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云南风情(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2:24:44

丽江

从未来过,却并不陌生。置身其中,恍若梦中,丽江,就是这样一个富有亲和力又充满神韵的地方。

不像其它的古城,有高耸的城墙、厚重的城门,丽江,是全开放的,古城布局灵活,不求方正,依山就水布街建房。新城与古城只隔着一座大石桥,跨过石桥,两架水车映入眼帘,吱吱呀呀地响着,似在哼唱着一曲古老的歌谣。

2000多米海拔的高原地区,阳光毫不吝啬地洒下来,天空高远洁净得没有一丝云彩,虽是三九时节,却是风和日丽、温暖如春。褪掉来时穿的棉衣,惬意地享受着阳光的爱抚,不紧不慢地沿曲曲弯弯的小河一路深入,脚下是被岁月淘洗过的青石板路,洁净、光滑。

早就听说过,位于滇、川、藏三角地带的“茶马古道”,被誉为最为险峻、海拔最高的悠悠古道,惊叹当年的商户,仅仅依靠马匹,以神奇的力量,穿越在世界屋脊的崇山峻岭之间。而丽江,正是风行千年的“茶马古道”之枢纽,是马帮们饮马歇脚的必经据点。走在有千年历史、马帮们曾经走过的路面上,心情莫名地激动了。

路面不宽,却并不拥堵。没有机动车的横冲直撞,只有闲适散漫的行者。古巷深深,几乎每条街道都伴随着水流。水上横跨着座座小桥,大小不一,宽窄有别,因势赋形,与流水、与街道、与房屋融为一体,每座小桥无一例外地被赋以动听的名字,“桃花坞”“一米阳光”“千里走单骑”,每一个名字都是一段美妙佳话,都蕴含着一段传奇故事。

虽然是冬天,这里却依然岸柳成荫、姹紫嫣红,生机盎然的三角梅从院里探出头来,更多的是叫不出名的花,点缀在窗前廊下。到处是花香扑鼻,到处是杨柳依依,此情此景,怎不令人迷醉。

青瓦白墙的民居、商铺,错落有致地座落在溪流两侧,每一间房子看似相同,细看却皆有异处。建筑纹饰精雕细琢,色彩艳丽,庭院家居布局和陈设一丝不苟,独具匠心。各色图案的披肩、衣饰、手链、皮包、画框、工艺品,林林总总,异彩纷呈,大多是纯手工制品,凝聚着纳西族人的勤劳与智慧。

丽江的夜,弥漫着浪漫的气息。伴随着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一串串大红灯笼次第亮了起来。微风清拂,杨柳婀娜,灯影在水面荡漾。此时的丽江,俨然就是一位古典美女,执扇游走,珠佩轻响,洒下一路神韵,留下几缕暗香。

寻着一段时尚的音乐,走进一间酒吧。古色古香的屋子,别有风味,前沿的灯饰,异域情调的摆设,独具创意的休闲节目。这里没有声嘶力竭的呐喊,更没有疯狂激烈的热舞,泡吧的人们沉浸在歌手温婉动人的歌声里,或追忆,或遗忘,或憧憬,或惆怅。这就是丽江,古朴而不落伍,时尚却不庸俗。

或许正因为丽江的这般小资情调,丽江,被认为是一个容易发生“艳遇”的地方。的确,在这样一个充满温馨和浪漫色彩的小城,在这样一个富于诗情画意的地方,很容易触动那颗敏感的心。而我要说,邂逅丽江,本身就是一次艳遇,感受它的简单纯净与温暖,领略它的安静古朴和柔软。

漫步于小巷中,久坐于小河边。看身边擦肩而过衣着艳丽的纳西女子,看神态安详卖手工制品的白发老妪,抚纤纤细柳,听潺潺水声,嗅阵阵花香。一切都是跃动的,一切又都是安静的。此时,丽江,是我的,而我也是属于丽江的。

在这里,遇到自己,那个本喜欢简单与安静的自己,那个本该拒绝喧嚣与浮躁的自己,那个失落已久的自己。遇到丽江,是一次洗心之旅,更是梦的开始与延续。

大理

到了云南,才知道,“风花雪月”这个动人的词,竟然可以专属于一个地方,这个地方便是大理。

元月十二日,我们走进大理。数九天,大理依然山明水秀、花红柳绿,完全是春天的景象,这令刚从冰天雪地出来的我们异常兴奋。

大理的建筑很独特,典型的四合院,青砖白瓦,灰白格调,显得异常干净整洁。

原以为大理也如丽江一样,古朴静谧。到达后,才发现,这里的风好大,街道边到处伫立着巨大的风车。这里的风虽然很大,但街道依然清爽洁净。大理的风是干净的,郁郁葱葱的树木和姹紫嫣红的花朵,在风中摇曳着,倒是更多了一种风情。

大理人将这种风称为“下关风”。除了“下关风”,与之相对应的还有“上关花”。

大理是花的世界,一年四季繁花锦簇。苍山北端的上关,因出产品种最多的的茶花而闻名。在大理,家家户户都养花。虽然是寒冬腊月,所到之处鲜花竞相开放,像是大理人民的一张张笑脸,迎接着我们这些远方来客。

与此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大理旁边的苍山之上却是白雪皑皑,经年不化。和丽江一样,在大理,可以同时欣赏到绿叶红花与古雪神云相映成趣的神奇画面。

走了一路,一条长长的水带一直萦绕在脚边,这便是大理人民的母亲河——洱海。洱海与苍山相倚,南北长东西狭窄,形成耳状,洱海虽名“海”,实则高原淡水湖泊,为断层隐蔽堰塞而成。洱海全长几百里,它的周边连接着大片良田,绿油油的,与洱海的绿水相连,一碧千里。

夜色渐深,皓月当空,行走在洱海边,浩瀚的洱海水光如镜,从水底折射出另一轮明月。伴随着几缕清风,水面泛起阵阵波纹,摇碎了月亮,瞬间,面前已是壮观的万顷银辉了。

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这便是大理著名的“风花雪月”。

除了山好水好,大理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绚丽的民族风情,更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到了云南,才知云南的少数民族如此之多,光大理就生活着白、汉、回等12个少数民族,白族是大理的主要居民。一路与我们随行的导游小殷,便是一位美丽的白族姑娘。白族少女喜欢以绣花作为头饰,在大理年轻的姑娘呼为金花,小伙子则称作阿鹏,这让我想起了年幼时看的电影《五朵金花》,最早知道大理,就是因为这部电影,后来,风靡一时的武侠小说《天龙八部》,让大理更是成了我心中挥之不去的向往。

大理自古以来就是云南的交通要塞,历史上的南方丝绸之路和茶马古道,都曾在这里交汇。伴随着唐宋风雨的南诏国和大理国,先后在这里建都。

大理留有一著名文化遗产——古塔寺,小时候我在香烟盒上见过三塔,如身临其境,感觉它是那么的庄严雄伟。现在,我就站在古塔下,仰望三塔,漫步佛地,心里添了几许虔诚和敬畏。

苍山洱海间,坐落的是大理的古城。与丽江古城不同的是,大理古城,每条街道都是严格的南北走向,横平竖直。大理有一条著名的街道,叫洋人街,据说是来这里周游世界的老外,来了舍不得离开,也学大理人养花、开店,后来便和大理的白族姑娘结婚,长期居住了下来。

或许,我们每个人穷其一生都在寻找最适宜的留居之地,有的地方躯体可以居住,精神却不愿久留,有的地方精神乐于长驻,躯体却难以适应。无疑,大理,是一令身心都倍感愉悦的地方。

香格里拉

听从内心的召唤,我终于踏上香格里拉这片向往了很久的净土。

因为临近春节,香格里拉几乎没有什么游人,满眼皆是郁郁葱葱的森林,让经历一路喧嚣的我,顿时感觉到一种旷古未有的安静。一切仿佛是凝滞的,一切又都是流动的。

我徒步行走在枯黄松软的草地上,脚底发出“沙沙”的轻柔响声。太阳垂下的万道光线,被这响声割裂,星星点点地溅在我的身上。恍惚中,我以为阳光在天地间摆了一个硕大的竖琴,叮叮咚咚的琴声,伴着我一路前行。

丛林中,不时有清风滑过,枝丫间便有了“簌簌”的声音。或许是清风在表白吧?或许是两棵树在窃窃私语吧?就在侧耳聆听时,风忽然大了起来,舞动着双手,就像一位音乐指挥家。在它的指挥下,丛林排山倒海式地翻动起来,松涛一阵阵咆哮起来,此起彼伏,奏起了宏大的森林交响乐。不过,这样的高潮维持不了多久,丛林又渐渐恢复了平静,到最后,只剩一丝意犹未尽的尾声。

一两声清脆的鸟鸣,猝不及防地闯入耳朵。这不知名的鸟儿,历来都是自然的精灵。它们伸着可爱的小脑袋,从这棵树蹿到那棵树上,不知疲倦地“啾啾”唱个不停。它们唱得那么投入、那么动听,以致我不敢挪动自己的脚步,生怕一不留神,搅了这美妙的歌声。

更多的时候,鸟儿盘旋在墨绿色的丛林间。偶尔有一丝动静,一群鸟儿就呼啦啦飞起,瞬间,又如雨点般降落。这个时候,它们俨然大森林的音符,自由地跳跃,肆意地击节,演绎着一曲动人的自然之声。

一只小松鼠试探性地从树上爬下来,小心翼翼地爬到我身边,用鼻子嗅着我手心里的食物,然后,“嗖”的一声,叨着食物不见了踪影。它的同伴左右看看,也放松了警惕,“呼呼”如风般跃下来。很快地,这些小松鼠便与我成了朋友,旁若无人般地拿起我手心里的碎面包。

静谧的香格里拉啊,在这里,只需聆听,只需凝视,你便会发现,大自然本就是一部安静、精彩的乐章。这种安静不是单调,不是封闭,不是静止,而是各生命体间的相互尊重与和谐共处。谁又能说,这种安静不够丰富呢?

西双版纳

穿行在西双版纳的原始森林中,仿佛徜徉于绿色的海洋中。少了人类的侵扰,这里的生物得以保持最简单幸福的状态:自生自灭。

树木品种繁多得令人眼花缭乱,有高大的乔木,抬眼望去,足有几十层楼房高,也有身材矮小的杉树、棕榈树,还有介于二者之间的榕树、菩提树。这些高矮不一的树,占据了不同的空间,喜欢阳光雨露的,卯着劲向上拔高,喜欢阴凉的,则安然地藏在大树的荫庇之下,呈现出错落有致的层次,体现着最合理自然的布局。

而让我震撼的,是那一棵棵形状怪异却蓬勃生长的树。

穿行途中,不时会被一两棵倾斜的树挡了道。这些倾斜的树,有的已经失去了树冠,只剩一节乌黑的身体。想当初的它们可能是经历了风雨雷电的袭击,失去了平衡,怆然摇晃、歪曲。它们的树根,多半已经绷茎露须,仿佛随时都会“怦”的一声扯断了,但它们并不因此而绝望、跌倒,它们或依靠同伴的扶持,或凭借自己的力量,倔强地挺立着,残缺的树干上竟又生出葱绿的叶片,在风中蓬勃招展着。

还有一种树,明明已经长至半空,却突然改变了方向,将自己的躯干倚在别的树上,与其环环绕绕、纠缠不清,直至长成一体无法剥离。我相信,这种树,定然有着自己的秘密。或是命运的重创无力再独自支撑下去,或是对那一棵树早已倾慕不已,而宁愿改变自己的轨迹,与它相倚相伴成为一体,从此并肩面对风雨,共享一世枯荣。我宁愿相信自己的后一种猜想,因为这种树被当地人称为“夫妻树”。

而随处可见的榕树,将自己的藤蔓抛洒得到处都是。它那企图遮天蔽日的树冠,那企图穿石卷地的巨大根系,那弯曲多变的奇枝异杆,无不彰显着它勃勃的生命力。它应该是这丛林中最霸道最纠结的树,突破,挣扎,迂回,挺进,这种不屈不挠的性格,令它的躯干似缆绳,如青蟒,变化莫测,迂回纠缠,成为了林海中与众不同的艺术品。

在林中的一片空地上,我看到了更为壮观的一面。一截已经完全倒伏在地上的树木,这棵已经奄奄一息的大树,根系完全曝露在外,变得枯朽纤细,只剩一两缕勉强拽着泥土,但它依旧顽强地呼吸着,那仅挨着土地的根系承担起最后的使命。在已经变得漆黑的树干上,又崛起一丝丝纤弱的嫩芽,它们在坚定地宣告:我还活着!

这让我不禁想起了内蒙阿盟地区的胡杨树,它们也有着令人费解的姿态。它们扎根于恶劣的环境中,在与风沙、干旱、盐碱等恶劣的自然环境中,形成了虬曲纠缠、突兀嶙峋的怪异模样,似互相搀扶的兄弟,如独自疗伤的老人,又像仰天长叹的士兵。它们用无畏的精神、坚强的意志,抒写着一曲“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的传奇!

走近这些树,我被一种激越而动人的力量所感染,即使变得丑陋,也要傲然挺立,哪怕变得残缺,也绝不放弃,这便是生命的气质!

成人癫痫如何治疗海南最好的癫痫医院时哪家长沙治癫痫病效果好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