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头七回魂夜之奇怪的老奶奶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06-10 19:45:53

传说,人死后的第七天,死者的魂魄会返回家中,了却最后的牵挂。

我们小区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老太太。她穿着一身浆洗好的青布衣坐在我家楼下的椅子上,头上的白发已经白的发银了,裸露的肌肤松弛的形成了纵横交错的沟壑,长满了老年斑的手扶着面前的一个四角拐杖。她低着头,因为牙掉光了,所以下巴和鼻子攒到了一起,看起来好像只有半张脸一样。我走过她身边,暗暗的揣测她到底有多老了,八十,一百?她身边总是趴着一只没精神的老猫,老猫看到我友好的摇了摇尾巴。

一阵儿阴风吹过,老太太突然抬头看了我一眼。在跟她对视的那一瞬间,我打了个冷颤——那是怎样的眼睛啊,就好像在干瘪的半张脸上挖了两个洞,塞进了两个玻璃钢柱一样。我低下头,就像被什么东西追赶一样匆匆的上了楼。回到家,我站在客厅的窗帘后面,悄悄打量着楼下。老太太像雕塑般一动不动的坐着。倒是那只老猫抬头往我的方向看了一眼,继续摇了摇尾巴。

我拉上了窗帘,拿了一条毛毯把瑟瑟发抖的自己裹成了一团。打开电视,里面都是一些男欢女爱的电视剧,讨厌极了。我无聊的换着台,感觉肚子有点儿饿。起身打开冰箱,冰箱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这时候我才注意到我家变了样。

冰箱里的东西空了,床上的泰迪熊不见了,沙发的茶杯尸体散落在客厅的地砖上。而地砖上…地砖上多了一个用白粉描出来的人形。这个人在地上趴着,好像在挣扎着什么。晃眼间,我看到了自己在地上趴着,回头诡异的对我笑着。

我吓的躲门而逃,一推门,爸爸妈妈正好在门口。

“你回来了。”妈妈拎着菜,微笑着对我说。

为什么是我回来了,不应该是你们回来了嘛?我努力搜寻着自己的记忆,我今天去哪儿了?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出去的?不对呀,我们应该不住在一起了啊。这时候我突然想起地砖上的自己,猛的回头…茶杯完好无损的摆在原来的位置,地上治疗癫痫病哪个医院效果好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

“你这孩子发什么呆啊,过来帮妈妈洗菜。”妈妈推着我进了厨房。爸爸嘿嘿的笑着,盘着腿坐在了沙发上。熟悉的NBA解说声从客厅传来,我哗啦啦的帮妈妈洗着菜。妈妈哼着歌,叮叮当当的切着菜。妈妈爸爸的行为像被牵线的木偶,一切都那么的不真实。

这时我突然好奇老太太还在不在,我甩了甩手上的水,穿过客厅到窗边望了望楼下——老太太和猫好像忠诚的守卫者,仍然一动不动的呆在那儿。

“爸,你来的时候,注意到楼下椅子上那个老奶奶了吗?”我回头跟爸爸说。

爸爸头也不抬,漫不经心的回答说,哪有什么老奶奶。这个时间了,哪有什么人。

这个时间?对了,现在是几点?我边在心里嘀咕边看向客厅里的表,6点18分。外面的天色不明不暗,说不上太阳是刚刚落下还是准备升起。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表停了。

一家人吃着不知道是早饭还是晚饭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时间线真的断掉了。我不知道我今天要去干什么,总觉得身子轻飘飘的,好像踩在了棉花上。我拿出手机,想查看一下备忘录,结果发现手机一直是癫痫病患者禁忌什么食物关着机的。

“吃饭别玩手机。”爸爸夹着菜严厉的说。我默默的放下了手机,往嘴里塞着饭菜,觉得味同嚼蜡。一低头,发现自己在吃的真的是蜡烛。

“啊…”我大叫一声把碗扔在了地上,弓着背在地上抽搐着呕吐,我感觉自己快把自己的五脏六腑吐出来了。妈妈爸爸竟没理会我,只是淡然的吃着饭。这时候我才发现,爸爸妈妈的衣服是纸做的。难道…难道他们已经死了?!

我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闭上眼深呼吸了一会儿。我睁开眼仔细的看着她们。妈妈爸爸的脸石家庄治疗癫痫医保医院上都画着奇怪的腮红。妈妈脚上蹬着青布鞋,穿着红色的喇叭裤,上身是一件民国时期的印着素花的短衬衫,齐刘海盖住了眉毛,头发挽成了两个小啾啾竖在头顶。爸爸穿了一身藏青色的中山装,头发整整齐齐的梳到了后面。两个人坐在那儿,活脱脱一对纸扎的金童玉女。

听说人死后,头七那天会回到自己的家里看看。看来爸爸妈妈应该是死了,回来看我了。可他们什么时候死的?七天前?今天发生了什么我都想不起来,更别说七天前了。是因为我受了重大打击,一时间失忆了?可我刚刚是从哪儿回来的?一路上除了老太太,我好像什么人都没碰到过。我带着一肚子疑问暗暗揣测着,战战兢兢的重新坐好。

既然是自己的父母,肯定只是想回来看看女儿过的怎么样,不会害我的。我陪着她们,等头七过去她们走了,一切自然都会想起来。

“爸,妈,我过的挺好的,你们呢?在’那边’还好吗?”我低着头,尽量不去看他们的脸。

“我们挺好的,你呢?”妈妈回答我说。爸爸还是老样子,不善言辞不爱说话。但他们没有解释我用的“那边”,我终于摸到了一丝的头绪。他们就是死了。死了…一秒过后,我的内心从找到答案的喜悦中苏醒。我的眼眶有些微红,突然希望不要离开这诡异的世界。因为我知道,离开就是跟爸爸妈妈的永别。

“你们想要什么,我烧给你们。爸爸你应该想要好多好多书吧,妈妈…我给妈妈烧台洗衣机吧。然后我叫我爷爷去世时找的咱们县那个能通灵会纸扎的王奶奶,给你们扎个别墅、几辆豪车、佣人也给你们烧一打。不过不知道王奶奶还在不在世了。总之你们好好享享清福,要是有什么未完成的愿望,我来替你们完成。”

“我们没什么愿望,就是想跟你一家人坐在一起,好好吃顿饭。”妈妈说话的时候面无表情,大概是人的魂魄失去了肉体之后很难表达感情了吧。

等一下,我记得爸爸妈妈已经离婚很久了,怎么会死在一起的?离婚后爸爸跟一个阿姨移民到了墨尔本,我们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见过了。

我总感觉,有什么事情不对。

咚…咚…咚…

有人重重的敲着门,妈妈示意我去开一下。我犹豫的起身走到门口,顺着猫眼看到了刚才楼下的老太太。把门打开了一条缝,轻声询问,有事吗?

老太太吃力的扶着四角拐杖,那只老猫倒不客气,顺着门缝拱了进来,悠哉悠哉的跳到了沙发上。老太太佝偻着背,好像很难抬头。她喘气的呼呼声好像从后背传来的一样,“时间到了,该走了。接魂的来了,我守不住了。”

我明白了老太太的用意,她应该是来接我爸爸妈妈的。虽然不情愿,但我还是打开了门,扶老太太进了屋。

“谢谢阿妹。”老太太拍着我的手说。

“您怎么知道我叫阿妹啊婆婆。”我边询问,边带着她往客厅走。爸爸妈妈看到老太太,都站起身迎了过来。

“时间到了嘛王奶奶。”妈妈扶着这个王奶奶坐下了河北省看母猪疯到哪里

王奶奶?那个灵婆王奶奶?我上一次见她还是我四岁时爷爷去世的时候,那时候王奶奶就已经七十多了。没想到老人家这么长寿,现在都还健在。她的猫也够长寿的,我都二十多岁了它居然还活着。王奶奶瘪着嘴看着我,事实上她也没办法不瘪着嘴。爸爸妈妈像被画在了三维空间一样,眼神空洞洞的没有一丝灵魂。不一会儿,他们的头顶冒起了白烟。爸爸妈妈真的变成了纸扎的小人。

我来不及反应,王奶奶颤颤巍巍的拉着我的手说,“阿妹,你还没想起来吗?”

周围的一切慢慢变成了我最早进来的模样,地上用白粉画的人形重新出现了,茶杯再次破碎成了尸体。我呆呆的坐在那儿,望着人形中睁着一双血眼浑身是血的我躺在那儿。

原来,死的人是我呀。

原来,遗愿是一家人一起吃顿饭的人是我呀。

老猫踱着步,一点点蹭着我的腿。疼痛感渐渐侵袭了我。爸爸妈妈离婚后,爸爸移民,我恨妈妈留不住爸爸。初中毕业就自己搬出来独立居住。一直到大学毕业工作,我都在拒绝妈妈的示好,狠心折磨着她。七天前,有人按我的门铃,说是送快递。我刚把门打开一条小缝,一条长的钢管就伸了进来,硬生生的把门撬开了。我大声的喊救命,歹徒横着眼拿出刀连捅了我后腰几下,我挣扎着往后退,他捡起地上的钢管朝我走来。我翻过身,往客厅的窗边爬,刚爬到电视柜的位置,歹徒就狠狠的敲了我的头,一下又一下,直到我的眼中充满了血,头上充满了血,地上也充满了血,直到我失去最后一点知觉。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回到了小时候我们一大家人居住在一起的地方。可人们都看不见我听不见我,我无助的一直游荡哭泣,王婆的猫,确切的说是王婆的猫的灵魂发现了我,引我去了王婆那儿。王婆握着我的手,感知到了我死亡的过程,两行老泪顺着沟壑流淌,眼泪水好半天才掉下来。王婆问我说是什么样的心结导致我不肯离开人间。我说我想我妈,我想我爸,我想再跟他们一起吃顿饭,像以前一样。

“你在这里住的最久,所以你头七只能回到这里。由于是入室抢劫杀人案,警察把这儿都封了。周围的人搬的搬,走的走,都不愿意留在这儿了。我进不来,只能造了这个结界,让你们在这个空间里一家团聚。”王婆说完,外面的天黑透了,时钟再次滴答滴的响了起来。王婆叹了口气说,“阿妹,心结已了,头七已过,你必须走了。”

“那我爸爸妈妈…”我眼里包着眼泪花儿,心疼的望着沙发上的两个纸扎人。

“我老了,带不来他们的真身。这只是他们的一魂一魄,我把他们的一魂一魄注在了这两个金童玉女里,烧过来的。你放心,魂魄我会带回去,休息几天就没事儿了。”王婆说完,眼睛望向了门口。沉重的脚步声顺着楼道哒哒的回响了起来。

“走吧孩子。”王婆说完,老猫跳到门口愤怒的弓起背,时不时回头担心的看着我。

“王奶奶,你帮我给我妈带句话。就说对不起。”其实大学毕业自己出来工作后,我懂得了生活的无奈,也开始理解妈妈。但一直找不到机会去缓和这段僵硬了多少年的母女关系,没想到机会居然会以这样的方式来到。

“告诉她,我爱她。如果有下辈子,我还做她的女儿。”

我短短的一辈子,大部分时间都活在了恨自己,恨自己母亲,自怨自艾的情绪中。我以为一辈子还有很长…我突然想念被我浪费掉的每一分一秒,想念妈妈的怀抱,想念水流的声音,想念人群的喧嚣,想念门口的小树,想念后院的花草。

我即将踏入黑暗,但,愿你光明。

热点情感文章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