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荷塘】温柔的谎言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2:46:59
(一)
   北方的秋末冬初总是让人感觉到是一个很不好过的季节,习惯了秋日暖洋洋的阳光,突然一股寒流袭来,让人感觉到季节的无情。大街上匆忙行走的人们用手裹紧衣襟,脚下的树叶在风的推动下蜂拥地挤至楼的墙角。许欢坐在车子里,抬头望了望那熟悉的窗口,已近黄昏,大多的窗口都已经透出暖暖的灯光了,而属于自己的那个窗口还如往日一样黑漆漆地透出几许的冰冷,没错,自己数了几遍了从下往上数15层,从上往下数第6层,车子停在地下车库的旁边却一直不想开进去。她从包里摸出了Salem香烟含在嘴边,烟雾与清淡的薄荷味道弥漫着整个车子。
   狠狠地吸了几口,打开了车窗。街道上的人渐渐的少了,风很大,许欢感觉到寒冷,那寒冷侵蚀到自己的骨头里。她丢掉那只被自己吸了一半的Salem,关上车窗,似乎有了自己的决定,迅速掉转了车头,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馨月正在卫生间里捧着一本文学杂志用功,母亲的敲门声让她有些不耐烦,怎么就这点学习时间也不让自己安宁?馨月小声嘀咕着,走出卫生间,母亲端着洗好的水果放到茶几上对馨月说,有你的电话,馨月伸手去拿苹果,被母亲档住,多大了难道还要我提醒你吗?去完卫生间要洗手!馨月嘻嘻地笑着去看自己的手机。
   看到熟悉的号码,点了回拨把手机夹在耳朵与肩膀处,一边洗手一边等着电话的接通,电话是最好的朋友也是同学许欢打来的。馨月想,这个时候这个家伙打电话给自己,一定是又买了什么高档的化妆品,或是什么名牌的服装要和自己炫耀一下吧?电话接通,馨月却感觉到许欢的情绪有些不对,很低落,许欢说:“馨月,我不想回家,你能出来我们呆会吗?我就在你家的楼下。”馨月一边吃着苹果一边说:“大小姐,到了我家楼下就不能上来啊?怎么嫌弃我们这里是贫民窟啊?”
   “还是不了,我还是在楼下等你吧,你下来陪陪我好吗?”
   馨月感觉许欢确实是遇到问题了,因为许欢说话从来没有这样没有底气过,大家大多已经习惯了她的那种张扬与霸道。她迅速拿起外衣,对正在厨房里忙活的母亲说,自己要出去下,欢欢在楼下等我,说完便跑下楼去,而母亲的那句:早点回来,别太晚了!早已经融在了身后的风里。
   许欢如今开的车是今年六月份过生日的时候,男朋友柳军送给她的,原来的车子其实在同学的圈子里已经够炫耀的了,而如今再次更换了宝马,不得不让同学们都很羡慕许欢当初的眼光。许欢与馨月是高中的同学,当馨月在在大学寒窗苦读的时候,许欢就已经开始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从开始的街头摆地摊,到最后自己开了家小饭店,到后来开起了一家规模在当地也数得上的酒店。馨月用四年寒窗换来了一张文凭,而也就是在这四年的时间里,许欢却在这本来不是很大的城市小有名气了。
   许欢在同学中造就了一个神话,于是在以后的同学聚会中,无论是谁操持的聚会,最后买单的基本上都会是她。馨月毕业回来因为父亲的关系被安排在县水利局上班,虽然那工作与自己的专业没有任何关系,却也清闲。正当馨月陶醉在自己新的工作环境当中的时候,许欢做出的一个举动让所有的亲人与朋友无不目瞪口呆……
  
   (二)
   许欢卖掉了自己经营两年多的酒店,而初衷是为了一个男人。一个能让许欢如此痴狂的男人,该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呢?后来听几个同学在背后议论说那个男人因为赌博而离婚,现在身无分文。馨月无法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她没有听任何人的劝阻去找许欢,馨月知道这个时候是该给许欢泼盆冷水的时候了。在许欢的公寓里馨月与许欢进行了一次长谈,也就是从那一次起,馨月才真正了解到许欢那刚强的外表下,有一颗脆弱四川哪有癫痫病医院又善良的心。
   许欢的酒店因为做出了它的特色,所以生意一直都很好。在一次几个吃霸王餐的人捣乱的时候,挺身而出的另一桌的一个客人,给许欢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那天最后是警察来了才平息了一场战斗。许欢在警察带走了那些闹事的人以后,为帮忙的那桌的客人加了两道菜,然后走过去,谢谢那位刚才挺身而出的人,而那人只是很平静的与许欢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一句话。
   偶尔的那个人还会与朋友或自己单独来许欢的酒店来吃饭,许欢总会给打一个很大的折扣。在朋友的嘴里知道了那个男人叫柳军,而且最近离婚了,原因是和朋友一起赌博输掉了这些年的所有积蓄大约40多万元,所以老婆不和他过了离了婚,柳军开始过起了流浪般的生活。由于柳军是这里的常客了,所以许欢也偶尔地过去和他们一起聊天。许欢说当时她绝对没有任何的想法,只是觉得这个男人很传奇,40万在那个时候并不是个小数目,而他能拥有,就说明他是个有本事的人。交谈中许欢一直鼓励柳军振作起来,她说在人生的道路上,谁都会遇到困难和挫折,而知道自己错了,就该尽快的去改正。在许欢的鼓励下,柳军觉得眼睛有些热,转身走出了酒店,没有回身,只说了声:“再见。”
   在以后的一个月里许欢再也没有见到柳军,许欢想也许是柳军已经离开了这座伤心的城市。突然,有一天在酒店就要关门的时候,柳军来了。让许欢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所看到的柳军和以前不一样了,除皮肤比以前黑了许多外,满脸洋溢着一种快乐。柳军径直走到许欢面前说要请许欢吃饭,许欢笑了笑说:“自己家就是酒店,吃饭不是很简单吗?”
   柳军似乎看出了许欢的意思,脸红了半天才说出:“希望能在外面请你吃饭。”看着柳军那如孩子做错事般的样子,许欢想笑,然后对员工说收拾下休息吧,我出去趟!然后和柳军走出了自己的酒店。
   街道两边的铺面大多都已经打佯了,两个人在街上走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许欢想一定是柳军有事情想请自己帮忙,而不好开口才会说要请自己吃饭。她刚要开口,“我该谢谢你!”柳军却先打破了那难耐的沉闷。
   “谢我?为什么啊?”许欢感觉惊奇。
   “如果不是你那天鼓励我,我想我现在还在到处乱混呢。”柳军说着话把头低下继续说:“你也知道,我是因为赌博,父母不认我了,妻子也离开了我!”
   “恩,我是听你朋友说的,只是觉得你这样混下去人就废了。人啊,活一辈子真得很不容易,没有一个人能保证自己的一生不犯错误的。”许欢不知道为什么在柳军的面前总会有许多话想对他说。
   两个人走进了一家很干净的小店,当然是许欢执意要去的。许欢已经吃完饭了,就想在这里坐会就回去了,这里离自己住的地方很近,柳军没再坚持。于是,两个人要了几样小菜,柳军为许欢要了热的果汁,而自己要了一瓶啤酒。
   那一天两个人聊的很开心,许欢知道了柳军在一家装潢公司里做业务,而且这个月做的还挺好。许欢问柳军今后有什么打算,柳军开始沉思,喝了口酒后很郑重地对许欢说:“我现在什么也不想了,努力地工作赚钱,然后自己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说到这里,抬头看了看许欢然后把头低下说;“你不会笑话我吧,都这样了还在这里说空话。”
   “没有啊,怎么会,我真的相信你的。人在哪跌倒,要在哪里爬起来。”许欢知道柳军这个时候太需要有人能给他鼓励与支持,于是告诉柳军说:“我刚开始做事的时候,也是赔很多钱,可是父母从来没说一句责备的话。”
   从那以后,柳军无论有什么难心事或高兴的事情都会去找许欢,和她说自己的想法。虽然柳军比许欢大六岁,但是在许欢面前柳军总像是个办了错事的孩子。在年底到来的时候,许欢正在为春节期间的一些琐碎的事情做计划的时候,柳军提着一大堆东西来了,柳军看起来比原来阳光了许多。许欢看着柳军笑着问道:“怎么?难道你准备开商店了吗?”
  
   (三)
   夜深人静的时候,许欢总会偶尔地想起柳军,想这个时候他会在做什么?然后会摇头笑自己又在胡思乱想了。许欢曾经谈过一场声势浩大的恋爱,当时在同学中被传为佳话,那金童玉女似的浪漫故事,每次在同学聚会上都会被同学们一次次的提及,也就是因为这场恋情许欢与她的白马王子而双双的被学校开除。
   在以后的日子里,许欢父母希望她能继续念书,因此他们到处找关系。许欢却和父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不想再去读书,想自己开始创业。许欢在父母的叹息中,开始了自己的创业历程。而他的白马王子,在去深圳创业后不到一年就提出了分手。外表坚强的许欢在人前很少再提此事,而每到深夜总会触摸那还在滴血的伤口,不断地问自己,爱情真的会有永远吗?
   也许是在情感受到打击的压力下,许欢开始拼命地做事。在自己不断地努力下,自己的事业虽不算辉煌,但也在圈子里有了一席之地。随着年龄一天天地增长,许欢的父母开始为许欢的婚事着急,于是就有了三姑六婆经常来家提亲。而许欢总是笑脸相迎,再婉转地回绝。在她的心里有着一种情愫,爱该是一种刻骨铭心的感觉。
   接下来的日子,酒店里很忙,春节定餐的很多,不能放假。小儿癫痫会有口吐白沫的症状吗忙碌中,许欢渐渐地忘记了柳军的存在,偶尔地想起,很快就会被那锅碗瓢盆的声响渐渐地掩盖。生意好该是件让人高兴的事,每天的忙碌让许欢体验着一种充实与快乐。除夕的那天,许欢忙里忙外地张罗着怎样布置大堂,在忙碌的人群中许欢发现那熟悉的身影。
   布置完大堂,许欢走到柳军面前笑道:“怎么了?大忙人,今天怎么这么闲?”被许欢一问,柳军脸先红了,然后怯生生地说:“老板,您这里用临时工吗?不要工资,只要管吃饭就行。”许欢把头转向一边,笑道:“那怎么可以啊?我这小庙可容不下你这大人物。”
   因为春节,几个外地的服务员无论给多高的工资,都希望回家与家人过年。许欢没有强留,她知道春节对一些家庭意味着什么。
   “好吧,帮忙可以,但是工钱要照付啊。”许欢事后也在问自己为什么那么希望柳军留下来。春节一直都很忙,许欢庆幸柳军来帮自己,要不然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应付过来。柳军每天天刚亮就起来去帮许欢去市场买菜,每次当许欢来到店里的时候,柳军都已经把店里打理的干干净净。每次许欢让柳军休息的时候,柳军总是笑呵呵的说:“这算啥,一点都武汉的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有哪些不累。”
   初六的晚上,客人走的早些,许欢让后厨的王师傅为大家重新做了菜,对大家说:“这些天大家都辛苦了,年三十我们忙得没空吃团圆饭,今天我们补上。感谢大家对饭店的支持,祝大家新年快乐……”那天许欢很高兴,因为这个春节似乎没有以往春节那么孤单,总会觉得自己有种幸福的感觉,暖暖的让自己头晕。吃过饭以后,许欢和柳军一起走出酒店。柳军看许欢喝的不少,所以顺路送下许欢。北方春节的时候也正是最冷的时候,远处传来零星鞭的炮声伴随着“咯吱”“咯吱”踩在雪地上的声音融合在一起。
   走到许欢的楼下,柳军停了下来,让许欢自己上楼,“要不,你上楼坐会?”许欢感觉自己说的话如蚊子声音,柳军笑了笑说:“不了,太晚了,你上楼吧,我看你灯亮了,我再走!”许欢迟疑了下,走进了楼梯,头晕晕的只听到柳军在说:“对了,许欢,从明天起我该上班了,就不能到店里帮忙了!”
   许欢应着,走进了楼里。进了房间以后,许欢没有开灯,而是跑到阳台往楼下看,幽暗的路灯下她看到柳军在雪地上跺来跺去,不时地抬头看着自己的窗子。许欢忽然感觉想吐,急忙奔向卫生间……吐过之后感觉舒服多了,许欢回到了大厅把灯打开,再次跑到窗前,竟然发现柳军还站在那里,心里暗想这人真是很傻。
   摸出手机,拨通号码,听到柳军很急切地问道:“怎么这么长时间啊?再不开灯我就冲上去了!”许欢在听到柳军这句话的时候竟然想哭。她迟疑了下,对柳军说:“我走的慢,才上楼的。你回去的路上小心点,上班了,以后晚饭到店里吃吧。”柳军听了许欢说的话停顿了一下,然后说:“好了,丫头,早点休息吧,怎么也这么唠叨啊?”这是柳军第一次这样叫许欢。
  
   (四)
   春节过后的一段日子里,柳军再次消失在许欢的视线里。每天的忙碌让许欢来不及去想,而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却感觉到孤独寂寞。每次站在阳台的窗子前,许欢总会莫名地朝那路灯下张望,每次失望过后都会对自己苦笑下,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几次把电话号码输到手机上,在最后一刻都没有按下确认键。
   正月十五的前夕,许欢回家以后感觉到肚子很疼,蜷缩在沙发里不想起来。本想这样躺会很快就会好了,可是自己却感觉到越来越疼,最后连胃都感觉在抽搐。勉强爬起来倒了杯热水,希望能用热水缓解下肚子的疼痛,可是那水却怎么也喝不到嘴里。许欢拿起电话想打给母亲,看了下表都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这样会不会把父母吓到啊?于是许欢在手机上输下了自己熟记于心的那个号码。
   柳军赶来的时候,许欢已经无法站立起来了,她是爬到门口给柳军把门打开的。柳军见到许欢的样子什么也没有说,抱起来就往外跑。凌晨2点多的街道上,找不到出租车的影子,柳军抱着许欢拼命地往医院跑。离许欢住处最近的255医院坐车也要有四站,柳军一边跑一边安慰着大哭的许欢:“丫头,别哭,一会就到医院了。”大约跑了两站远的时候,过来一辆出租车,柳军把许欢抱到车上。

共 15405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