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墨海】那条母亲河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45:52
摘要:说车轴河是所经流域的母亲河,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靠近沿海地区的土地原来都是一些盐碱滩涂。不要说是阴雨天到处咸碱,就是晴天丽日,黑黑的土地上都呈现出白色的盐硝。使得大多的土地无法种植庄稼,只能够生长一些碱蒿、芦苇等等。正是车轴河的流过,加上雨水的不断淡化,才使得土地逐渐逐步地可以耕作。起初只是种植一些诸如大豆、玉米、小麦、山芋等旱植物,到了1972年就能够种植水稻,并实现了吨粮田的愿望,从而彻底解决了当地人的生活用粮问题。 那条河不长,全长不到四十公里,如果不是在它身旁生活的人,就是本县的其它地方的人也不知道它的名字叫做车轴河。它的上游起源于一条全县都知道的叫做盐河的运河,刚刚穿过一条叫做204国道后,就像一条灵动的白龙,摇头摆尾地向东游去,蜿蜒地经过了五个乡镇后,在一个叫做洋桥盐场的面前,羞涩地分成了二条岔支,似二根龙须活灵活现地伸进了黄海。由于它的两岸分别有一条依傍着的公路,奔跑着来来往往的车辆,从曾经的独轮车、牛马大车,到后来的自行车、拖拉机,再到如今的奔驰、宝马以及大型的卡车,所以人们形象地称呼它为车轴河。   车轴河是一条既是排洪又是蓄水的河,又曾经是船舶运输时代担任运输任务的主要通道。正因为如此,俯视时,它又像一条蠕动着的千足虫,伸出数十条粗细不均的腿,南通界圩河,北连善后河,从而形成了一个纵横交错的水系,不仅方便了运输,也为流经的区域的人和动植物提供了必须的水源。也正因为它的水系,也将穿越的区域划分为一个个自然的村落和行政村。特别是沿海滩涂的地区,就如同沙漠一般,有它流出的淡水的地方,才会有绿色氤氲,才会有硝烟飘舞的村落存在。从这些角度看,车轴河流动的不仅仅是水,简直就如同母亲的乳汁一般,滋润着两岸的父老乡亲。   车轴河不长,同时也没有过于宽阔的水面,最宽的地方也不会超过三百米,它的水位一年四季都会因为大海潮汕的变化而升降。由于海堤堆上那些闸门的控制,大海退潮时闸门提起,水位及时降低;而大海涨潮时,闸门放下,车轴河重新蓄积上游的淡水。尽管两岸一直有着车辆的奔跑,可扬起的风尘往往被两岸边的芦苇所遮挡,高达二、三米的、密密匝匝的芦苇,一年三季形成了自然的围墙,加上河边生长着高大的杂七杂八的树冠的过滤,使得河水十分的清澈,水质极佳,甘冽清纯,是两岸人家的不可缺少的生活和产业用水。   如果你坐船漂流在车轴河上,不仅可以领略沿途风光,也可以感知它的海纳情怀,还可以超越时空,去品茗那些曾经的故事和传说。一条条交错的小河,似大地的一根根血管在脉动,又似一首首无词的旋律飘舞而去。一个个接踵跳入眼帘的用青石板铺成的码头,则又似乐谱上的一个个音符在弓弦上跳动。河水的颜色本身是无色的,但由于岸绿的渲染和蓝天白云的勾兑,满河成碧,碧水长流。船行其上,让人难辨天上人间。别说是什么威尼斯,就是姑苏城也难胜一筹。   如果你细心,就一定会听到一个县居然管辖二个市:大柴市和小柴市的奇闻;不用上岸,就可以饱览伊芦山那迎客松(传说是薛仁贵征东时的拴马桩)的风采,当你望到西陬山的倩影时,船家会告诉你一个不是传说的故事,山上有一个黑狗洞,洞里的黑狗可以预报天气突然变化(如果天要下雨,黑狗就会狂吠,但少有人能够看到黑狗)……诸如此类的故事和传说,就如同流淌的河水一样,奔流不息,永远说不完。   车轴河的河水甘冽清纯,可以这样说,它就是一个被扳倒横躺着的甘泉。我的老家就住在车轴河的北岸,从庭院门到河边的码头,一共不足二百米,坐在家中,就不仅可以看到碧水白帆,也可以闻到河水的清新气息,可听鸥鸣鹭唱的动听的旋律,特别是那些船工的号子,往往让人心血沸腾。   母亲是孩子幼小时的脚。第一次走近车轴河身边,详尽领略车轴河的风貌,大约是在我四岁的时候。那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傍晚,母亲右手扶着肩膀上那条扁担,左手将我抱在左肩上,还要担着水桶去挑水。母亲要我站在岸上后,一手一个水桶去码头上去舀水,就在母亲提水上岸的瞬间,我惊奇地说:“咦,妈妈,你桶里的水怎么是绿色的,而河里的水是红色?我明明看到你舀水时舀起的是红色的河水,可……”母亲说着说:“河水本身是无色的,你看到河水是红色的原因是晚霞在河里洗澡,现在桶里的水是绿色的,那是因为两边的芦苇在照镜子,哈哈哈……”   母亲将水提到岸上后,转过身去码头上,伸手摘了几片芦苇的叶子,在河水里洗了一下,上岸后将它分别放进了二只水桶里:“看看吧,现在的水又变成为青色的了!”我走过去一看,芦苇的叶子似一条条青色的鱼儿漂浮在水桶里,同时也将桶里的水渲染成为巨大的翡翠一般。来的时候,母亲肩膀上的扁担是向上弯着的,回去时的扁担就成为了向下弯着的,并有规律地上下弹跳着,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声音,其节奏也随着母亲的脚步快慢而变化着。尽管母亲尽可能地放慢脚步,但我还得一路小跑地跟着,目的是观看水桶里的苇叶,鱼儿般地或上或下,并不停地震颤出一圈圈涟漪,绢般地褶皱在水面上,似花,若画,又宛如诗行在飘舞。   去车轴河边去挑水,母亲一般不会直接去延伸在河水里的码头上,而是往往要到河堤上那二间低矮的草房里,去看看年迈的外婆。外婆住的那二间茅屋,虽然古旧,但从现在的角度来看,就是都市里的所谓别墅,也无法具有那样的自然环境和温馨氛围,以及那清新的气息,毕竟那是一个纯粹自然而惬意的地方,起码说少了今天的喧哗和粉尘。   在车轴河流经的区域,虽然不能够说是一马平川,但基本上是一个低洼的平原地貌,偶尔有几座山俯视着它,伊芦山、罘山、东陬山、张宝山,记忆里还有一座叫做蝌猪山,不过年轻人已经看不到这座山了,因为早已被开采成为大大的坑塘。在它与盐河交汇的地方,你一抬头还可以望到南面的大伊山以及不远处的小伊山。倘若你站到这些山的山顶上,去俯视或者眺望车轴河,那就是一根舞动着的银白又蕴藏翠意的玉带,而一座座山则宛如一枚枚翠钻,点缀在穿着旗袍的美女胸襟旁。那两岸一座座村落又是胸襟的镶边,浓郁着青绿色,炊烟又魔幻成为一缕缕白云影落河水,袅袅升腾的妙曼之态,让河水更加灵动起来。   在我的记忆中,无法抹去的不仅是河水的清澈和甘甜,还有一个如诗似画的场景,那就是那些匆匆远逝、东下西上的白帆。那个时代的船,没有今天老远就可以听到震耳欲聋的柴油机声,动力除去人力外,就是借着流水和风向为动力的白帆。   一根高高的桅杆可达十几米,支撑和悬挂着数米宽的洁白的白帆,机敏的船老大可以借助风力利用白帆,使得船飞速前进。那个时代,稍微笨重的运输都是靠着船只,特别是我们沿海地区的食盐要运到内地,几乎是百分之百的要凭借船只,船只运输既廉价又卫生,还相对安全。无怪我从小立志想做一个船老大,那是因为经常看到装载满满一船货物的船,居然不用一个纤夫去拉,光凭着他手中的舵以及改变白帆的角度,就可以顺风而去,一帆风顺,飞速前进。   在船利用白帆向前行驶时,不仅是我们孩童感到神奇,就是那些鸟儿也在惊喜,所以在白帆的上空往往有许多鸥鸟群飞俯视,船后扬起的浪花中则追逐着许多白鹭,形成了一幅诗意的画面,也击起一行行画意的诗行,更抢走了我们孩童的视线。在我那尘封的记忆里,在我们村子的东头曾经有一座木头架起的桥梁,几乎是平卧在车轴河上,为了更加仔细地去端倪白帆降落、升起以及再扬帆远去的经过,往往会依傍在桥的护栏上,目不转睛地去观看,俯视,再远望和眺望那白帆的倩影。当然那种木桥早已不复存在,早在上世纪的八十年代,就被混凝土的大桥所取代,行走河里的船,也在那个时代改为了水泥船,后来又改为了柴油机作为动力的铁壳船,白帆也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与此同时,与白帆息息相关的一个职业——纤夫,也消声灭迹了。   对于车轴河,第二个让我无法忘却的记忆,那就是河水里的鱼、虾、蟹特别多,不仅为人们带来了天赐的口福美味,也为好多鸟类和禽类带来了丰美的享受。每年的春天一到,春姑娘的裙裾香风首先醉了河水,河水绿得如蓝。“春江水暖鸭先知”,第一个冲进河水中嬉闹绿波的,不是“红掌拨清波”的鹅,而是天性就喜欢吃那些小鱼虾的鸭子。特别是鸭子捞食了大量的河蚌、田螺等富钙、多营养的食物后,下出的蛋来,不仅个头大,而且蛋黄鲜红,吃起来自然是香嫩可口,鲜美醉人。如果将它腌制后,就是现在全国著名的高邮咸鸭蛋也无法与之媲美。   春雷一旦响起,不仅唤醒了冬眠的那些陆地动物,也告诉了河中的鱼儿,现在已经是春暖花开时分,是一年中的最好时光。于是鱼儿开始欢唱起来,或成群相嘻,或结对缠绵。渔家更是眉笑颜开,女人头戴一顶草帽轻轻地划着一叶扁舟,船头的男人则不停地向水中放置着特制的捕鱼工具——卡子(就是一个个结在棕褐色线上的细小竹片,弯成为大半个椭圆形,两头即将合拢时,固定着一些经过浸泡的玉米或者小麦,鱼一旦去吃,就会被竹片卡住,无法逃脱),一旦放置完毕后,扁舟折回,就开始沿着漂浮器去逮鱼。一冬少食或者不食的鱼儿,一见到如此丰美的食物,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一口,可它们那里知道那是诱饵,当吞下诱饵想松口时,才发现被卡住了嘴巴,为时已晚,结果只能够坐而待毙。   到了夏秋两个季节,鱼儿往往在水的上层游动,渔家往往使用丝网去捕鱼。同样是那种一托三舱的扁舟,划船的往往还是那些渔家娘子,而船头上那些男人手中往水里放的往往是洁白的丝网,这种丝网一般放置在离岸边不远的地方。当男人将船上的网全部放完后,扁舟折回,就沿着原来的途径,离开大约七八米,一路往回划去。而男人此时就忙活起来了,双手不停地用两块木板敲打着船头,发出清脆而有节奏的声音,目的是惊吓水中的游鱼向丝网位置游去。鱼一旦黏上了丝网,只有束手就擒。   到了冬季,鱼虾全部沉入河水的底层,而且活动量也比较小,不容易捕捉。渔家为了生活,往往使用旋网去一网一网“打捞”鱼。这种旋网一年四季都可以使用,看过电影《天仙配》的人都领略过这种网的风韵的,因为电影一开始就有七仙女的赞美渔家的唱腔:“渔家住在水中央,四面芦苇是围墙,蹲在船上撒下网,一网鱼虾一网粮。”为了减轻打鱼的辛劳,聪明的渔家常常饲养上几只鱼鸦(也叫鱼鹰),人只要在水面上划动扁舟即可,捕鱼的事儿全有鱼鸦代劳。鱼鸦长着一双十分特殊的眼睛,它可以直接看到水中鱼儿,一个猛子下去,就可以将鱼儿用嘴巴含出水面后,扔进船舱。   船家捕鱼是为了生活,而陆地上人则往往是为口福或者是兴趣,特别是我们孩童大多是为了玩。每当桃红梨白散发芳香时,我们孩童往往会去车轴河边,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去钓鱼。小满过后,河水的温度就开始热了,一旦遇到退潮的时候,我们孩童就会背起鱼篓,到浅水中去摸鱼,往往一个潮水(大约二个小时)就可以捕捉到五六斤杂七杂八的鱼儿。   车轴河还是人们准备了夏季祛暑的极佳场所。每年的夏季一到,天气就炎热起来,特别是午饭后,倘若浓郁的树荫无法抵挡酷热,那么,当时的男女老少往往会车轴河里去游泳,一则可以洗去让人烦躁的汗水,还可以彻底清凉心境和身体。由于车轴河水深达十米以上,再酷热的阳光也无法晒透,加上两岸芦苇的荫护,使得河水更加清凉。每年的暑假,孩童们几乎是一半的时间呆在了车轴河中,上午一澡,午后一澡,每次都会超过二小时,如果天气炎热,就是晚饭后还会一起泡在车轴河里。   车轴河的河水由于较深,加上舟行帆过,以及渔民的的不断捞作,河水的中央基本没有什么荷、菱之类的水中植被,甚至连水草也无法生长。但潮起潮落的河岸的两滨,却生长着一些荫福人们的植物,最多的是茂密的芦苇,春来,芦笋不用春雨的滋润,都赛过雨后竹笋的茂密生长。未到立夏,芦苇就形成了二米多高的围墙,屏风般地隔断了路尘进入河水。直到枫红菊黄时在秋风中才摇曳荻花,同时也将绿装换成为杏黄。直到初冬时,人们才去收割芦苇。芦苇的作用很多,是当地一种副业的主要原料,织席,打结,编箩筐等等,更是人们建造新房缮顶主要原料。芦苇的叶子,又是端午节时粽子的苞衣。在芦苇靠近岸边的地方往往生长着一些高大的茅草,它又是当时编织雨具——蓑衣的原料,更是人们搓绳扎篱笆、拉瓜架的主要原料。   说车轴河是所经流域的母亲河,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靠近沿海地区的土地原来都是一些盐碱滩涂。不要说是阴雨天到处咸碱,就是晴天丽日,黑黑的土地上都呈现出白色的盐硝。使得大多的土地无法种植庄稼,只能够生长一些碱蒿、芦苇等等。正是车轴河的流过,加上雨水的不断淡化,才使得土地逐渐逐步地可以耕作。起初只是种植一些诸如大豆、玉米、小麦、山芋等旱植物,到了1972年就能够种植水稻,并实现了吨粮田的愿望,从而彻底解决了当地人的生活用粮问题。   就是这样一条造福荫护人们的车轴河,却在人们的不知不觉中开始哭泣。进入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人们为了争取高产,大量地使用农药化肥,残余的它们不断从支流侵入了河水,一度使得河水中的鱼虾蟹急剧下降。虽然人们曾经有过警觉,但为时已晚。到了九十年代中后期,由于上游的工业高速发展,而又没有注意环境问题,大量的污水废水直接排入,使得上游水质严重污染。当人们发现河水里的鱼虾动不动无辜飘起时,才注意到河水已经不是原来碧水,而是一种黄褐色,有时还会变成为黑紫色。河水不要说食用,就是进去游泳也是“玩命”的事,每一次上岸后,必须立即用其它水进行冲洗,不然肯定要全身痒肿。   为了安全,人们不得不先在河边挖坑塘取水食用,可是那水毕竟是河水渗透进去的,时间一长,同样无法食用。望着经常飘起的鱼虾,人们只好集资打井。打井在平原地区应该容易一些,可在沿海滩涂打井,谈何容易,打出的井水不是苦,就是涩,根本无法食用。   记得那一年我正好回乡探亲,听左邻右舍的人说,光我们那个村庄就筹集资金二十万,打了十二口井,结果只有一口深井可以食用,而其余全乡十二个行政村全部前功尽弃。只好那唯一的一口井扩建成为自来水厂,供全乡食用。   后来,政府的环保部门加大了管理力度,一时间河水有了良性的回转。可一方面难以从源头上加以杜绝污染,一些丧尽天良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还在偷排污染。另一方面,已经被污染的河流并非一日之功,需要长时间的治理。      荆州哪些医院治癫痫病最好湖北到哪看羊羔疯郑州癫痫发作应该怎么治疗西安哪个癫痫医院最权威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