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柳岸】爱男人爱世界杯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18:09
一九九四年夏天,看见一张画报——三个足球运动员兴奋地晃动双臂做搂抱婴儿状,在球场边跳起萌萌的摇篮舞。遒劲的双手陡然变了柔软。让我讶异。漫溢的笑容和自然喷涌的喜悦泽润了整个绿茵场。男人的笑,男人的温情,真魅惑!一直以为,足球运动员都是冷硬的汉子,绿茵场是他们全部情感的倾泻地,一腔热血只灌注在那个蹦蹦跳跳却不轻佻的足球里。其余的,都是漠然地存在。猛然看到这幅抓心的画面,温腻的情怀在体内游走,愣怔地站在拿着那张画报的勇的身后。勇问“看过这场比赛吗?”我摇头。整个下午,无心店铺的生意,坐在勇餐厅门前那棵梧桐树下听他讲足球,说世界杯。原来,这是巴西球员贝贝托在洞穿荷兰队的大门后,献给刚出世的儿子马特乌斯(与1990年世界杯德国英雄马特乌斯同名,如今也24岁了)的礼物。与他一起庆祝的还有罗马里奥和马金霍。勇把那张画报送给了我,忍不住对着画报一阵猛亲:如此阳刚又温暖的男子,超喜欢!   勇盘下隔壁的店铺不足一月,每天光顾我的花店,换着花样为我做免费餐。早已看透他的心思:男人的殷勤,有着极强的目的性。知道我已婚,依然抑制不住那双烈火烫心的眼。那眼里仿佛长出千只手来,指尖时而轻快,时而沉慢,蕴藉着抒情的意味。我身体里每一根血管幻化为琴弦,任他弹拨。低沉时,触碰我的耳垂;常如流水,抚弄我的发;激越时,摩挲我的脸颊。琴音悠然,清逸无拘。身体被他的指尖抚弄,轻了。繁音渐增,那千只手集结于他鼓凸的喉结里,生成了一只宽厚阔大的手,历经无数唾液的洗练,穿透喉管,灼灼地向我伸来。没有采用长传冲吊的打法,更不屑假摔博点球,单刀直入了:“离开他,做我的女人!”浊重的呼吸如荷尔蒙的信使。   面对强大的攻势,另一个男人犹在左奔右突地挣扎。终场哨音未起,幻想着可能转圜的余地。勇又改变了战术,根本无视对手的体魄完胜于他,以短传渗透推进。这种打法极具观赏性和实用性,看得我连连叫好。谁的状态不佳,被替换下场,纯属正常。男人为我而开战,自然很受活。我不虚伪,但有虚荣心。两个男人各自使出绝活,将比赛拖入加时赛。有些乏了,离开看台:一连几日没去店铺也没回家。这辈子不虐几个男人,活着挺无趣。勇的脑子活泛,“贿赂”了我的姐们儿,在她的家门前用玫瑰花将我围堵。浪漫之于女人,是顶顶要紧的(也要命)。一味使蛮力却不知动脑子,或想当然地以为那张纸会将人圈禁一辈子,输掉比赛就是注定的。爱情有保鲜期,婚姻必然有合同期。勇稳稳地掌控着比赛的节奏,一点一点地将我曳往他的怀里。不得“混凝土防守”精髓的我,一路败下阵来。其实,再坚固的婚姻城堡,也有几块破砖烂瓦。勇,是从这儿下手的?可能。   勇说,贝贝托和罗马里奥的搭配叫梦幻组合,我和他在一起会更梦幻。在他为我献上的《迟来的爱》里,与日并进地沉溺。人的身体里都种着几株邪恶的花,让悖德也能浸淫出一种极致的快感。那时,只想那样做,脚随心走。勇赢下这场比赛,也证明另一个男人不够优秀。无论爱情或婚姻,开始的时候就是差额选举,之后避不开淘汰制。只是很多人没有勇气直面而已。两个月后,为了勇,二十四岁的我毅然地离婚,抱着一箱衣服和贝贝托的画报,开始了第二次男女声二重唱的生活。霸气又浪漫的勇,在我花店买的玫瑰(几个月积攒的),竟然晾晒成干花,层层叠叠地铺洒在窗台边。走进他的屋子,那些花瓣甜腻地漾开媚笑,急急地问候它们的女主人。将贝贝托的画报放在干瘪却又爱意潮润的花瓣上,瘫软在勇的怀里。勇说,讨生活吃苦累是男人的事。这些话,是他在我身体里下的蛊。从此,“翘脚老板娘”成了多年的称呼。耽于逸乐的日子,越走越远。   一张贝贝托的画报,四年一次的世界杯,彼此有了更多的谈资。对他的爱渐浓,他的喜好也成为我的。我狂补足球知识,以期达到更好的交流。没认识他之前,对足球的认知很肤浅,甚至不清楚到底多少人在踢,也曾认为痴爱足球的人都是疯子。跟勇在一起,口味慢慢地改变,冗长、煽情至死的虐心剧不再是首选。陪他看足球,听他拍桌子跺脚,也是极其美妙的。球场上那一群浑身长毛纹着刺青的男人,性感Q弹的腹肌,会跳舞的胸肌,健硕的大腿,怪诞的发型,进球后恣狂的笑容和各种花式秀,颠覆了我的审美观。不再喜欢白净俊美的男人,对上肢磅礴下盘稳扎的男子有了偏爱,尤其钟情男子那双专注的眼和奔跑时洒落的汗水。汗水,是男人体味的结晶,沉甸甸的,是咸香的肉味,还带着亢奋的味精——荷尔蒙,不经意就让女人的心张口:鼓动腮颊,大吃大嚼。将贝贝托的画报贴在床头,每晚掬一捧笑容安枕。那种极其雄性的力量美中透着对家人温软的爱,笑容里没有阴影,明澈得透底。   一九九四年发生了很多大事。中国实现与internet的全功能对接,克拉玛依那场令人痛心的大火……然,最具影响力的是——中国足球走向了“职业化”,首届甲A联赛率先在我的家乡成都打响揭幕战。或许,适时上映的《阿甘正传》为“美国梦”作了诠释。那一年,交杂着梦想、激情、热血、欲望,甚至丑陋的中国足球梦,迈着碎细而不得要领的步子,开始走秀。成都市体育中心在我家附近。每有联赛,场馆里的欢呼声、锣鼓声能让云层胆寒——薄薄的白云也会集中为黑云而落雨:吓尿了。电视转播和现场直播完全两个概念。甲A联赛的门票被黄牛党炒成了美金。而我和勇相视一笑,有着对超高的价码照单全收的阔绰。四川全兴队的马明宇是勇一个战友的发小,少年时一起踢过球。但凡他出场,勇和一众哥们儿会站起来高呼“马儿,雄起!”后来,马明宇从全兴队转会到广东宏远俱乐部后,我们去现场看球的次数便少了。插播两句对话:第一次去现场看球,兴奋之余站起身来对着球场一阵狂喊:“哎,中间那个穿黑衣服的,你是来遛狗还是散步啊,咋个不跑啊?”勇赶紧拉住我,笑着:“傻妞,那是裁判。乖,坐下来慢慢看。”   在现场看球,很容易被球场热烈闹腾的氛围感染。那种声嘶力竭的呐喊助威声,极具带动效应,一股一股热热的气流始终在包围。当比赛场面比较乏味之际,球迷们便有次序地举手站起再坐下,看台上似有海浪波涌。这是墨西哥球迷在一九八六年世界杯上创造的“墨西哥人浪”。人浪表演不仅烘托气氛,还能使球迷们达到一种自我排解。那一年,全世界球迷知道了人浪的效应,更见识了马拉多纳的绝世风采和他的“上帝之手”。但是,相比于马拉多纳,更喜欢罗纳尔迪尼奥。毕竟,真正痴狂于足球的时候,这个代表了上帝的球场上的“疯子”,已渐渐地远离绿茵场。   因为罗纳尔迪尼奥上面还有个大罗——罗纳尔多,都叫他小罗,我偏不!他就是也只是罗纳尔迪尼奥!一个世界级的巨星,必得具备超高的球感和一流的脚下技术。看罗纳尔迪尼奥踢球,心情愉悦度和养眼度百分百。他是跳着激情桑巴舞的精灵。甚至怀疑他是无崖子的第N代弟子,得了逍遥派的独门轻功——凌波微步。他标志性的过人动作“牛尾巴”,惊艳华丽,闪爆眼球。这个用脚踝来回一拨的动作,完美地诠释了对球的掌控能力和自身的协调性。此动作被无数球迷膜拜并模仿,从未被超越。他的奔跑速度可能不如快马C罗、罗本,但若脚下有球,那速度就非常可怕了。他跟法国巨星齐达内同属于“中场发动机”,倾力于组织进攻,绝对的核心人物。他的踩单车、挑球过人等技术更是不在话下,对手很难从他脚底断下球,其射门技术也属上乘。他是任意球大师,踢出的球能划出诡异的弧线。2002韩日世界杯巴西对阵英格兰的比赛,他那脚吊门直接秒杀英格兰门将西曼。那一记世界波让我无数遍地回放、回味,毫无抵抗地爱上他。他的笑,憨憨的,像地主家的傻儿子。那笑容里,有阳光的味道和对足球的挚爱。很多人说他长得丑,丑怎么了?球踢得漂亮!今年他已宣布退役,将在俄罗斯世界杯后举行告别赛。没有罗纳尔迪尼奥的足球场,有些寂寥。   跟勇生活的岁月,是一本女球迷炼成记。当我还在为梦幻组合拍手叫绝之时,罗马里奥挂靴,贝贝托退役。巴西队三罗的崛起又为足球场注入了新鲜的血液。九四年美国世界杯决赛日,巴西对阵意大利。当忧郁王子罗伯特·巴乔射失点球,刹那,为巴西队暗暗喝彩,但看着巴乔默然转身的背影,心空布满积雨云,那背影写满了失意、凄怆,凉透了。意大利有帅哥;巴西出猛将。荷兰“三剑客”一舞剑器动四方。“金色轰炸机”克林斯曼,跑动时像太阳耀动的辉光,飘逸、豪情、潇洒……所有的赞美通通给他,确实不负足球史上最强大前锋之一的美誉。爱上足球,爱上足球场上的热血男儿,也爱上勇——命里逃不开的劫数。   还记得跟勇熬夜看足球,他会准备一桌的好菜,我品红酒,他喝烈性的白酒。透明的酒杯在红白交映中泛出迷幻的光泽,为庆祝进球而碰碎的杯子,不计其数。常常为某个球员而争吵。喜欢罗纳尔迪尼奥鬼魅的脚法,他偏说那是耍花枪。喜欢里瓦尔多深邃的眼神,他却说人家喜欢假摔。看着托蒂和卡西利亚斯挺养眼,他又好奇我为什么不喜欢贝克汉姆。全世界女球迷都奔着贝克汉姆去,不想撞人。2002年韩日世界杯,阿根廷人被顽强的瑞典人逼平,失去出线的机会,战神巴蒂颓然倒地悲泣。那一刻,被触痛,哭了。一曲《Don\'tCryForMeArgentina》唱碎了无数球迷的心。勇全不动容,还说巴蒂不配叫战神,不是个男人。起因是巴蒂为进国家队不得已剪掉一头飘飘长发,而风之子卡尼吉亚却违拗教练的旨意,保留下一头长发离开了国家队。那天,为了巴蒂,和勇闹得极不愉快,后来便各占一屋观看。看得起兴时又赌气不与他交流,比赛结束便悻悻地睡去。心里很憋闷,又忍不住去拨拉他的手以示和好,让他给我解疑答惑。两个人为足球碎心,为哪只队伍能最终捧得大力神杯又起争执。真真是一对活宝牌冤家。   兴许两个人看球太冷清,勇的一大帮哥们儿便自带酒菜来陪我们。一屋子人甩开膀子大碗地喝酒,大声地吼着“好球”,好不快活!整个一“聚义厅”。我们赌球队的输赢,输的人洗碗,还负责下一场球赛的酒菜。欢声笑浪漫过屋顶,亮而脆。恣情地享受足球带来的欢愉,纵然不够理性、专业,他们也很乐意听我的分析。看到勇眼里的赞许,我知道这辈子除了我,再无其他女人能入他的眼。慢慢地,他们开始说一些我听不懂的术语。当我回过神来,勇已经盘下一家茶楼,只为大伙儿能更畅快地看球,也赌球。有一年联合会杯巴西对阵美国队,我赌波胆,下了双三比二。心里明明喜爱巴西队,嘴里却狂喊着美国队赢。巴西太强,让球是必然。美国队如果三比二赢,赔率为76倍,能够让我赚更多银子。结果,依然巴西队胜出,猜对了比分,总觉银子缩了水。不错,看球的性质变了,夹杂着铜臭的气息,那个圆滚滚欢欢地蹦跶着的足球,仿佛成了烂菜叶子、臭鸡蛋,满场漂浮着滥腐之气。   当足球的纯度越来越低,球场上的能见度也一并模糊。黑哨、假球、博彩公司,让世界杯不再是球迷们的狂欢,而成为一场赌博的盛宴。所幸只是偶尔玩一把,性格里的散漫注定对很多事没有长久的兴趣。足球场上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婚姻也会从鲜亮走向凄黯。经过多年的折腾,崇尚自由的我最终选择了独身,离开了勇。我的任性与偏执让他决绝地说出了死生不复相见。这些年,常常问自己,还看球赛吗?世界杯能再掀起我心底的狂热吗?一个男人的笑能又一次给予我爱情吗?许多年过去,对足球的热爱没有消减,直到又一届世界杯开幕。   这一届俄罗斯世界杯的开幕式简单得近乎寒酸。老普的钱包捏得紧,本以为是满汉全席,最不济也是鱼翅宴。嘿,老普生拉活扯地把我们带到大排档。得,天热,大排档敞风,也随意些,就这么着吧。还没坐定,坏小子罗宾威廉姆斯像一匹血红的种马嘶鸣开来,还对着镜头撅蹄子,好似在向全世界的女人宣言:要配种不?靠!年纪也不小了,咋就不懂点事呢。要配种回家去,世界杯的赛场上可不许发情。镜头切换,一个变形的罗纳尔多出现了。老普挺了解四川人的口味,很合适宜地上了一盘回锅肉。上等牛排变五花肉,再到柔若无骨,罗胖这是坐火箭啊,比他进球的速度快。辣眼睛,老普把豆瓣放多了。去卫生间洗个脸出来,哇哦,开幕式结束了。我的酒菜还没端出来,仪式没开始呢,老普很不像话。   一个人看世界杯,安静了。可以没有男人,绝不能错过一次世界杯。举起酒杯对着电视机碰一下,想说些什么,喉头间竟难以发声。那里面也长出一只手来,却不再是二十四年前勇的那只手。软塌塌地,无力拽回一段岁月。时光遣散故人!把来另一个时空里酿就的酒,涩涩地咽下。擦一擦润湿的脸,凝神地盯着屏幕。很多熟悉的名字,如岁月的光影,各自孤单着斑驳。也许,他们跟我一样,坐在电视机前。看了二十四年的足球,七届世界杯,印象最深的莫过于2002年韩日世界杯。作为一个中国公民,此生有幸在世界杯的赛场上听了三次《义勇军进行曲》,很过瘾!热血激荡!怎奈,那一次中国队无一场之胜,没有一球之功。好比这届世界杯的专用足球“电视之星”,总漏气。这一次,中国足球队没去,但中国制造还是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蒙牛的牛奶差点把梅西灌晕,vivo手机和海信电视更是狠狠地刷了一回存在感。今天不探讨中国足球,再说就是泪了,纸巾不够用。一句“悠悠岁月”,足矣!   小组赛结束了,该回家的已在路上,不该回家的,也在订机票。日耳曼灵车,成为最大的冷门。那场比赛结束后,估计天台很打挤。下注多的排前面,起跳姿势可随意。下注少的往后站,天台和阳台只是一个转身的距离,还有考虑的空间。我安安静静地在一旁吃瓜,挺悠闲。一首《凉凉》送给所有还在赌球的人和被淘汰的队伍。“生劫易渡情劫难了折旧的心还有几分,前生的恨还有几分,前生的恨……也曾鬓微霜也曾因你回光悠悠岁月漫长怎能浪费时光去流浪……去流浪……去换成长。”   没有永远的强者,中国的兵乓球今年能够在日本被踩瘪,足球格局发生变化也就在情在理了。梅西的广告词仍在继续:我不是天生要强,这次侥幸没凉。C罗的汽车广告驰骋疆域,目前不知啥时候漏油。巴西从来不乏强者,不指望内马尔一脚定乾坤。每一次世界杯,总有一些不和谐的因素。为了赢得一场比赛,韩国人穷其手段,摧心掌、无影脚全派上用场,对阵墨西哥那场,更像橄榄球比赛。加上对阵瑞典队的犯规,总共47次,创下世界杯之最。回去之后他们可能致力于专研中国武术,少林功夫、武当拳,以后会派上用场。日本队那场比赛相当沉闷,他们将世界杯赛场当成了倒脚练习,全然不顾在40℃高温中观看比赛的球迷们爆发出的阵阵嘘声,最后0:1负于波兰,凭借黄牌少,挤掉塞内加尔涉险晋级16强。中国足球虽然技术实力不济,但球员还是秉承了传统的美德,在足球场上高风亮节,犹如谦谦君子。宁愿丢球,也不下黑脚,更不会去世界杯赛场上做那些初级的传球训练。天朝大国有的是钱,后花园都比草坪大,咱知道在家里练球。一直都是!   什么是体育精神?不太懂。或许除了让人醒神之外,所有的竞技运动传达的应该是和平与爱!可叹,“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早已成为一句空话。功利、腐败、赌博,让足球失去了观赏的愉悦性和纯粹性。下一届世界杯,还会看吗?不知道。看足球确实是一种心瘾。足球让我见识了一群风一样的汉子,世界杯是这群汉子烩的一盘大菜,真的想好好品尝,希望都是上等的食材,让地沟油见鬼去吧!昨天,在网上找来贝贝托的那张画报,想象着那时他刚出生的孩子。脆嫩的啼哭,没有婉转的音色,却清亮。那孩子眯缝着眼朦胧地望向这个世界,一切都是原初的状态,不懂得解读繁复的色彩,清透而纯亮——对得起勇家里的那张画报。 贵州癫痫病专科医院应该怎么选武汉治癫痫病医院哪个好济南最正规的癫痫病医院奥卡西平适合什么人群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