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看点】二妹妹的小秘密(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04:06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自己作为大姐姐是比较合格的,对弟弟妹妹是比较关心的。可是我却忽略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我的二妹妹。她比我小一岁,我上山下乡的时候,她在家待业,后来家里有了留城的指标,她就留城安排了工作。我感觉她肯定是比较享福的。没想到那天,二妹妹悄悄地对我说:“姐姐,我也写了两篇散文,一直也没有发表,你能不能给我发表了它,让我享受一下文章被发表的快乐。”我说:“这有何难,不是姐姐吹牛,现在也是几家纸媒的编辑,帮你发表一篇散文,应该没有问题。”于是二妹妹将其文章给了我,我展开信纸一看,文字如下:

《我的待业岁月》——这正是我感兴趣的,我曾经问过二妹妹:我去兵团的时候,你在干啥?我上大学的时候你又在干啥?言外之意是嫌乎二妹妹不够努力,没有好好读书。可是看了以下的文字,我的心情不能平静了……

“1973年我初中毕业了,我本应该放松放松了,可事情却不是这样,我却承担起了一个不该18岁姑娘所承担的责任。三妹和两个弟弟都在上学,四妹因我的毕业她也正式入学了,五妹3岁,大姐又在这个时候考上了大学。父母在为大姐高兴的同时又在暗自为挣钱发愁,因为这几个上学的孩子都需要学费,衣服和书本,每一样东西都不能用得太破了。看着父母为挣钱发愁,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我本是应该上山下乡的,但是因为我从小身体不好,身形又长得瘦小,父母舍不得,怕我下乡吃不了苦。大姐上大学前,父母总不舍得让我干活。可眼下大姐马上要去念书,弟弟妹妹们又都太小指望不上。生活压力太大了,实在由不得父母做其他选择了。就这样,我接替了大姐,成了家里除了父母之外的第三名“家长”。

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下,我开始了看孩子、洗衣服、照顾小妹的“家庭主妇”的生活。白天晚上都要带着三岁的小妹,白天照顾吃喝,晚上陪睡把尿。我一个十八岁的姑娘成天带着一个三岁的孩子,我真是又郁闷又无奈。于是我开始想办法挣钱,在弟妹放假的时候,我就带着三妹去捡煤核拾柴火,换成钱给父母贴补家用。

在七十年代,女人根本找不到工作,不要说像我这样十八岁的姑娘,就是岁数再大些的也同样无所事事。能下乡的全都下乡,城市里想干临时工都不能。有一次我和同学聊天,说起毕业后无所事事,想谋划个可以挣钱的营生。在聊天中,有个同学说绒毛厂有个分猪毛的活,把黑猪毛和白猪毛分别捡出来,一斤一角五分,人人都可以去领。领上猪毛,回家分捡,不耽误家里的活还能挣钱。我一听这个活真是太适合我了,第二天我就带着小妹和同学们去领了十斤。就这样我找到了一个可以挣钱的门路。接下来的一个月,我每天忙个不停,一个月就挣二十几块钱。我心暗暗高兴,终于可以挣钱补贴家用了。

从拿到第一笔工钱开始,我从来都没舍得花一分钱。直到了1974年的夏天,几个要好的朋友一人买了一条纱巾,我看着也挺喜欢。有一天我去绒毛厂交了猪毛,领了三块钱工钱也想去买一条沙巾。于是我带着小妹去母亲单位找她商量,可是她说什么也不同意我买沙巾。母亲的同事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说捡猪毛挣了些钱,想买条沙巾,我挣来的钱都交给父母了,从来没有乱花过。经过母亲的同事劝说,母亲终于同意我买了那条沙巾。时间过了没多久,父亲下夜班要休息,嫌我干活影响他,小妹又总是在捡猪毛的时候捣乱,没办法我只能放弃了捡猪毛的工作,趁着弟妹休息的时候,去郊区捡些煤核。

虽然父母在上班,但是家里的日子仍然不好过,弟妹上学都要花钱,逢年过年连件新衣服都没有。夏天一人就一条裤子一件上衣,洗了穿,穿了洗,到了冬天把夏天的衣服穿到里面当秋衣秋裤。母亲每天上班,晩上还要缝补衣服做鞋,他们两个人的工资也仅仅只够一家人的吃喝。那个年代人人都吃供应粮,每人每月二十七斤根本不够吃,家家户户都在外面买高价粮。当时父亲每月工资六十七元,母亲打日工每天一元四角元,一个月不休息能挣四十多元。我们家有九口人,每月给上大学的大姐寄二十元,剩余的钱供家里八口人生活。日子过的不富裕,但是家里的生活氛围还是很温馨的。父母每天上班,下班吃过饭给我们讲故事,母亲缝补衣服。

有一次大姐来信说要买条毛裤,家里没有钱,母亲就和同事借了二十元钱买了一斤一两毛线。那时候一斤毛线十七块多,买上线没人织。母亲上班顾不上,我就和母亲说我来织吧。在母亲的指导下,我用了三天三夜的时间织了一条毛裤。母亲很高兴赶紧给大姐寄去了。大姐收到说穿上正合适,从这以后我成了母亲的助手,有啥事都会和我商量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又要放假了。父母又为孩子们下半年的学费书费发愁了,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在家里实在呆不住了,我就去找朋友小芬说说心里话。小芬和我一样没有下乡,在家里闲着,平时没事我们总聚在一起聊聊天、说说心里话。小芬看到我很高兴,问我最近在忙什么,有没有什么打算。我说:“正在为弟妹的学费发愁。”她告诉我:“马车社收草二分钱一斤,明天去看看吧!”我说:“是真的吗?明天我们一起去。”我回到家,我把小芬说的事情告诉了父母。父亲说:“你去吧,我上夜班,五丫头有我先照看着。”母亲说:“骑上车去吧。”第二天早上5点,我起床收拾好准备出门,小芬早早就在外面等着我了。我俩一人骑着一辆自行车,拿着麻袋就出发了。那时候我们住的地方走出不远就一片麦子地,不像现在到处都是房子。我们顺着麦子地一边走一边拔草。郊外的空气真是特别的新鲜,看着一眼望不到边的麦地,我心情一下子舒畅了,把所有烦恼都抛到了九霄云外。我们边说边拔一直拔到太阳出来,把收获满满的麻袋绑在车上,我们向马车社走去。

我和小芬都没去过马车社,更不知道它在哪。于是我们沿路一边走一边打听,终于找到了马车社。走进马车社大门,就看见院子的两边都是马棚,棚前面是两排柱子。马有的在棚里,有的在外面跑。我看见这样的阵仗,心里有点害怕。小芬看看我,小声说:“没事别怕,你跟着我。”因为不知道收草的具体地方在哪,我们就一直往里走。小芬突然看到有几个人拿着麻袋、绳子和草,就上前问人家在哪收草。那人告诉我们说往里走拐弯就看到了,我们顺着他说的方向走去。人可真多啊,人人都拿着大麻袋,一个人好几袋草。我看傻了,心想我们拔的草这么少,人家会收吗?正在这时候小芬喊着我的名字叫我快去排队,我也顾不上说什么,就跟着她去排队了。虽然是人很多,可是过称的速度还挺快的。一会就轮到了我们,小芬把她的麻袋放在称上。收草的人看了一下秤喊道:六十五斤。然后给她开了票说去领钱吧。我没头没脑的提着麻袋也放到了秤上,等称完一看票上面写的是斤数和钱数。我和小芬拿着票跟着人群走到一个窗口,把票递进去给了里面的人。里面的工作人员递出了一元二角六分,我们拿着钱一边走一边喊着:“成功了!明天继续。”就这样,我每天不到五点就起来拔草,每天都能卖两块钱左右,也算是打了个日工。那个时候打日工一天一块四毛四元,我每天拔草挣得都比打日工的多,还自由不用别人管,想干嘛就干嘛。

时间很快就到了弟妹们开学的时候了,母亲给他们买了新书包、铅笔、书本等等。我拔草挣来的钱终于派上用场了,父母也感觉负担减轻了不少。到了1975年的夏天,父亲亲自和我去拔草。父亲是农民出身,他对农活很精通。每天不到5点我和父亲就起床出去拔草,父亲骑车拖着我到霸王河、李家村。他非常能干,用镰刀割草,一边割草一边给我讲他小时候的故事,教给我割草左手揪住草,右手拿镰刀卡住往下割。父亲割草我收草,不到太阳出来就捆好了两大捆。父亲帮我把草放到自行车上,梱好后让我就去卖草,他就去上班了。父亲和我割草每次都能卖四至五块钱,有时我卖草回来父亲都会买点肉,包饺子给大家改善生活。看见弟妹们吃得那么高兴,我也高兴。那个时候肉每斤九毛五,五块钱能买五斤肉呢。

我毕业后一直在想我们家孩子这么多,负担这么重,我不能坐着吃闲饭,一定要去挣钱养家,找个工作为父母减轻点负担,让他们过几天好日子。集宁的夏天总是很短暂的,八月份天气就开始转凉了,拔草的工作也快结束了。我闲下来就带着小妹一路向霸王河方向溜达着玩,沿路一直想着去哪找点活干。走到霸王河时,看到有很多工人正在修路,大车、小车、挖掘机、压道机摆的满马路都是。地基都被挖开了,大卡车拉来的石头放在路的两边。我突然想到上前去问问要不要雇人干活。我走到一个正在干活的工人跟前问他:“这里要雇人干活吗?”那工人停下手中的活说:“干活的不要,要打石头渣子的,现在石头渣子供应不上。你要想干活,就去工棚报名吧。”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来到报名的工棚,小妹在外面等着我,我推门进去,工棚里坐着五、六人。看着我进来,有人起身问我有什么事情。我说砸石头是在这里报名吗?那人招呼我过去,问了我名字、年龄等问题,并一一做了记录。那人带着我和小妹一起来到卸满了大石头的一片空地上。那人说石头随便砸,砸成方形的堆,量的时候好量,有事情到办公室找我,说完那人就走了。我带着小妹激动地回家拿工具,顺便和父亲说说工作的事情。父亲是三班倒,在家的时候不多,有啥事情要先和他说。跟父亲说了工地上的情况后,他有些不放心,说要亲自去看看。我和父亲来到工地,他到办公室、工棚看了看,了解情况后,他放心了。父亲带我来到石头跟前,教我砸石头的方法。他挑了几块好砸的石头,拢起大锤子砸成了小块。父亲说我给你破开大石头,你慢慢砸吧。父亲在铁路工务段工作,砸石头对他来说是很简单的工作。他在单位一直是先进党员,他爱家庭爱孩子,想让我们过上好日子。在单位他从来都是吃苦耐劳,任劳任怨。我看着父亲的一举一动,心想着“父亲你辛苦了,我一定要好好向你学习。”

第二天我叫了两个同学和我一起去砸石头,每天一起走一起回,干活的时候有说有笑的,一点也感觉不到累。父亲有时间就会来帮我,我们的手都磨破了皮,起了老茧,就这样干了一个月。修路的工头来量石头了,因为他们是路修到哪里,收哪里的石头。一方石头六十元,我的石头量了一方半。同学们有的0.7方,有的0.8方,都没有我的多,因为我的石头里有父亲的功劳。我们三个人高兴有说有笑的去领工作,一个同学说领到钱了,买衣服吧。一个说我要买裤子。我什么也没说,我知道我的钱不属于我,家里还有很多人等着用钱呢。到了领钱的工棚,工头拿出花名册,让我们签字,然后把早准备好的三个信封按名字发给了我们。同学拿到工钱马上打开信封数起钱来,我看着她们数的那么高兴,也拿出钱来数。118元钱,在70年代已经是高工资了!告别了一个月砸石头的生活,我回到家把钱交给父亲。父亲拿着钱高兴地说:“能过个好大年了!春节给你们全换新衣服。”过年的时候家里年货置办得齐齐全全的,要什么有什么,日子真的变好了!这样的日子虽然艰难,但是有苦有乐,有父母的陪伴,有弟妹的支持,我在岁月的长河里磨练着自己,成长着自己。正因为有了这一段艰苦生活的磨练,以后遇到什么困难,我都没有退缩过。”

看到这里我很自责,在我去兵团、上大学期间,是二妹妹帮助爸爸妈妈维持着家里的经济开支,说不定我上大学的书本费里就有二妹妹“砸石头”赚的钱!!我真应该感谢二妹妹,是她忍辱负重支持我上大学的资金需求。而我还责备她“不努力学习,不努力读书。”这太没有道理了。

二妹妹的另一篇散文是《留城青年》,她写道:

“在1976年,国家出台了一个新政策,每个家庭的子女可以留城一个,我们这个家又开始了新的话题,留谁在城里工作?父亲母亲开始争论了,父亲说留男孩,要留大弟弟在城里工作,母亲说男孩女孩都一样,二女儿在家待业三年了就留她吧,两人你来我去吵了两天,我就听着一直没发言,最后终于定下来留我了,父亲早就把表从单位拿回来了,就在柜上放着,没决定留谁所以没填,这时决定留我了,我就开始填表了,填好后父亲送到了单位,我的心也落地了。但事情不是这样简单,父亲虽然同意留我了,但还在不停地叨叨,男孩是姓张的,没有工作以后要娶媳妇怎么办,咱们老了还得靠男孩,女孩嫁人了就是别人家的人了等等。这时母亲很生气开门走了,我不知道她干什么去了,到下午弟妹们都上学了我打扫卫生,看见柜上有张纸,拿起一看就是我填的那张表,我明白了是母亲一气之下去单位要了回来,父亲还装不知道呢,这时我急眼了,父亲在院子里,我把他喊进来,拿起那张表说:“爹你看这是那张表,我妈把它拿回来了,我问你,你到底留谁,说清楚,我走也走个明白,我在家呆了三年,三年来我为家里做了那么多贡献该怎么算?”父亲一听傻了,赶紧说:“留下你呀,已经定了啊”,我说:“那好,你现在就去送到单位,今天是最后一天,明天就结束了。”父亲听我说完就把表格送到单位去了,这样我留城的事情才算完成了。

陕西哪家癫痫医院最好韩城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吗哈尔滨治疗羊癫痫医院哪家好?

相关美文阅读: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