形式好呢,要论心情而定。

大的风景未必就能给你带来好心情。我到北京,因十三陵和长城太远,所以在天安门参加了一日游旅行团。一路上导游不断地动刀子,野景点宰你,购物宰你,吃饭宰你。一路宰下来,你遍体鳞伤,哪里还有赏玩的心情?倒是有一些小风景,各方面都符合旅游的情绪,玩得却比较开心。河南省有一座小山,叫嵖岈山,山虽小,但险、奇、幽、怪集于一身,最重要的是我那天无意中到了该山,应了平常心游平常山之旅。所以一路上谈笑风生,跋山涉水,一汪浅浅的湖水也引起我们极大的兴趣。于是尽兴而归。我曾到江南名镇所谓的水乡去游过,总体的感受是赶庙会,人挨人,人挤人,中国人,外国人,男人,女人,乱哄哄的,哪里有江南小镇小桥流水的韵味?而有一闲散之日,信步到省会包河公园,但见树木幽森,绿波荡漾,亭台楼阁,尽入画中。微风徐徐,小船逐波。疑似来到桃花源中。大有国家级风景区的风范。

风景不同,感受不同。在北京的小胡同里徜徉,大有和平民女子拉家常之感。那慢悠悠的三轮车夫,那青砖灰瓦的四合院,那拎着青菜豆腐的老大妈,让你觉得非常的亲和。而到庐山,你却感觉和一位杰出的女政治家对话。大礼堂里,依稀有当年风雨江山的回音,美庐别墅,窗前闪过的可是当年蒋夫人的影子?黄山是一位仙女,可望而不可及。云海少见,奇松少见,怪石少见,莲花、天都二峰,我只能望峰兴叹。而如洛阳龙门石窟,则是一位阅历丰富的才女,大大小小密密集集的众多佛像扑面而来,历经千年,令你叹为观止。苏州园林,是不是一位女收藏家呢?她收藏了千年的江南兴衰,收藏了江南的风流才韵。而南京诸风景则是一位女教师,她向你讲述民族必须解放振兴的道理。雨花台、总统府、中山陵、梅园新村、长江大桥,不都是现代史的教材?

我限于经济能力,去的地方很少。然而每次旅游回来,必腰酸腿疼,大睡一天。逢人必说:看景不如听景,不去也罢。不如在家看电视。但是三天过后,又计划着明年能到哪名景胜地赏玩一番,全然忘了旅途中的车马疲惫,没有去过的风景,永远是最好的风景。

桔梗花

那一天,我在二弟的阳台上又看到了桔梗花。

是淡紫色的,好象血汗浸透、又在泪水中泡过的,衬着青青的叶子,迎风摇晃。似乎在说:又看到你了,你还忆起我否?

1984年的夏天,我高考落榜,苦闷而又惆怅,前途一片茫然。又得到更坏的消息,父亲不准我复读了。他微薄的工资实在不能支撑这个家:祖父卧病在床,二弟正上初中。我思来想去,觉得在父亲下属的一个农场承包二亩地种桔梗是一个办法。与二弟一商量,他正想要一台收录机,一拍即合。

当桔梗芽破土而出时,我似乎又看到了天际彩虹。我和二弟每天忙在二亩地里。我们都从未种过地,我十七,弟十五。我们的肩膀上每天要承担60桶水的重量,河水离地很远,我们象银环下乡一样,有一半的水都洒在了路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双肩上贴满了膏药。二弟常常把扁担一扔,我不干了!我引诱他:你不想听邓丽君?那时我简直疯狂了,我不是热爱劳动,我觉得劳动是一杯不加糖的咖啡,是一枚苦涩的青果,是一味不知名的中草药,我在自我惩罚中得到快乐。

三伏天杂草疯长。看到他们与我的桔梗争夺营养,我们不分昼夜拔草。阳光象激光器一样灼痛我们的皮肤,我们的脊背上先是起泡,然后起皮,再起泡,再起皮。最后我们成了非洲黑人。

然而暴雨来了,一天,二天,三天,刚刚放睛,又响起了炸雷。地里积满了泥水,我们不停地引沟排水,但是老天不停地下,最后桔梗终于淹死了。

父亲、我和二弟三人站在地头上。我们都不说话,任凭雷电交加,任凭雨水横流。半晌父亲说:孩子,继续复读吧。

第二年的秋天,我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二弟却没有得到他日思夜想的收录机。

今天,我坐在二弟摆满花草的房子里,听CD放着邓丽君的《小城故事多》,再用一种复杂的心情品味着那盆桔梗花。

县城

一条河蜿蜒向东,一条河曲折向西,在两条古老河流的交汇处,座落着县城。

古城址在县城以西,据县志记载,周朝时建有小国,今有千年古树作证。那树是银杏,早已不结果,但却年年发芽,亭亭如盖,树枝经过历史风雨的浸润,斑剥离落,饱经风霜,向人们诉说着苍桑。经数次大火、雷电、水淹而不枯,堪称奇迹。今有村民遇不顺之事,前来求祈,每求必应,众人谓之神树。常年烟火不断。与千年古树隔河相望的是老古堆,相传是周文王十一子之墓,上世纪七十年代,县城中学的学生前去踏青,可拣拾到断箭、破陶之类的古物。墓有一洞,深不见底,无人敢下去。今有县城酒厂因文王而命名,因酒质甘醇,享誉省内外。

癫痫的发病症状有什么济南最有名的癫痫病医院癫痫病用手术怎么治疗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