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书苑.家】老五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8:31:20
无破坏:无 阅读:2998发表时间:2017-05-17 12:51:06 摘要:一幅幅画面无数次地在脑海中浮现亦闯入梦里徘徊,人的记忆真是奇特,光阴真的能倒流,时间果然能定格,就像电影里的慢镜头回放:一个梳着两只长辫的中学生,背着书包放学回到家,一只白鼻梁白爪子白胸脯白尾巴尖的小黑猫在热乎乎的炕上伸着懒腰弓着背一声声地喵喵召唤,爸爸说:“哎,真怪了,我们在家,老五就睡觉,你一回来,它就叫。” 上初二的时候,我拥有了一只猫。那一年我十五岁,高高的个子,梳着两条长辫。   癫痫病如何治效果好初二年级开始,原来的班级解散了,学校又一次分班,这一次我被分在九班。   九班的班长叫吕凤英,她也梳着两条长辫,中等个,白脸蛋上有两块红颊,下巴有些尖,我被分到和她一个座位。   我小学时一个班级的朝鲜族同学金春景也在九班,她口齿不清地舌头打着卷“吕”和“李”分不清地叫着:“吕凤英,吕凤英。”在我听来,金春景生硬的汉话就是叫着:“李凤英,李凤英。”   我感到很有意思,也觉得和吕凤英的关系更近了一层,因为我的名字叫李凤英。吕凤英和李凤英仅差一个字,吕凤英和李凤英一个班又一座。   那时的我因为是个老姑娘娇生惯养什么也不会也不太懂,天真无邪的很,吕凤英对我很关照,我觉得她不仅是同学和好友,也有些像姐妹一样了,放学后我就经常上她家去玩。   吕凤英的家在鸡西市第五中学家属房下边过大道旁,三间房两家共用一个厨房,郑州癫痫病好的方法吕凤英家住在东屋。   在吕凤英家我见到一只白鼻梁的黑猫妈妈带着一窝猫崽子,其中有一只小黑猫长的很小,也是白鼻梁,爪子也是白的,胸脯前也是白毛,尾巴尖也是白的,很娇小也很漂亮,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   小猫崽才刚刚睁开眼睛,吃着猫妈妈的奶,吕凤英的家人说让我再等些天,小猫能吃饭了才能抱回家去。   我多么想拥有一只小猫,我能给它起个好听的名字,它是我的,它能跟我玩,而且猫吃得不多,也不会给家里的生活增添负担,爸爸妈妈是不会说的。   姐姐也领回过几只猫崽,她领回来的猫是黄色和花色和还有白色的,那只白色的眼睛好淌眼屎,我和姐姐总是给它洗澡,可它的眼屎洗过后又淌出来,弄的满脸脏极了,大家都不喜欢;那只黄色的看见鸡崽就扑过去紧紧咬住,家里人紧忙把它给扔掉了;而那只花色的不知什么时候自己悄悄就逃了,再也找不到。   同学杨文的姥姥有见解,她对我说:“你姐姐体格弱,她不能往家里领猫,她弄回来的猫根本养不住,要不就是养不活。”   杨姥姥肯定地说:“大凤的,你去领个猫回来,你体格壮实,领回的猫准好养活。”从杨姥姥的口里我知道了,要想养住猫,就必须得我去认领。   在吕凤英家,我还得知了白鼻梁猫妈妈的故事:吕凤英家从滴道地区搬到大半道地区,搬家时因为猫妈妈没在家就没有带上它,可是几天后,猫妈妈自己从滴道找到了大半道,进门蹦上炕叫了一声就累得趴在了炕上。   滴道地区到大半道地区,走路最快也得半小时多,那么远的路,长途跋涉的猫妈妈是靠着什么找到主人家的呢,是靠嗅气味还有顽强的毅力吧。大家在惊奇之余都非常佩服猫妈妈,嗨,都说狗是忠臣,猫也丝毫不逊色呢。   终于,有一天,吕凤英对我说:“小猫能自己吃东西了。”我紧忙用软呼呼的屁股垫把小黑猫托回了家。   小黑猫,白鼻梁,白胸脯,四只白爪子,一个白尾巴尖,真漂亮,招人喜欢得很,但它太小了,大家又都说养不活,就连来我家串门的语文老师朱天瑞和哥哥的班主任杨永纯老师也都这么说。   可小猫咪有我的爱呢,我让她在我暖暖的肚子上睡觉,喂给它喜欢吃的苞米馇子饭,再把炒菜的汤倒小碟里一点,小猫咪吃不多点就饱了,我专门在茶盘里给它放了一只水杯来给它用,还给它买了一个花皮球,小猫咪左转右咕噜地玩的可欢呢。   它得有个名字吧,叫什么好呢,爸爸说:“咱家养猫也有五六只了吧。”我接过爸的话说:“那就叫它老五吧。”   老五一天天长大了,和我的关系亲密的很。放学回家,老五会在炕上伸着懒腰弓起背一声声地冲我喵喵叫唤,爸爸说:“哎,真怪了,我们在家,老五就睡觉,你一回来,它就叫。”   我摸摸老五的头,老五就不叫了,我就打开文具盒拿出笔写作业,老五坐在我的身边,尾巴卷曲到身体前,不时发出咕噜噜咕噜噜的声音,有时它也上我的腿上坐着。    老五有记性,有一回家里做好了鱼放在桌子上,老五把爪子搭在桌子上伸长脖子看着盘子,爸爸把筷子调过头来举着假装向它打去,老五吓得咪起眼睛把耳朵趴向两边,从此再也不扒桌子看。   老五爱干净,它吃过饭后就开始洗脸,它用它的两只前爪交替着抹脸,再用舌头一下下舔着前爪,大家看到它洗脸,总是会说:“家里要来客了。”   老五从不在家拉屎排便,它会跑到外面的煤堆或土堆上,先用爪子扒开一个小坑,再把屎尿拉到小坑里,最后再用爪子一点点拨土把屎尿埋上。   雨后,老五在泥地上走,边走边抖着爪子,我把它抓进屋,给它用毛巾擦干净爪子,老五舒服清爽地在炕上坐着。   老五机灵,它渴了,如果它的水杯里没有水,老五会先叫几声,看没人理会,就会用爪子把杯子拨倒,再看看还是没人管,它就会把杯子拨拉来拨拉去,直到有人来把杯子倒满水为止。   老五灵巧机敏,家里给它开了一个小窗方便它进出,如果窗户没开,它会坐在窗台等家人回来;如果小窗只开一点,老五会用爪子拨小窗,小窗开得大了一些,老五就会从窗口敏捷地钻进去跳到屋里,爪子踩在地上悄无声息。   老五很厉害也不好惹,有着很强的防卫意识。哥哥的同学苗茁看见老五,上前伸手要摸它,说:“哎,小黑猫白爪子真好看呀。”老五看着苗茁伸过来的手,举起爪子就挠,苗茁吓得结巴着说:“哎,哎,哎,大凤的,你家的小猫真,真,真厉害,还会挠,挠人呢。”   老五照镜子,看见里面还有一只猫,就转到镜子后边,可是镜子是双面的,转到后边它看到里面还是有一只猫,就又转了回来,然后再转回去,它百思不得其解,转来转去,最后转累了,只好作罢。   老五从来不挠我,只是有一次,我坏坏地用那种一吹就抻得很长的哨子猛然来吓它,它惊得猛地后退了一步,飞快地伸出爪子把哨子给挠破了。   老五一天天长大了,它的毛皮光滑油亮,邻居们说:“这猫的皮能做一个好帽子了。”老五转身走开了,邻居们又说:“哎呀,可千万别当着猫的面说这种话,它通人性,可能听地懂呢。”   老五渐渐长大着,不仅会上树了,还会抓老鼠了。   老五抓老鼠很好玩,它胜利骄傲地坐在地上,看着小老鼠惊惶失措地来回跑着,它只须轻轻地慢条斯理地把爪子一伸又一伸地来回拨拉着,不让猎物跑得远了,等到小老鼠乏了,再将其吃掉。   老五的名声在我们大半道商业科公房响当当,老五上谁家去串门邻居们都会给拿点好吃的,邻居们的家里有了老鼠,就来找我,我就抱着老五高兴地前往,邻居把门打开,我把老五放进仓房,邻居把门锁上,过两天邻居再把门打开放老五出来。   老五长得很长很大很漂亮了,招来了一群群的直门叫唤的公猫,最后老五怀孕要下崽了。   我家在高高的被褥架子上放上纸壳箱,铺上棉被,老五在里面下了一窝崽,它做了妈妈。   老五的崽子长得一点也不好看,身上一道黑一道黄,但每次下崽都有一只最小的和老五一模一样,它们的爸爸是一只大黄猫,我管它叫大黄。   有了孩子的老五更加勤奋地抓耗子,甚至还上房扑鸟,为了哺育后代,它瘦了许多。   正午和煦的阳光照进屋子,老五带着一窝崽子在炕上玩,大黄在屋外的窗台上隔着玻璃安祥慈爱地看着老五和孩子,一家子就算是幸福地聚在一起了,看到我放学归来,大黄立刻起身走了。   我的心里忽然有了些许的难受,那一刻,我觉得我做了一件很傻很蠢的事,我真是一个多余的人。   邻居们喜欢小猫崽,就把小猫崽带回家,转眼的工夫,或者用不了多长时间,老五就会领着小猫崽回家来了,老五在前面慢悠悠走着领路,小猫崽在后边乐颠颠地跟着,邻居们就不再领养老五的崽子了,反正一趟房有老五一只猫就行了。   初三学年学校又分了班,我和吕凤英不在一个班了,后来也就不太去吕凤英家了。   一年年过去了,老五下了一窝一窝的崽,有时甚至出去两个月都不回家,家里人惦记得不行唠唠叨叨的时候,它回来了,长哈尔滨癫痫医院口碑得胖胖圆圆地,皮毛铮亮油汪汪,大家就都放了心,说老五又被谁家给圈起来抓耗子了。   终于有一天,老五出去后再也没有回来,邻居赫利在他家的房梁里面发现了张着大嘴已死的它,我伤心地落了泪,找了个纸壳箱子把老五放在里面,把它埋在了门前的大杨树下,这样,每年大杨树发新芽或刮风天树叶沙沙响的时候,我就会想起我的老五——一只白鼻梁白胸脯白爪子白尾巴尖的小黑猫。   多年以后,我读了《红楼梦》第二十三回中的《葬花吟》,诗句如泣如诉,抒情淋漓尽致,声声悲音,字字血泪,满篇无一字不是发自脏腑,读后怎能不让人心有所动:“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岁闺中知有谁?”、“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何处有香丘?”、“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唉,黛玉葬花,李凤英埋猫,有异曲同工之处,现在想来,却只不过都是托物言志借物喻人寄托情思感叹生命短暂罢了。   杨姥姥的话得到了验证,我大凤的领回的猫能养活,能养住。老五是我的猫,它的名字是我给起的,我叫它它就会应答,它曾陪我玩,还下了一窝窝的小猫崽。   有时我也会痴痴地想,如果当年我家也搬家了,老五能不能像它妈妈一样也不远万里地找到我,找到我的家呢?   我想,答案是肯定的,会的,老五一定会的,因为那也是老五的家,聪明的老五知道,那个家里的所有人包括邻居全都爱它。   从那以后,我只要见到猫,就会想起那只长着白鼻梁白胸脯白爪子白尾巴尖的小黑猫——它的名字叫老五。   曾经沧海难为水,从此以后,我再也没养过猫。   高中毕业了,我的学生生涯结束了,我也终将告别家乡嫁去远方,然后我做了妈妈,有了孩子。   几年后,父母把家搬到鸡西市第五中学的家属房附近,与吕凤英的家只隔一条大道。   我回娘家时,上吕凤英家去过,她的家现在开着小卖店,吕凤英正在柜台里卖货,实在没有太多的时间和我说话,我买了点东西就回了娘家。   有一次我在回家的火车上竟然遇到了吕凤英,她穿得很好,生活很舒适的样子。我们碰面打了招呼,吕凤英就只顾忙着跟一个年轻的男人说着话,大意是说此趟出来,来时一件衣服挣了多少钱,回去时又能挣多少钱,两人谈的热火朝天,年轻人很欣赏她,他们谈的很投机,我就讪讪地在旁边坐着,听着沉重的火车辗过铁轨一遍遍轰隆隆的喘息声响,看着车窗外的树木一排排嗖嗖嗖快速地向车后跑去。   我的心里忽然起了一丝的尴尬,感觉自己是一个多余的人,就像老五一家子聚在一起的时候我像个傻子似地蠢蠢地贸然闯入,在那一刻,我顿时觉得拥挤的车厢里面很热很热,我不觉脸红心跳起来,憋闷得有点喘不上来气,冒出了一头的汗。   到永安乡车站了,我下了火车,顺着小路慢慢往家走去,凉爽的风吹过,我的汗消了,心情舒缓了许多。   我其实心里有很多的话想对吕凤英说,说说她,说说她的过往,说说她的现在,说说我的老五,说说老五的妈妈,说说我们的从前,说说同学们的如今,也说说我,可是她只顾着谈论生意,什么也没提,什么也没和我说,我们之间哪里是只隔着一尺柜台的距离,分明已赫然横亘着一条天河了,这让我有点黯然神伤。   或许她早已忘记了老五;或许她早已淡忘了以前的时光;或许,是我想多了;或许,是我太多情了吧。   花朵一般盛开的清香岁月里,我与吕凤英还有同学们相逢相知,这是我的幸运。当然这幸运中还少不了一只白鼻梁白爪子白胸脯白尾巴尖的小黑猫——老五,是它让我的生活更有了生趣,也使我真切体会到了时间的转瞬即逝和生命的伟大和宝贵。我审视世界的角度放大了,认识人生的态度也有了转变,我学会了思考,懂得了珍惜。   雨过,挥不去岁月的痕迹,只因它曾来过;花谢,抹不去年华的清香,只因它曾开过。珍藏那一片风景,在心中已蔚然成林。   我出生在黑龙江省鸡西市滴道煤矿,滴道煤矿是一座煤城。   黑龙江省鸡西市滴道煤矿是日本人在鸡西最早建立的重点煤矿之一,也是日本人和汉奸把头统治最残酷的地方。伴随着抗战的胜利,滴道矿回到了人民手中,矿工成了煤矿的主人。   煤,人类给予它“太阳石”的美誉,它是一种可以燃烧的“石头”,它的变化经历了千万年,主要是由植物遗体转变来的。而煤矿工人则被称为“开采太阳”的人,他们是带给世界光明的使者。   我国煤炭资源蕴藏丰富,开采和利用煤炭已有几千年的历史,是世界上开采和利用煤炭最早的国家之一。   在公元前一世纪,煤就被用于治铁和炼铜。十七世纪中叶,明末宋应星编著的《天工开物》一书,系统地记载了包括地质、开拓、采煤、支护、通风、提升、运输和瓦斯排放等在内的古代煤炭开采技术,是世界上第一部记录煤炭开采技术的著作,反映了我国当时的采煤业已达到相当的发展水平。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十分重视煤炭工业的发展,做出了一系列的决定。全国煤炭工业在坚持安全第一的方针下,着手对旧中国遗留下来的落后采煤方法进行改造,为我国煤炭工业的发展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共 13068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武汉治疗癫痫的中药都有哪些654)-->评论(1)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