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柳岸•爱】风雪归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43:51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   妹妹目不转睛地望着门外,火塘里的柴火烧得噼啪作响,火光把妹妹的小脸映得通红,火苗在她眼睛里一窜一窜地闪烁着,她静静地望着火光发呆。   我坐在妹妹的旁边,爷爷奶奶在火塘旁边的桌子边上剥花生,他们剥花生的动作很缓慢,像堂钟里的秒针一样缓缓动作着,却一丝不苟。母亲在厨房里忙活着,时而探出头望望门外,这是1999年的除夕夜。   我们都在等一个人归来。   门外突然起了风,爷爷说:怕是要下雪了。   妹妹起身把门推得更开一点,灯光从门口投出去的光圈一下子又蹿出去大约一丈远,妹妹想让灯光照得更远一点,那样回家的人就能远远地望得见我们为他留的灯。   父亲每年都会在大年三十这天夜晚赶回家过年,所以我们都会在火塘边把柴火烧得很旺,等待他的归来。   周围还是漆黑的一片,只有山下村子里几粒灯光从竹林的缝隙里溜出来,妹妹站在门口看着这些光点,似乎在想着什么。   不一会儿,外面果然如爷爷所料,下起了雪,风也渐渐大了起来,刮的呼呼作响,竹子的黑影在光圈里摇摇晃晃。   雪越下越大,在风里,如鹅毛一般出现在光圈里,那么清晰地从高处飘飘忽忽地缓缓落下来,姿态轻盈飘逸,果然雪自始至终都如此的美。   妹妹站在门口看着如此美的雪花在眼前飞舞,眼睛顿时明亮起来,渐渐地又幽暗下来,雪花一会儿功夫就铺满了大地,在地上越铺越厚,风吹乱妹妹额前的头发,她浑然不觉,她目不转睛的盯着门前通往村口的小路,仿佛要将它望穿。   爷爷心疼她,起身把她拉到火塘边坐下,她用有些担忧的眼神看着我,又把头偷偷低下不说话,我把她搂在怀里,摸摸她的头让她别担心。我知道她在想什么。   我知道她对父亲的感情很深,从小父亲都特别宠她,她也黏父亲。小时候她就是父亲的跟屁虫,父亲上山下地出门走亲戚都乐意带着她,还口口声声说:女儿是她的小棉袄。   记得有一年,也是冬天,妹妹突发奇想吵着要吃竹笋,还说自己是熊猫宝宝。   母亲就哄她说:冬天竹根子不结笋,要等到冬天过了,春天来了,才会有竹笋。   一旁劈柴的父亲不高兴了,抱起妹妹说:谁说冬天没有竹笋的呢?“熊猫宝宝”在家等着,我去给你挖竹笋。   说完父亲放下“熊猫宝宝”,进了柴屋扛起一把锄头就往山里走,妹妹跟在父亲屁股后面,后来她直接赖皮地拉着父亲的手臂,赖着要跟父亲一起去挖竹笋,父亲只好一手扛着锄头一手牵着妹妹往后山走。   那时候,我家门前是没有竹林的,竹林在后山的一个山坡上,离家大约有四五里路,还是有些远的。我家门前的竹林是后来父亲为了妹妹爱吃竹笋而种下的。   母亲看着妹妹和父亲越走越远,在后面急着喊:天气不好,可能要下雪了,你们早点回来啊。   结果那天傍晚时候,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深,却不见他们回来,我和母亲站在门口焦急的等着。正如母亲在他们临走时说的,妹妹和父亲出门没多久就开始下起了雪,到傍晚时分,大地银妆素裹,雪已经在地上铺了厚厚一层。   母亲担心他们,怕他们回来路滑出危险,偏偏暮色渐沉,我和母亲焦急地在门口张望。   突然远处的路口出现了两个黑点,一个那么高一个那么矮,那个矮点点看起来很欢快,一蹦一蹦的,在雪地里向我们缓缓走过来,身后留下两行长长的脚印。   等他们走近一看,果然是妹妹和父亲回来了,父亲一手牵着妹妹,一手扛着锄头,锄头后头挂着一个竹筐,看起来沉甸甸的。妹妹一手拉着父亲的大手,一只手里拿着一个大竹笋向我们炫耀。他们头上身上全是雪花,像一大一小两个雪人,脸上却笑开了花。   我与父亲之间似乎总存在某些隔阂,我不喜欢跟他说话,他总是对我会严格一些,可能关系没有妹妹与父亲那样的亲密,但是期盼是一样的。我们都知道父亲为了这个家一常年奔波劳碌在外面,付出太多,而且因为我们越来越大各种费用越来越多,他每年回家的日子越来越少,妹妹感情向来细腻,把这些都看在眼里。   眼看着,屋外雪继续下着,风还在刮。屋子里没人说话,都在安静的等着,时而有剥开花生壳发出的声响,有炭火炸碎的声响,有母亲锅铲在铁锅里翻炒时发出的声响,妹妹靠在我的身边望着火光发呆,默默地等着父亲归来。   突然一阵风吹得竹影在光圈里大幅度地晃动,似有人踩着雪地吱吱响,妹妹一下子从我怀里站起身,跑到门口,我也跟着她跑,爷爷奶奶也起身往外走,母亲也从厨房里探出头问:回来了吗?   我们急匆匆地走到门外,原来是空欢喜。爷爷笑着安慰妹妹说:小妮子太想她爸了,把所有人都感染了,害得我们都跟着傻跑。   妹妹不说话,又坐到火塘旁靠在我身上,火光在她脸上跳跃,望着她稚嫩的脸庞,我心疼地抚摸着她的头。   时间一点一点在过去,我在脑海里回忆着一些,曾经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欢快的画面,那时虽说清苦,一家人却苦中作乐,十分快乐温馨。   我不由得又低头看看妹妹,她竟然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身子慢慢靠得我更紧,发出均匀的鼻息。我俯下身轻轻的把她抱起来,让她伏在我的怀里,睡得舒服些。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越来越近,吱吱的响,我听得很清楚,这一定是父亲的脚步声,这步子落地有声和他的人一样。   我激动地正准备叫醒妹妹,却不料这小妮子比我反应快,早就一股溜儿从我怀里蹿出去,直奔门外。我也跟着她往外跑,母亲站在厨房口往门口望,爷爷奶奶缓缓的站起身嘴里咕噜着:可算到家了。   我们走到门口的时候,父亲刚好站在光圈里,他依旧一脸笑地边走边打量着我们,脸上的皱纹拧成许多的花儿。雪花跟在他身后飘舞着,纷飞着,嬉闹着,他头上的雪花闪着银光,他跺了跺鞋子上的雪,又左右摇晃着脑袋,头上的雪花抖落下来,他的两鬓已斑白,父亲老了。   妹妹眼含泪花扑向父亲,父亲一下子把她抱起来举过头顶,笑呵呵地又慢慢地放下来,然后伸出一只手拉着妹妹一起走进屋子。   我跟在他们身后,随手把风雪关在门外,母亲已把火塘里的火燎得火光熊熊,爷爷奶奶缓缓的围坐过来,小小的屋子顿时温暖如春。 盘锦有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吗武汉儿童医院癫痫专科专家武汉哪里治疗羊角风哈尔滨治疗癫痫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