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心灵】八人世界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8:38:19
无破坏:无 阅读:991发表时间:2014-11-02 11:22:27 周口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 一、老大女友   随着晨曦的到来,我们也都醒了,没有闹铃的催促,一切都是浑然天成,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种日子。   可是今天不同,昨天老大就说要带个师范的同学到宿舍,女的!因此大家才有这么大的激情。   她会长成什么样子呢?大家开始揣测了,像谁?Jolin、菲、还是……一群傻老爷门开始了无边无际的遐想。   “嗨嗨,各位把牙都刷了,今天可是要整好点。”老大发话了。哦,大家这才回过神来,原来还没刷牙呢。   今天我值日,没办法,本来是中午扫地,现在也不得不提前了。我拿着笤帚,扫出了暖气包中的脏袜子,也扫掉了塞在床板缝里的牛奶袋子,总之,要多脏就有多脏。   等将地扫干净后,我终于松了口气,喝了口水,“呸!哎,你们谁谁的指甲掉进去了,赶快放个屁,老子严惩不贷!”我开始向他们怒吼。   众人只是笑笑,什么也没说。这也难怪,谁愿把屎盆子往自己头上扣呢?   看着宿舍整理出一定的模样之后,我们便开始问老大,那谁什么时候来啊?   “急啥急啥?别急啊,起码也要12点吧,现在别人还睡觉呢。”冷水,对我们绝对是一盆子冷水!   我们开始干自己的事情了,有的人看书,有的人听歌,有的人干脆就来开被子继续睡。   时间是经不起消磨的,特别是早晨的时间,不一会儿就到了12点。于是,大家又都兴奋起来,催老大打电话。   老大耐不住大家的性子便拨通了电话,电话那头穿来了一位女孩的声音,我们全都屏着呼吸,安安静静的等着……   过了一阵子,老大放下电话,神情有点沮丧,扫了一眼我们,低声说:“她说她时间紧,来拿上一件东西就走,就不进楼了。”   “啊?”我们诧异的叫着,这可是我们一早上的劳动啊,似乎他的同学就是首长一样,又似乎阅兵式上没了首长,十分丧气。但还好别人是来的,只是不上楼了嘛。   老大想了想,忽然又豪气起来:“等会儿她在楼下,你们谁想去见谁就去见,别拘束。”   我们8人当中有两个人愿意去的,于是其他人像老师一样,遵遵教导说:“你们见了别人要大方啊、要握手啊、要礼貌啊……”霍,这阵式,不亚于校长莅临。   客人到了,老大急忙拿上东西小跑下去,那两个人也紧随其后,顺便还拿了一瓶饮料,因为今天是圣诞节!   剩下五人也不再装模作样,你拉我搡的,扒在窗台上看着这激动人随州哪家医院治疗儿童癫痫好心的一幕。   只见那两位幸运儿,规规矩矩的握住女生那双戴着手套的手,故作奔放的说:“今天是圣诞节,祝你圣诞快乐!”   女生很激动,大方地接过饮料后,点头道:“谢谢你们,很高兴认识你们!”那两个当然是高兴的屁颠屁颠的了。   两人上来后,他们第一句话便是:“恩,老大的女友学真漂亮!”   “师大的能不漂亮吗?”有人说到,“恩,还是老大有本事。”我们一边说着,一边回忆着刚才的一切。      二、圣诞酒会   今天是圣诞节,傍晚,当夕阳西下倦鸟已归林,大家的手机都开始百家争鸣了,只有我的手机还沉默着,不过我也习惯了。   我们还兴奋地想着早上的故事,同时,七嘴八舌地在劝老大:“快将这个漂亮女孩拿下,给我们带个头嘛”。   老大只是笑笑,未置可否,或许他正悄悄盘算着他自己的谋略呢。   这时不知道谁说了一句:癫痫病发作的预防措施都有什么“这圣诞过的点儿背,连个一起吃饭的人都没有。”   “没有我们自己去!”不知谁赌气地回了一句。”   “好,去就去!”一呼百应,协议就这样达成了!   我们在大街上冻了近一个小时后,终于找到了一家汉餐饭馆。进得门来,大家不由分说先暖和了一会儿,然后点了许多许多菜,重点是荤的,近来肚里油水太少。   老三打开啤酒,逐杯给兄弟们倒,但还没倒一圈,忽然听到老五咕咕咚咚就往口中撂进去了一杯,这把我们大家可镇住了,见过能喝的没见过这么能喝的。见大家惊异的目光,老五有点尴尬地一笑:“我要先顺顺胃,爽一爽”。   没办法,重新满上就是,然后对他说:“别太激动,等菜上小儿癫痫很难能治呢来了再喝。”   菜陆续的往桌上端,大家已经趁这个时间给家里打完了电话,都操着筷子准备进攻这美味佳肴。   老大首先是拿着酒杯,目光炯炯:“兄弟们聚在一起不容易,今个高兴,来来,干了!”果真,久未见酒的我们一扬脖,一口气吞下,杯子底朝天了。   酒一下肚,大家都兴奋起来,谈天说地,互相劝酒,气氛那是相当的热闹。不知到第几杯的时候我的头开始懵了,晕晕的,男人聚在一起吃饭是不讲形象的,我点了一支烟,吐了一阵子,但是感觉没那么潇洒,便又仍了。   这时不知谁说了一句:“兄弟们,今个老老实实交代一下自己的初恋吧”。   于是,从老大开始说,但不知是大家都没什么兴趣,还是大家不愿意去回首那段往事,都吞吞吐吐,闪烁其词。但我总算知道了些大家的过去,只是在酒桌上都保证的,此事属绝密范畴!   后来不知怎么,话题转移到各自的高考了,这下的话就放得开了,8人当中有4人是复读过的,他们似乎更有发言权。   在这里,就让我把这个圣诞之夜的发言作个记录吧。   老四说:“石河子万岁!兵团万岁!”   老七说:“我在太原读了13年书,就是为了今天的这一聚的。”   老六说:“我们老师就是说过要不懈努力,尽管我进了新疆农大,我也会努力的。”   老二说:“我是真想我的老婆。”   老三说:“大家相信我明年一定会把那个博乐的带过来。”   老八说:“高兴,今天很高兴”。   老大也酒上头了,煽动着:“既然大家高兴,你们就给你们的女友或者是暗恋的什么的打个电话,现在是自由时间。”   于是,大家各自拿出了手机,借着酒兴,打出电话,几乎都是一个表情——脸上带着纯真的微笑。   我也拿出了手机,我在踟躇着到底是打还不打呢?我知道这电话打出去的分量,但酒壮英雄胆,怕什么呢?打了出去就是……   那天我们差点就进不了宿舍楼了,也真庆幸能顺利逃过管理员的眼睛,顺利的回到自己的窝。   快熄灯了,我坐在椅子上,想着今天的一切,哦,圣诞节,多么美好的一天。      三、清晨雪仗   2008年和冬天,比以往来的更早一些,才11月中旬的,天就开始飘雪了,还挺大的。这天我们也兴奋的起的很早,也因为是要打扫雪,不得不早呀。   我们074和072的打扫的不是一个区域,因此时间也不同了,他们率先干完了,我们也很快的赶啊。在回宿舍的路上,我拿起一片雪花触摸了一下我的脸,感觉凉滋滋,真爽。   这时,老大在前面招呼我们过去,神秘地说:“快,老二在给他的老婆打电话呢,就在楼下面的电话亭,我们把他伏击了!”   “好呀!”大家对这事反应都很快,迅速冲了上去。   没想到那小子早有察觉,放下电话,就地来了个反伏击,竟向我们先锋扔了雪球。   我们大家应声进行还击,两边包抄,他迅捷得像个兔子,疯狂的跑向了土操场。   哈哈!一路嚎歌一路喊杀。我们就这样打着摔着,似乎发泄了心中许久的憋闷。   我不知怎么被谁打倒了地上,看着雪花飞舞在我的脸上、身上,望着被雪覆盖着的雅山,我淡然一笑,然后默默的许了个愿。当然,这个许愿只能自己知道,说出来,就不灵了。      四、放假回家   大家回家也是19号的事了,当天我们也起的特早。记得天空还是阳光灿烂,但我们的内心却似乎多了几许阴霾,毕竟大家都要走了,一别千里。当天我们说的最多的就是别忘了回家打电话,常联系。   寝室里的空气很郁闷,这样无聊的一直熬了下午四点,老六先走了,我们心就有点慌了。又过了一个小时,大家都按耐不住了,相约来到火车站。   火车站是一片热闹的景象,我们站在门口,由于人多,恐怕买不了站台票了。但老二说不摆手说:“我们可以混进去的”,我胆子虽小,但最后还是同意了这种冒险的行动。   我们抱着行李,到了入站口,由于紧张,我大喊“老二,给他看看票!”   老二把手中的几张废票在检票员的眼前晃了晃,那小子看这么多票,也没检查,挥手放行吧。我悄悄松了口气,总算把乌局的人给涮了。   于是我们5人一骨脑的奔向二楼候车厅,刚找了个位子坐下,就听到车站台叭响了:“旅客同志们,由乌鲁木齐开往上海的T54次列车现在开始检票。”   这应该是老六坐的车呀,我们迅速向三楼候车室奔去,但三楼已经不让旅客进了,只好在候车室外望着这些匆忙的人们。   幸运的是老六看见了我们,但他没时间停留,只是朝我们挥挥手:“兄弟们,我先走一步!”看着他的匆匆背影,我们也只有默默挥着手,祝一路平安。   下面就是山西的了,不过他的车要到20点,还有两个河南的,更晚走。   在等候中,天惭惭黑了,我知道,这里晚上还是不太安全的,因此决定尽快回校。和要走的兄弟告别,最后一句话仍然是“电话联系”。本来想和老三一起回的,他说还要送完阿克苏的同学,于是,我只有独自先回了。   到了宿舍,灯也黑了,电也没了。买了两包方便面,吃着口中,真不是滋味儿。老三不久也回来了,也是吃的方便面,没电,我们很早就躺在被窝里了,可总是睡不着。   于是,我们开始聊起了老三的同学,从小燕聊到了MARY,又从MARY聊到了雯。   第二天起来的也很早,因为老三也要走了,我得去帮着提东西。他自己的东西不多,主要是雯的东西,我一提起那个大包,好沉呀!但老三一把就扛在肩头,硬说不累。让我好感动!   他们的那趟车是加开的,但人并不少。不久,开始检票了,他们大包小包的跌跌撞撞的向家奔去。我望着他们的背影,静静的说了声再见。   我出了火车站,天空依然晴朗,只是没有芬芳。而我,也既将奔向自己的家乡——额敏。      五、老三住院   回校时天空依然蔚蓝,只是化工厂的大烟囱里冒出的黑烟,给本已宁静的天空带来了几分不和谐。打饭时也发觉物价也涨了,面少了,肉少了,虽然钱没有变。在家吃父母的,什么都感觉不到,真觉得自己很混。   然而堵心的事一个接一个来了——老三住院了。   老三喜欢音乐,所以经常戴耳机听,也许是这个原因吧,他的耳朵最近感到了不适,于是就去了医院检查。医生开始时怀疑只是由于耳中异物淤积过多,点点药水就会好的,然而复查时竟然得出的结论是耳中溃烂的伤疤结到了耳膜处,甚至耳膜穿孔,于是,不得不住院了,而且还要做手术。   老三离开宿舍,我们八人世界成了七人世界了,虽然一切正常,但总感觉少了些什么。于是,大家决定找个时间去医院看他。   老三住在九楼五官科,大家很快见了面,但似乎少了在宿舍的那种默契,有点语无伦次的。可以看出,他也很害怕做手术,其实,我们有何尝不担心呢?   走出住院楼的那一刻,我回头望了望这庞大的建筑及十一层的手术室,心中默默的祈祷:八人世界,一个也不能少! 共 400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2)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