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柳岸】回家(外一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40:55
一、回家   期盼的日子终于姗姗来临,回家的步子匆匆,走在通往远方亲情的路上,一路温馨。   家乡在寂寥偏远的小村里,一户勤劳朴实的人家。父母虽然普通,却用羸弱的肩膀和双手为子女铺就了通往村外的大路,融进了繁华闹市。父母没有任何所求,只有每天村头翘首期盼儿归的眼神,远方的游子也时时难以释怀思乡的情丝……   日子总是在彼此的牵挂中流逝出愈加强烈的思念,早就给父母去了回家的信息。父母依然可好?是啊,好久没回家了!我归心似箭,车轮虎虎生风,声声响笛载动着温情的渴盼与期待,一路疾行。家乡近了,近了……   回家的路上,周围那动人的景色已无暇顾及,不知不觉中,路旁已见了那条清澈见底的小河,顺着潺潺流去的方向,不远处就是故乡,已慢慢地清晰在视野之内。更近了,终于到家了,黄昏里,远远就望见了村口风中父母的身影。我的眼眶一下就润湿了……   车慢慢减速,停在了村头,还没下车,父母已抢先迎上来,没等我哽噎在喉的“爹、娘”喊出,母亲已背过身去,拿衣角擦拭着眼睛。父亲笑着,伸出他龟裂的双手迎上来,拉着我,一个劲儿说着:“回家,快回家……”   还是那久远的黄泥土坯墙、掩映着红瓦的农家小院,让我的心儿一下舒展开来。院里已被父亲打扫得干干净净,还是那些不少的禽畜悠然地鸣叫着,老黄狗扑上来,围着我欢蹦着,忍不住爱怜地俯下身子抚摸起它来。   母亲一进屋,赶忙扎上围裙,奔向灶台,开始忙活起来。父亲也已从外面抱来一抱柴火,蹲下身,往灶膛填了一大把柴草,生火做饭。小时候,最爱跟着母亲做饭,生火的活计一般是我包揽了。母亲手巧,做菜菜香,做饭饭甜,每等饭快熟的时候,总是用筷子夹上喷香的饭菜让我品尝。我搀起父亲,从口袋里拿出香烟给他,父亲点燃,深深地吸了几口,一脸微笑,“香,这烟就是比旱烟香!”我索性把整包烟塞给了他,蹲在灶台旁烧起火来,父亲没有阻拦,只是从旁边递给我一个小板凳,说蹲着累。   灶膛里红红的火焰瞬间温暖了全身,久违了的淡淡的柴烟的味道浸满了鼻翼。母亲依然那么麻利,鬓角的银丝在腾腾的雾气中显得更加斑白。饭菜熟了,母亲还是像儿时那样,夹过一筷子菜来送到我的嘴边,我还是自然地一伸嘴巴接过来,边嚼边说:“熟了,熟了……真香!”   一桌丰盛的饭菜不一会儿就做好了。一家人团坐桌旁,其乐融融。父亲依然拿着小酒盅,咂着老白干的惬意,母亲依然不停地给每个人夹着菜……   家总是温馨的,在家的时间总是给我实实在在的感受……      二、蕴情的年事儿   年近,一放假,呆在家里反而百无聊赖起来,时间一长,却越来越倾心儿时过年的感觉……   进了腊月,村里就开始忙活开了。一到三十这天早上,父亲早早就把几个孩子叫起来,吩咐干活。于是,我们睡眼朦胧中,有点不情愿扫起院子来,毕竟年龄小,干起活来不是那么利落,稍一懈怠,父亲就会不停地训斥着,“干活就有一个干活的样子,松松垮垮的!”   等把院内院外、几角旮旯打扫干净了,父亲又会塞过来扁担和水桶让我们去村头的水塘里挑水。挑水,这可是累活,我们个矮,力气又小,扁担长,水桶大,乍一挑起来,左右摇晃,要么不是前面的水桶碰地,就是后面的打脚后跟!等挑回来,桶里的水所剩无几。父亲总是有办法的,把扁担钩套过水桶的提手反扣在扁担上,这样就缩短了一半的长度,再挑起来就不再怕磕碰了。   看着我们摇摇晃晃挑水的样子,母亲心疼得嘟囔着,“孩子还小,别压坏了身子!”父亲总是一瞪眼珠子,“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我像他们这么大的时候,早就顶劳力给家里干活了!”母亲不再作声。其实父亲不是那么心硬,老远看到孩子们累得气喘吁吁在路边休息的时候,会立刻赶上前去,一把夺过扁担,嘴里还是依旧不依不饶骂着无用的东西,径自挑着水走了……   等到各种活计在一家人的共同忙碌中一切停当后,母亲早就端过来一盆面浆糊,父亲便领着我们挨个门口贴对联,贴到所有能贴的角落。对联一贴完,过年的喜庆劲儿马上就出来了。父亲的脸上也见了喜庆模样,笑呵呵地围着院子来回踱步,美滋滋地欣赏着满眼的欣荣。母亲看到我们几个灰头灰脸的,赶紧跑进屋里,拿出扫炕的笤帚挨个把我们身上的尘土打扫干净。父亲此时满脸笑容冲我们一摆手,“都出去玩吧,”于是,我们一窝蜂跑出了小院。   等到傍晚的时候,年味陡然浓起来了,此时村子已依稀响起鞭炮声。父亲这时还会审视院落里的一切,对不满意的地方,他会自己动手,如果我们凑上去帮忙,他会立刻撵开我们,笑呵呵地说:“过年了,你们的任务就是玩!”等一切停当后,父亲便会嘱咐母亲烧开一大锅水,他拿过一个大盆,把水温调好,让我们兄妹把头、脸洗得干净刷白。这时母亲拿出早已为我们买好的新衣服,挨个给我们穿好。父亲塞过来一大堆烟花爆竹,于是,小院响起快乐的欢笑声和脆生的鞭炮声……   入夜,等我们玩累了,回到家里,桌上早已摆满了香喷喷的年夜饭。父亲招呼全家人坐下,为每个人倒上甜酒,自己也满上一杯浓烈的白酒,一脸严肃地说:“今天过年让你们干这么多活,不是爸爸心狠,为的是让你们明白甜日子是靠辛苦得来的!过年就是过年,这几天你们就敞开玩!”说完,父亲从腰间掏出几个红包,依次发给我们压岁钱。      癫痫病的在家治疗方法武汉可以治愈羊羔疯的医院武汉抗癫痫中药湖北治疗癫痫疾病的医院哪家好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