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vu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看点】两次哭泣(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10:05

李家湾天空湛蓝,最好的打开的方式深藏在梦境里。鸟鸣在上,虫吟在下,其间奔突着惊慌的野兔,吹过稻田的微风,悠长的牛哞,古铜色的夕阳斜照在古旧的木门上。有一些证据遗落在草野间,被风雨侵蚀,无从寻觅。或有一些闪烁的光点,回望时,星星点点。

月光走进梦境,李家湾,暧昧而温情。那是回乡。

我不和你们玩了,我一辈子都不理你们了。

弗林说完大哭,从青石板上突然站起,扔掉手里的扑克。额头上两只吸满鲜血的露蚊子,在他陡起中来不及避让,掉落灰尘里,翻着乌黑滚胀的肚子扑腾,再也飞不起来。

不远处,竹林和牛圈间的青石板上,爱琼子她们几个女生正在玩石子,听见弗林的哭声,抬头看了一眼,又埋头认真经营她们的游戏去了。

树荫里躺着的两条狗,拖拉着长舌头,它们靠着还算凉爽的土墙打盹。一墙之隔,老水牛悠闲嚼着青草,风带来一股股混着青草香的牛粪气息。墙角里,黑蚂蚁们忙着搬运菜青虫,没有谁理会弗林的哭声。

海娃子和根娃子两个人站起来,诧异地望着无端大哭的弗林,不知所措。午后的穿林风从石船子水库边吹上来,吹过中间院子,竹林沙沙响,掠来一阵凉爽。李家湾沉在夏日午睡的慵懒里,没有目睹几个淘气孩子午后的争执事件。

这个暑假,扑克是男孩们每日的午后必课。听说,弗林已经欠了海娃子她们几十亿欠款,说好了长大还。愿赌服输,这个是赌过咒的。弗林手气背,今天又输了。一连几天都输,他怎会服气。赌注于是越来越大,输得越来越多。海娃子读四年级了,算得清数字,他每天在一个烂得掉渣渣的作业纸上,一笔笔认真记着。虽然这些欠账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但毕竟心里不舒畅,在又一次被根娃子截胡后,弗林终于忍不住,扔下扑克伤心大哭。

弗林的哭声响亮,却少了听众,这多少让他的哭泣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你们打什么牌哟,我欠的那些账,我也不得认,你们合伙欺负我。弗林一边哭,一边走出竹林。一直坐在冰凉的青石板上,他屁股上有一圈显眼的灰尘印。弗林走进阳光里,竹林外阳光刺眼。正午的太阳,弗林身后没有影子。

弗林明显是输不起,他的话毫无道理。但因为哭泣,海娃子和根娃子一时也没想到和他争辩。眼睁睁看他哭着离去。

这是一次足以载入李家洼野史的外交事件。子虚乌有的几个亿欠款,就在弗林的哭声里消失得无影无踪。暑假的剩余时间,弗林再未加入战局,剩下的几个男孩子,再也提不起打扑克的兴趣。

哭声是有效的外交手段。套用海娃子的话说,弗林是想赖账。他的这一次哭声,终于让在男孩间风靡一时的扑克游戏寿终正寝。

多年后,几个童年伙伴谈起这个细节,全都哈哈大笑。唯有弗林依旧气愤难平,说被几个人欺负了。那几十亿元的欠款,谁也不会当真,自成了童年最鲜活的回忆,给大家增加酒后谈资。

弗林大哭离开后,几个男孩的赌场也散了。竹林里剩下风带竹叶的呢喃,几个女生玩石子的争执声,鸣蝉一声长一声懒,似乎给闷热的盛夏禁锢了婉转。

沙沙竹叶响,回应着弗林单调突兀的哭声。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十八岁那年,春节里,弗林家里请年客。大爹,我们家,弗林一家,还有他学艺的师傅,十几个男人围了一大桌子。作为主人家,刚成年的弗林,给大家斟酒。

席桌摆在老院子里,冬日暖暖的午阳,偶尔微风吹,因为有年节的喜悦,桌下又放着火盆,并不觉得有多冷。老院子本来有一条狗,很凶,因为过年放鞭炮,土狗不经吓,这几天藏在屋里不敢出门,更不用说对人龇牙咧嘴了,平日不敢来的亲朋也都释然放犷。

话是酒撵出来的,五六杯以后,席间话多起来。都是血肉相连的亲戚,成天侍弄土地,聚会并不多。乡村里人面对山川河流,平日都寡言,只有这酒一喝,才一个个变成话唠。

你一言我一语的,一年里,年轻人大多星散在全国各地,那么长时间,有太多故事要说。

不知怎么回事,二狗子和弗林争执起来。二狗子贪杯,为人又不仗义,虽是堂哥,弗林平时就瞧不上他。但今天是弗林家请客,他不给二狗子斟酒,长辈几个说他没有尽到主人家的礼数。弗林毕竟还是毛头小子,几句话说下来,脸上挂不住,又喝了不少酒,心里委屈,哇的一声哭起来。

我就是不给他斟酒怎么了,他这个人,不讲信用,上半年的工资还欠着我呢。大爹二爹你们都还没有喝,他一个做晚辈的就先喝了,要我倒酒,他就懂礼数了?什么人嘛!弗林抽噎着。

过年过节,哭泣是李家湾人所忌讳的。大人们又都反过来责怪二狗子不懂事,一个做堂哥的,为嘛和弗林怄气。

年节里,难道还有喝不醉的酒,二狗子也太猴急。

二狗子涨红了脸,想争辩,又觉得自己理亏,只埋着头吃菜。

桌子上一冷场,寒冷就来欺负人。我坐在外侧,拢着手烤火。本来也不关我的事,但话一冷,背后感觉冷飕飕的。我熬不过,喝干杯子里的散白干。天冷,等不得他们的酒了,就拿起酒瓶子,给满桌的长辈斟酒。

我是李家湾第一个大学生,长辈们给我面子,都欠身接过酒杯。席上的气氛又活泛起来。弗林也不哭了。斟酒到二狗子时,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给他斟了满杯。新年大节的,都图个喜庆。二狗子有个台阶下,喜滋滋接过酒杯。

你就不该给他斟酒,他好喝,偏不给他斟。弗林嘟哝说,我假装没听见。

今年杀年猪时,我跟弗林和二狗子喝酒。说起那年春节的事,一晃又过了二十年。说起二狗子把他气哭的事,弗林还显得愤愤不平。

你现在,还欠着我几个月工钱呢!弗林对二狗子说。

癫痫病该如何急救原发性癫痫病的治疗究竟是怎样的呢天津市癫痫医院专家哪家好

相关美文阅读:

热门栏目