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流年】只是朱颜改(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12:21

首先申明,这篇文字,多有现代派抽象异化的笔法在内,所以读起来亦真亦幻,也颇费心费力,就像你我之间的故事,但更像一类人的故事……文中的他和她,可以看做是一对人故事的连续,也可看做是几对人故事的缭绕穿行,当然,还可作其他更多的解释。至于做出哪种解释,我就不好说了,因为,文章一旦写出来后,就已经不属于作者本人了,而属于我们每个人内心的一种演绎……

1、

一个人的生日飘零在风中,总是被蹂躏得七零八落:有男欢女爱时嘴上心头一时不忘流水落花时却绝了回响,有生日之前酒酣耳热一片众声喧哗正值生日当天时却无了一声祝福,有你记得TA的生日而TA从来就不记得你的生日的囧,还有生日从来就石化连自己遑论他人都从无记起时。一个人的生日是如此渺茫,一个人行于世间更是茕茕孤单。无论是为了应酬的大聚会还是为了交流的小聚会,从本质上来说都解救不了生命个体的孤单,大聚会湮没你,小聚会考量你,总要令人惶惶不安。其实生命个体从来就是一个复杂的质体,原本就无法寻得一个能够重叠的对体。很多时候,我们都会无由地生出一种想走就走的冲动,却搜肠刮肚找不到一个可以随行的伴侣,只有一个人在江边,在湖边,走了又走。那个初唐诗人陈子昂“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呼喊岂止为了他自己。当代作家刘震云在其小说《一句顶一万句》中塑造的塾师老汪,总爱将孔子的“有朋自远方来”理解为圣人的孤单,圣人身边无朋友,所以总是盼望朋友能从远方来,可是这个远方有多远,谁也无法知道。孤老孤老,最可怕的不是老,而是老之后那种贴墙而立的孤单。有人问影星王志文你怎么总是不结婚,王志文说了一句,我找不到一个可以随时随地聊天的人……这话,是否能让人有刮骨的痛?

2、

活了大半辈子,从来就没有“过”过生日,是指举行party的那种“过”。好吧,他说,随你的意,邀请人,唱歌,跳舞,喝酒,盛大由你,狂欢由你,一切由你。她脑海里便开始了摇曳。一对,两对,三对,一共要六对,十来个人。场子要大,霓虹要大,音响也要大。总而言之的一种大,一种漫山遍野的大,遮掩一切也能烘托一切。这个场景,要有如博尔赫斯的那本沙之书一般,无穷无尽又无始无终,还能在手指的翻动之间不断生成和遁形,大到形同虚设。正如老博结尾所说的一句话,掩藏一片落叶最好的办法就是森林,这样,我便隐藏了我,我也便保全了我。真好,她想,人生需要很多隐藏和保全,尤其是在——年轮飞速运转的时刻。那天上课,学生解释李煜的“朱颜改”,纷纷又扬扬,有的说是美人的红颜改了,有的说是宫殿的朱漆改了,有的说是臣子宫妃的丹心改了,有的说是……还要说呢——她便开始痛,摆了摆手,让学生们不再说了:在年轻的心里,一切改变,都吐落得多么软绵轻飘啊,是在说别人家的阿娇。那天的场景是果真的大。坐落的一对对他和她,在腾跃的光影声色里,刚刚隔山又隔水,忽地又叠加、穿越和幻化,就如《半张纸》上牵扯的一段故事,一分钟便是一辈子。

3、

“我来迟了”,最后进入party的他说。还携带着一身酒气。

彼时的她正在缓缓地吟唱孙露的《黄玫瑰》——一首近乎现代版的《声声慢》。

“我不在的时候,你可没有扑来扑去吧?”他乜斜着眼问她。她却笑而不语。

两个人便开始对唱《鱼水情歌》。一个流畅,一个滞涩,方枘圆凿一般,有些格格不入。

“我事先让你练过的呢?”她有些愠恼地问。“忘了,事情一多就忘了。”他有些讪讪,“要不来首老歌——《知心爱人》,如何?”

屏幕上付笛生和任静温馨对视的画面出现,一片落叶缓缓地在风雨中滑翔。

第一遍《知心爱人》,两人东西而立,隔有一些距离,旁边摇舞的人,不时穿梭其间将他们遮断。女声有些干涩,男声有些生硬,两股声线绑在一起,是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歌曲唱到一半,女声便歇了下来,男声也跟着噤然。默默地,两人走向了各自的座位。

另一对《双双飞》的唱声响起。画面上春光烂漫,女人的裙裾飞扬,不时有蝴蝶的羽翼剪破清寒。她便跟着小声地吟唱,直到大声,还禁不住起身,做出展翅飞翔的姿态,在乐曲中欢快地滑行起来。结果一个人跟上了,两个人跟上了……在迷离惝恍的灯光中,大厅里一片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

这时,他感觉有些热了,就脱去带有酒气的外套,理了一下毛衫的领子,用手托着下巴,默默注视着舞池里欢快滑行的她。后来他起身了,将手搭在了她的肩头。

第二遍《知心爱人》,他决定唱第二遍了。这时,两股声音奇妙地缠绕在一起,一个声音鼓动着一个声音,一个声音诱发着一个声音。两股声音就像荡秋千一般,越甩越高,越甩越妖娆,越甩越不可遏制地冲向了一种高潮……

4、

他从她背后悄悄地蒙上她的眼睛,顺带一个摆头,一个旋转,便很有派地拉她进入了大厅的正中,邀她对唱《我悄悄地蒙上你的眼睛》。如果一切都只是初见,如果一切都还只是在油菜花盛开的季节里,她便会毫不犹豫地认为——他的派头是多么的性感迷人啊。

两个人便开始了对唱,对唱这首男女嬉戏调情的歌。都唱得十分动情,比画面上的KTV都还演绎得动情,以至旁边都有人喊了——别唱成真的啦……

她则很自我地笑。他则用一贯风情的眼瞧了瞧她的脸。

一贯风情的眼,嗯,是的,它们并不大,只是一说话就会春水盈盈的,比嘴里的话都还来得绵软,来得荡漾。荡漾,是的,他经常会说出一些令人荡漾的话来。对遇见的女人,不论大小,他都会禁不住要说:你真是天生丽质,只有二十七八吧?尽管这话,有时连对方都会听得羞赧。但这并不妨碍他继续演绎他的风情。

今夜的他是如此风情。搂着她的肩头,俯下他的身子,时不时还凝望她的眼,应该是很用情的了。是的,也该要用点情了,因为就在昨天,她都还帮自己解决了一件燃眉之急,策划了一份上司急需的文案。

于是他不断请她唱歌,唱那种很深情款款的歌;也不断地请她跳舞,三步四步的走动,有时连鼻息都快要贴着她的脖颈了。只是跳舞时,他总是不断地说话,有时是看着她说,有时是望着别人的舞伴说。他其实永远都不会懂得,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内心充满艺术气的女人,是怎么都不会喜欢一个男人在跳舞时言语不休的。可是他的风情又怎么能允许他不说话呢?!

他在说些什么,她其实根本已惘然,只是寂寂地又回到了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雨雪霏霏,不是征夫苦归,而是她要过生,几个朋友要为她过的。他作为她唯一邀请的男闺蜜来陪场。桌席上,他依旧风情满面,不过不是对她,而是对身边的一位女士,他夸她天生丽质,他夸她芙蓉如面柳如眉,他夸她温柔可人。只是红酒来了,他都不知道该为她斟上;寿面来了,他都不知道该为她盛上,都是旁边的朋友帮忙斟上盛上的,他却浑然不觉他今天的主场应该在哪,他都差不多快要被自己的风情之酒给整陶醉了,以致旁边人都禁不住要跟他提醒:喂,兄弟,你咋忘了你今天该做的事了呢……

嗯,今夜的他还是这般风情。风情真好,风情可以解决很多东西。她懂。于是同样风情万种地回应他。两个人都唱歌,都跳舞,好一派风生水起的。

只是她的心中总是幽幽回旋着一首歌:今夜的寂寞让我如此美丽,并不需要人打搅我的悲喜;今夜的寂寞让我如此美丽,并不需要人探望我的委屈……

5、

她唱累了。他陪她坐着。两个人就这么坐着。其他人的歌声和舞步都成了青铜画壁。如果飞动是大片大片的,那么唯一的静处就会成了泉眼,不显眼,但会暗暗走心。

后来她唱了。是一曲《为你等待》。周围的人都很忙,无暇顾及应和。旋转的灯光把一切都搅得一团糟。他就在这一团糟中理出拍子来,为她一个人拍打。

后来大家都忙坏了,都坐了。只有他和她,站起身来,开始唱《糊涂的爱》。他大声地唱着,她小声地和着。他搀扶着她的声音小心翼翼地往前走,极像搀扶着一个易破易碎的瓷器。他每唱一句的收尾,都会赶紧看一看她的眼和嘴,生怕她就不唱了下一句。

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怎么忽地就想起这句话来了呢。

她也是一个典型的良家妇女。平日里深居简出,每日里只是吃饭,上班,看书,看电视,睡觉。丈夫是不喜她与外人过多交往的,尤其是与男人。她也尽量约束着自己。

她也说过,她并不喜欢他,只因他交往过太多的女人,多情得要命,而且和老婆的感情也处得不好。这样的男人很不靠谱——她喝下一口咖啡对自己也对别人这么说。

只是,那天过生,40岁的生吧,禁不住一贯痴着她的他一缠绵一邀约,她便答应了,便跟着他去坐“逝水流年”的卡座。喝茶,吃饭,巧笑,飞两片红晕,倒也不无欢喜。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像此刻,他唱歌,揽过她的肩头,她也并没怎么就推辞;他跳舞,几乎是搂着她了,她也并没怎么就挣离,相反还有些意无意地靠近。她也许是享受这种感觉了,享受这种纵然半老,但依然有男人捧着宠着的感觉。虽然就在前天,她都还在为他在公司里当着别人的面暧昧她而大骂他神经病,而且也很不喜欢别人把她和他放在一起说事,一说事她便要恼人家。

乐莫乐兮新相知,新相知总是让人欢喜的,这不奇怪。而令人奇怪的是——自己身与心的那种生别离,明明的不喜欢,明明跟别人说好的不欢喜,却又身不由己地靠近,莫非人心真的很孤独,孤独到连自己的身体都是身不由己?

6、

还在唱第二遍《知心爱人》。

后来,他唱到了巅峰。身体开始了有节奏地摆动,脚也跟着踩起了拍子。唱着唱着,却发现只有了他一个人的声音。他便停下了,问她怎么不唱了。她说我在唱啊。但他还是听不见她的声音。于是他又停下来。她还是说我在唱啊。他此时才发现她唱的节奏并不与自己相同,好像是另一首歌曲的旋律。他犹疑了一下,问她在唱什么,她说是《碎心石》。他仔细看了一下屏幕,屏幕上明明播放的是《知心爱人》啊。他就又问了她一遍,她仍然说是《碎心石》。他就勉勉强强地一个人将《知心爱人》唱完,转头再一看她,她却变成了另一张女人的脸。一张无比风情却寂寞着的脸,正在唱《我悄悄地蒙上你的眼睛》,接着又变成了一张良家妇女的脸,在小声地唱着《糊涂的爱》。他急急忙忙地将这张脸唤醒,说,我们,我们……还是唱《知心爱人》吧。于是大厅里开始单曲循环起《知心爱人》,他起劲地打着拍子,带动着她一起唱。她却说我怎么看不清一个字啊,我怎么看不清一个字啊……他不由得停止了歌唱,重新披起他那件带有酒气的外套,颓然坐在沙发上,却发现大厅里早已没有了一个人,只有杯子、盘子、桌子、椅子东倒西歪的热闹模样。多少年后的这个夜晚,他走出这场party,却仍然是最后一个,正如当初最后一个走进一样。

后记:后来,她对她的夫君说,那场party真大啊,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她的夫君一颔首,朗声道:但愿蓦然回首时,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西安最好的癫痫治疗专科医院治疗癫痫好的专科医院黑龙江最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个

相关美文阅读: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